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七十八章 到達長沙

美食從和面開始
     蒸柜里的肘子蒸了兩個半小時,正好到了吃午飯的時間。

    徐拙先從蒸柜中端出來一碗,看上去肘子依然完好如初,而碗里的湯汁則變多了,上面有一層厚厚的油脂。

    這是在蒸制的過程中,把肘子里面的豬油給蒸出來了。

    用蒸的方法做肘子,能讓肘子保持完好的外型,同時也會讓味道浸入到肉中,使得肘子的賣相口感以及味道全都達到很高的水平。

    比如今天做的肘子,外型完整,肉皮上的褶皺和虎皮造型清晰可見。

    而因為煮肉的時候里面放了麥芽糖,所以肘子油炸后的顏色變得非常紅潤。

    這會兒經過長時間的高溫蒸制,顏色更加紅潤,看上去還微微有些透亮,讓人一見就忍不住想用筷子夾一塊送進嘴里。

    不過現在還不能吃,因為還差煮的一步沒做。

    不過這次煮,就不再煮肉了,因為已經徹底蒸爛蒸透的肘子,假如再放進鍋里煮的話,很容易造成食材破相,影響顏值。

    所以這一步煮,確切的來說應該是熬制肘子的澆汁。

    徐拙拿來一個深一點的盤子,小心的把碗里的肘子撈出來放進去,骨頭向下,肉皮向上擺放進去。

    其實這會兒肘子中間的骨頭早就脫骨了,不過為了擺盤需要,徐拙一直留著沒扔。

    畢竟有這根骨頭在,大家一看就知道是肘子,但是沒了這根骨頭,誰知道盤子里放著的,到底是一塊肘子肉還是豬頭肉呢?

    肘子撈出來之后,徐拙把碗里剩余的湯汁倒進炒鍋中。

    挑去里面的香料,然后開大火,把湯汁再次煮開。

    在煮的時候,還要往鍋里再放點白砂糖,增加湯汁的鮮味兒,同時也讓湯汁呈現出那種甜咸味兒,吃起來味道更豐富一些。

    只有澆上的湯汁和肉的味道略有區別,才能激發顧客的食欲。

    鍋里的湯汁燒開后,徐拙開始不停的用勺子攪動,目的是讓湯汁中的水分更快的蒸發,使得湯汁更加粘稠。

    這個時候,還可以往鍋里放入一些蒜末、青紅椒末之類的配菜,既能起到點綴的作用,也能豐富湯汁的味道。

    不過今天煮肉的時候料放得足,加上今天全都是自己人吃,那些點綴可有可無,所以徐拙并沒有加這些。

    畢竟是“第一次”做,在馮衛國沒有提示的情況下,自己不能做得太面面俱到。

    畢竟表現得太妖孽,可不是什么好事兒。

    鍋里的湯汁逐漸粘稠的時候,徐拙攪了點水淀粉倒進去。

    等到湯汁變得更加粘稠的時候,徐拙又舀了一些蔥油倒進鍋里,再次攪動幾下,關火出鍋。

    倒蔥油是為了給湯汁增加蔥香味兒,同時也是讓湯汁變得更加明亮。

    這是當時做糖醋黃河鯉魚時候學到的經驗,徐拙活學活用,用在了肘子上。

    這個時候,鍋里的湯汁粘稠且透明,看上去還有些油亮。

    單看這湯汁還不覺得有什么,但是等徐拙用勺子小心的澆在肘子上之后,這湯汁把肘子的色澤襯托得更加漂亮。

    讓一旁的馮衛國都忍不住贊嘆一聲:“漂亮!小拙真是一點就透,要是興旺有你一半的天賦,我求謝天謝地了。”

    徐拙很想說,只要讓郭興旺把找富婆的心態扭轉過來,學個山西菜還是沒問題的。

    但是這事兒還是讓馮衛國去發現比較好。

    說不定他還能給郭興旺介紹倆過去的老相識呢。

    咳,開玩笑。

    徐拙拿來兩個勺子,遞給馮衛國一個,自己也拿著一個。

    “馮爺爺,聽說好吃的虎皮肘子可以用勺子吃,今天咱們就用勺子試試,看這肘子的味道到底如何。”

    馮衛國接過來,像是挖西瓜一樣把勺子放在肘子上,然后輕輕用力一轉,一塊帶著皮的肘子肉就被盛了出來。

    不說味道,單看這一點,就說明徐拙做的肘子很到位,很過關。

    馮衛國吹了吹,等到約莫不燙嘴的時候把肘子送到嘴里,輕輕一抿,根本就沒怎么嚼,這塊肉就已經化開。

    把肘子做到入口即化的地步不難,只要火候到了就行。

    但是外表做得這么完整的,還真不多。

    一時間,馮衛國不知道該怎么夸徐拙了,就是隨便指點了幾句而已,這孩子居然能夠把肘子做到這個地步。

    厲害厲害。

    真不愧是徐大哥的孫子,果然不一般。

    馮衛國嘗了之后,徐拙拿著勺子也挖了一勺送進嘴里。

    外皮粉糯松軟,里面的肥肉入口即化,而最下面的那些瘦肉,也都汁水豐盈。

    典型的肥而不膩,瘦而不柴。

    味道方面,湯汁中那淡淡的甜味兒,以及完全滲入到肉中的料香味兒和咸味兒,再加上肉本身的香味兒和鮮味兒,交織在一起,讓人回味無窮。

    完美的口感配上完美的味道,可以說,這道虎皮肘子,絕對是肉食愛好者的福音。

    哪怕不喜歡吃肥肉的人呢,只要嘗一口,也會愛上這道菜。

    對于不吃肥肉的人來說,這種肘子或許一看就覺得非常膩,覺得難以下咽。

    其實真正吃的時候,就能品出油脂在口腔中飛濺的那種爽感了。

    一如第一次吃紅燒肉時候,總覺得這么肥的肉根本沒法吃,但是真正吃了就會知道,有些菜,就得這樣肥膩膩的。

    這種菜要是真的瘦肉多肥肉少的話,那才叫一個難吃呢。

    把這個肘子端出來讓大家品嘗,接著徐拙又和其他幾個廚師一起出手,把剩下的肘子也全都加工出來,澆上料汁,端到餐桌上供大家品嘗。

    剛端上來的時候,男的幾乎都會伸筷子嘗一兩口,甚至后廚的廚師們還一邊吃一邊討論味道。

    不過那些服務員就有些猶豫了。

    她們擔心這么油膩的肘子吃了會反胃。

    但是不吃的話,又覺得浪費了老板的一片苦心。

    畢竟這是老板親手做的美食。

    徐拙看出了這些人的猶豫,當即說道:“誰吃肘子誰有紅包,趕緊嘗嘗啊,明天再想吃可就得掏錢了。”

    他當然不是逗這些服務員玩兒,而是覺得她們不嘗嘗的話,沒法向顧客介紹菜品的味道和口感。

    所以就用發紅包的方式刺激大家。

    嗯,反正快五一了,給大家發紅包什么的也屬實應該。

    被徐拙這么一刺激,在場的女孩兒幾乎都試著夾了一點肘子皮送進嘴里,剛開始還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但是吃了之后就……

    “誒?這肘子味道好好吃啊,一點也不膩。”

    “就是就是,我以前吃到肥肉就想吐,但是這肥肉,好像放在嘴里就化了,真好吃。”

    服務員們開始品嘗肘子,吃了一塊兒之后,不僅沒覺得夠,反而把食欲給激發了出來。

    于可可作為老板娘,半信半疑的嘗了一塊肘子后,立馬挑了個小一點的肘子端到一邊,挑戰三口一頭豬……

    不對,是挑戰單獨吃下一個肘子這種前所未有的壯舉。

    不過最終,這丫頭還是沒吃完,把肘子皮扒完后就覺得膩了,然后樂顛顛把肘子端給徐拙,順便坐在徐拙身邊,搶徐拙碗里的黃燜雞。

    “可可,五一咱們去長沙吧?”

    于可可愣愣的看著徐拙,對突如其來的出行計劃有些意外。

    徐拙趁機把這丫頭搶走的雞塊夾回來,一邊吃一邊說道:“我最近天天做菜,忙得頭昏腦脹的,想出去采采風,畢竟一個廚師想要成長,不出去采風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選擇長沙,徐拙自然不會說是為了吃那邊的小龍蝦,而是打著采風的名頭去品嘗美食。

    上大學的時候,他去過長沙。

    當時是看了《舌尖》,對口味蝦非常感興趣,但是到了之后經過長時間的排隊等候,味道卻有些不盡人意。

    不是不好吃,是沒有視頻里講的那種驚艷感。

    加上當時長沙挺熱的,他又嘗了嘗臭豆腐,吃了碗米粉,就匆匆而歸。

    總的來說,那次的美食探訪有些不成功,但是現在回頭看看,也許是沒找到好的店面導致的。

    所以徐拙打算再去看看,順便也去拜訪一下袁德生。

    這位湘菜泰斗水平也很高,自己好歹掌握了一些湘菜的做法,這次去再學點湘菜的做法。

    別的不說,至少得把剁椒魚頭的做法拿到手。

    現在雖然徐拙會做,但是僅僅掌握著入門級,加上店里根本沒這道菜,所以就可有可無了。

    但是能學會的話,徐拙自然想把這道高利潤的且很難受歡迎的菜在酒樓上新的。

    對于出去采風的事兒,于可可倒是沒怎么反對。

    她歪著頭想了想,貌似長沙也有好多好吃的呢。

    什么臭豆腐米粉還有其他各種小吃,都可以挨個兒去打卡了,反正采風嘛,不就是一路吃吃吃嘛。

    不過也不能隨便吃,得找個本地人問一下才行。

    想到這里,于可可打開手機,在徐拙的粉絲群里問有木有長沙的小伙伴,想打聽一下長沙比較地道好吃的美食。

    結果這一問,卻弄得群里吵翻了天。

    因為一半的長沙人表示,千萬別去文和友,但是另一半的小伙伴卻表示,來長沙必須要去文和友去吃一次。

    確切的說是去排一次隊,這樣才算是來了長沙。

    兩方人各抒己見,反而讓于可可對文和友這個地方產生了興趣。

    連當地人都糾結和猶豫的地方,應該挺值得去打卡的吧?

    …………

    虎皮肘子在店里上新后,立馬有群顧客前來評測。

    現在不少人盯著四方酒樓,一旦有新菜什么的就有人來評測,或者是拍視頻,或者是寫文章,反正總能騙來一堆點擊量。

    徐拙也不反對,反而特意交代店里的服務員,遇到這種人要客氣點,該贈送小菜就贈送。

    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就算對方是挑刺兒的,遇到這種情況,就算不會調轉風頭,至少也會客氣一些。

    當然了,假如是專門過來碰瓷找麻煩的話,那徐拙自然也不會跟他們客氣。

    反正律師函什么的可勁兒招呼。

    這群人的評測,加上徐拙特意拍了一期做虎皮肘子的VLOG,另外孟立威和李浩也過來一人吃了倆肘子。

    虎皮肘子的名頭徹底打響了。

    甚至有人專門坐高鐵來省城打卡。

    酒樓的生意很好,幾乎成了省城的各路網紅打卡地,有人很擔心四方酒樓也會出現網紅店那種曇花一現的結局。

    這點徐拙倒是很肯定,四方酒樓就算成為紅網店也不會倒閉。

    畢竟目標是京城開店,現在這點成績還滿足不了徐老板的野心。

    嗯,確切的說是系統的野心。

    五一說到就到。

    在五一假期前夕,郭興旺開著郭樹英送他的一臺國產SUV,帶著馮衛國和石磊順著高速向山西進發,開啟了他探尋面食王國之旅。

    而徐拙,也跟于可可踏上了去往長沙的高鐵。

    在路上,于可可就開始用微信排文和友的號,同時還做個很詳細的行程安排。

    要去火宮殿、坡子街、文廟坪、五一廣場等地方打卡,甚至還預約了好幾家飯店的餐位。

    上班這幾個月,讓這丫頭變成了一個做事很有條理性的職場女性。

    這點挺讓徐拙省心的,不過在他看了于可可做的行程安排后,就有些遲疑了。

    “你真的能在早上六點就起來去米粉店門口排隊?”

    對于這丫頭睡懶覺的能力,徐拙可是一清二楚的。

    平時他在店里忙活幾個小時了,于可可才睡眼惺忪的從出租車上下來,然后去樓上辦公室忙她的活兒。

    工作時候還這樣呢,出去玩兒怕是更不會起早了吧?

    不過她開心就好,反正這次去長沙就是去吃的,吃的美食越多,越能了解這個城市,了解這里的風土人情。

    到了長沙之后,兩人先打車去住的酒店,把行李放下,順便換上稍微薄一點的衣服,然后便向文和友進發。

    看看天黑之前有沒有可能吃到里面的美食。

    到了文和友,徐拙老遠就看到了在這里排隊的人。

    這還沒到放假時候呢,而且也不是周末,居然還有這么多人在排隊等號。

    于可可看了看網上排號的情況,前面還有兩三百桌客人,雖然不少,但是考慮到文和友的接待能力,應該也等不了多久。

    果然,在徐拙陪她去茶顏悅色排隊買了兩杯冷飲之后,也差不多該進去了。

    徐拙來之前,特意在網上查過,對于這個耗資一個億、亞洲最大小龍蝦餐廳格外好奇,一個吃小龍蝦的地方而已,到底怎么才花了這么多錢。

    進去之后,看到里面那極具八十年代風格的擺設和裝潢,看到那手寫的門頭和各種復古的設備,仿佛穿越到了幾十年前一樣。

    里面的布局還有點像老電影中的九龍城寨。

    其實這里不光是個餐廳,還有理發店游戲廳等二十多家極具八九十年代的門店,就跟到了商場一樣。

    光這點,徐拙就覺得不虛此行。

    找到座位后,兩人開始點餐。

    點餐用的菜單,設計得也很有八十年代的那種風格。

    這些細節,給了徐拙很多靈感。

    等以后去京城了,假如還是于可可的奶奶做設計,一定要帶著老太太來這里看看,爭取也設計個充滿個性的餐廳。

    招牌的小龍蝦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另外臭豆腐、豬油拌飯什么的,也全都點上。

    上菜很快,兩人在高鐵上沒咋吃東西,剛剛在外面排隊,也就一人喝了一杯冷飲。

    這會兒飯菜上桌,兩人戴上手套就拿著小龍蝦大快朵頤。

    “哇,這蝦好辣!”

    于可可拿著小龍蝦習慣性的吮一下湯汁,結果卻被濃烈的辣味兒給辣到了。

    在酒樓吃東西習慣了,辣味都很適中。

    但是現在吃的是湖南菜,那辣味兒直沖腦門。

    于可可只是吮了一下湯汁,腦門上的汗就被辣出來了。

    徐拙稍微好點,但也覺得實在是辣。

    不過剝開小龍蝦把蝦肉送進嘴里后,蝦肉的鮮美配上火辣的味道,吃起來倒也挺爽的。

    畢竟是在蓉城體驗過的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對于辣味兒多少有些適應。

    長沙的辣跟蓉城不一樣,蓉城是麻辣,甚至麻味多過辣味,但是長沙這邊卻是香辣,更符合北方人的飲食習慣。

    吃著這里的各種美味,聊著接下來的行程安排,兩小口完全沉浸在了旅游的節奏中。

    吃飽喝足,兩人在里面拍了照,九宮格發朋友圈,然后手牽手出來,剛準備打車回酒店歇會兒,等晚一會兒再逛一下夜市。

    結果徐拙的手機突然響了。

    他掏出來一看,是袁德生帶來的。

    剛接通,電話里就傳來了袁德生的聲音:“小拙,來袁爺爺這里了咋不說一聲呢?怕袁爺爺不管飯嗎?”

    徐拙剛準備說還沒來得及聯系他老人家,袁德生就接著說道:“你現在在哪?我讓司機去接你,這邊正做魚頭呢,走不開。

    你爺爺說了,要是你回去之后瘦了決不饒我,為了不被那個老流氓揍,今晚我親自下廚給你做接風宴!”

    徐拙:…………

    戴爺爺,我要舉報,有人內涵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