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四十六章 講課教程到手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開著車,帶著于可可和店里的一個保安來到高鐵站入口。

    車子停到路邊后,幾人下車。

    保安勤快的掀開后門,把兩人的行李全都搬下來,然后跟徐拙打了個招呼,就開車回去了。

    高鐵站有停車場,不過每天都會收幾十塊錢的停車費。

    所以這次來的時候,徐拙喊了個保安上車,讓他把車開回去。

    幾十塊錢雖然不多,但是能省則省,畢竟徐家也不是什么富貴人家。

    再說車子開回去之后,店里想用也能用,比放停車場吃灰強。

    上了高鐵,兩人放下面前的小桌板,擺上從店里拿的吃的喝的,開啟了漫長的高鐵之旅。

    趁著這個時間,徐拙開始研究剛剛系統獎勵的C級菜的講課教程。

    講課教程,其實就是教案。

    按理說烹飪課不需要教案,讓廚師講就行了,以前那些大廚帶徒弟,不都是這樣嘛。

    但這種授課方式有個明顯的弊端,就是不夠系統化。

    能學多少全靠徒弟的悟性,徒弟們的水平良莠不齊,差別很大,很大概率會培養出那種徒有虛名之輩。

    而且傳統的授課方式效率太低,不適合當今社會。

    傳統授課方式基本上都是一對一或者一對二來授課,能同時培養三個徒弟就非常勉強,更別說整整一個班的學生了。

    這個時候,就得用系統教育的方法了。

    所謂的系統教育,就是學校那種全日制的授課方式,有教案,有講義,有學期計劃,有教學目標。

    甚至期末考試、年度考核等等,全都有。

    學校教育的好處就是效率比較高,通過教師設定的課程,可以讓學生能夠盡可能全面的掌握烹飪相關的知識。

    比如刀工、配菜、勺工、火工、調味、擺盤等等知識,都會在學校學會。

    等到畢業后,社會上就會多一批各方面都比較均衡的廚師人才。

    假如說傳統授課方式屬于小作坊形式,那么學校教育,就是典型的工廠式流水線的批量生產。

    批量制造的廚師質量的高低,全在老師的水平和教學的方式。

    但是最后的落點,卻在教案上,也就是講課教程的安排上。

    徐拙本以為系統會直接給一摞復印紙,上面印著獎勵的教程,也可能會直接給個U盤什么的。

    結果當他點開任務面板,點開任務獎勵,才發現……

    這玩意兒居然需要自己打印出來!

    教程倒是很全,但是只有文字,需要徐拙一個字一個字的在電腦打出來,然后才能印制。

    這真是……

    能給宿主制造一些麻煩,就絕對不會讓他省力。

    雖然徐拙早就適應了系統的這個特性,

    但是發生在眼前的時候,卻依然有些胸悶。

    艸!

    早晚被你這狗系統給氣死。

    趁著這會兒沒啥事兒,徐拙把面前小桌板上的食物收一下,掏出于可可剪輯視頻用的筆記本電腦擺上去。

    然后打開文檔,照著系統中的教程,一個字一個字的打出來。

    “你在干嘛吖?”

    于可可湊過來,看著徐拙在打字,有些好奇。

    “馬上就是揚州大學的客座教授了,所以趁著這個時候,寫一點教案出來,省得到時候上臺講課不知道說什么好。”

    自從系統綁定后,徐拙越來越擅長撒謊了。

    于可可對他的話自然是不會懷疑的,甚至還特意拍了段徐拙打字的視頻發到了朋友圈炫耀。

    “介紹一下,這是我允文允武的未婚夫。”

    嘚瑟完之后,她拿著手機登錄旺旺客戶端,開始充當店小二,耐心的回答顧客的咨詢和溝通。

    徐拙這么努力,于可可自然也不想只當個花瓶。

    一直快到鎮江的時候,徐拙才把系統里關于蜜汁開口笑的教程全都打了出來。

    他從接觸電腦開始就是玩游戲,對于打字極不擅長。

    今天一口氣打了一兩萬字,手指都有點吃不消。

    這個時候他才明白過來,那些網文作者是真不容易。

    每天要打那么多字,還要構思劇情,最關鍵一點的是,掙的太少,好多人沒有沒有收入,純粹是為愛發電。

    都是為了夢想啊。

    徐拙檢查著文檔中的錯別字,順便調整一下字號什么的,讓這份教案看起來更加清晰明了。

    打了這么多字,他算是對講課教程有了全新的認識。

    所謂的講課教程,就是從上課之初用語言吸引學生們的注意力,到講解菜品的過程中穿插一些烹飪相關的小竅門,再到動手操作時候說一些當學徒時候的小趣事,直至到最后點出學生們操作中出現的不足。

    整個過程,全都要用文字的形式寫出來。

    當然了,盡管教程寫得這么詳細,但是里面還是有好多需要臨場發揮的步驟。

    系統給的這個教程,不過是能夠最大限度的提高學生們的興趣和注意力而已。

    徐拙把文檔保存好,打算到揚州后先打印出來再熟悉熟悉,不然到揚州大學之后,萬一有人起哄讓自己講一節課,總不能干瞪眼吧?

    保存好之后,徐拙打開一盒驢打滾,一邊吃一邊看著旁邊還在跟顧客耐心講解缺貨原因的于可可問道:“到了揚州,你最想吃什么啊?”

    忙到現在,飯點兒早過了,而兩人帶的都是零嘴,UU看書www.uukanshu.com 不是主食。

    所以現在也只能先墊巴墊巴,等到了揚州再吃。

    徐拙對第一樓的茶點與美食,早就垂涎三尺了。

    特別是現在,他恨不得連著吃上十份大煮干絲、松鼠桂魚等第一樓的招牌。

    于可可放下手機,伸個懶腰說道:“我現在超想吃湯圓,不是速凍的,是自己家里包的那種黑芝麻豬油餡兒的……”

    徐拙呆愣愣的看著自家媳婦兒,咋每次聊吃的都不在一個頻道上呢?

    這邊肚子餓得嗷嗷叫,腦子里想的全都是主食,恨不得吃下一整桌菜。

    接過她那邊想吃的湯圓……

    默契呢?

    心有靈犀呢?

    不過吃湯圓這個心思倒是可以滿足她,畢竟有了做湯圓的技能嘛,正好趁著元宵節,展示給于家人看看。

    不是有那么一句古語嘛:

    有技能不裝逼,如錦衣夜行。

    等到揚州之后,我徐某人就要裝第一個逼了。

    誰贊成,誰反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