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太過意不去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的這種反應,讓龐世杰很是滿意。

    不過聯想到上次跟徐拙打賭,導致被龐麗華和于可可訛走十萬塊錢的事兒,龐世杰激動的心多少平復了一些。

    嗯,不能學上次那樣麻痹大意,畢竟這孩子的天賦不低。

    而且還是自己的外甥女婿,要是賭得太大,于家人估計會不高興的。

    另外就是,徐拙可是網上的名人,還剛剛成為教授,萬一賭得太大被人捅到網上,自己這個當舅舅的還不得被那些粉絲給生撕了?

    所以,龐世杰考慮再三,覺得把彩頭定為兩萬塊錢比較好。

    數額不大,不會讓人多心疼。

    不過除了金額之外,他還加了個條件。

    “這事兒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別的人說都不許說,另外轉賬的時候,要用小號轉,不能用大號……”

    這熟絡的操作,讓徐拙一瞬間就想起了徐文海藏私房錢的事兒。

    沒想到龐世杰也……

    唉!

    難道人到中年,想有個零花錢只能往后輩身上尋摸嗎?

    一時間,徐拙感慨連連。

    而且一想到明天還要把龐世杰為數不多的私房錢贏走兩萬,徐拙心里就更過意不去了。

    這么好的舅舅,來上那么兩三打多好。

    唯一的缺憾就是這次龐世杰沒敢放開,要是他把彩頭提到十萬八萬的該有多好,兩萬這個數值,多少有些讓人提不起精神。

    跟徐拙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不同,龐世杰倒是一臉興奮。

    仿佛兩萬塊私房錢已經到手,甚至在吃飯的時候,還拉著徐拙拍了兩張合影發在了朋友圈。

    “我外甥女婿徐拙,揚州大學最年輕的客座教授,今天在熱搜上蹲大半天了,讓我這個舅舅也與有榮焉。”

    他不僅在朋友圈發徐拙的照片,還發到群里炫耀。

    讓徐拙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

    大概這就是龐家人的傳統吧,龐麗華如此,龐世杰也這樣,連于可可也受到了影響。

    吃飽喝足,徐拙打開窗戶,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外面的新鮮空氣。

    吃的時候不覺得怎么樣,也沒覺得房間里的味道不好聞,但是開了窗戶之后,卻猛然發現外面的空氣是如此的清新。

    徐拙并不擔心比賽的事兒,畢竟B級招牌菜的名頭不是蓋的。

    另外拔絲開口笑和琉璃開口笑都是從蜜汁開口笑中衍生出來的菜品,而徐拙已經得到了蜜汁開口笑的最頂級的做法。

    要換成老爺子他們,或許徐拙比不過。

    但是龐世杰,徐拙絕對沒壓力。

    而且吧,龐世杰心態就沒擺正,他恨不得把贏定了三個字寫臉上,滿腦子都是贏兩萬塊錢的私房錢。

    所以這種情況下,

    輸的概率很大。

    第二天一早,徐拙和龐世杰在第一樓吃了早飯之后,就開車去了烹飪學院。

    原本兩人想在第一樓比試的,但是第一樓后廚太忙,而且高手眾多,龐世杰擔心會被于培庸的徒弟們認為是“菜雞互啄”,所以就提出去烹飪學院比賽。

    當然了,他想來這邊比賽的原因,也有混個臉熟回頭也弄個客座教授的頭銜的想法。

    畢竟連徐拙都是客座教授了,他這個當舅舅的跟學院的關系又那么密切,自然也想弄個教授的頭銜。

    徐拙和龐世杰來到烹飪學院之后,先在校園中大致轉了一下,熟悉一下環境。

    然后才找了個空教室,又去找了點食材,喊來了一群沒課的老師和于培庸鄭光耀戴震霆郭樹英等人。

    把比賽的事兒給大家簡單說了一下之后,這場關系著中年男人私房錢的比賽,就正式開始了。

    因為是衍生菜品,所以拔絲開口笑和琉璃開口笑的前半部分,跟蜜汁開口笑的做法一模一樣。

    區別在于后面的熬糖。

    徐拙有精品級糖粘技能在手,可以說熬糖的各個步驟全都了解。

    把糖放在鍋里熬,基本上會經歷五個階段:蜜汁、掛霜、拔絲、琉璃、糖色。

    蜜汁最簡單,把糖熬化后,糖汁變得略微粘稠,就是蜜汁狀態。

    而掛霜則是出現白色大泡,之前徐拙給于可可做過糖炒山楂,就是把糖熬到掛霜的狀態。

    至于拔絲和琉璃,都是把糖熬到出現金黃色小泡、糖汁呈現出琥珀色的時候,不過拔絲是熱吃,而琉璃一般要等到糖汁冷卻才能實現。

    另外得到了B級菜技能之后,徐拙發現這兩者之間還有個區別,就是琉璃熬煮的時間要比拔絲的熬煮時間多個幾秒鐘。

    這樣才能讓糖汁呈現出最完美的狀態。

    至于糖色,啥時候把糖熬到沒有氣泡的棗紅色,啥時候才算好。

    其實在這五種階段之外,還有個嫩汁狀態。

    嫩汁和糖色一樣,也是給菜品上色用的。

    把糖熬到琉璃狀態之后,等糖汁從密集小泡變成黃金色大泡的時候,就是嫩汁狀態。

    和糖色相比,嫩汁的色澤更淺,帶有甜味兒和濃郁的焦糖味兒,做出來的菜品會呈現出一種紅亮的色澤,讓食材顯得更嫩,所以稱之為嫩汁。

    而糖色則是沒有什么味道,只有濃郁的焦糖香氣,顏色棗紅,做出來的菜品紅潤油亮,顏色更深一些。

    徐拙和龐世杰幾乎同時把開口笑的前半部分做好的。

    等到兩人從蒸鍋中把開口笑端出來,這場比賽才算是有了看頭,UU看書 .uukanshu因為相對于做開口笑,熬糖才是靠演廚藝的步驟。

    在場的都是內行,所以秀刀工什么的,他們雖然會覺得好,但是并不會多驚訝。

    只有火工和勺工臻至化境,才能被在場的同行認可,算是在這一行站穩腳跟。

    徐拙把炒鍋放在灶上,開始熬糖。

    為了讓兩道菜同時讓大家品嘗到,徐拙首先做的是琉璃開口笑。

    他沒有像龐世杰那樣在鍋里加水用水熬糖,而是用油滑鍋后,順著鍋邊往鍋里淋了一些花生油。

    這舉動,讓圍觀的人全都有些意外。

    “這又沒規定時間,干嘛用油炒法呢?水熬法才更加穩妥啊。”

    熬糖分為油炒和水熬,兩種方法各有利弊。

    油炒時間快,但是容易翻車;而水熬比較容易掌握,缺點是耗費時間。

    徐拙這么做自然不是為了鋌而走險,他純粹是為了裝逼而已。

    但是他選擇油炒法之后,旁邊的龐世杰心里就“咯噔”一聲,暗道要壞菜……

    ——————————

    上午突然停電,稿子丟了,下午開車去市里給腳拆線,忙得不可開交,有點晚啊,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