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四十二章 有困難,找徐拙

美食從和面開始
     郭興旺剛剛還在一個勁兒的鄙視宮廷小吃呢,但是嘗了蕓豆卷的味道,就忍不住連聲贊嘆。

    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境澤定律是人類本質。

    徐拙把蕓豆卷切好后放下菜刀,這玩意兒先不說好不好吃,光這顏值就挺吸引人。

    他捏起一塊送進嘴里,蕓豆泥入口柔軟細膩,輕輕一抿就仿佛在嘴里化開了一般,加上甜絲絲的味道,有種吃雪糕的感覺。

    但是這蕓豆卷因為還沒冷藏,所以并不是很涼,這種反差感讓人很感興趣。

    而里面的紅豆泥,不僅綿軟,還帶著紅豆的那種甜香味,讓蕓豆卷的味道變得豐富起來。

    最絕妙的是最中間的那些黑白芝麻,不僅給蕓豆卷增加了香味兒,而且還讓蕓豆卷有了不一樣的口感。

    總的來說,這蕓豆卷挺不錯的,雖然因為沒有技能的關系,所以吃起來沒有驢打滾那么驚艷。

    但是顏值高味道好,再加上這雪白的顏色,還要啥自行車呢?

    “關師兄,來嘗嘗,咱把價格定一下。”

    春節期間店里很忙,所以沒推出過新菜,徐拙覺得這蕓豆卷可以上新試試,好不好吃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女孩子喜歡,就絕對有人買單。

    在大家討論如何定價的時候,徐拙又做了紅薯泥紫薯泥等餡料的蕓豆卷,味道都很不錯。

    “這些蕓豆卷我每樣帶走一盒給長輩們嘗嘗,剩下的你們給店里的人分分,讓大家都嘗嘗味道。

    建國,開車去買白蕓豆吧,買回來直接泡起來,再安排幾個人接手蕓豆卷,爭取明晚能上新。”

    徐拙做了安排之后,就拿著店里常用的甜品打包盒,裝了幾盒蕓豆卷,又包了一只甜皮鴨和別的鹵味,然后開車去往老太太家。

    今天徐拙一早就來店里忙活,于可可睡到十點才起床,擔心去店里被人嘲笑懶,所以就打車來了老太太家。

    她謊稱是從酒樓過來的,然后裝作若無其事樣子的陪家人一塊兒吃了午飯,這會兒正抱著熊仔看貓和老鼠呢。

    徐拙進門后,于可可原本還擔心這家伙會問她到底睡到幾點才醒來。

    結果徐拙一進門就提著幾個餐盒擺到了兩位老太太面前,看都沒看這邊一眼。

    這可把于可可給氣壞了。

    什么人嘛,好幾個小時沒見面不應該非常想念嗎?這倒好,別說過來親親抱抱舉高高了,甚至連看都不看一眼。

    “他不過來找咱倆,咱就不過去找他,你說好不好啊熊仔?”

    于可可抱緊懷中的肥貓,一副要跟徐拙冷戰的架勢。

    不過聽到老太太在那邊說好吃,難道又做什么好吃的了?

    她剛準備起身去看看,忽然想到還得跟徐拙冷戰,便又坐了下來,注意力全放在了老太太那邊。

    這一走神,手上的勁兒一松,懷里的熊仔便掙脫出來,

    一溜煙跑到了徐拙身邊,圍著打包的那些鹵味打轉。

    這下,于可可連個名義上的同盟都沒了。

    她想了想,決定主動出擊。

    “嗯,我是去看看熊仔會不會亂吃東西,才不是看他呢,今天不管他說什么都必須要冷戰,讓他看看我于可可的脾氣!”

    小丫頭握著拳頭給自己打打氣,就冷著臉向老太太那邊走去。

    正好這會兒徐拙把一個打包盒打開了:“這是紫薯餡兒的,也是店里的人公認顏值最高的一款……誒,可可你來的正好,來嘗嘗,我做的蕓豆卷。”

    于可可冷哼一聲,剛準備扭過臉,眼神卻被盒子里的紫薯餡兒蕓豆卷給吸引住了。

    雪白的外皮中包裹著兩團紫色的餡料,這也太漂亮了吧?

    “哇,這是什么東東啊?好漂亮……”

    這丫頭兩眼放光的湊過去,拿著手機就是一陣拍,一邊拍還一邊問徐拙用什么做的,味道好不好,完全忘了要冷戰的事兒。

    蕓豆卷讓家人吃得很滿意,也很開心,特別是兩位老太太,這道地道的京城小吃,讓兩人仿佛回到了年輕時候一樣。

    隨后兩天,于家人離開省城,開車回揚州去了,臨走前于培庸已經和徐拙約定,讓他元宵節去揚州,節后正好去揚州大學,把客座教授的手續給補上。

    揚州大學最年輕的客座教授,這個稱號絕對能讓徐拙在熱搜上掛一段時間。

    不過這次,應該會有很多爭議,因為不懂客座教授規則的人,會認為胡亂把教授的稱呼給一個年輕人,這簡直胡來。

    但是。作為一個經常在熱搜出沒的男人,徐老板對這些已經完全不在意,到時候應該會有人給那些無聊網友科普啥叫客座教授。

    于家人走后,徐家這邊也恢復到了平時的狀態,老爺子在家陪老太太,陳桂芳去公司上班,徐文海則是在徐家酒樓坐鎮。

    因為鄭佳沒放假的緣故,所以今年老孟也沒回家過年,而是留下來陪鄭佳。

    不過他好歹也是明星主播,還是個為數不多的吃播,所以春節這幾天,他幾乎都在趕著做探店之類的直播,倒是掙了不少錢。

    不過跟買車買房娶鄭佳這個目標相比,還是有些不夠看,所以老孟對春節什么的也不怎么在乎,一切都以掙錢為主。

    大年初十這天,老孟難得清閑,溜達著來到四方酒樓。

    不過今天,他可不是來蹭吃蹭喝的,也不是為了陪鄭佳,而是有任務在身。

    “徐拙,這蕓豆卷值得在直播間里打廣告嗎?你店里的驢打滾還沒特意打廣告呢,這玩意兒利潤很高?”

    老孟有些詫異,他以為徐拙又要宣傳什么大菜,所以一大早就跑了過來,結果是蕓豆卷這種小甜點。

    不過他還真說對了,這玩意兒的利潤確實挺高的,特別是在陳桂芳幫忙采購白蕓豆,后廚也開始流水線操作后,效率和利潤都提高了一截。

    蕓豆卷的產量也提高了不少,所以這個時候就得宣傳宣傳,為接下來的線上銷售做個鋪墊。

    直播的設備弄好后,孟立威沖徐拙說道:“徐拙,我們直播間有個活動,要不今天直接一塊兒做了算了,畢竟這個蕓豆卷,可撐不起一場直播的。”

    徐拙也沒在意,讓他盡情發揮,多多宣傳蕓豆卷,為了不顯得單一,徐拙又給老孟端了一些驢打滾之類的甜點。

    弄完這些之后,徐拙去后廚開始忙著干活兒,老孟則是打開直播間,跟那些窩在被窩里玩手機還沒起床的粉絲打招呼。

    “今天我來到四方酒樓,嘗嘗新上的蕓豆卷,順便再嘗嘗其他甜點,做個評測。

    另外咱們直播間活動繼續進行哈,大家想看我吃什么直接在評論區留言,點贊最高的將會是下期直播的內容。”

    老孟作為一個大主播,在跟粉絲互動方面還是很有經驗的。

    很快,評論區就多了一堆大家想吃的食物名字。

    不過因為是過年期間,大家對大魚大肉的興趣不是很大,反而是一些家常美食比較感興趣。

    比如今天,孟立威下播的時候瞅了一眼評論區,發現點贊最高的一道美食居然是……

    炒拉條!

    “這有點難辦啊,附近沒賣西北菜的,不一定能買到炒拉條,而且就算能買到,也不一定好吃的。”

    老孟隨口嘟囔兩句,結果屏幕上就飛起一串讓徐老板做的彈幕。

    “徐老板擅長面食,讓他做就行了唄。”

    “對啊,有困難找徐拙,不就是你的座右銘嗎?”

    “徐老板老說自己啥都會,你也該給他增加點難度了。”

    大家說什么的都有,不過主題只有一個,那就是讓徐拙做,最好把制作過程直播出來。

    從出名以來,徐拙好像做什么面食都沒壓力,這次就給他來個難度大點兒的。

    大家的想法很有意思,就是想看看徐拙會不會翻車。

    而老孟作為一個主播,平時沒事還得搞出點動靜制造話題呢,現在這么好的機會擺在眼前,他自然不會錯過。

    “炒拉條?”

    徐拙有些疑惑的看著老孟,不是很懂那群粉絲為什么突然想吃這么樸素的美食,不應該是大魚大肉嗎?

    “大魚大肉什么的過年時候都吃膩了,現在他們只想吃點家里吃不著,又比較樸素的那種美食,你會不會做啊?不會的話我去拉面館買兩份得了……”

    不會?

    徐拙得到這個技能都一個多月了,要不是過年期間剩菜太多沒空做,他早把炒拉條給做出來讓大家品嘗了。

    現在,機會終于來了。

    “肯定會啊,這還用說?不過直播就算了,因為這個和面時間有點長,直播效果不好。

    這樣吧,讓可可把制作過程拍出來做一期VLOG,開始炒的時候你開直播,讓他們看看炒的過程,然后你就可以開吃了。”

    對于這個安排,老孟自然是沒意見的。

    等到于可可不忙的時候,徐拙讓她開始拍攝做拉條的過程。

    拉條也叫拉條子,是一種典型的西北美食,不管蘭州拉面,還是蘭州牛肉面,亦或者是各種西北烤肉店,都能見到拉條的身影。

    拉條有兩種吃法,一種是做成各種拌面,另一種就是流傳度更廣的炒拉條。

    拉條,顧名思義,就是把面拉成長條。

    拉條比拉面更加勁道耐嚼,飽腹性更強,吃飽了一天都不知道餓。

    上大學那會兒,寢室里除了徐拙之外,其他人最常吃的主食就是炒拉條,幾塊錢一份,連菜帶主食全都有,特別劃算。

    徐拙偶爾也會吃,不過興趣不大,因為其他人要么打籃球,要么踢足球,反正就是挖空心思表現自己,活動量很大,吃炒拉條很合適。

    而徐拙這個游戲宅就不行了,一頓炒拉條下肚,多少會有點撐得慌,坐著玩游戲特別不舒服。

    徐拙一邊和面,一邊說著上大學時候的那些趣事,順便還吐槽一下,老孟他們幾個一戀愛生活就斷頓的悲慘過往。

    拉條的面跟燴面差不多,比刀削面軟點。

    不過做法,卻跟做炸馓子用的面很相似。

    徐拙首先把面粉用鹽水和成面團,然后蓋上濕布醒發半小時。

    半小時后,他用搟面杖把面團搟成一個長條形的厚面片,寬度大概在二十厘米左右。

    然后他用菜刀,間隔兩厘米把面片切開,上面抹油,再把這些扁平的長條一個個搓圓,然后一根接一根的盤起來放進盆里,并且用油封上。

    “這跟做那個炸馓子一模一樣誒,這真是做拉條嗎?”

    連完全不懂做飯的于可可也看出了端倪。

    徐拙笑著說道:“馓子本來就是西北傳過來的油炸食品,跟拉條相似也正常。”

    盆里的面醒發兩個小時,就可以做拉條了。

    這里有個訣竅,醒發時間越長,拉出來的拉條就越好,甚至可以拉成很細的面條都不會斷。

    但是醒發時間短了,哪怕筷子粗的拉條也有可能會斷開。

    在做拉條之前,一定要先燒一鍋水,因為拉開的拉條要第一時間下到鍋里煮熟,不然就會黏在一起。

    所以做拉條的時候,一定要等鍋里的水燒開才進行。

    徐拙鍋里的水已經開始翻滾,從盆里拿出一根醒發好的面胚,輕輕拉扯,這跟原本有些粗的長條就被拉得很細很細。

    其實用做馓子那種方式也行,不過那種拉出來是一大根長條,畢竟適用于商業制作。

    像徐拙這種一次只做一點點的,還是用短根比較方便,UU看書 www.uukanshu.com把二十多厘米的面胚拉到一米左右就可以下鍋了,非常方便。

    拉條一根根的下入鍋里,這個時候一定要猛火快煮,讓拉條盡快寫煮熟。

    假如火力不行,或者水太少面太多,這些拉條在鍋里就會黏在一起,原本應該勁道耐嚼的口感也會變得很差。

    等到所有拉條全都下入鍋里后,又煮了兩分鐘,徐拙就用大漏勺,把鍋里的拉條撈出來,放在了一大盆冷水中。

    “這一步不能少,拉條剛出鍋就得趕緊過涼水,這樣口感才會爽滑,不然拉條就會逐漸變黏,甚至失去勁道的口感。”

    徐拙說完后,開始準備做炒拉條的配菜。

    生羊肉、西紅柿、洋蔥、青紅椒、油菜。

    于可可看著這幾樣配料,總覺得好簡單,她歪著頭問徐拙:“配菜這么簡單,你卻說做出來的炒拉條會非常好吃,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訣竅?”

    徐拙點點頭,認真說道:“想要炒拉條好吃,確實有訣竅。”

    “是什么啊?”

    “餓的時候再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