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三十一章 于可可的天賦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繼續端著碗嗦粉,新鮮的粉確實好吃,細膩的米粉和鮮美的羊肉湯結合得非常完美,再加上羊油辣椒的點綴,真是絕了。

    不過吃到一半的時候,老孟快步走了過來:“徐拙,我那位粉絲說里面應該放煳辣椒的,啥是煳辣椒啊?胡辣湯里放的辣椒嗎?”

    徐拙很佩服老孟這種啥都不懂偏偏還喜歡瞎聯想的思維方式,人家說個煳辣椒而已,他居然能想到胡辣湯……

    真是個人才!

    不過煳辣椒確實是貴州人比較中意的一款美味,吃粉時候要放,做蘸水時候也要放。

    所謂的煳辣椒,就是把紅辣椒放進草木灰中燒一下,等到辣椒表面有不規則焦黑時候再拿出來,用手搓或者用蒜臼搗成粉末。

    這種辣椒聞起來有股糊味,還有股草木灰的那種苦味兒,但是吃起來卻特別香,甚至把辣椒的辣味兒都遮蓋了不少。

    這種煳辣椒不管是拌涼菜還是做蘸水,亦或者是放入各種粉中,都非常美味。

    在很多貴州人眼中,這是一餐中必不可少的調味品。

    在貴州的粉店里吃粉,一般都會有干辣椒面、煳辣椒面、滋粑辣椒以及辣椒油等調料。

    光辣椒就好幾種,這就是貴州人的日常。

    今天做粉的時候,徐拙原本覺得吃飯的都是中原這邊的人,估計吃不慣煳辣椒,所以就沒準備。

    但是既然那位粉絲提出了要求,徐拙自然不會拒絕,而且這煳辣椒并不難做,店里雖然沒有草木灰,但是用炒鍋一樣能做出來。

    鍋燒熱,然后放一些干辣椒進去,小火開始炒著,這一步其實跟做川菜用的刀口辣椒很相似。

    不過刀口辣椒一般都放油,而且要放一定數量的花椒,以此來增加麻味兒,而煳辣椒則不放花椒,油也一滴不放。

    直接把干辣椒放在鍋里,用焙的方式把辣椒焙干,讓辣椒逐漸產生那種焦糊的香味,然后晾涼后擂成碎末就行了。

    這種方法做出來的煳辣椒,不管味道還是口感,都非常接近草木灰燒出來的辣椒。

    但是真正吃起來,貴州人認為還是那種帶有草木灰味兒的煳辣椒更地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鍋里的干辣椒由紅逐漸變焦,同時有呼啦啦的干響,加上那種嗆人的糊味兒,這個時候就可以出鍋了。

    把干辣椒倒進托盤中攤開,放在一邊晾著,趁著這個時候徐拙把大號蒜臼清洗一下,等到辣椒晾干后放進去,三下五去二就擂成了粉末。

    這一步,一定要等到辣椒晾涼再做,只有這樣辣椒才會變干變脆,擂起來才事半功倍。

    其實湖南也有類似把辣椒放在火里燒的做菜方式,比如著名的擂椒皮蛋,不過這道菜用的是青辣椒,和煳辣椒稍有不同。

    煳辣椒做好后,徐拙端給孟立威,便繼續嗦粉去了。

    作為一個北方人,徐拙更喜歡吃羊油辣椒,特別是放羊湯里以后,羊油辣椒能夠能讓羊湯增色很多,甚至有質的改變。

    吃完羊肉粉,徐拙剛準備上樓去看看于可可在忙啥,曹坤突然走過來,不由分說就拉著徐拙去了后院。

    “跟他們說好了排水管要跟進水管分開安放,但是這群工人還是澆筑到了一起,這以后修整的話,一不小心就會把倆水管弄壞……”

    今天的工程主要是把工作間的地面硬化一下,

    順便把水電以及要安裝的鐵皮屋底座澆筑上。

    上午那會兒混凝土已經澆灌上,這會兒都開始凝固了曹坤才發現問題。

    經過他這么一打岔,徐拙原本要上樓視察的計劃就被打破了。

    處理完后院的事兒之后,于可可已經忙完,正在樓下大口大口的吃著徐拙做的羊肉粉。

    “哇,這個米粉做的真是超好吃,以后你還給我做好不好吖?”

    “沒問題,你想吃的話隨時都能做。”

    徐拙說完后才想起這丫頭剛剛沒吃飯的事兒:“你在樓上忙活啥呢這會兒才吃,要不要我重新幫你再做一碗?”

    “不用不用,我對付兩口就得上樓去了……你不用擔心我,樓上好多零食呢,餓不著我噠。”

    于可可這話讓徐拙放下心來,正好這會兒老孟直播完畢,徐拙幫他把設備收了一下。

    孟立威今天一口氣吃了一盆羊肉粉,光里面的羊肉片都不下二斤,所以他吃得很爽,收設備時候連著打了好幾個飽嗝。

    “靠!一個羊肉粉而已,至于這么拼嗎?”

    徐拙對于孟立威的表現很不理解,就算想回饋粉絲,也不能拿身體往里填吧?

    他這么一說老孟停了下來:“那位粉絲剛剛給我打賞了一些錢,我分你一半。”

    徐拙剛準備拒絕,卻收到了銀行的轉賬短信提醒,剛剛到賬五十萬塊錢。

    徐拙還以為是看錯了,他認真數了數后面的零,確認錢數就是五十萬。

    “怎么這么多?這粉絲有錢沒地方扔了?”

    老孟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他只說他時日無多,除了接下來的治療費之外,剩下的全都捐出去或者贈送出去了。

    這一百萬是給咱倆的,說你做了一頓美味,說我讓他過了大口吃羊肉粉的癮……怎么,你有什么想法嗎?”

    徐拙撓了撓頭:“其實我還會做別的貴州美食,你問問那位粉絲有沒有興趣看,想看的話我就繼續做。”

    做一頓飯居然到賬五十萬,這買賣挺劃算的。

    不過徐拙沒打算要這個錢,老孟也覺得拿這錢不太合適,所以兩人商量一下,打算把這筆錢用在未來要成立的烹飪教育上。

    未來要在大學成立烹飪系或者烹飪學院,雖然上頭會撥款,但是想要發展得好,肯定還需要社會捐助。

    到時候這一百萬,就以那位粉絲的名義捐出去,也算是給烹飪行業貢獻了一份力量。

    剛做出這個決定,徐拙腦海里就傳來了系統你提示音。

    “恭喜宿主完美解決隱藏任務【最后的心愿】,獲得D級招牌菜貴州辣子雞、酸湯魚。”

    哇日,這居然是個隱藏任務。

    狗系統真是越來越陰險了,羊肉粉吃完后沒任何反應,到這會兒才露出了狐貍尾巴。

    不過有沒有任務都無所謂,徐拙和老孟都沒準備把這錢裝自己衣兜里。

    畢竟只是做了一碗粉而已,老孟也只是坐在攝像頭前吃了一頓飯,所以這錢不能要。

    但是退回去人家自然是不會答應的,所以最好的選擇,就是以對方的名義捐出去。

    接下來的幾天,徐拙都準時來店里上班。

    他之所以這么積極,完全是被于可可給催的,這丫頭自從接手線上的生意之后,對待工作非常認真,有時候半夜睡醒了還要充當客服回答一波問題。

    徐拙本以為是這丫頭這么努力,是因為剛剛上班的那種新鮮感作祟,所以并沒放在心上。

    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店里和那道蜜汁開口笑的推廣上。

    除了沒事轉發點評一下網友們交的作業,他還積極聯絡其他同行,呼吁大家都盡量上新這道菜。

    表面上,徐拙是為了滿足粉絲們想吃蜜汁開口笑的愿望而呼吁,其實是為了任務的獎勵。

    A級菜遙遙在望,假如錯過的話,那真不能原諒自己。

    任務完成的曙光出現時候,新年也逐漸到來。

    于長江把第一樓的生意全部交給他的師兄們打理,然后帶著全家人開車開到省城,跟徐家人一塊兒過大年。

    來省城兩天了,龐麗華才發現一個問題:“可可呢?還沒放寒假嗎?”

    “她在酒樓的財務部上班呢,最近早出晚歸的,也不知道在忙啥,不過只要她高興,做什么都行。”

    老太太家,大家吃過午飯后,徐拙匆匆打包幾樣于可可喜歡吃的菜,就開車回酒樓。

    自己家人都來兩天了于可可也沒騰出時間見上一面,這讓徐拙嚴重懷疑,自家媳婦兒是不是偷摸在辦公室玩游戲玩上癮了。

    當年他是網癮少年時候,也是這種情況,整天窩在電腦前誰也不見,腦子里全是關卡、副本、裝備、寶石之類的。

    可不能讓于可可也誤入歧途,自己有系統拯救,她呢?

    徐拙一邊想一邊把車停在酒樓門口,他提著打包來的美食準備上樓的時候。

    一臺快遞車開了過來,剛在酒樓門口挺停好,于可可和幾個服務員從店里推著幾個手推車出來,上面放滿了快遞盒子。

    然后于可可拿著一摞快遞清單開始督促幾人裝車。

    這幾天有寒流到來,溫度挺低,這丫頭卻不顧寒冷,湊在車前拿著快遞盒子一件件的對照,生怕發錯了。

    徐拙把手中的袋子遞給旁邊的保安,讓他送到后廚找人熱一下,然后脫下身上的羽絨服披在了于可可身上。

    “你一個小文員咋啥都干啊?唐曉穎也太會壓榨員工了吧?”

    徐拙的聲音讓于可可一怔,不過隨即就恢復如常:“我就是閑著沒事玩兒呢,你先進去,別在這耽誤我工作,這車發走之后等會兒還有一車呢……”

    得,被嫌棄了。

    徐拙不以為意,把這丫頭身上的羽絨服裹了裹,然后問道:“想吃什么?我現在去給你做……”

    于可可頭也不回的說道:“酸的,辣的,最好吃了能出汗的,外面好冷,你趕緊進去吧。”

    徐拙愣了一下,酸的辣的,這不就是之前得到的那道貴州酸辣魚嗎?

    趁著年關將近,正好做出來嘗嘗如何,假如可以的話,春節店里聚餐的時候就給大家嘗嘗鮮。

    徐拙拿著手機,一邊看著微博上的最新消息,一邊溜達著進了酒樓準備做酸湯魚。

    自從后院的工作間投入使用之后,微博上催上貨的聲音就少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各路網紅的試吃和一些好評圖。

    甚至一些顧客專門建了徐小廚美食的超話,每天都各種安利推廣,要么發圖片,要么放一些開箱的視頻,想著法子讓人發饞。

    這都是樓上幾個女人經營的功勞,徐拙覺得是時候做點好吃的犒勞一下幾人了。

    不過他剛準備做酸湯魚,卻發現一個問題:店里沒有酸湯……

    貴州酸湯魚,最重要的就是酸湯,這是整道菜的靈魂,也是酸湯魚好吃的秘密所在。

    這酸湯可不是弄點白醋西紅柿就行的,而是要用野生西紅柿進行發酵,這樣才能形成酸湯。

    也有人用淘米水或者別的食材來做酸湯的,不過不管用什么食材,都離不開發酵的步驟。

    所以徐拙想了想,覺得還是抽時間先把酸湯做出來,然后再做酸湯魚也不遲。

    而且吃酸湯魚,最好是刺少肉嫩的江團。

    現在店里也沒這玩意兒,所以他在后廚鼓搗半天,給于可可做了一碗……酸辣粉!

    這次是正了八經的酸辣粉,比上次那種缺少材料的酸辣粉強的多,加上打包過來的菜,也算是一頓美味了。

    徐拙讓服務員把飯菜送到樓上,然后給陳桂芳打電話,問她能不能進點野生小西紅柿,貴州人叫小毛辣。

    “你買這東西做什么?又準備做貴州菜了?”

    “嗯,打算做酸湯魚,但是沒有酸湯,所以想買點野生西紅柿做點酸湯出來……”

    “那都等到啥時候了?這樣吧,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先幫你買點好一些的成品紅酸湯,再給你買點野生西紅柿,這樣既不耽誤過年吃,年后也能吃到你做的酸湯了……”

    陳桂芳這興致勃勃的話,讓徐拙很想問一句:“你不減肥了嗎?”

    不過想想那一百多萬,他明智的選擇了閉嘴。

    嗯,老媽可以得罪,但是榜一大佬可不能得罪,畢竟這是砸了錢的。

    掛了電話沒多久,陳桂芳就送來了幾瓶紅酸湯,還有幾條四五斤重的江團。

    “兒砸,好好做,今晚咱們兩家一塊兒吃酸湯魚。”

    說完,她就提著包,上樓看于可可去了。

    徐拙看著送來的江團和酸湯,開始準備做酸湯魚的食材,什么豌豆苗黃豆芽蘑菇金針菇之類的全都備上。

    正忙活的時候,陳桂芳風風火火的沖進了廚房,上下打量徐拙兩眼,這才說道:

    “你這傻狍子膽子可真大,居然把線上渠道完全交給不懂商貿的可可,就不怕她給你搞砸了?”

    徐拙:“…………”

    她不就是個小文員嗎?啥時候負責線上渠道了?

    難道最近網上那些好評和活動,全都是那丫頭搞出來的?

    一個商貿白癡,一上手居然搞出這么大陣仗。

    這天賦,這頭腦……

    貌似,

    撿到寶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