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八十六章 袁德生的心事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剛準備硬著頭皮答應下來的時候,袁康的那位堂兄突然說起了袁康不懂禮貌之類的話。

    為了讓大家相信他不是血口噴人,這位堂兄還站起來,讓大家看袁康踢的那一腳留下的鞋印,讓原本還挺高興的袁德生頓時拉下了臉。

    袁康他爸趕緊打圓場:“小拙這幾天先在長沙玩兒,學菜的事兒不急,大家吃飯哈,菜都涼了……”

    徐拙:???

    人設崩的危險就這么過去了?

    他感激的看了一眼那個沒認清形勢,還在小聲說袁康壞話的堂兄。

    老兄,感謝你及時冒頭,我徐掛逼愿稱你為當代及時雨。

    不過及時雨兄這情商也真是……

    感覺還不如自己呢。

    趁著大家都在試圖緩解尷尬的時候,徐拙跟袁德生說了幾句客氣話,表達了想學東安雞的心情,然后開始跟大家一塊兒吃飯。

    他一邊吃一邊感慨,大家族果然事兒多,從張正德到鄭光耀,從戴震霆到袁德生,真是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不過想想自家,假如不是自己突然有了系統奮發圖強,怕也好不到哪去。

    誰也別笑話誰。

    想到這里,徐拙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當時不管張家鄭家戴家都有過任務出現。

    這狗系統不會讓自己在袁家也插一腳吧?

    這念頭剛在腦海中閃過,系統的提示音就接踵而至。

    “叮,有新的隨機任務出現,詳情請點擊任務面板查詢。”

    得,真是說什么來什么。

    徐拙一邊吃著菜,一邊點開任務面板,開始查詢這個新到的隨機任務。

    隨機任務:袁德生的心病。

    任務詳情:子孫們一直明里暗里爭奪家產,

    使得袁德生心力交瘁,擔心自己經營了一輩子的湘滿樓會因此而走向衰敗,同時也擔心兒孫坐吃山空,導致家族走向沒落。

    請徐拙想辦法疏導袁德生的內心,讓他放下這些執念,幫他找到兩全其美的方法。

    任務獎懲:視宿主任務的完成度而定。

    任務時限:一個月。

    任務提示:建議從袁德生的興趣入手。

    看完之后,徐拙有些哭笑不得。

    這系統可真狗啊,老子好端端的一個廚師,你不讓我做菜反而讓我開導別人,這不是搶心理醫生的活兒嗎?

    玩跨界也不是這個玩法吧?

    再說這種事兒,人家當局者還弄不清,自己一個外人摻合人家的家事,這不是找打嘛。

    徐拙笑笑,決定放棄這個任務。

    獎勵不明確,難度卻非常大,而且還是自己不擅長的領域,這事兒真是無從下手,還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在長沙玩玩呢。

    陪自己媳婦兒旅游不香嗎?

    干嘛非要去琢磨一個老人的心思呢,而且還是這種無解的問題。

    徐拙捧著米飯,吃著桌上那好吃的菜品,時不時跟袁德生聊兩句烹飪方面的事兒,不知不覺就吃撐了。

    湘菜下飯的功夫是真夠可以的,比如剛剛徐拙做的那道炒血鴨,別看賣相烏漆嘛黑的,但是吃起來是真好吃,讓人根本停不下來。

    而其他菜品,也都遵循著下飯的特點。

    比如湘菜館中比較常見的毛氏紅燒肉、手撕包菜以及湖南當地比較有名的豬血丸子、臘味合蒸等菜品,每一樣都特別好吃,特別貼胃。

    讓徐拙連著干了三碗米飯。

    要不是實在吃不下去了,徐拙甚至還想再吃點。

    一頓飯吃完后,服務員上了一些果盤,有西瓜和小黃瓜等,大家一塊兒吃著瓜剔著牙商量著下午做什么的時候,袁康卻煞風景的讓服務員拿幾個打包餐盒過來。

    他準備把吃剩下的菜打包帶走,這樣下午就不用再做飯了。

    袁康沒跟父母在一塊兒住,而是一個人住在了市中心一個高檔公寓中。

    開著幾百萬的車,住著市中心最繁華地段的房子,結果卻要打包剩菜回去吃。

    一時間,在場的不管長輩還是同輩,全都在笑。

    袁康的父母有些拉不開臉,沖服務員擺擺手,示意她們不要聽袁康的:“康康開玩笑呢,你們不要當真啊。”

    袁德生有些不高興:“想吃什么讓后廚給你做就行了,打包什么啊打包?沒錢吃飯了嗎?沒錢的話等會兒讓財務給你轉十萬,當著外人的面,你在這寒磣誰呢?”

    湖南人天生豪爽,做人做事不拘小節。

    最討厭的就是小家子氣的作風,特別是宴請方面,更是喜歡講排場。

    而袁康的所作所為,在袁德生和袁家的人看來,無疑是一種在臉上抹黑的行為。

    袁康原本還想再說點什么,徐拙拉著他說道:“走走走,帶我們去馬王堆那看看,上學時候課本里就知道馬王堆了,但是到現在都沒見過,有點遺憾。”

    一邊說著,徐拙一邊拉著他往外走。

    袁康回頭看著桌上剩下的那些菜,滿臉都是遺憾:“那紅燒肉還剩下一半,雞肉多半都還沒吃,醬板鴨就沒吃幾塊……”

    徐拙一臉的無奈:“走吧走吧,再不走你爺爺就該打人了。”

    袁德生的臉色確實不[ ]好,雖然徐拙有心給他說一下節約飲食的好處,但卻不能是這個時候。

    袁康要是再說下去,怕是袁德生真的會暴走。

    倒不是說袁德生不喜歡自己的孫子,主要是袁康的行為讓他很沒面子,而袁家其他人,除了袁康的父母之外,都巴不得袁德生狠揍袁康一頓。

    再留下的話,他們不定怎么火上澆油呢,所以還是離開比較好。

    重新上了大G,UU看書www.uukanshu 滾燙的車座讓徐拙心里稍稍有些平衡。

    原來幾百萬的車也燙屁股啊。

    “徐拙,你們兩口子真要去馬王堆啊?那地方可真沒啥看的,不光收門票,連停車費也收……”

    徐拙笑著說道:“我對馬王堆沒興趣,就是找個理由拉你出來而已,你想去哪玩兒帶我們去就行,今天的花費全都我來出,你當個向導就行。”

    一般情況下,朋友間要有人這么說,怎么也得客氣兩句。

    比如哪能讓你請客之類的,客氣話嘛,大家都喜歡這么說。

    但是袁康卻不一樣,他張嘴就來了一句:“油錢也出嗎?”

    —————————

    5月最后一天,大家的月票記得投出來啊,今天還有一章。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