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六十五章 想不想學聞喜煮餅?

美食從和面開始
     大鍋放在灶上,把浸泡得有些發軟的脫皮豌豆倒進去,然后倒入半盆清水,開火進行熬煮。

    豌豆黃的做法很簡單,一共有熬煮、過濾、糖炒、成型四個步驟。

    但是想要好吃,每一步都很講究。

    就拿倒水這一步來說,一直遵循著少不如多的原則。

    也就是說,假如經驗不夠,那就盡量多倒點水,寧肯多點也不能少了。

    當然了,也不能太多,假如一碗豆弄一鍋水,那得熬到啥時候啊?

    一般按照1:1的比例加水就足夠了,因為豌豆已經徹底用水浸泡膨脹,熬煮的時候不會再吸水,水太多了沒用。

    但也比少了強,因為水少了的話不僅熬煮的時候容易糊底,而且過濾的時候豆泥也容易黏在濾網上。

    很快,鍋里的水便開了。

    徐拙拿著勺子開始在鍋里攪動,這樣做是為了防止糊底,也為了讓豆子能夠盡快碎裂開來,變成豆泥。

    做豌豆黃,其實把豆子煮熟后用料理機打成碎末也行。

    不過徐拙有技能加持,自然還是傾向于用傳統方法來做。

    不僅僅是傳統方法做的時候更有感覺,主要是這種方法熬煮的時間夠長,豌豆的香味兒會更足一些。

    鍋里的豆子在煮之前就已經泡透,所以在鍋里的水開后沒多久,徐拙用勺子一攪動,那些完整的豌豆就碎裂開來。

    不過想要讓豌豆變成豆泥,還得繼續熬煮攪動才行。

    讓大塊的豌豆變成小塊,小塊的豌豆變得更小,直到鍋里的豌豆全都變成豆泥,這才算成功。

    這跟之前做綠豆沙非常相似,都需要長時間的熬煮和攪動才行,不能偷懶,也不能半途而廢。

    所以二十分鐘后,徐拙有點后悔不用料理機了。

    反正也不是為了完成任務,就是嘗個鮮而已,沒必要這么認真。

    不過已經到了這會兒,再用料理機一點一點的粉碎也有些劃不來,只能繼續抓著勺子在攪動。

    當鍋里的豌豆逐漸和水融合在一起,變成淡黃色的豆泥,而且看不到大塊的豌豆時候,徐拙便把火關掉,把鍋蓋蓋上。

    這樣悶上十來分鐘,再給鍋里剩下的那些豌豆碎渣一次機會。

    十分鐘后,徐拙掀開鍋蓋,用勺子在鍋里攪動一會兒,把一個大號的細網篩拿過來,放在一個干凈的盆上面。

    然后他用勺子把熬煮好的豆泥舀出來,倒在細網篩上。

    由于豆泥比較稀,所以倒上去之后,豆泥就在重力的作用下掉落在了盆里,只剩下一些碎渣被過濾了出來。

    其實豌豆黃分為兩種,一種是過濾的,這種口感比較細膩。

    還有一種是不過濾的,稱為糙豌豆黃,吃的時候能吃到里面那些豌豆碎渣,這讓人有種吃甜品中夾雜化生碎的感覺。

    相對來說,糙豌豆黃因為有嚼勁,所以飽腹感更強一些,在以前被底層人喜歡。

    而上層人是拿豌豆黃當甜點吃的,自然就選擇過濾的豌豆黃。

    因為學會了技能,所以兩種做法徐拙都會,但他動手做的時候,毫不猶豫就選擇了過濾的做法。

    倒不是覺得自己是上等人,而是來店里吃飯的那些顧客,總帶有那種上等人的那種倨傲。

    這種情況下,徐拙自然要準備上等人喜歡的吃法了。

    畢竟這豌豆黃技能到手,就得拿出來掙錢。

    不然京城的四合院啥時候才能到手啊?

    哪怕顧客們反應一般呢,也能密封包裝好放徐小廚的旗艦店進行售賣。

    豆泥過濾得很快,也就十來分鐘時間吧,那小半鍋豆泥就已經過濾完畢。

    煮的時候放水多的好處,這會兒就體現出來了。

    過濾完畢后,徐拙就開始做接下來的步驟——糖炒。

    這一步說是炒,但其實鍋里是不放油的,具體的做法就跟做搟面皮的步驟差不多,把稀稀的豆泥倒進鍋里開始攪動,一直到粘稠不粘鍋為止。

    徐拙把不粘鍋放在灶上,不等鍋燒熱就將盆里的那些豆泥全都倒進鍋里,然后再往鍋里放兩大勺白砂糖。

    這一步不僅是為了給豌豆增加甜味兒,更主要的是用這種方式,把豌豆的香味兒激發出來。

    隨著時間的增加,鍋里的豌豆泥越來越粘稠,同時香味兒也越來越濃郁。

    不過這距離完成還早,還需要進一步的翻炒。

    一直到用鏟子鏟起鍋里的豌豆泥,豌豆泥滴落下來后會出現層層疊疊的現象才能關火出鍋。

    “為什么不繼續炒了?”

    徐拙剛把火關掉,才發現馮衛國不知道什么時候湊了過來,雙眼直勾勾的看著鍋里的豌豆泥,仿佛在想什么。

    徐拙笑著說道:“這個程度是最好的,再炒下去,豌豆黃凝固之后就會干裂,口感也會變差。”

    豌豆黃不是炒得越干越好,而是炒得像巧克力醬那樣就好。

    這點倒是跟炒紅薯泥有些相似。

    徐拙把鍋里的豌豆泥盛出來,放進一個深一點的四方托盤中,用鍋鏟抹平,就讓一個幫廚送到了冷庫中進行冷卻。

    做完這一步之后,他看著一直沒有說話的馮衛國問道:“馮爺爺在這睹物思人還是想起了以前當學徒時候挨訓的經歷了?”

    馮衛國白了他一眼:“你這孩子,也開始這么沒大沒小了。”

    頓了一下他說道:“這做法跟我們山西的綠豆糕很相似,也是這么做成的。小拙,想不想學山西的甜品?”

    徐拙愣了一下:“既然綠豆糕跟這個做法一樣,回頭我用綠豆試一下就行了唄,還用學?”

    馮衛國笑了笑:“不是學這個,UU看書.uukanshu.com 是學另一種山西的甜品,名叫聞喜煮餅,這是山西點心中的餅點之王。”

    聞喜煮餅?

    徐拙詫異的問道:“水煮的?”

    馮衛國搖了搖頭:“不,油炸的。山西人習慣把炸說成煮,你想學的話,回頭我教你。”

    徐拙自然滿口答應了下來,他對這種沒見過的美食有著很強的興趣,所以聽了馮衛國這話就沒有拒絕。

    不過本周沒時間學,因為馬上就要出去挖野菜了。

    好不容易能陪一次老太太,可不能讓別的事情耽誤。

    他剛打算跟馮衛國說一聲,誰知這老頭先開口了:“這幾天我一直教興旺做面食,煮餅的事兒,等過些天我不忙了再說吧。”

    嗯?

    居然為了郭興旺把我冷落在一旁。

    看來收徒弟的獎勵,快到手了。

    想到這里,徐拙突然覺得,那個螃蟹的任務也得提提速,今年把這些邊角料的任務全做完,明年踏踏實實奮斗一年,爭取后年把四合院買到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