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八十三章 魔改版過油肉

美食從和面開始
     隨機任務:做過油肉。

    任務詳情:請宿主在規定時間內給袁康做一份過油肉,同時要贏得袁家所有人的稱贊,扭轉他們對北方菜的偏見。

    任務獎懲:任務成功,宿主將獲得D級招牌湘菜炒血鴨的做法,失敗無懲罰。

    任務時限:一小時。

    任務提示:湖南人愛吃辣。

    看完這個任務提示后,徐拙有點想笑,湖南人愛吃辣這事兒還用你提醒嗎?

    全國人民誰不知道?

    徐拙覺得這個隨機任務簡直就是送分題,根本沒任何難度。

    畢竟他掌握的過油肉技能可是B級,就這個等級,哪怕再有偏見,也絕對會吃得停不下來。

    來到湘滿樓里面,袁家的人幾乎全都到齊,在袁康的介紹下,徐拙跟他們一一打了招呼,幾個年輕一輩兒的還拉著徐拙合影。

    畢竟是名人嘛,合影發朋友圈或者微博是正常操作。

    這種寒暄之類的場面徐拙其實有點不適應,不過好在他多少算個名人,大家寒暄過后就把關注點放在了徐拙出名的歷程上。

    每個人都有當名人的愿望,所以見到徐拙后,都想知道這種出名能不能復制。

    徐拙也不是很清楚,他自己都覺得現在的名氣來得有些莫名其妙。

    寒暄完畢后,大家來到樓上的包房準備吃飯。

    滿桌子的菜已經準備好了,都是地道的湘菜,看起來很美味。

    不過袁康一看這些菜,就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

    “又是這些菜,我幾年前都吃膩了,就不能弄點我想吃的山西菜嗎?”

    袁康這一開口,就惹得袁德生開始瞪眼了:“想吃什么自己做去,別整天在自己家挑三揀四的!”

    原本他就對自己這個扣扣索索的孫子不太滿意,老夸山西菜貶低湘菜,弄得他這個湘菜泰斗臉上無光。

    而現在跟長得帥懂禮貌還精通廚藝的徐拙一比,袁康就更有些拿不出手了。

    袁德生的嫌棄就越發強烈。

    要是自己的孫子也學烹飪,還輪得著徐濟民整天在群里耀武揚威的裝逼嗎?

    人都怕對比,袁康也不例外。

    他擅長精打細算,比較節約,這在豪氣大方的湖南人眼中,根本就是個異類。

    所以在袁家,袁康一直不怎么得寵,這會兒袁康當著外人的面表達不喜歡湘菜的情緒,也難怪袁德生生氣了。

    不過這也給了徐拙完成任務的機會:“想吃山西菜好辦,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做,正好也讓大家都嘗嘗我的手藝。”

    他這一開口,不僅化解了現在的尷尬,還讓大家有了新的話題。

    袁德生原本想攔住的,畢竟徐拙是客人,哪有讓客人下手做菜的意思。

    結果袁家其他人一聽就來勁了,因為徐拙會做菜的名頭早已經傳開,而且還成了客座教授。

    現在有機會現場觀看徐拙做菜,他們怎能不激動。

    一時間,有B站號的開B站直播,有微博的開微博直播,其他什么抖音快手之類的,也全都整上了。

    全民娛樂時代,大家都想蹭一下徐拙的熱度。

    特別是袁康的幾個堂兄弟,這會兒已經開始在直播間吆喝了。

    不過反應最快的還是袁康,他沖不遠處站著的酒樓經理說道:“還愣著干啥呢?快登錄官方微博號開直播,順便買點熱度,正好宣傳一下湘滿樓,真是沒一點眼色。”

    這種不要錢的宣傳機會可不多,隨便造造勢就能吸引一大波人關注,不用白不用。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到廚房,徐拙開始準備做過油肉的食材。

    里脊肉、蒜苔、木耳,這三樣是做過油肉的主要食材。

    畢竟是大廚房,這些食材都是現成的,而且木耳也都已經泡好,隨時可以制作。

    把手洗凈,扎上圍裙,徐拙這就開始做菜。

    這次因為時間比較緊急,再加后廚人多不適合耽擱太長時間,所以徐拙做得比較快。

    他根本不考慮拍攝者是否能拍清楚,只想趕緊把菜做出來,免得影響后廚的秩序。

    里脊肉去掉筋膜后切成薄片,放在碗里,然后倒入黃酒食鹽胡椒粉進行腌制。

    趁著這個時間,徐拙開始準備輔料,蔥姜蒜切末,蒜苔洗凈切段,木耳洗凈用手撕成小朵。

    這些全都準備好之后,徐拙剛準備往肉里放雞蛋和淀粉上漿,突然聽到旁邊一個廚師小聲嘟囔了一句:

    “一點辣椒都不放,這能好吃嗎?”

    他這話一說出口,不知道為什么,徐拙突然想起了剛剛系統的提示的那句話。

    “湖南人愛吃辣!”

    這句提示,原本徐拙還以為狗系統脫褲放屁。

    但是現在看來,卻大有深意,這應該是完成任務的的關鍵。

    想到這里,徐拙順手抓了把干辣椒,小心的切成段放在碗里備用。

    他擔心光放干辣椒不行,所以又洗了一大把紅艷艷的小米椒,同樣切成小段備用。

    既然系統給了提示,那就彌補過來。

    你們不是吸管吃辣嗎,那就多放點,讓你們好好過下癮。

    把辣椒準備好之后,徐拙往肉片里打了一個雞蛋,攪拌均勻后又往里面放了一些干淀粉。

    用筷子慢慢攪拌,讓所有肉片都均勻掛上蛋漿,然后再往肉片里倒一些食用油,方便肉片下鍋后能夠迅速散開。

    做完這些后,徐拙又另外拿了個小碗,在里面攪了一點水淀粉,這是最后菜品快出鍋時候勾芡用的。

    接下來,徐拙開始做過油肉。

    確切的說,應該是加辣版的魔改過油肉才行。

    不過不管怎樣,只要能把任務完成了就行。

    至于袁康能不能喜歡……回頭再給他做一份原版的就行了唄,作為一個精打細算的人,他應該不會拒絕這多吃一次的機會。

    把炒鍋放在灶上,開火后挖一些豬油放進去。

    做過油肉最重要的一步,就是用豬油給豬肉過油。

    里脊肉太瘦,所以香味兒不是很足,用豬油做這道菜的話,正好能給肉增加豬肉的香味兒。

    豬油化開后,不等油溫升高徐拙就把腌制好的里脊肉片倒進鍋里開始過油。

    這一步油溫不能高了,油溫過高會把肉片中的水分炸出來,使得做出來的肉片又干又柴,口感很差。

    當然了,也不能太低,油溫太低的話會導致肉片“脫漿”。

    所謂的脫漿,就是因為油溫過低,使得肉片表面的漿液從肉片上脫開。

    那些需要給肉片掛漿的菜品,在制作時候都需要防止肉片脫漿,不然會影響最后的成品。

    油溫高了肉片會變干變柴,油溫低了又會脫漿,所以做過油肉,過油時候油溫的最佳選擇是……

    五成熱。

    五成熱的油溫,能夠讓肉不脫漿的同時,也能保持肉中的水分,使得過了油的肉片外軟里嫩,妙不可言。

    肉片下鍋后用勺子迅速把肉劃散,然后在鍋里慢慢攪動,等到肉片表面變成焦褐色之后,就把肉從鍋里盛出來。

    這個時候的肉片差不多有七成熟,汁水充盈,肉質細嫩,用這種肉做過油肉,哪怕廚藝一般呢,做出來也絕對美味。

    肉盛出來之后,把鍋里剩下的油加熱,把蔥姜蒜和干辣椒倒進去,慢慢翻炒。

    一直到配料的香味兒和干辣椒那濃烈的辣味兒炒出來后,徐拙才把切好的蒜苔倒進鍋里,繼續翻炒。

    在翻炒的同時,也要把切好的小米椒放進去,把辣味兒炒出來。

    翻炒兩分鐘,等到蒜苔表面微微起皺的時候,把準備好的木耳倒進鍋里。

    繼續翻炒。

    這時候參與直播的人全都高興得把嘴巴咧到了耳根,因為他們玩票性質的直播間,現在粉絲數量直線上漲,甚至快趕上一些小主播了。

    徐拙的吸粉能力可真強。

    不過直播間里卻不怎么和諧,因為里面好多人都在說徐拙做的過油肉不正宗。

    然后有另外有一些人則是指責他們鍵盤俠,因為徐拙自始至終都沒說自己做的是過油肉,更沒說是是正宗做法。

    人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看不慣不看就行了,瞎嗶嗶什么?

    這種爭論幾乎在每個都發生著,原因就是徐拙做過油肉居然放那么多辣椒,這種行為實在是匪夷所思。

    這就是地區飲食差異帶來的影響,也是國土面積遼闊的體現。

    換成那種彈丸之地的小國家,怕是永遠都理解不了這種飲食文化的差異。

    鍋里的木耳有噼啪聲傳出的時候,徐拙把過油肉倒進鍋里,翻炒幾下后開始調味。

    先放一勺生抽提味,再放半勺老抽上色,最后放一丟丟蠔油,增加菜品的鮮味。

    因為腌肉的時候已經放了鹽,再加上生抽蠔油都有咸味兒,所以菜里不需要再額外放鹽,只需要再放點五香粉和白糖,就可以了。

    所有調味料全都放進鍋里后,徐拙把這些調料翻炒均勻,然后順著鍋邊,往鍋里倒入一勺陳醋。

    頓時,一股酸香味兒夾雜著辣椒的辣味兒就從鍋里升騰而起。

    這股子酸香味兒,也是山西人念念不忘的家鄉味兒。

    考慮到今天吃飯的都不是山西人,所以徐拙沒事放太多陳醋。

    假如換成山西人的話,鍋里放陳醋的量少說也得翻倍才行。

    畢竟對于山西人來說,他們的主食就是陳醋,面條什么的,全都是搭頭。

    不過湖南人也不逞多讓,他們的主食是辣椒,至于肉或者米飯什么的,統統都是配菜。

    醋倒進鍋里后廚,徐拙端著鍋來了個幾個連續的小翻勺,讓醋味兒揮發一下,正好把鍋里的異味帶走。

    接著他將早就準備好的水淀粉倒進鍋里,等到鍋底的湯汁收好,便關火出鍋。

    菜品出鍋后,袁康率先嘗了一口:“除了有點辣之外,別的都非常完美。徐拙,這辣椒你是故意加的吧?”

    正說著,袁康的堂弟就端著菜出去,給包房里的那些長輩嘗鮮去了。

    一邊走還一邊小聲嘟囔袁康不懂禮貌。

    這一幕,讓徐拙想起了電視劇中的豪門爭斗,為了家產,看來袁家也沒有免俗。

    不過這些跟徐拙沒關系,他笑笑著說道:“作為一個廚師,不光要會做菜,還得會根據食客的口味調整配菜。

    網上一些朋友老說這個人喜歡看人下菜碟,那個人喜歡看人下菜碟,其實最擅長這一招的,還是我們廚師。”

    說完,徐拙對著做直播的手機打個招呼,剛準備走人,于可可突然拉了他一下。

    “你在湘菜的廚房做菜,光做山西菜不合適吧?要不要再做一道湖南菜?”

    這有啥合適不合適的?

    徐拙剛準備回絕,腦海里忽然響起了系統的提示音。

    “叮,宿主在規定時間內完成隨機任務,得到C級招牌湘菜——炒血鴨,恭喜宿主。”

    喲,這么快啊?

    徐拙心里一陣欣喜,不自覺就笑了出來。

    結果這一笑,卻被大家誤以為要做湘菜,圍觀的那些個袁家的人流更來勁了,連袁康都很期待。

    畢竟在湘菜館里做湘菜,這種宣傳效果會更好。

    而且大家都知道徐拙是魯菜師傅,這會兒冷不丁做湘菜,肯定會讓人耳目一新。

    對湘滿樓和徐拙本人都有很好的宣傳作用。

    徐拙無奈之下,便點頭答應了下來,同時還把自己要做的菜也公布了出來。

    “什么?你要做炒血鴨?”

    大家都很驚訝,完全沒想到徐拙要挑戰這么有難度的菜品。

    好多人對湘菜的印象,要么是剁椒魚頭,要么是小炒肉,對于炒血鴨這種菜品感覺很陌生。

    但是對于湖南本地人,UU看書 .uukanshu 特別是永州一帶的人來說,血鴨基本上相當于過油肉在山西人心中的地位。

    他們記憶中的家鄉味道,就是那盤炒得烏漆麻黑的血鴨。

    其實不光湖南人愛吃血鴨,廣西和江西的部分地區,也是血鴨的忠實擁躉。

    這些地方的人,甚至還會在網上,針對關于哪里血鴨最好吃這個話題,和別的網友吵起來。

    永州人說永州血鴨最正宗,江西人則表示蓮花血鴨才是正品,而廣西人認為全州血鴨才是血鴨中的領跑者。

    反正各說各有理,都認為自己家鄉的做法最正宗,吃起來最美味。

    徐拙剛說完要做血鴨,袁康就愣了一下:“這鴨子可得現殺的才好吃,你可以嗎?”

    徐拙提著菜刀耍了個刀花:“做……咳不對,殺鴨,我是專業的!”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