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五十章 徐老板→徐教授

美食從和面開始
     刀板香,是徽菜的代表名菜,聽起來很文藝,不過說白了就是塊蒸好的咸肉,因為切的時候菜刀和案板上都留有咸肉的香味兒,所以美其名曰刀板香。

    刀板香一般都是配合著烤制的發面酥餅食用的。

    把烤制得外酥里嫩的酥餅掰開,夾兩片蒸好的刀板香進去,捏緊后用力一咬,酥、軟、香、潤多種口感,頓時在口腔中交織。

    特別是夾在中間的咸肉,肥瘦相間,層次分明,輕輕一咬,肉中的油脂就在口腔中化開,那種香氣真是讓人迷戀。

    一想到這些,徐拙又有點餓了。

    剛剛吃飯的時候幾個老頭就沒心情吃,一直在催快點打印出來號讓他們觀摩觀摩,所以徐拙沒吃太飽就開始去打印教案。

    接著又趕在高峰期開車送鄭光耀和郭樹英來烹飪學院,再加上剛剛沒事想刀板香的事兒,所以……

    回去回去,看看還有啥剩菜再墊巴墊巴。

    作為一個廚師,又是馬上成客座教授的人,要是餓肚子的話豈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回到于家后,于可可正在剪輯前幾天拍的視頻準備上傳,于培庸還在房間里研究教案,于長江兩口子陪著老太太去瘦西湖公園遛彎。

    徐拙趁著這個機會,悄悄溜到了廚房,開始翻找剛剛沒吃完的那些剩菜。

    結果發現,那些剩菜全都塞進了冰箱里,這會兒已經徹底涼透,要吃的話得先熱一下才行。

    而且光熱剩菜還不行,還得再想辦法弄點主食,因為今天蒸的米已經吃完,家里也沒饅頭之類的干糧。

    無奈之下,徐拙只得放棄吃剩菜,而是給自己煮了碗湯圓。

    好歹是自己辛辛苦苦包的,假如一個不吃的話確實說不過去。

    再說這玩意兒飽腹感挺好的,吃幾個湯圓再喝點湯,暖暖和和的也挺不錯。

    他起鍋燒水,很快給自己煮了一大碗湯圓。

    人在餓的時候,總是習慣性的高估自己的飯量,總覺得準備少了的話不夠吃。

    所以徐拙往鍋里下湯圓的時候,多下了幾個。

    一大碗熱氣騰騰的湯圓,盛出來后再淋上兩勺糖桂花,完美!

    徐拙不好意思在廚房吃,畢竟這不是自己家。

    所以他關了燈,端著湯圓去了自己的房間。

    這會兒于可可正在剪輯前兩天孟立威吃炒拉條的視頻,看著電腦屏幕上那香噴噴的炒拉條,徐拙就更餓了。

    不過剛出鍋的湯圓可不能吃,溫度太高,能把口腔燙壞。

    想吃湯圓,就得有點耐心。

    特別是這種豬油餡心的湯圓,哪怕外表已經不燙嘴里,咬開后的溫度,依然能給人很大驚喜……

    或驚嚇。

    “你后天去烹飪學院是嗎?”

    “對,后天去,把客座教授的手續完善一下,

    然后再給學生們上一節課。”

    “那要不要我幫你拍視頻吖?”

    于可可已經把視頻剪輯完成,這會兒加了片頭片尾后,正等待著視頻生成。

    她起身坐在徐拙面前,雙手托著腮幫,一眨不眨的看著徐拙。

    徐拙正在用勺子攪動著碗里的湯圓,試圖讓溫度降下來,聽了這丫頭的話之后抬頭問道:“為什么要拍視頻啊?這太高調了吧?”

    于可可把手機擺到徐拙面前晃了晃:“現在網上已經開始有人討論你要當客座教授的事兒了,還說要向揚州大學施加壓力呢,要不要拍個視頻辟謠?”

    徐拙想了想,笑著拒絕了:“質疑的人,你哪怕把他請到教室現場聽呢,他照樣會質疑,沒用的,看揚大和烹飪學院怎么說吧。”

    其實年前那次烹飪比賽的時候,這事兒就已經曝光出來了,不過被幾個大V科普之后,網上的質疑聲就小了很多。

    現在即將辦理手續,網上又有人開始帶節奏,明顯不懷好意。

    假如自己這邊主動辟謠的話,說不定就會中對方的圈套。

    所以徐拙的應對方法還是老路:反向買熱搜。

    只要后天熱搜上有苗頭,那就立馬砸錢,把這事兒買到熱搜第一。

    很多事情,一旦鬧得人盡皆知,其實也就不了了之了,這是徐拙總結出來的經驗。

    這種方法雖然會給自己增加黑粉,但是黑就黑唄,自己又不當明星,也不做代言,就算有黑粉能奈我何?

    大不了去徐小廚網店刷差評唄,但是就算刷差評也得貢獻銷量。

    這么一想,心里怪舒坦的。

    小兩口聊了一會兒網上的事兒,等湯圓不燙嘴的時候,徐拙拿著勺子開吃。

    湯圓皮軟糯可口,帶著一股糯米特有的香味兒。

    里面的餡料香甜美味,特別是那些已經化開的油脂和糖汁,又燙又香又甜,再加上黑芝麻那越嚼越香的特性。

    真是太好吃了。

    徐拙自己都忍不住想夸自己兩句。

    而且湯圓的飽腹感不錯,原本徐拙以為吃十幾個跟喝涼水一樣簡單,但是吃了第一個之后,他就發現高估了自己的飯量。

    等吃到第五個的時候,徐老板已經開始……

    “親愛的,你是不是還沒吃我包的湯圓?來來來,我親自喂你。”

    “我吃啦,連著吃了好幾個……唔……”

    于可可勉強吃了兩個,又喝了點湯,就專心致志的開始上傳視頻,任憑徐拙怎么哄都不再張口。

    …………

    很快,徐拙正式成為客座教授的日子就到了。

    為了顯得正式,他特意換上了一套龐麗華給買的深色西服,再打上領帶,頭發做個造型,戴一副無框的平光眼鏡。

    儒雅的氣質就出來了。

    不過看起來不像是個教授,反而覺得像是保險公司的業務員。

    徐拙開著丈母娘的寶馬X5,帶著于可可于培庸以及老太太一道前往烹飪學院。

    于培庸是烹飪學院的創始人,今天還要給徐拙頒發客座教授的聘任書,UU看書 www.uukanshu 而老太太則是作為嘉賓出席的。

    畢竟是國內有名的美學教授,而烹飪又是跟美學息息相關的行業,所以參加這種場合倒也很正常。

    唯一不爽的是于可可,車里四個人,仨都是教授,只有她脖子里掛著相機,手里拿著DV,一副三流小報記者的扮相。

    到了烹飪學院,徐拙剛停好車,郭樹英和今早趕來的戴震霆就溜達著走過來,跟徐拙開著玩笑。

    “小拙,我們是該喊你小徐教授呢,還是喊你徐小教授?”

    徐拙有些沒反應過來:“為什么非要帶個小字呢?”

    戴震霆笑著說道:“因為你爺爺也是烹飪學院的客座教授啊,你跟你爺爺,肯定得分個大小不是?”

    徐拙點點頭:“這確實得好好說道說道,特別是以后我爸也成了客座教授,那更得分清楚了,戴爺爺,您說是不是?”

    戴震霆:“……”

    郭樹英:“……”

    為什么內心深處,突然生出一種想打自家孩子的沖動?

    ——————————————

    不知不覺發書整整一年了,按說該加更的,但是今天寫的不太順暢,所以今天就兩更了啊,我整理一下思路,明天再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