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二十七章 蜜汁開口笑

美食從和面開始
     蜜汁開口笑是山西一道有名的甜品,因為色澤漂亮造型美觀,是很多地方婚宴上的必上菜品。

    不光山西,其實整個北方,早些年的婚宴上,幾乎都有這道菜的身影,不過近些年廚師都懶了,蜜汁開口笑一般都會用成品蜜棗替代。

    哪怕在號稱發源地的山西,這道略微費工夫的菜,也有逐漸衰落的跡象。

    這里雖然有廚師不愿動手做的客觀因素,也有人們健康飲食觀念提升的緣由。

    但是說到底,還是大家生活過得好了,對這種甜食的需求,沒有過去那么迫切和渴望了。

    所以這道蜜汁開口笑,就從壓軸大菜變成了湊數用的甜品。

    菜品的地位降低后,廚師自然不會把精力放在這道菜上面。

    這是時代發展的規律,也是市場經濟下的自然選擇,不是靠人力就能改變的。

    但是……

    一道落魄的甜品菜而已,至于讓幾個有頭有臉的老人這么爭吵嗎?

    徐拙滿臉不解的推開門,本以為他的出現能讓幾個愛面子的老頭停下爭吵,卻發現幾位老人吵得更兇了,甚至還讓他評理。

    “小拙,我也教過你山西菜,你說蜜汁開口笑是不是晉菜?”

    “孩子,你跟趙爺爺說,這蜜汁開口笑是不是咱中原菜的?”

    “小拙啊,我跟你爺爺可都是魯菜師傅,這道宮廷菜的來源……不用我多說了吧?”

    嘖,三個老頭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一副要徐拙評理的架勢。

    不過徐拙看了一眼穩坐泰山的老爺子,明智的沒有摻和進去,而是把四碗燜餅端到了桌上。

    “季爺爺,您不是想吃燜餅嗎?來來來,嘗嘗我的手藝到底如何?”

    這話才算是讓幾個老頭停止了爭吵,目光也放在了徐拙做的這碗燜餅上。

    單從顏值上來說,燜餅繼承了北方美食的一貫特點——黑乎乎、油乎乎,再加上味道上比較突出的咸乎乎,就湊成北方菜的所有特征了。

    在北方有些地方,比如濟南,甚至不光有黑乎乎油乎乎和咸乎乎的特點,甚至還得再加上個爛乎乎,湊成濟南四乎。

    徐拙做的這燜餅倒是不爛,而且因為香味兒比較濃郁,再加上徐拙有擺盤的技能,所以這燜餅還是挺誘人的。

    季文軒端起碗嗅了嗅,一副陶醉的模樣:“嗯,就是這個味兒,老徐你也嘗嘗,跟咱在國宴后廚吃的很相似。”

    其實徐拙剛進來的時候,老爺子就注意到了他端著的燜餅,不過因為要在外人面前端架子,所以他沒有立馬嘗味道,而是坐在椅子上靜靜的等著。

    這會兒聽了季文軒的話之后,他才裝模作樣的放下手機,眉頭微皺,用審視的目光看著面前的燜餅,嘴里順便還嘟囔了一句少見多怪。

    季文軒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老爺子:“你經常吃小拙做的燜餅嗎?”

    馮衛國不屑的哼了一聲:“我們都吃膩了,也就你吧,還沒見過小拙的手藝,你說是吧徐大哥?”

    嘖,這馬屁拍得,怪不得剛剛老爺子一直沒下場吵架呢,有這么會說話的小弟在,確實吵不起來。

    裝逼過后,幾個老人開始品嘗徐拙的手藝。

    餅絲咸香可口,嚼起來外表軟和,內里帶著一股面食特有的韌勁,再加上那誘人的豬油香氣,非常饞人。

    季文軒嘗了一口就忍不住抱怨老爺子:“小拙有這么好的手藝,之前你們為啥都不透露呢?”

    老爺子還沒來得及說話,一直沒吭聲的趙金馬便接過了話茬:“這是我們平時吃的家常飯,你們是貴客,咋能讓你們吃家常飯呢……”

    得,

    又一個裝逼犯新鮮出爐了。

    徐拙也沒點破幾人,而是離開房間,準備回廚房再做點,因為看這幾個老頭吃,他也有點餓了。

    至于任務的事兒,他已經放下心來,因為在季文軒吃了第一口之后,系統就提示任務已經完成。

    嗯,接下來,就該等任務獎勵和觀摩蜜汁開口笑的制作過程了。

    徐老板一臉輕松的回到廚房,又三下五去二的做了一鍋燜餅,和郭興旺建國一人盛了一碗,吃得很過癮。

    剛開始吃的時候,其實徐拙有點遲疑,因為他不太喜歡吃卷心菜,總覺得這玩意兒有股苦味兒。

    但是吃了一口之后徐拙就覺得,這燜餅里放卷心菜絲還真挺貼合的。

    卷心菜質地發脆,哪怕做熟了也是脆生生的,加上味道發苦,使得卷心菜遠不如大白菜受歡迎。

    不過在燜餅這種美食中,卷心菜卻比大白菜更合適。

    因為質地爽脆的卷心菜從口感上來說,與軟和柔韌的餅絲形成完美的反差,讓口感變得豐富起來。

    而卷心菜略帶著的苦味,又可以解掉燜餅的油膩,哪怕一口氣吃一大碗都沒多大問題。

    徐拙一邊吃一邊感慨,做燜餅時候,雖然什么配菜都可以,但是系統卻默認卷心菜,原來就是為了搭配餅絲。

    真??黃金搭檔。

    吃完燜餅之后,徐拙喝了杯茶水,這才溜達著上了樓。

    是時候收獲一波任務獎勵了,順便也旁敲側擊的打聽一下,那個任務失敗就關停線上渠道的懲罰,到底是怎么回事。

    包房里,幾位老人已經吃完了燜餅,話題貌似又轉到了蜜汁開口笑上。

    徐拙剛進來,季文軒就起身說道:“小拙,來來來,我跟你說個事兒。”

    獎勵來了……

    徐拙按捺住激動的心情,盡量讓自己的表情平靜一些:“什么事啊季爺爺,這么神神秘秘的……”

    老爺子也很好奇:“老季啊,你要收徒弟就算了,我孫兒要繼承我的衣缽,可沒時間學你們的手藝。”

    徐拙原本以為老爺子想多了,結果季文軒表情訕訕,明顯是被說中了心事。

    嗯?

    不是獎勵嗎?咋成收徒弟了?

    季文軒平復一下心情,這才笑著說道:“小拙,聽說你你們聯合會打算找個大學開設烹飪課程,季爺爺我也沒什么能幫你的。

    我一個遠方侄子在你們省城大學當副校長,應該可以幫你們斡旋一下,成與不成,都能給個答復……”

    徐拙張大嘴巴,他知道季文軒說的會是獎勵,卻沒想到他會這么直白的說出來。

    老爺子也挺詫異:“你遠房侄子?那還不趕緊打電話讓我們請他吃飯,愣著干啥呢這是……”

    季文軒不好意思的笑笑:“他剛調來,最近在京城那邊學習呢,估計真正上任到春節后了。”

    渴望著雙教授名譽傍身的老爺子頓時就泄了氣,沒想到還得再等。

    徐拙倒是挺平靜,因為下一階段系統的任務主要就是圍繞著大學烹飪課展開。

    這種情況下,別指望一個支線任務就能把開烹飪課的成就達成,估計后面還有一連串難度各異的任務等著呢。

    不過這不著急,所有的任務都有獎勵,就當是玩游戲唄。

    話題再次回到了燜餅上,季文軒感慨的說道:“原本小拙在網上買東西我還不贊成,想悄悄通過關系把網店關一段時間,讓他踏踏實實做菜,沒想到小拙隨便做道家常飯都這么誘人,實在是……”

    徐拙這算是找到任務失敗的根兒了,這季文軒居然還有多管閑事的屬性呢。

    不過想想也理解,之前季文軒當烹飪協會的欽差來省城,不也是多管閑事的心理作祟嘛。

    幸好今天做的燜餅比較用心,不然這老頭說不定真會通過關系把徐小廚的網店關了。

    以后……盡量離季文軒遠點,這老頭殺傷力太大,惹不起。

    接下來,徐拙看著幾位老頭,問出了他很想知道的問題。

    “你們為啥一直在爭論蜜汁開口笑這道菜的歸屬啊?這里面有什么秘密嗎?”

    趙金馬說道:“最近京城那邊有人把蜜汁開口笑列為京菜的代表名菜,我們幾個就氣不過想爭一下,誰知因為這道菜的歸屬先吵了起來。”

    徐拙很想說,他們列就列唄,宮保雞丁不也是橫跨好幾個菜系嘛,還有東坡系列的美食,也都被好幾個菜系據為己有。

    這種事情,根本不是三言兩句就能說明白的。

    但是這話他只能想想,可不能說出來,畢竟在座的都是要面子的人,徐老板可不敢說這種長別人志氣的話。

    不過還沒想到對付敵方的手段呢,自己人先斗了起來,這波戰斗怎么看都贏不了。

    徐拙無意加入他們的討論,但卻對蜜汁開口笑很感興趣。

    “你們一直說蜜汁開口笑是自己的,那就比試一場唄,看誰做的地道就算是誰的,正好讓我們這些年輕人也長長見識。”

    徐拙轉移話題,聊起了蜜汁開口笑,然后幾個老頭就來勁了。

    “對啊,要么可以先比試一下,誰做的好吃就算是誰的。”

    馮衛國的腦洞更大:“贏的人回頭去跟京城那幫人比試,讓他們見識一下菜品發源地的威力。”

    說完,他瞄了一眼徐拙,很明顯,這是打算讓徐拙出戰的。

    徐拙對這種事兒不是多感興趣,剛準備提前開口拒絕,又覺得對方應不應戰還兩說呢,還是先別拒絕為好。

    省得這幾個老頭不比了。

    至于京城那邊,現在大家都忙著準備過年呢,誰沒事跟你比做菜呢,而且還是一道難度不大沒法炫技的菜。

    而且徐拙一旦拒絕,說不定對方就抓住這點做文章,畢竟說起來他也算是個名人了,這種熱度人家不蹭白不蹭。

    討論結束后,趁著后廚不忙,幾個老頭還真過去做蜜汁開口笑了。

    這道美食做起來不復雜,不過相對于倒鍋里稍微煮一下就能裝盤的金絲蜜棗來說,還是略微復雜了一些。

    紅棗浸泡后切開一道口子,去掉棗核后塞入一塊糯米粉做的面團,然后放糖水里煮,煮得漂起來后撈出擺盤,最后把熬好的蜜汁澆上去就行了。

    做法幾句話就能說完,但是想要好吃,這里面還是很有門道的。

    比如紅棗要用干棗,要求個頭均勻,皮薄核小,口感甜蜜,無渣無絲。

    至于棗的品種,馮衛國說山西出產的紅棗比較適合,趙金馬偏向于新鄭紅棗,而季文軒則表示非滄州金絲棗不用。

    不過幾人的爭論聲,在郭興旺提來半袋和田棗之后戛然而止。

    “咳,你們繼續,我先把棗泡起來。”

    最近天冷,徐拙正發愁怎么給店里的人改善生活呢,正好幾位老人的比賽可以借用一下。

    讓他們幫忙給店里的員工做一頓加餐,他們應該不會有什么意見……

    吧?

    徐拙提著半袋子紅棗倒進了盆里,先清洗兩遍,然后倒進清水中浸泡。

    浸泡能使得大棗重新變得圓潤飽滿,里面的果肉也會充滿水分,吃起來會更加可口。

    浸泡了大半個小時之后,郭興旺在徐拙的授意下,又去提來十斤糯米粉。

    既然是給大家改善生活做加餐,那肯定得吃飽才行,所以徐拙沒打算讓幾位老人節省體力。

    糯米粉放在盆里,然后倒水攪成面絮,再揉成面團。

    在做這一步的時候,季文軒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咱們是不是做太多了?”

    “多了才能找到感覺,才能讓京菜的人舉手投降呢,季爺爺,加油啊!”

    被徐拙這么一鼓動,季文軒立馬干勁十足。

    他和馮衛國趙金馬一人和了三斤糯米粉,不僅比質量,還要比數量和速度。

    而剩下那一斤糯米粉也沒浪費,徐拙讓郭興旺在旁邊比葫蘆畫瓢的和成了一個小面團。

    面團和好后放在盆里醒發,然后幾個老頭開始給盆里泡著的大棗去核。UU看書 .uukanshu.com

    這會兒紅棗已經泡開,原本棗身上的褶皺,此時也已經舒展開來,仿佛遲暮的老人重新變年輕了一樣。

    用刀順著大棗切開,然后輕輕掰開,用刀尖把里面的棗核剜出來。

    這一步剛開始做的時候有些不好下手,但是習慣之后,倒也挺輕松的。

    徐拙泡的棗很多,真要讓三個老頭去核的話,估計忙到天黑也忙不完,不過在后廚全體廚師的幫助下,也就不到一小時,棗核就去除完畢。

    接下來,就該給紅棗里塞糯米團了,這也是“開口笑”這個名字的由來。

    糯米粉團揉一下,搓成長條,再用刀切成一個個的小劑子,劑子的大小不能超過紅棗的一半,不然塞不進去。

    而且硬塞的話,煮的時候紅棗容易被撐開。

    徐拙站在一邊,看著幾位老人那嫻熟的動作,再看看店里廚師那笨手笨腳的模樣,心里突然有些感慨。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傳承斷層吧,明明是一道好菜,而且還沒失傳,但因為已經被邊緣化了,所以就導致年輕的廚師不會做這種尷尬局面。

    假如再過幾十年,這道蜜汁開口笑怕是跟古籍上的那些名菜一樣,會湮滅在歷史的長河中。

    在烹飪圈里,雖然每年都有各種引領風潮的新菜出現,但也有很多菜在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

    假如一直這樣下去,怕是越來越多的菜會瀕臨失傳。

    這……大概就是系統讓自己開設烹飪專業和制定烹飪課程的目的所在吧?

    “叮,宿主憂心烹飪傳承,特開啟【拯救瀕危菜品】系列任務,詳情請點擊任務面板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