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九十五章 這還指點個屁啊?

美食從和面開始
     原本,幾個老頭都認為是徐拙請教了高人。

    比如老爺子、魏君明、趙金馬等人,畢竟這幾位都是有名的大廚,幫徐拙琢磨出個做法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徐拙張口就來一句自己想的。

    這幾個老頭立馬露出了不信的表情。

    論廚藝的話,他們幾個都是頂尖的,但也寫不出這種水平的菜譜。

    而徐拙小小年紀……

    就更沒可能了。

    而且就徐拙做菜的水準,怕也達不到他們這個水平。

    達不到高水平,怎么能寫出高水平的菜譜呢?

    這種淺顯的道理,是個人都懂得,所以他們幾個有些懷疑。

    徐拙正是看到他們那不信的表情,才說出了可以當著他們的面把這道菜做出來的話。

    事實勝于雄辯嘛。

    而且第一次做A級菜,身邊有這幾個老頭當觀眾,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鄭光耀張了張嘴,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說道:“小拙,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菜譜的制定,不是那么簡單的,要不……”

    徐拙笑了笑:“自從我在網上提倡做蜜汁開口笑之后,每天都要做很多道,對這道菜非常熟悉,正好幾位爺爺都是行家,檢驗一下我做菜的水平,看看還有沒有什么需要改進的地方。”

    先說一下自己有足夠的經驗,然后再主動做一遍。

    這樣既能打消幾位老人的疑慮,也能達成裝逼的目的。

    嗯,A級菜到手,不裝逼是不可能的。

    與其在外人面前裝,還不如讓自己人看看呢,順便再穩固一下人設。

    幾個老人也沒多說什么,背著手開始看徐拙操作。

    其實蜜汁開口笑這道菜,徐拙就在直播的時候做過一次,那會兒掌握的是精品級做法,連D級招牌菜都算不上。

    而現在做這道菜,直接上升到了A級。

    跨度很大,但是做法上的區別卻……

    幾乎沒有。

    跟精品級做法相比,無非就是用料更講究,各種食材的配比也更加合理,其他方面倒也沒多大區別。

    但是等開始做的時候,感覺上就完全不一樣了。

    畢竟是A級菜,光那海量的經驗,就足以讓這道菜脫離烹飪的范疇,達到藝術的境界。

    比如用料方面,紅棗的大小、長度、顏色、以及干濕程度,全都是一個標準,泡了一大盆紅棗,最后勉強湊夠了一盤。

    另外和糯米粉面團的時候,還需要把糯米粉過篩,這樣能夠讓糯米的口感更加細膩順滑。

    還有給紅棗開口去核的時候,力道的大小,開口的長度以及挖棗核的深度,全都要一模一樣。

    等到往紅棗中夾糯米團,更是講究。

    每個紅棗里開口角度多大,

    擠出來的糯米團有多少,再加上擠出來的形狀,全都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蒸好后,還需要把賣相不好的挑選出來,免得影響美觀。

    等到最后擺盤的時候,更是要根據盛器的不同,擺出完全不一樣的造型。

    反正就是個折騰。

    不過在這折騰中,徐拙仿佛找到了做宮廷菜的感覺。

    怪不得影視劇中,宮里做一道菜要耗費很多食材,小時候以為是藝術的夸張,長大后覺得全都是回扣。

    但是現在做了這道蜜汁開口笑之后,才明白過來,光挑選食材這一關,就能耗費掉很多。

    比如今天徐拙挑剩下的那些紅棗,明明還有大半盆,按照宮廷菜的規矩就得扔掉,棄之不用。

    這種鋪張浪費,就是宮廷菜的特點。

    不過現在就算做宮廷菜,也不會這么傻不拉唧的把紅棗全扔了,這些紅棗哪怕做不了開口笑,也能做其他美食。

    比如做棗糕,比如做紅棗泥,比如燉湯,用處非常多。

    當徐拙把做好的開口笑擺放在盤子里,然后淋上蜜汁,周圍的幾位老人全都不說話了。

    因為他們發現,徐拙做這道菜的水準,幾乎跟他們不相上下,甚至在用料考究方面,比他們還過分。

    原本還想著用心觀察,把徐拙做菜的不足之處點出來。

    甚至還有些擔心,假如說太多讓徐拙不高興了該咋辦。

    結果……

    這孩子的水平隱隱比自己還高,這還指點個屁啊!

    不過他們雖然震驚,但心里卻還是很高興的。

    畢竟有年輕人肯學習肯鉆研肯下功夫,這是他們老一輩廚師最值得欣慰和驕傲的。

    這一高興,幾個老頭就想喝兩杯。

    “走走走,咱們去第一樓好好喝兩杯,小拙這天賦真是沒得說,濟民養了個好孫子,培庸也找了個好孫女婿,值得慶賀。”

    四個老人都很高興,也很激動,把徐拙做的這盤A級的蜜汁開口笑吃完之后,就吵著要去喝兩杯。

    鄭光耀甚至還跟老爺子視頻通話了一會兒,以此來表達他的嫉妒之情。

    徐拙開著寶馬X5,拉著四位興致高漲的老人來到第一樓,這會兒于長江已經在門口等著了,也已經把包房安排妥當。

    不過徐拙跟著幾位老人,在于長江的帶領下剛準備上樓,突然一股若有似無的臭味兒從身后飄了過來。

    徐拙扭頭一看,于可可的舅舅龐世杰,提著兩個袋子從停車場那邊悠然走來。

    很顯然,袋子里裝的又是“寧波特產”。

    “哈哈,我聽說小拙來揚州了,特意開車過來給他送點好吃的,小拙,吃飯了沒?晚飯咱倆一塊兒吃。”

    原本他還想擺一下當舅舅的譜呢,但是一看到老丈人戴震霆就在前面,立馬乖得跟個四五十歲的寶寶一樣,走路也不那么拽了。

    徐拙幽幽一嘆,這翁婿關系,可不如自己和于長江啊。

    由于龐世杰的出現,原本幾個老人和一個晚輩的酒宴,就變成了……

    他們四個老頭的狂歡。

    因為龐世杰硬拉著徐拙,打著嘗鮮的旗號去了旁邊的小包房吃飯。

    來到包房后,龐世杰把兩個袋子往桌上一放,這才說道:“幸好你來了,不然我整頓飯都會吃得很不自在。”

    他不喜歡跟長輩一起吃飯,因為放不開。

    而且老人喝兩杯之后,喜歡嘮叨兩句,你不聽還不行。

    與此相反,跟年輕人吃飯就不一樣了,想說什么說什么,一點都不用拘束。

    徐拙其實也不太喜歡跟老人一塊兒吃飯,所以在龐世杰強烈邀請自己的時候,他就半推半就的跟了過去。

    坐在包房中,徐拙隨便點了幾個菜,然后就看著龐世杰,獻寶一樣從袋子里拿出一樣樣的臭味兒菜。

    自從有了臭味菜的相關技能,徐拙對這種菜倒是不抗拒,甚至一段時間不吃還想嘗嘗味道。

    菜上齊,開吃。

    剛剛上樓的時候,UU看書 .uukanshu.com 龐世杰聽到幾位老人在聊蜜汁開口笑這道菜,這會兒吃著飯,他又扯起了這個話題。

    “小拙,快過年那會兒,你在網上號召做開口笑那道菜之后,我們店和戴家的幾個飯店全都上新了。

    不過你知道嗎?開口笑這道甜品,除了蜜汁之外,還有別的做法呢。”

    徐拙夾著一塊霉千張送進嘴里,一邊感受千張的韌勁和那股子霉臭味兒,一邊輕笑著說道:

    “舅舅說的是拔絲和琉璃吧?做起來比蜜汁稍微復雜一點,不過賣相卻能成倍提高,等我回去后四方酒樓就會上新。”

    龐世杰原本還想裝個逼呢,但是一聽這話就……

    “小拙,你會做?”

    “算是略懂吧,只不過沒做蜜汁開口笑熟練。”

    一聽這話,龐世杰就來了精神。

    “那明天,切磋切磋?”

    “行啊,沒問題。”

    “要不要弄個彩頭啥的?”

    “都聽舅舅的,您怎么安排都行。”

    ……

    —————————————

    今天有些卡殼,就兩更了啊,明天做拔絲和琉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