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三十六章 跨年夜的洋蔥土豆圈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很快,扒燒整豬頭這道菜就被吃了個七七八八。

    人多,加上這道菜確實好吃,而且又是徐拙做的,所以每個人都吃了好幾塊兒。

    等到最后肉吃得差不多的時候,于可可又夾著里面點綴用的青菜蘸著湯汁吃。

    “哇,這個湯汁真的好好吃耶,給我來碗米飯,我能把剩下的湯汁和青菜吃完!”

    徐拙笑著給她夾了塊蜜汁火方:“這么多好吃的,別光緊著一道菜吃啊,來嘗嘗這個,也非常好吃。”

    蜜汁火方是一道典型的江浙菜,蘇菜浙菜以及徽菜全都有收錄,于培庸作為一個把八大菜系全部融會貫通的人,自然是會做這道菜的。

    可惜,于可可卻不怎么買賬,她用筷子把那塊兒蒸了四五個小時火腿肉放在了徐拙面前:“從小就吃這個,早吃膩了……”

    說完,她就開始吃老爺子做的那些菜,完全沒給自己爺爺一點面子。

    徐拙無奈的嘆了口氣,有錢人家的孩子果然不一樣,好多人吃都沒吃過的菜,她居然還嫌棄。

    他把這塊火腿肉送進嘴里,輕輕一抿肉就在口腔中化開了,甜絲絲的湯汁和咸香可口的肉塊相得益彰,讓人頓時胃口大開。

    蜜汁火方也是一道功夫菜,制作的時間甚至比扒燒整豬頭還長,得五個小時左右。

    不過跟扒燒整豬頭不一樣的是,蜜汁火方是一道蒸菜,從頭到尾都需要蒸制。

    而且蒸的時候也很有講究,不是把肉放在蒸籠里蒸五個小時就行了,而是要分三次蒸制。

    第一次用清水蒸,最低兩個半小時,用蒸汽的熱量把火腿的鮮味和香味吊出來,順便把火腿中的鹽分稀釋一下。

    第二次要放冰糖,然后用高湯蒸制一個小時以上,用冰糖化成的蜜汁把肉浸透,增加火腿肉的復合味道。

    第三次蒸制,則是放白糖蓮子,讓蓮子的味道融入到肉塊中,使得火腿肉的味道更加豐富,同時蓮子也能解掉火腿肉的油膩。

    三次蒸制之后,就可以把火腿肉擺放在盤子里,然后把蒸出來的湯汁收一下澆上,

    這道菜就大功告成了。

    不過說起來很容易,但是做的話可沒這么簡單,不說蒸制時候每次加水的量,光作為主料的那塊火腿肉,就特別講究。

    首先要用地道的金華火腿,其次是只有肥瘦適宜的上方部位才行,相對于扒燒整豬頭,這道菜折騰人的程度有過而不及。

    而且這道菜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甜度太高。

    扒燒整豬頭已經算是比較典型的甜咸味兒菜品了,這道蜜汁火方的甜度比扒燒整豬頭更高,要不是肉中還帶著絲絲咸鮮,吃的時候真有種在吃甜品的感覺。

    對于這種口味,喜歡的人應該會非常喜歡,比如喜歡吃糖的江南人。

    但是對于不喜歡吃這種口味的人來說,這道菜簡直難以下咽。

    徐拙倒是對這種菜沒啥反感的,畢竟小時候就吃老爺子做的冰糖肘子,對甜咸味兒早就適應了。

    大家一邊吃一邊聊,于可可下學期打算請長假在四方酒樓當銷售部經理,這個決定說出來之后,家人倒也都挺支持的。

    不過雖然支持,但是理由卻不相同。

    于家的人認為于可可學習不咋地,又一直掛科,就算一直混到畢業也不一定能拿到畢業證,而且回頭還得考醫師資格。

    這其中的難度實在太大,還不如早點找個適合的工作,反正家里不指望她掙錢,只要她有興趣,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而徐家人則是覺得當醫生太辛苦,于可可這小身板怕是吃不消,所以能轉行就提前轉行,反正當老板也不要文憑。

    就這樣,于可可年后就正式走馬上任,負責四方酒樓的所有線上業務。

    姚美香因為也有線上網店的緣故,所以當即跟于可可約定,年后兩家店可以試著聯合經營。

    聊完了于可可,大家把目光對準了徐拙:“小拙,你新的一年有什么計劃嗎?”

    徐拙還真有幾個計劃。

    第一是把馮衛國身上的兩個任務做了,一個是吃螃蟹的任務,另一個是收徒弟的任務,這兩個任務年底前得做完,不然就過期了。

    第二就是烹飪教程的事,現在徐拙還不知道該怎么做,回頭得去揚州大學學習一下,十個教程就能得到一次技能升級的時候獎勵,這個機會他可不愿錯過。

    第三就是找個可以合作的大學,從系統給的任務上就能看出來,這將是未來一兩年的重點,所以要認真對待。

    剩下的就是在后廚做做菜,順便做一下系統給的任務,沒事在網上直播一下,維持住現有的熱度。

    他是個很佛性的人,只要店里安穩,他就不會主動去爭取什么。

    反正按照現在的收入情況,去京城怎么也得個三四年,所以未來的重心還是以掙錢為主,越早去京城越好。

    這些計劃,徐拙自然不會全部說出來,只是簡單說了句在保證生意不受影響的前提下,找個合適的大學進行接洽。

    雖然季文軒那個親戚有可能會把事情辦成,但也得多做幾手準備才行。

    萬一有可能的話,多幾個大學開設烹飪專業,它不香嗎?

    大家邊吃邊聊,一頓飯吃到快九點才結束。

    徐拙吃得肚圓,不過桌上的菜還是剩下大半,估計明后兩天都得以吃剩菜為主。

    過年嘛,就是這樣,除夕夜曬一下年夜飯之后,再曬照片就得等到初三之后了,原因就是除夕夜的剩菜太多,得好幾天才能吃完。

    而且這期間家里要是來親戚的話,剩菜起碼要吃到初五之后了。

    “據說京城那邊的人吃春餅,其實就是把過年時候的剩菜找出來,然后用荷葉餅卷著吃。”

    坐在陳桂芳的車后排,徐拙一邊打嗝一邊跟于可可聊著處理剩菜的事兒。

    他喝了酒沒法開車,所以就由陳桂芳開車送回家。

    其實原本還安排了一塊兒看春晚什么的,但是于可可急著回來跟孫盼盼她們視頻聊天,徐拙也想玩兩局游戲放松一下。

    所以兩人領了長輩們給的壓歲錢之后,就帶著熊仔先回去了。

    到了家里,兩人分別換上睡衣,于可可就抱著熊仔開始跟孫盼盼視頻聊天,徐拙則是從冰箱里拿出一罐可可,然后來到書房,熟練的打開電腦。

    嗯,此情此景,不玩幾局游戲真有點暴殄天物。

    大過年的心里高興,再加上喝了酒,徐拙玩游戲很放松,運氣也很不錯,連著三把吃雞。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就已經午夜了。

    “家里有吃的沒有?我肚肚餓啦……”

    徐拙正玩的起勁的時候,于可可抱著熊仔來到了書房,她說餓的時候熊仔也“喵”了一聲,顯然也想吃點東西。

    徐拙把游戲最小化,這才發現已經夜里十二點多了。

    因為省城禁止煙花爆竹,沒有聽到跨年的鞭炮聲,所以徐拙微微有些失神,沒想到時間居然過這么快。

    他起身伸了個懶腰,也覺得有點餓了。

    雖然晚飯吃了那么多,但是已經過去了幾個小時,這會兒已經消化了個七七八八。

    確實該吃點東西了。

    徐拙捏了捏熊仔的肥臉:“我看看家里有啥咱湊合吃點,早知道從奶奶家帶點剩菜了……”

    之前因為吃得飽,所以走的時候連人帶貓都沒拿吃的。

    熊仔還好,家里有貓罐頭,冰箱里有小魚干和各種肉條,餓是絕對餓不著的,但是人吃的就不是很多了。

    今天一整天都在老太太家,所以這邊沒準備啥吃的,也就有一些米面雞蛋和比較耐放的洋蔥土豆之類的蔬菜。

    另外還有于可可在網上買的零食和從店里尋摸的那些零嘴。

    吃的是有,但是吃什么呢?

    這大過年的,又是跨年夜,總不能吃小浣熊干脆面或者樂事薯片湊合吧?

    但是這會兒要是大張旗鼓的做菜,徐拙也有點不想動,想了想他決定,準備做一道以前沒做過的美食來度過今晚這個跨年夜。

    “洋蔥土豆圈?這是什么東東?好吃嗎?”

    徐拙笑著說道:“絕對好吃,而且顏值還挺高,適合你發朋友圈。”

    一聽這個,于可可就來勁了,她樂顛顛的把DV拿來,要把徐拙的制作過程拍下來,畢竟這是跨年夜的加餐,挺有紀念意義的。

    徐拙也沒拒絕,把家里的土豆和洋蔥拿過來,又從冰箱里拿了幾個雞蛋,一根胡蘿卜,一包火腿腸,外帶兩根已經蔫了的青辣椒,配菜算是準備妥當了。

    開機后,徐拙先說了一下和于可可跨年夜餓肚子的事兒,然后介紹了一下要用到的菜品,便開始制作。

    首先是土豆去皮切成厚片,然后擺放在盤子里上鍋蒸制。

    因為兩個人都比較餓,所以徐拙把家里剩下的土豆全蒸了,好不好吃另說,但是不能不夠吃,這是一個廚師做菜的原則。

    而且,徐拙真受不了吃到半岔時候不夠吃,這很掃興的。

    土豆蒸上之后,徐拙開始準備其他配菜。

    首先是洋蔥,把外面的干皮剝掉,然后用刀切成厚度為半厘米的洋蔥圈。

    洋蔥一層一層的,得把外面的大圈全都留下,中間那些細碎的收在一起,用菜刀切成洋蔥末。

    切洋蔥是個很折磨人的活兒,因為洋蔥會讓人流淚,但是用水洗的話,又會讓洋蔥味兒變淡,所以這是個很讓人為難的事兒。

    好在徐拙刀工過硬,很快就把洋蔥切好了,大約有一大盤洋蔥圈,洋蔥末也有大半盤左右。

    切好洋蔥之后,徐拙洗洗手,把眼淚擦一下,這才開始動手切胡蘿卜火腿腸和青辣椒,全都切成和洋蔥一樣大小的碎末。

    全都切好后,鍋里的土豆也蒸得差不多了。

    他把盤子端出來,把里面的土豆片用勺子刮到一個盆里,然后用勺子碾成土豆泥。

    于可可和旁邊的熊仔都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徐拙手里的動作,不知道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熊仔不懂倒也情有可原,但是剛剛徐拙已經講了一遍做法了于可可依然茫然不知,只能說她對烹飪真是一竅不通。

    都說夫妻是互補的,從做飯這點來看,兩人倒也挺符合這個說法。

    “接下來要怎么做了?”

    “得給土豆泥降溫,不然這些洋蔥末和辣椒末加進去就熟了,影響口感。”

    這大冬天的,又是午夜,想降溫倒也挺容易。

    徐拙來到陽臺上,打開窗戶,把盛著土豆泥的盆放在窗口,也就十來分鐘的時間,原本燙得根本沒法用手觸摸的土豆泥,就變成溫熱的狀態了。

    再次回到廚房,徐拙把切好的洋蔥胡蘿卜青辣椒和火腿腸全都倒進土豆泥中,然后把雞蛋打進去,再放入食鹽和胡椒粉。

    接著用筷子攪勻,讓盆里所有的食材都融合在一起。

    “假如覺得太稠的話可以加點水進去,讓土豆泥不那么粘稠,這樣方便接下來的操作。”

    徐拙對著鏡頭解釋一下,便把平底鍋放在灶上,開火后鍋里抹一層花生油,準備制作。

    平底鍋預熱比較慢,在等待的時候徐拙拿了個空盤子,里面放了點干淀粉。

    等鍋里油熱后,徐拙用筷子夾著一個洋蔥圈,在干淀粉的盤子里蘸兩下,讓洋蔥兩面都沾上淀粉,然后放進平底鍋里。

    “為什么要放淀粉啊?這有啥作用咩?”

    于可可好奇的問了一句,熊仔也跟著歪了歪腦袋。

    “放淀粉是防止洋蔥里的水分流失,而且能讓洋蔥產生一種焦脆的口感。另外,沾淀粉后也能讓洋蔥和土豆泥更好的結合在一起。”

    徐拙邊解釋邊往鍋里擺沾了淀粉的洋蔥圈,等鍋里擺滿后,他舀起一勺土豆泥倒進一個個洋蔥圈里,再用鍋鏟抹平。

    等到底下那一面煎黃,徐拙便用鍋鏟翻個面。

    紫色的洋蔥圈里面是黃色的土豆泥,里面還夾雜著紅色的胡蘿卜丁、紫色的洋蔥丁和綠色的青辣椒丁,顏色很漂亮,也讓人很有食欲。

    為了讓這個洋蔥土豆圈味道更好,徐拙又往鍋里淋了一些花生油。

    等到兩面都煎得煎黃,徐拙端著盤子,用鍋鏟把鍋里的洋蔥土豆圈全都盛出來,順便還擺了個造型,UU看書 www.uukanshu.com讓這道美味看起來更加美觀。

    他接著制作,于可可則是端著那盤洋蔥土豆圈去了客廳,用DV認真拍著。

    熊仔蹲在灶臺上,看著徐拙操作,不知道是好奇心作祟還是想幫忙,在徐拙把剛把一個洋蔥圈放平底鍋里之后它就伸出爪子在鍋里按了一下。

    然后就被燙得“嗷嗚”一聲,在灶臺上原地起跳,并且遠離了平底鍋。

    不過當徐拙往鍋里放土豆泥的時候,它又湊了過來,伸出爪子攔著徐拙不讓往鍋里放土豆泥。

    “嗯?熊仔你不要搗亂啦,趕緊來吃你的小魚干……”

    于可可拿著煎好的洋蔥土豆圈,一邊吃著一邊跑過來要把這只肥貓抱走。

    然而徐拙卻看出了不對勁:“這只貓……好像是擔心我被平底鍋燙到,所以才不讓我碰的。

    嘖,現在的貓已經聰明到這種程度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