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四十八章 湯圓雖好,但肉更香

美食從和面開始
     糖桂花,是一種用干桂花和白砂糖麥芽糖或者蜂蜜一塊兒做成的甜味兒醬,廣泛用于湯圓、月餅、麻餅、糕點、蜜餞、甜羹等傳統小吃糕餅和點心。

    糖桂花味香色美,再加上里面有完整的干桂花,深受各路吃貨的好評。

    但是糖桂花好歸好,卻只是用來點綴。

    比如今天做的湯圓,是在湯圓煮好后盛到碗里,然后再淋上那么一小勺子糖桂花,這樣湯圓的顏值會成倍提升。

    而且糖桂花受熱后,碗里會散發出桂花的香氣,更增添湯圓的魅力。

    當然了,加糖桂花還有個目的,就是讓碗里的湯圓湯有股甜味兒,這樣吃的時候會讓人更有食欲。

    徐拙一邊包湯圓,一邊笑著給于可可這個烹飪小白解釋著。

    于培庸忙完手中的活兒,笑瞇瞇的看著徐拙包湯圓。

    “其實,中原也有這種把板油包進去做的小吃,叫脂油火燒,好多年前你爺爺曾經在國宴后廚做過,那味道,真叫一個香。”

    徐拙作為一個在中原地區長大的人,自然也吃過脂油火燒。

    只是從不知道,里面包的居然也是生的板油,原本他還以為是熬好的化豬油呢。

    旁邊的于可可聽得有些懵:“爺爺,啥是脂油火燒啊?好吃嗎?”

    于培庸賣了個關子:“等你回去后,讓你徐爺爺給你做一次就知道了。”

    真不愧是老爺子的好兄弟,三兩句話就把他給賣了。

    不過老爺子寵于可可,別說脂油火燒了,哪怕于可可想吃孔府一品鍋,老爺子也會可樂顛顛的去做。

    湯圓全部包好后,這會兒已經快五點了。

    徐拙正在猶豫要不要先煮一些湯圓墊巴一下肚子的時候,鄭光耀和郭樹英就各自提著一些禮品,溜達著走了進來。

    見了面,自然又是一番客套。

    鄭光耀一直在揚州,過年時候也沒回去,而郭樹英是聽說徐拙要成為客座教授了,趁著元宵節沒事也過來看看。

    好歹也是客座教授呢,得過來刷一波存在感。

    正好也看看徐拙最近有沒有做什么新菜。

    “樹英,今天這頓可全是徽菜,特意為你準備的。”

    于培庸一見到郭樹英,就笑著打招呼。

    郭樹英見多了于培庸的手藝,并沒有多驚訝,反而對徐拙有沒有動手比較感興趣。

    “哪道菜是小拙做的啊?我得嘗嘗,別的菜系我不懂,但是徽菜嘛,我可是很有話語權的,火候調味全都懂。”

    一段時間不見,郭樹英居然也學會倚老賣老了。

    可惜,今天不是他裝逼的時候。

    徐拙一臉無辜的指了指包好的那些湯圓:“這是我做的。”

    郭樹英:“…………”

    不擅長裝逼的人,

    強行裝逼就是這種后果。

    要換成老爺子那個逼王,或者同樣喜歡裝逼的鄭光耀與田承潤,就不會讓自己這么被動了。

    畢竟,這仨老頭都深得裝逼精髓,不會這么貿然開裝的。

    比如現在,鄭光耀拄著拐杖在廚房看了一圈,然后仔細觀察了一下徐拙剩下的那些餡料,這才慢悠悠的張口。

    “不錯,能懂得用板油,說明小拙真的掌握了做湯圓的精髓。”

    這氣質,這神態,逼氣十足。

    只要老爺子不在,鄭光耀在裝逼方面還是罕有敵手的。

    當然了,要沒有徐拙這個掛逼,老爺子很多時候就算想裝逼也裝不成。

    做好的菜一道道的端到餐桌上,徐拙也起鍋燒水,開始煮湯圓。

    今天就做了這么一樣,怎么也得端上桌讓大家嘗嘗。

    他把今天要吃的湯圓放在托盤中備用,剩下的全都裝進保鮮袋中,放在了冰箱的冷凍室,以后想吃的話隨時可以煮,很方便。

    煮湯圓可不是水開了直接扔進去,然后讓鍋里的水繼續翻滾就行了。

    這是有技巧的。

    因為好吃的湯圓并不是煮熟的,而是養熟的。

    別看只有一字之差,但是這里面的區別可不小。

    所謂養,就是用將滾不滾的水慢慢把湯圓燙熟,這樣做的好處有很多。

    第一,是可以讓湯圓保持完美的外型。

    湯圓是用糯米面包的,假如用大火猛煮的方式來做,來回翻滾的熱水很容易讓湯圓的外皮變形、脫落,影響美觀。

    第二,可以讓餡心徹底熟透。

    這種加了板油的湯圓,假如煮得時間太短,里面的豬油是很難熟透甚至融化成豬油的。所以得用熱水慢慢養著。

    第三,可以更安全。

    湯圓在包制的過程中,多少會有空氣在里面,假如火太大的話,會因為氣體膨脹的緣故讓湯圓爆開,高溫的餡心會迸射出來,容易把人燙傷。

    鍋里的水要燒開的時候,徐拙把準備好的湯圓倒進去,等到鍋里的水即將沸騰的時候,把火關小,同時用鍋鏟順著鍋底推一下,防止粘鍋。

    剩下的就是等待,等到這些白生生圓滾滾的湯圓全都漂浮在水面上的時候,徐拙把火關掉,讓湯圓再在鍋里漂浮一會兒。

    這樣能夠讓餡心熟成得更加徹底。

    幾分鐘后,徐拙端來一個小盆,用勺子開始往盆里盛湯圓。

    盛的時候,一定要帶水盛。

    這樣才能讓湯圓保持圓潤完美的外型,切記用漏勺等廚具,因為一旦沒了水的護佑,軟塌塌的湯圓很容易變形,甚至開裂。

    湯圓盛出來之后,徐拙端著那罐糖桂花,用小勺子舀出兩勺,淋在湯圓上面。

    于長江買的糖桂花品質應該不錯,因為剛放進鍋里,一股淡淡的桂花香就從盆里飄了出來。

    這香味兒若有似無,不濃烈,但卻很有持續性。

    這說明是桂花本身的香味兒,而不是用了那種香味兒添加劑。

    湯圓端出來,被于培庸擺在了餐桌最中間的位置,UU看書 www.uukanshu 畢竟是孫女婿做的嘛,得有牌面。

    于可可和龐麗華一人拍了幾張照片,各自發到朋友圈炫耀。

    幾個老人也是直夸徐拙的手藝好,這湯圓圓滾滾的,看上去確實挺饞人。

    不過徐拙卻沒心思聊這些,他中午就沒吃飯,吃了點甜品也不擋餓,看到眼前的這些菜,早就按捺不住了。

    在大家還在客套著尬夸的時候,他開始埋頭猛吃,連大家的夸獎都來不及回應。

    腐乳炸肉、毛豆腐、臭鱖魚、刀板香……

    這些具有代表性的徽菜,吃起來真叫一個香。

    湯圓什么的,跟這些菜完全沒法比。

    正吃著的時候,鄭光耀沖徐拙說道:“小拙,學校安排你到時候給學生們講一節課,有把握嗎?要不要我幫你推掉?”

    徐拙還沒來得及說話,于可可就樂滋滋的說道:“不用不用,他已經準備好了,來的路上就用我的電腦寫了教案,還非常詳細呢……”

    “教案?”

    幾個老頭都有些懵逼:“小拙,我們能看看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