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二十八章 A級菜的曙光

美食從和面開始
     任務名稱:拯救瀕危菜品(一)

    任務詳情:請宿主想盡辦法推廣蜜汁開口笑,使得一個月內,有至少十家飯店上新這道菜,有至少一百人會做這道菜,有至少一千人吃過這道菜。

    任務獎懲:三項數值全都達標后,宿主將獲得蜜汁開口笑的C級招牌做法,同時還會獲得可用于烹飪教學的精品級教程。

    若三項數值翻倍,宿主獲得的獎勵也會升級,如達到二十家飯店上新,二百人會做,兩千人吃過,宿主會獲得B級招牌技能和烹飪教學的D級教程。

    以此類推,達到四十家飯店上新,四百人會做,四千人吃過,宿主將會獲得A級招牌技能和烹飪教學的C級教程。

    任務失敗,宿主將隨機失去一項烹飪技能,蜜汁開口笑這道甜品也會加速消失。

    看完這個任務后,徐拙忍不住嘆了口氣。

    這任務還真挺牛的,難度不是很大,獎勵卻很給力,當然了,失敗的話懲罰起來也夠狠。

    典型的風險與機遇共存。

    相對來說,徐拙還是更喜歡隨機任務,雖然難度更高一些,但是沒有懲罰。

    這讓他做起來有種考試時候遇到附加題的感覺,成功了算是意外之喜,失敗了也沒啥損失。

    可以說完全沒有心理壓力。

    這會兒徐拙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這上面,因為當他看到A級菜品的時候,就被這幾個字給迷住了。

    這么久了,一直沒有見過A級菜,難道這次有機會接觸不成?

    另外,假如上新的飯店達到八十家,有八百人會做,同時還有八千人吃過這道菜,這種情況下,系統會給什么樣的獎勵呢?

    徐拙有點小期待,不過想想這其中的難度,他明智的甩甩腦袋,沒讓自己陷入臆想中。

    嗯,還是先關注眼前的這道蜜汁開口笑吧,白日夢什么的,等不忙了再做。

    得益于【潛心好學】這個技能的存在,蜜汁開口笑的精品級做法剛剛已經到手,但是徐拙還是覺得,看別人做更有意思。

    把紅棗掰開,小心的塞入一小團檽米粉面團,再擠壓一下,這樣白生生的糯米面團就會從紅棗的裂口處擠出來一點點,看上去仿佛一個笑臉。

    這就是“開口笑”這個名字的由來。

    其實名叫“開口笑”的美食挺多的,幾乎所有經過烹制會裂開的美食,都有個開口笑的別稱,比如著名的粵式茶點叉燒包。

    因為準備的食材比較多,加上這會兒后廚的人不忙,所以徐拙讓所有人都下手幫忙制作,順便也跟幾位老師傅學學手藝。

    這是個很難得的機會,兩位國宴主廚和兩位大師級廚師一塊兒做菜,隨便分享點經驗技巧就能讓人受益良多。

    四位老人中,除了一直摸魚劃水的老爺子之外,其他三個人的做法看似一樣,其實還是有區別的。

    比如馮衛國,往棗里塞的糯米面團比較多,大概是山西人愛吃面食,所以往棗里塞糯米面團的時候,就盡可能的多塞點。

    而趙金馬就不一樣了,他專門挑個頭比較大的紅棗來做。

    之所以有這種選擇,徐拙估計是早些年中原地區的人生活貧苦,但又愛面子,所以喜歡用“大”來講排場。

    吃大塊肉,喝大碗酒,住大房子,處處都要透露出“大”的豪氣,所以紅棗,自然也是越大越排場。

    相對于趙金馬和馮衛國因地制宜的做法,季文軒的做法就高端了不少。

    每顆大棗都是精挑細選的,個頭飽滿圓潤,色澤紅亮,沒有任何瑕疵。

    而且在塞糯米面團的時候,還會用小刀把去核留下的刀口修整一下,

    讓刀口呈現出一種略微彎曲的弧度,這樣看上去會更像笑臉。

    整個過程,處處都透露著魯菜特有的精致和細膩。

    徐拙看了一會兒之后,也跟著做了起來,同時在思考著完成任務的事兒。

    讓十家店上新這道菜并不難,四方酒樓、徐家酒樓、蒙古菜館、老孟自助火鍋和趙記私房菜這些店一湊,十家店是妥妥的。

    至于一千人吃過這個也不難,一個半價促銷,絕對能讓任務妥妥的完成。

    不過一百個人會做,這個就有點難度了,因為這不是找一百個會做的人就行了,而是要徐拙通過自己的行為,讓一百個人學會蜜汁開口笑這道甜品。

    得好好琢磨一下,看到底該怎么操作才好。

    雖然任務是一個月時間,但是也沒有多寬裕,因為接下來就是春節了,大家都忙著在家過年,可沒幾個人會動手做菜。

    大棗全都夾上糯米面團之后,開始進行下一步——煮制。

    其實這一步也可以用蒸來進行,不過蒸的大棗容易裂開破皮,賣相不好,所以一般情況下,大家還是更愿意用煮的方式。

    而且煮出來的紅棗水分充足,肉質細嫩,顏色紅亮,不管賣相還是口感都會有很大的提升。

    至于煮的時候會不會把糯米面團煮出來,這個倒不用擔心,因為糯米很黏,在煮的過程中只會更牢靠的和紅棗結合在一起,不會散落在水中。

    煮的時候,三人用的方法也不一樣。

    馮衛國用的是清水加白糖,紅棗冷水下鍋,一直煮到漂浮起來。

    趙金馬是溫水下鍋,鍋里不放糖,甜味全部來自最后的蜜汁。

    最講究的還是季文軒,先用少許水把紅糖煮開,然后倒入旁邊的溫水中,攪拌均勻后放入紅棗。

    他說先把紅棗煮一下能夠讓苦味兒揮發一下,剩下的全是蔗糖的那種清甜味,然后再用紅糖水煮棗,會讓紅棗的色澤更漂亮。

    紅棗到底有沒有變漂亮徐拙不知道,他只知道這種做法挺折騰人的。

    魯菜就這點不好,很多菜都是為了折騰而折騰,就徐拙接觸的魯菜中,其實不少繁瑣的步驟都是可以去掉的。

    鍋里的水開后,用勺子把鍋底的紅棗推一下,然后開小火讓水保持微微沸騰的狀態。

    一定要小火,才能把紅棗徹底煮透,而且還能讓棗皮保持完整的形態和色澤。

    趁著這個時間,三個老頭開始熬蜜汁,因為后廚灶具有限,只有大廚可以動手。

    學徒們沒法繼續跟著學,紛紛掏出手機,把大師們熬蜜汁的過程拍下來,以后沒事了再翻出來細細琢磨。

    徐拙因為已經有糖黏技能在手,而且等級還不低,所以并沒有再繼續看,而是走到一邊,專心致志的翻看著著手機,希望能找到完成任務的突破口。

    沒想到,還真讓他給找到了。

    臨近年關,各個平臺幾乎都發起了親手制作年夜飯的活動,旨在號召年輕人走進廚房,做一道拿手菜犒勞父母長輩。

    看到這里,徐拙有了想法。

    可以通過自己的影響力,把這類活動的熱度推上去,順便教大家做蜜汁開口笑。

    這道菜從賣相、擺盤、味道、寓意、上來說,都完美符合過團圓年的主旨,也比較容易下手。

    哪怕難度最高的熬糖步驟,也非常簡單,只要專心去做,幾乎任何人都能把這道菜做好。

    不過光用這個理由的話,最多能讓做的人達成要求,至于至少一千人吃過和至少十個飯店上新,還得從別的方面考慮。

    徐拙這次是沖著A級招牌菜去的,甚至還想看看A級以上的獎勵是什么,所以在這個任務上就比較認真。

    能不能拿到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對這種機會要全力以赴,這樣不管成不成功,心里都不會有遺憾。

    “如何才能讓人們發自內心的對這道菜產生興趣,而不是靠一時的熱度躥紅后迅速消失。”

    徐拙揉著太陽穴,滿腦子都是這個問題,直到馮衛國端著一小碗蜜汁開口笑放在他面前,他才意識到大家已經全都做好。

    服務員正一碗一碗的往外端,畢竟是大師出手嘛,正好讓大家都嘗嘗這個味道。這大冷天的,就得多吃甜食才能補充熱量,而且紅棗補氣血,店里的女孩子應該多吃點。

    “小拙,這一碗是我做的,你嘗嘗味道如何。”

    馮衛國一副等著夸獎的樣子,讓原本想敷衍兩句的徐拙頓時不好意思了。

    煮過的開口笑很漂亮,紅色的大棗,白生生的糯米團,再加上淡黃色的蜜汁,讓這道甜品不僅好看,也憑空增加了幾分喜慶的味道。

    不愧是過去婚宴上的主角,確實夠靚。

    徐拙用勺子舀了一顆帶著笑臉的紅棗,放在嘴邊吹了吹,這才送進嘴里,慢慢咀嚼。

    紅棗的果肉已經徹底變軟,不過并沒有變得稀爛,而是給人一種糯糯的感覺。

    配上紅棗那特有的香甜味兒,讓人立馬就覺得置身于無邊的甜蜜海洋中。

    而且甜味會給人一種幸福和愉悅的感覺,所以吃的時候,心情不自覺就開始高興起來,原本心頭積郁的那些煩心事,也變得不那么重要了。

    至于里面的糯米面團,雖然沒什么味道,吃起來還黏黏軟軟的,但是跟紅棗搭配起來,卻顯得很完美。

    傳統菜品中,食物的搭配都是經過漫長試驗的,每道菜該怎么搭配搭配多少,先人們都已經做了大量研究。

    就拿這蜜汁開口笑來說,糯米是南方的農作物,北方種植的地區不多,按說做這道菜應該用大黃米磨的粉才對。

    但是北方人卻毅然決然的選擇了糯米粉,原因就是用糯米粉更好吃,和大棗的搭配也更完美。

    吃完大棗,徐拙用勺子舀了點扯絲的蜜汁,好奇的問馮衛國:“放了桂花蜜?”

    馮衛國捋著胡須說道:“對,我放了桂花蜜,桂花蜜能讓紅棗的甜味更豐富一些,給人一種高級感。”

    真不愧是整天跟年輕人在一塊廝混的人,居然連高級感這個詞都說了出來。

    徐拙嘗了嘗,湯汁并不是很甜,但是味道和口感全都恰到好處。

    這要是用精致的餐具盛著,再用大光圈鏡頭一拍,妥妥的一張高級甜品。

    真是一道有意思的甜品,怪不得系統第一個就拯救呢,這道菜確實有很多不凡之處。

    不過缺點也明顯,整體太甜,熱量太高,不適合減肥的人食用。

    最關鍵的一點就是……現在可選擇的甜品實在是太多太多了,相對于西式甜品和粵式甜品,這道蜜汁開口笑還不夠精致,賣相也太過傳統。

    越觀察,徐拙就越覺得任務難度大,因為這道菜真的不符合當代年輕人的審美需求。

    “早些年,假如能吃到蜜汁開口笑,那真是做夢都能笑醒。吃參加婚宴的時候,這道菜一上桌就是被搶空,甚至連盤子都有人搶著舔……”

    馮衛國坐在徐拙身邊,UU看書 www.uukanshu 滿臉都是對過去時光的追思。

    甚至還說了一些他剛當學徒的時候,因為在后廚偷吃這道甜食而被師父暴打的事兒。

    在這種氛圍中,徐拙仿佛也回到了過去那個物質缺乏的年代,香甜的大紅棗,軟軟乎乎的糯米團,以及黏到扯絲的蜜汁,讓每個人看到都會忍不住咽口水。

    “馮老弟,今天咋突然多愁善感起來了?今天還是第一次聽你說過去的事兒呢,你繼續說……”

    馮衛國說得正起勁的時候,趙金馬端著半碗他做的蜜汁開口笑走了過來,自然也是要夸獎的。

    不過聽了董衛國的話之后,他滿臉都是感慨,顯然,也想到了過去的那些事兒。

    馮衛國還以為趙金馬是挖苦他矯情,梗著脖子說道:“我說這怎么了?我不光說,我還要在小孟的直播間里說……”

    他這么一咋呼,立馬給了徐拙一條思路。

    “對啊!直接開直播,讓幾位老人說一些跟蜜汁開口笑的故事,熱度深度全都有了,任務自然也就完成了。”

    徐拙想到這里就激動的搓著手,恨不得現在就開直播。

    不過最終他還是忍住了,因為這事兒要好好策劃一下才行,不能操之過急。

    另外,直播開始前,得想辦法把這道蜜汁開口笑的熱度稍稍烘托一下,讓大家先知道這玩意兒是什么,然后才能更好的煽情……咳,更好的講故事。

    想到這里,徐拙掏出手機打給了孟立威。

    “對直播吃甜食感不感興趣?我準備請你吃一盆兒……不過先說好,要是得糖尿病的話我可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