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四十一章 蕓豆卷

美食從和面開始
     “真的就這兩個小號?”

    “真的,我就申請了這倆小號,還被聰慧美麗溫柔善良的老婆大人一眼識破,慚愧啊!”

    “幾十歲的人了說話怎么油嘴滑舌的?錢我沒收了,以后買什么直接問我要就行了,干嘛非得藏私房錢呢?”

    兩人的對話告一段落,徐文海耷拉著腦袋回到廚房,臉上帶著懊惱的神色。

    徐拙想安慰老爹兩句,但是話到嘴邊卻成了:“這么快就結束了?我還以為我媽要打你呢。”

    徐文海勉強笑了笑,靠著櫥柜欣賞著徐拙做的炒年糕:“這種時候就得發揮一下口才,不然你媽還真會揍我的……”

    說完,他拿著手機遞給徐拙:“幫我把那提示音給關掉,大過年的嚇得我心驚肉跳的。”

    徐拙也沒在意,接過手機看了下小號的名稱,才算明白陳桂芳為什么這么輕飄飄的放過老徐同志。

    因為他支付寶兩個小號的昵稱分別為:給老婆大人的驚喜和給兒子攢的私房錢。

    這……

    中年男人的智慧可真是讓人欽佩,藏私房錢也能給自己留后路,學到了學到了!

    徐拙把這倆昵稱暗自記在心里,以后說不定也會用上。

    怪不得陳桂芳沒怎么生氣呢,估計這兩個昵稱就抵消了老媽大半的怒火,再加上徐文海關鍵時候奉承的那句話,這事兒自然就過去了。

    說不定陳桂芳心里還會感動一波呢。

    高,實在是高。

    這會兒徐拙看向徐文海,眼中滿是崇拜,不再鄙視自己老爸不會玩手機,更沒再嫌棄他連個私房錢都藏不好。

    畢竟這波反敗為勝的操作,實在堪稱經典案例。

    假如有人要出個藏私房錢的教程的話,今天徐文海的表現,足夠當一節課的教材了。

    他正感慨萬千的時候,身為當事人的徐文海則是淡定的拿起筷子,嘗了嘗徐拙做的炒年糕。

    “這味兒不錯啊,鮮香可口,還微微帶有一股辣味兒,這菜絕對下飯。不過年糕稍微有點硬,假如先泡一下再切片炒,效果應該更好一些。”

    作為一個大廚,徐文海雖然沒怎么做過年糕,但是見識和經驗還是有的,一下子就說中了這道菜的不足之處。

    這點徐拙也很清楚,今天他只是為了炫耀一下炒年糕這道菜的手藝而已,并沒有打算做得多傳神多到位,畢竟以前沒接觸過嘛。

    而且她他得到的那個炒年糕的技能,其實重點是做年糕,而不是炒年糕。

    只不過中原沒有吃年糕的習俗,更沒有做年糕的習慣,所以這個技能顯得有些雞肋。

    想要發揮出來,還得趁著年節去江浙一帶才行。

    菜炒好后,年糕已經蒸好,于培庸也做了湯年糕,一家人美美的吃了頓晚餐,然后徐拙就開車和于可可回去。

    到家后,一個開始規劃銷售部開工后的工作計劃,一個則是打開電腦,在吃雞游戲的曠野中開始消食……

    第二天,徐拙沒再去老太太家,而是回到店里,開始上班。

    說是上班,其實就是為了鍛煉身體,幾天不做菜,總覺得身體有點僵硬。

    一直忙到下午兩點,當徐拙放下手中的鍋鏟,這才有種身體調整過來的感覺。

    前幾天吃了玩玩了吃的,一直沒咋動彈過,

    今天結結實實忙完中午的高峰期,做了幾十道菜,出了一身大汗,渾身通透。

    人果然是需要運動的。

    忙完手中的活兒之后,徐拙解下身上的圍裙,從冰箱里拿了瓶可樂,擰開后美美的喝上一口,真是舒坦。

    就著可樂,徐拙吃了大半只甜皮鴨,然后一抹嘴重新回到了廚房。

    “建國,泡的蕓豆在哪啊?趁著這會兒沒事,我把蕓豆卷做出來。”

    吃飽喝足,也歇夠了,徐拙開始準備昨天老太太惦記的那道名叫蕓豆卷的小吃。

    這是一道有名的宮廷小吃,據說是慈禧太后聽到宮外有人叫賣,便讓人去買了點,一嘗就喜歡上了蕓豆卷的口感和味道。

    徐拙不知道當年賣蕓豆卷的人是不是掌握有獅吼功,聲音居然能穿透半個故宮;

    也不知道慈禧太后是否有順風耳,居然連宮墻外的一句叫賣聲也能聽到。

    但是不管如何,這漏洞百出的故事就這么一代代的傳了下來,而且還會繼續傳下去。

    想想也是有意思,全國各地很多美食,都喜歡跟大人物掛鉤,而頻率比較高的,就是乾隆皇帝和慈禧太后了。

    一個是下江南的時候,發現不計其數的美食;一個是西逃時候,遇到了許多讓老佛爺贊不絕口的美味佳肴。

    這些故事不管真真假假,都已經給當事的菜品身上披上了一層傳奇色彩。

    就拿這蕓豆卷來舉例,沒有慈禧太后鍍金的話,就是一道很普通的甜點,普通到連陜北的黃饃饃和東北的粘豆包都打不過。

    但是有了那個漏洞百出的故事之后,那就不一樣了。

    用京城人的話說就是:zhèi蕓豆卷兒可不簡單,連當年老佛爺都迷戀zhèi口兒,特意把內做蕓豆卷兒的人召進宮里,在御膳房當差,成了御前的紅人兒……

    那位發明蕓豆卷的人最后到底有沒有成為御前的紅人徐拙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只要今天把蕓豆卷做出來,他就是老太太面前的紅人。

    蕓豆的做法很簡單,徐拙有做驢打滾的技能,對于蕓豆卷這種類型相近的美食有著天然的優勢。

    再加上昨天已經搜過教程了,雖然細節方面還有些一知半解,但是做出這道甜品應該難度不大。

    建國端著一盆浸泡在清水中的白蕓豆走了過來,臉上滿是好奇:“徐拙,這玩意兒好做不?要不要我幫忙?”

    “要,讓不忙的人都過來,這玩意兒難度不大,這玩意兒一看就會,沒啥難度,不過前面有個剝皮的步驟,得用手一個個來,比較費勁。”

    徐拙說完,就伸手從盆里撈出一把白蕓豆開始剝皮。

    因為已經浸泡了十幾個小時,所以白蕓豆去皮的步驟倒是很容易,用手一搓一撕,外面那層皮就掉了,只剩下兩枚白生生的豆瓣。

    白蕓豆的豆瓣看起來和蠶豆很相似,但是這兩者并不是一類東西。白蕓豆屬于扁豆,跟蠶豆是兩種植物。

    人多力量大,加上春節期間三百工資大家熱情度比較高,所以不到半小時,一盆白蕓豆就全部去皮完畢。

    徐拙把豆瓣用清水清洗一下,然后抓著白蕓豆往蒸盤里擺放,不能擺放太多,薄薄一層就行。

    反正蒸柜夠大,不用擔心沒空間。

    把豆瓣全都鋪到蒸盤里之后,徐拙把蒸盤一個個的全都塞進蒸柜中,把火調大,讓蒸汽足足的,連續蒸制五十分鐘。

    白蕓豆質地比較硬,比較難以成熟,所以要盡量蒸時間長一些,避免等會兒搗成泥的時候有硬塊出現。

    趁著蒸制的時候,徐拙又從甜品部挖了點做驢打滾用的紅豆泥和紅薯泥和紫薯泥,當做蕓豆卷的餡料。

    然后又弄了一些熟的黑芝麻和白芝麻,在鍋里小火炒香后放在一邊備用。

    五十分鐘后,蒸柜停火后徐拙又悶了十分鐘,這才打開蒸柜門,把里面的蒸盤一個個端了出來。

    盡管蒸了五十分鐘,又悶了十分鐘,蒸盤里的豆瓣依然完好如初,這玩意兒的硬度真是夠可以的。

    不過硬度越高、熟透時間越慢,越說明白蕓豆的質地細膩,做出來的食物口感會越好吃。

    趁熱把白蕓豆倒入一個木桶中,然后徐拙抄起搟面杖,就像搗蒜泥一樣開始搡搗。

    原本是不需要這么粗暴的,只需要用手把白蕓豆瓣細細揉搓成泥就行。

    但是建國這個憨貨準備的白蕓豆實在是多,讓徐拙不得不采用了這種看起來很粗糙的辦法。

    不過手段雖然狂野了一些,但是效果卻不錯,沒多久桶里的豆瓣就成了一桶白生生的豆泥。

    為了防止里面還有整塊的豆瓣,徐拙又用搟面杖攪了好一會兒,等到里面的蕓豆泥越發細膩,這才把搟面杖拿了出來。

    接著,徐拙拿來一個非常細的網篩,用勺子舀了一勺蕓豆泥倒進去,再用勺背輕輕擠壓下去,細膩的蕓豆泥便從網篩中過濾出來。

    這是個比較考驗耐心的活兒,不能急躁,一切得慢慢來。因為一旦心急,蕓豆泥中的那些碎屑就有可能混進去,影響成品的口感。

    不過這種細活慢做也有好處,等到所有蕓豆泥全都過濾完之后,溫度也降了下來。

    在里面撒一些比較容易化開的綿白糖攪開后,就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這是把蕓豆泥變成蕓豆卷的一步,也是做蕓豆卷難度最高的一步,因為這一步全程不能直接用手接觸蕓豆泥。

    蕓豆泥黏性比較大,而且接下來的步驟不能用撒干淀粉之類的防粘措施,所以只能借助別的方法來把蕓豆泥做成蕓豆卷。

    徐拙找來幾個那種比較大一些的一次性食品保鮮袋,舀一些蕓豆泥進去,然后用搟面杖輕輕把里面的蕓豆泥搟成六七毫米的厚片。

    這一步做的時候得小心點,因為稍微用力過猛,蕓豆泥就會從保鮮袋里擠壓出來,所以得小心點。

    他這副小心翼翼的樣子,看得一旁的建國和郭興旺大氣都不敢出,生怕嚇到了徐拙造成操作失誤。

    搟好之后,徐拙把保鮮袋放在案板上,然后用小刀順著保鮮袋的邊小心割開,把蕓豆泥上面的那層塑料膜拿掉,獨留下面的那層。

    做好后徐拙松了口氣,旁邊的郭興旺也跟著放松了不少:“哇日這玩意兒還挺復雜,以前宮里沒保鮮袋是咋做的?”

    徐拙說道:“用濕了水的白布也行,不過據說沒有保鮮膜做出來的賣相好。”

    說完后,他把紅豆泥做成兩個長條,放在蕓豆泥上,放的時候靠近蕓豆泥的兩邊,把中間的位置空了出來。

    做好這一步之后,接下來就該卷了。

    徐拙從蕓豆泥的一邊下手,隔著塑料膜把蕓豆泥往上折,把那條紅豆泥包起來。

    然后小心的把塑料膜揭掉一些,向后收一下,再透過塑料膜把蕓豆泥向前卷起。

    然后換另外一邊如法炮制,把另一面的紅豆泥也用蕓豆泥卷起來,這個樣子,就跟小時候用泥巴做的望遠鏡差不多。

    不過這還沒完,要繼續向中間的部位卷才行,一直卷到中間只剩下窄窄的一條縫隙之后停下來,把炒好的黑白芝麻撒進去。

    蕓豆卷里放芝麻主要是為了增加香味兒和口感,蕓豆泥和紅豆泥都是入口即化的食材,吃多了難免會膩,所以要加點芝麻豐富口感。

    芝麻加進去之后,繼續往中間卷,這個時候塑料膜也一點一點全都揭了下來。

    等到蕓豆泥成為一個長條形的花卷造型時候,再把塑料膜包起來,然后小心的把這個長條的形狀修整一下。

    比如把長條收直,比如讓粗細均勻,再比如把里面的空隙擠壓一下,讓蕓豆卷更加瓷實。

    這些,UU看書 .uukanshu 都是增加賣相的手段。

    徐拙小心的把蕓豆卷修整好之后,然后把塑料膜去掉,開始準備切段。

    切的時候也有講究,因為蕓豆泥比較黏,所以每切一下,都要濕抹布把菜刀擦一下,這樣切出來的斷口才更加漂亮美觀。

    “這狗日的門道還不少,真是啥玩意兒都不能跟宮廷兩個字挨著,一挨著就準沒好事兒,不是麻煩就是價高,而且品質也不怎么滴……”

    郭興旺這個皖南人,對這種做法繁瑣的宮廷小吃全然沒好印象,總覺得是為了繁瑣而繁瑣。

    徐拙也沒解釋那么多,他其實也覺得挺麻煩的。

    不過宮廷小吃,吃的不就是這份麻煩嗎?

    用菜刀先把兩頭切掉,然后用濕抹布把菜刀擦一下,間隔五厘米左右下刀,把蕓豆卷切成一個個猶如小花卷一樣的小段。

    這點跟驢打滾挺像的,不過蕓豆卷質地柔軟,顏色雪白,配上中間兩個紅色的圓圈和中間的一層芝麻,這造型可比驢打滾要高。

    在徐拙切的時候,急切的等著批判宮廷小吃的郭興旺,不耐煩的把徐拙剛剛修整兩頭時候,切下來的廢料送進嘴里。

    然后……

    “臥槽宮里的人還真特娘的會享受,這玩意兒真好吃,徐拙,咱店里要上新的話絕對會火,太特么好吃了!”

    ——————————

    計劃下周開始用電腦碼字,更新量會逐步增加,感謝大家的不離不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