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二十三章 牛肉餡餅

美食從和面開始
     孟立威舉著手機,跑到徐拙面前,先給等待許久的網友們拍了一下這道菜的特寫。

    海參被濃稠的湯汁包裹著,油亮誘人,香氣十足。

    金黃的蔥段稍稍發軟,湯汁飽滿,仿佛一咬就會在嘴里爆開。

    至于周圍點綴的那些綠油油的小油菜,老孟本想找個詞兒也夸幾句的,但是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畢竟是被綠過的人,對綠色比較敏感。

    所以他……

    “徐拙,你干嘛用這種油菜點綴呢?這不太符合吧?”

    徐拙這會兒還沒品出老孟話里的意思,點頭說道:“油菜確實不太適合,葉子太支蓬了,擺出來顯得很有些臃腫。”

    老孟立馬有種知己的感覺,真不愧是老同學,一下子就蓋特到了自己的點。

    “那你說,這道菜應該用什么輔料來點綴比較好?”

    徐拙沉吟片刻,認真的說了兩個字。

    “黃瓜。”

    老孟二話不說,轉身去拍其他人做的蔥燒海參了,完全沒有再接著聊下去的興趣。

    這讓原本還想介紹一下用黃瓜做圍邊花型的徐老板有些詫異,這貨咋突然不配合了?

    拍完后,就到了評委點評的環節,其實臺上的選手除了徐拙之外,剩下的人跟評委席的七位老人相比,也年輕不了多少。

    再加上剛剛崔勇那一鬧騰,這群老頭一個個臊得不輕,已經不想再出什么風頭了,只求這場比賽趕緊結束。

    其實要不是正在做直播,他們早拍屁股走人了。

    但是徐拙把形式搞這么大,又是國字頭評委,又是全程直播的,讓他們不敢肆意而為。

    現在的網友可啥事兒都做得出來,你當場甩臉子發脾氣,他們就有可能在點評網上給自家的飯店打一堆差評。

    說到底還是自己太貪心,要是心態放平和點,不嫉妒別人,不去搞那些虛頭巴腦的事,其實在聯合會倒也很不錯。

    至少比之前那個根本毫無話語權的烹飪協會強的多。

    這種情況下,田承潤在點評的時候也沒說太多,甚至還跟幾位老年選手開玩笑,稱他們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氣氛挺融洽。

    田承潤的點評主要是選手們的做菜環節,接下來就是評委試吃了。

    徐拙做的蔥燒海參自然得到了最高分,哪怕拋開私人關系,單憑菜品的口感味道賣相來打分,徐拙也依然遙遙領先。

    沒辦法,這是硬實力,不是靠歲數大就能贏的。

    而且傳統做法雖然有很多弊端,比如太油膩、不健康、費工夫等,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傳統做法做出來的海參是真的好吃。

    味道咸中帶甜,層疊交織;口感Q彈軟糯,肉質厚實。

    至于香味兒就更絕了,蔥油的香味、豬油的香味、豬骨湯的香味、雞湯的香味,讓人回味無窮。

    而細品之下,還能品出肉質深處的黃酒香和生抽帶來的醬香。

    可以說吃海參的時候,就如同在一個各種香味交織混合的海洋中肆意徜徉一樣。

    太舒服了!

    吃完海參,再夾起一截蔥段送進嘴里,濃郁蔥香味兒夾雜著章丘大蔥那種特有的甜味,味蕾一瞬間就會被打開。

    輕輕一咬,蔥段中的汁水就會在口腔中流淌開來,讓人身心都不自覺的愉悅起來。

    蔥段無渣無絲,幾乎入口即化,而且還伴隨著淡淡的雞鮮味,這口感和味道,真不比吃海參遜色。

    這也是蔥燒海參的神奇、或者說迷人所在,最廉價的大蔥遇到名貴的海參,居然能迸發出不遜于海參的光彩。

    頗有種“一遇風云便化龍“的奧妙。

    古代那些文人喜歡這道菜,大概也是想表達渴求遇到貴人的那種迫切心情吧?

    在評委嘗菜打分的時候,徐拙也嘗了嘗其他幾位選手做的蔥燒海參。

    這幾位老人在調味上自不必說,都是一等一的,只不過做法上有討巧或者偷工減料的成分,或者最終呈現出來的菜就有些打折。

    加上整個做菜的過程評委們都看著呢,而且他們都討厭給菜品亂改做法,所以徐拙的分數有些不講理的高。

    當然了,這個時候,徐拙的分數再高也理所應當,因為于培庸一激動,就把邀請徐拙去揚州大學烹飪學院出任客座教授的事兒說了出來。

    這下,不管臺下坐著的觀眾,還是直播間里的粉絲,全都陷入了一種無可名狀的震驚中。

    加上大家對客座教授的規則不太了解,所以就生出了一種很荒謬的感覺。

    “徐老板當教授?這也太年輕了吧?”

    “為什么我有種捧殺的感覺?”

    “捧殺不捧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徐老板又要上熱搜了。”

    “反正徐老板當教授我明年就報揚大烹飪,說到做到!”

    “高三狗滾去學習!”

    “高三狗滾去學習!”

    “高三狗滾去學習!”

    ……

    臺下,于可可則是滿臉不相信,她看看臺上帥氣的未婚夫,再想想學校里那些人到中年頭發花白甚至還謝頂的醫學教授,總覺得有些夢幻。

    “這……教授的門檻這么低嗎?”

    龐麗華則是激動的拍了張徐拙的照片發到了朋友圈:“我女婿真棒,成揚州大學的教授了!”

    她這一發,陳桂芳這個親媽和姚美香這個干媽也跟著發了起來,甚至還在群里宣傳這事兒。

    這讓魏君明實在有點看不下去,便出聲向幾位女士科普起來:“客座教授就是個榮譽性質的稱號,沒啥實際意義,你們不要過于激動了。”

    說白了,只要人家大學愿意,任何人都有可以成為客座教授。

    不過盡管如此,這還是很讓人激動的,因為在場這么多廚師,也就七位評委和老爺子趙金馬馮衛國幾人是客座教授。

    剩下的廚師都沒有這份榮譽。

    “這回頭要是給文海也弄個客座教授的榮譽,那徐大哥一家就是一門三教授了,到時候可得好好慶祝一下。”

    馮衛國的馬屁如影隨形,讓老爺子很開心。

    “教授什么的不重要,只要能為烹飪一門的傳承出份力就行。”

    老爺子謙虛了兩句,把話題又轉到了徐拙做的蔥燒海參上。

    “這道菜確實不錯,我這孫兒自從開竅之后,真是一天一個驚喜,所以說教育孩子不能強求,有時候順其自然,反而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老爺子心情好,開始大談教育,完全忘了當年是他把徐拙發配到林平市自生自滅的。

    不過這事兒已經沒人提了,甚至大家都覺得,就是在林平市獨自生活的那段時間,才讓徐拙對烹飪產生了興趣。

    此時,臺上的幾位同臺競技的選手也在向徐拙恭賀,雖然心里酸溜溜的,但是表面上,還得把關系維持好才行。

    畢竟徐拙有門路弄到客座教授這份榮譽,對他們來說,這可是實實在在的誘惑。

    徐拙倒是沒有任何激動的心情,他現在除了懵逼還是懵逼,怎么都沒想到,于培庸居然憋了這么一個大招。

    而且在這種場合下宣布,以后聯合會的人,只要腦子沒抽風,應該就是不會再搞這種無意義的內訌了。

    畢竟,客座教授的吸引力,可比什么副會長監事長的職務要高得多。

    想玩協會,拉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立馬就能榮升會長,甚至還能給自己安更多的名頭。

    但是客座教授這個榮譽,可不是花點錢拉些志同道合的人就能拿到手的。

    而揚州大學那邊,客座教授的榮譽基本上就是于培庸定的,這會兒要是得罪徐拙的話,那還有可能得到這份榮譽嗎?

    大家都不傻,甚至一個比一個精,所以趕緊跟徐拙打招呼,再來幾句商業互吹,氣氛搞得很是熱絡。

    這種熱絡,一直到中午聚餐都沒消停,不停的有人來找徐拙敬酒,弄得徐老板菜沒吃幾口,全應付這種事兒了。

    最后要不是他借口上廁所坐車離開,怕是還有數不清的人端著酒杯往上湊呢。

    不過人情社會就是這樣,什么事都習慣通過喝酒來進行,這也是酒桌文化越來越盛行,越來越被推崇的原因。

    托人辦個事兒,假如不坐下來喝頓酒相互吹捧一番,心里總覺得不踏實。

    而且喝酒敬酒的各種規矩門道,更是五花八門,別人習慣不習慣徐拙不知道,反正他對這種場合深惡痛絕。

    而且徐拙還發現,這些推崇酒桌文化的人,又是最喜歡吐槽“某某就是個酒肉朋友,不值得深交”的那一撥人。

    反正就是,你幫我辦事兒,你就是我的好兄弟鐵哥們兒,你不幫我辦事兒,那你就是酒肉朋友不值得深交。

    “你今天這么溜走,也是擔心以后他們在背后對你捅刀子說你的壞話嗎?”

    李浩一邊開車,一邊問坐在后座上吃甜皮鴨的徐拙。

    徐拙把一根啃得干干凈凈的鴨腿骨放在腳邊的塑料袋中說道:“我不擔心這個,我只是討厭這種無意義的社交而已……

    前面那家餡餅店那靠邊停下,我買倆餡餅再墊巴墊巴,單吃這甜皮鴨總覺得有點不過癮,論飽腹感,還得是碳水。”

    李浩把車停在路邊,徐拙下車買了幾個餡餅。

    這家店應該是省城的老字號了,至少開了二十年,做的餡餅非常美味可口,徐拙以前時不時就會買幾個嘗嘗。

    回到車上后,徐拙坐在了前排,拿著餡餅咬在嘴里,又掏出一個遞給了李浩:“嘗嘗,你剛剛跟我一塊兒出來沒吃飽吧?”

    兩人是在四方酒樓偷偷離開的,為了防止被那群敬酒的人發現,徐拙甚至都沒跟于可可說。

    喝得暈暈乎乎的,這會兒吃著餡餅,感覺挺不錯。

    李浩咬了一口:“喲,這還是牛肉餡的,不錯不錯,這味兒挺好,等會兒回來我得下車吃十來個。”

    回到家的時候,徐拙自己吃飽喝足,往床上一躺就呼呼大睡起來。

    李浩則是鎖上門之后開車離去,先去吃那家餡餅,再回去通知于可可等人徐拙自己回家睡大覺的事兒,省得她們會擔心。

    等到徐拙再次睡醒,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他迷迷糊糊的從臥室走出來,才發現于可可和孫盼盼正坐在沙發上看《暮光之城》。

    書房里傳來了游戲的聲音,聽這背景音樂,應該是《使命召喚16》劇情模式中,第三關的戰斗任務。

    徐拙瞅了一眼,李浩正拿著手柄控制著游戲中的人物,一邊向前沖一邊罵罵咧咧的開槍。

    然后緊接著就是一槍紅,兩槍喘,三槍見名言的標準送命模式。

    “喲,睡醒啦?一口氣睡到現在,為了一個比賽至于嗎?”

    于可可滿是心疼的給徐拙倒了杯水,對他這種為了做菜不顧身體的行為非常不滿。

    這讓徐拙也有點不好意思說是玩游戲的造成的,不過一口氣睡到現在真爽,有種滿血復活的感覺。

    他懟暮光之城這個電影沒啥興趣,反而溜達進了書房,指著屏幕上的游戲人物指點李浩:“躲墻角這兒,蹲下,往右邊扔個閃再沖,不然還會被打死的。”

    李浩用徐拙說的教程試了試,還真過了那段已經見到無數段名言的關卡。

    “臥槽,你咋這么熟啊?啥時候玩通關的?”

    徐老板往旁邊一坐,隨意說道:“害,這游戲挺簡單,我前兩……咳,前一段時間有些無聊,每天下班玩一會兒,就這么玩通關了。”

    李浩把這關過去后沒再玩兒,而是把游戲手柄放在一邊,起身揉了揉肚子。

    “中午那會兒吃餡餅吃太多了,下午沒咋吃飯,UU看書 www.uukanshu 這會兒居然餓得不行,徐老板你不餓嗎?”

    他不說徐拙還沒啥感覺,這會兒李浩一吵著餓,徐拙也覺得肚子里空空的。

    兩人從書房里走出來,剛準備搶點于可可和孫盼盼的零食,發現兩人也吃完了。

    “咋辦?點外賣還是自己在家做?”

    于可可原本是想點外賣吃的,她饞省城那家炒蝦尾饞好久了。

    但是一聽徐拙想在家做,炒蝦尾自然就被扔到了一邊。

    再好吃的外賣,也沒有自家男人親手做的愛心宵夜好。

    “但是……咱們吃什么呢?”

    徐拙看了看冰箱里的食材,有塊上次在家偷摸煎牛排時候剩下的一塊牛肉,剩下的就是粉條之類的干菜和米面等。

    最近徐拙在家瘋狂玩游戲,根本沒咋做過飯,所以冰箱里的食材也好久沒補充過了。

    李浩一看到那塊牛肉,就想起了中午吃的牛肉餡餅。

    “要不,咱做牛肉餡餅吃吧,這有粉條有牛肉的,還有這么多面,注定得吃餡餅啊。”

    徐拙倒是沒有拒絕,餡餅挺好做的,而且眼前這些食材,也就餡餅能做出來。

    他準備去衛生間洗漱一下,清醒清醒大腦就開始動手,不過于可可卻有了新問題。

    “牛肉凍這么結實,得等到啥時候才能化開啊?”

    徐拙微微一笑:“別慌,我有快速解凍的秘方,超級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