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八十八章 做1道冷門湘菜

美食從和面開始
     吃飽喝足,三人離開了烤肉店。

    袁康開車把徐拙和于可可送到了住的酒店,在徐拙提出給他結算一下今天所有花費時候,這貨笑著表示拒絕,然后開著他的大G一溜煙跑了。

    不過從頭到尾,袁康都沒有表示要去中原省城的意思,但也沒拒絕。

    或許他也準備好好考慮考慮吧。

    徐拙倒是不急,反正他不急著回去,有的是時間。

    隨后幾天,根據袁康提供的情報,徐拙和于可可開啟了真正的逛吃之旅。

    早起排隊去吃粉,長沙有名的幾家粉店,比如金玲粉店、公交新村粉店、周記粉店等等,兩人都去排過隊。

    跟一群說著長沙本地口音的人擠在一塊嗦粉兒,徐拙覺得自己也像個長沙人了。

    比如嗦粉的時候,也多少敢往粉里放點辣椒。

    吃了粉之后,去湘江邊上溜達溜達消消食,然后繼續排隊,去吃劉記的糖油粑粑或者李娭(āi)毑(jiě)的蔥油粑粑。

    跟飯店里的那些做得精致的美食相比,這種煙熏火燎的路邊攤,才能真正吃到老長沙的煙火氣。

    吃完這些,差不多也到中午了。

    天氣濕熱,別的飯菜根本吃不下。

    所以這時候來上一份鮮辣味美的口味蝦,就顯得很有必要了。

    坐在冷氣開得很足的小店里,雙手左右開弓,一邊剝著小龍蝦,一邊跟李浩老孟他們視頻聊天。

    時不時再把剝好的蝦仁送到于可可嘴里,秀一波恩愛。

    接著呷一口冰鎮扎啤,或者吃一口于可可點的冰粉,這生活真叫一個愜意。

    吃飽喝足后,打車回酒店睡個午覺,等到睡醒后也差不多是傍晚了。

    洗把臉,下樓后先在附近的冷飲店里吃一份冰淇淋醒醒神,然后不慌不忙的溜達著去地鐵站。

    先坐地鐵去黃興南路,

    排隊買上一份五娭毑臭豆腐,然后在附近或者去五一廣場那邊開始逛。

    遇到感興趣的就看看,遇到好吃的就嘗嘗。

    旅游嘛,就得這么悠閑才行。

    夜幕降臨,也吃得差不多了,找地方去看夜景,比如夜游湘江,或者去橘子洲頭看看。

    玩累了的時候,也差不多深夜了。

    這時候在路邊的夜市攤上,配著爆炒田螺來上一晚米粉,或者吃點別的小吃,這一天的生活才算完滿。

    連著幾天,兩人就這么逛吃逛吃的,徐拙覺得自己胖了兩斤。

    在兩人終于把整個老長沙差不多逛完的時候,徐拙接到了袁德生的電話。

    “小拙,你倆這幾天玩得怎么樣?我看可可那個號又好多天沒更新了,要不咱們拍一期視頻咋樣?”

    對于這事兒徐拙自然是贊成的。

    畢竟連著吃了幾天小吃,也該換換口味了,而袁德生的手藝絕對沒得說,畢竟是湘菜泰斗嘛,隨便出手做點東西,就好吃得不得了。

    約定好時間后,徐拙便和于可可開始準備拍攝視頻需要的道具。

    燈光、DV、三腳架、以及備用電池什么的,全都要準備好。

    拍攝地點已經定了下來,是在袁德生家里,就是那個徐拙做小炒肉的廚房。

    聯想到那里的光線一般,于可可又自己掏錢買了套補光燈。

    畢竟要拍視頻嘛,不能將就,而且拖更這么多天了,設備好歹也更新一下,盡量做出百萬攝影的效果。

    這樣多少能減少一下粉絲們的不滿情緒。

    忙活完之后,準備在朋友圈和群里做預告的于可可才想到一個問題:“今天拍什么菜啊?我提前做個預告。”

    這問題還真把徐拙給問住了。

    因為從接電話到掛電話,袁德生一直沒說做什么菜,而徐拙也忘了問。

    不過想想袁德生那穩重的性格,應該不會做什么太花哨的菜品……

    吧?

    下午四點,徐拙和于可可拿著拍攝設備下樓,剛準備找個出租車,卻發現袁康的車在門口停著。

    車窗放下,袁康沖兩人招招手,徐拙便和于可可湊了過去。

    坐在車上后,袁康才無奈的說道:“我爺爺說要拍視頻,讓我來接你倆,把你倆送到之后我還得去隨個份子,不能遲到。”

    徐拙隨口問道:“為啥不能遲到?你們這邊隨份子還有啥講究嗎?”

    袁康一邊把車子往主路上拐一邊說道:“去晚了吃不到啥好東西,沒法把本錢吃回來……”

    得,又是這毛病。

    到了袁德生家,袁康幫徐拙把設備搬上去,剛準備離開,袁德生突然說道:“康康留下,幫忙打個燈什么的,別整天光想著往外跑。”

    徐拙看著袁康那糾結的表情,就知道他在心疼隨的份子錢。

    便笑著說道:“袁爺爺,讓袁康去吧,他今晚有聚會,遲到了不好,打燈有我呢,正好我也出個鏡,增加以下您這個視頻的點擊量。”

    袁康走了之后,袁德生重重的嘆了口氣:“這孩子哪都好,就是太摳了,開門做生意的人,哪能這么摳索呢,這不是把生意往死里做嘛。”

    聽這話的意思,袁德生應該挺看好袁康的。

    其實想想也是,家長對誰越嚴厲,越說明對這個孩子期望高。

    不過這是人家的家事,徐拙也不好多說什么,而是巧妙的把話題扯到了今天要做的菜上面。

    “袁爺爺,今天要給大家展示什么菜啊?”

    一說起這個,袁德生頓時精神抖擻起來。

    他指了指廚房說道:“今天做我們湖南很有名的一道菜,名叫三層套雞。”

    三層套雞?

    于可可反應比較快:“吖,是跟淮揚菜的三套鴨一樣咩?”

    袁德生點點頭說道:“三層套雞跟三套鴨確實很像,中原的套四寶也是這種菜品,把幾種食材脫骨套在一起進行烹制,滋味兒相互融合,味道非常好。”

    徐拙沒想到袁德生今天要做這道菜,他以前查三套鴨的做法時候,看到過這道三層套雞的相關介紹。

    三層套雞是湖南長沙一帶的漢族傳統名菜,此菜肉質鮮嫩,口感鮮美,是民國初期長沙名廚柳三和擅長的菜式之一。

    嚴格來說,這是一道藥膳類的菜品。

    因為做的時候,放的調料極少,甚至連湖南人最愛吃的辣椒也不放。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只吃三種禽類本身的鮮味兒,達到益氣補虛等功效。

    想到這里,徐拙有些小期待。

    這幾天吃的全都是香辣類的食物,確實該吃點清淡類的調劑一下了。

    而且這種美食,相對來說比較冷門,假如拍成視頻發出來,應該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再加上袁德生的名氣和江湖地位的加持,妥妥的又是一道熱門菜品。

    唯一可惜的是,潛心好學的技能還在冷卻中沒法使用,這道菜注定是學不到手了。

    略遺憾……

    ————————

    娭毑:是湖南北部對祖母的稱呼,也是對年老婦女的尊稱。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