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零四十章 賀國安

美食從和面開始
     當時做的時候沒想到,不然這次的狀元全雞粽絕對能夠驚艷全場。

    雖然現在也很驚艷,但是吃的時候總會碰到雞骨頭,多少有點讓人敗興。

    不過拋開雞骨頭的問題,這粽子整體來說還是非常好吃的。

    特別是雞肉,因為是隔水煮出來的,雞肉特別嫩,汁水豐盈,輕輕一咬,鮮嫩的雞肉就從骨頭上滑落下來。

    離骨,是判定雞肉火候是否過關的標準。

    好吃的雞,除開白斬雞之類要求口感勁道的,剩下的燒雞扒雞叫花雞鹽焗雞等整雞類菜品,都有輕抖離骨的要求。

    能達到離骨,就說明雞的火候已經到位,算是一只合格的雞了。

    但是光離骨還不行,雞肉該有的勁道和口感一點都不能少,還有雞肉中要汁水充盈,口感鮮嫩。

    只有這樣,才算是一只好吃的雞。

    這些要求,全雞粽完全滿足,甚至還有別的雞肉沒有的味道。

    比如靠近雞肚子里的雞肉,味道會有臘香味兒。

    偶爾吃到貼近干蝦仁的部位,則是鮮味十足。

    跟五花肉挨的近的,吃起來則是油潤爽口。

    而那些跟被糯米包裹的雞肉,則是外皮稍稍有些筋,但是肉中卻汁水充盈。

    這是因為水分被糯米吸收的緣故,使得這雞肉吃起來口感更加豐富多變。

    除了雞肉之外,其他食材也各有特點,在好吃之余,也都保留著食材本身的口感和味道。

    比如五花肉,肥瘦相間,吃起來非常香,肉質也很嫩。

    這粽子與其說是煮熟的,嚴格來說應該算是隔水蒸熟的,這種做法做出來的食物,不管什么食材都變得很鮮。

    同時因為糯米的緣故,食材沾不到任何水分,這樣讓食材變得更加滋味十足。

    這些食材,單獨來吃,

    全都本味十足,各有特點。

    但是合在一起吃也并不沖突,每種食材的味道和口感都完美交織融合在一起,讓人越吃越喜歡。

    怪不得廣西那邊的人在過年時候喜歡吃粽子呢,味道這么好,配料這么豐富,確實挺適合過年吃的。

    特別是這種大粽子,全家人坐在一塊兒吃,既能凸顯出春節合家團圓的主旨,也能增加家人的情感。

    徐拙甚至在考慮,過年時候要不要也整這么一個全雞粽。

    不過想想,好像北方也有類似的菜品。

    比如八寶葫蘆雞和八寶葫蘆鴨,從某種角度來說,其實就是全雞粽的一個簡化版。

    只不過可惜的是,到現在也沒掌握相關的技能,讓做鴨肉經驗豐富的徐老板多少有些無奈。

    吃著這大粽子,大家聊著網上的事兒,話題很快就轉到了徐拙身上。

    “徐拙,你真的在大學里玩了四年游戲啊?”袁康嗦著一根雞腿,眼中盡是好奇。

    其他人對徐拙大學時候的過往同樣也很好奇,雖然以前徐拙和老孟偶爾說過,但是并不是很詳細。

    趁著這個全民皆知的機會,得好好探索一下游戲宅的大學生活。

    畢竟這么牛批的大學生活,大家誰都沒經歷過呢。

    在場的都是自己人,徐拙倒是沒有拒絕,一邊吃著美味的粽子,一邊開始講述著上大學時候的過往。

    高中時期太壓抑,所以到了大學,不自覺的就會釋放天性。

    而徐拙正好又是計算機專業的學生,為了好好學習,剛到大學報到就去電腦城給自己配了臺電腦。

    買電腦時候店家送了幾張游戲盤,這讓徐老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原本打算用來學習的電腦,成了徹徹底底的游戲機。

    這就跟過去上初中時候買復讀機一個道理,剛開始都是為了學英語,但是買回來之后一直到用壞,也沒聽過一句,全拿著聽歌了。

    吃飽喝足,徐老板也剖析完了自己的心理路程。

    一群人吃一個粽子,結果還剩下一小半。

    這還是大家特意沒吃晚飯,故意等著吃的緣故呢。

    徐拙擦擦嘴,剛準備回廚房看看,袁康就湊了過來:“事兒快結束了,明天葛家那邊好像會發布一個做帶子上朝的視頻跟你對著干,咱要不要做點什么?”

    “不用,他們做的也不是原版的,最多是照著記載復刻,不用管他們。”

    對于葛家,徐拙并沒有放在心上。

    這種不把心思放在生意上,天天光想著踩同行一頭的飯店是做不長的。

    等到自己去了京城,就徹底斷了葛家的生意。

    反正到時候要在京城立威,與其欺負其他同行,不如拿葛家開刀。

    而且就狗系統這喜歡拱火的特性,到時候肯定要跟葛家真刀真槍干的。

    正好老爺子所在的魯菜和京菜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到時候公仇私仇一塊兒跟他們清算了。

    第二天中午,葛家果然發布了一條做帶子上朝的視頻。

    視頻中做菜的是京城葛記飯莊的廚師長,名叫賀國安,今年五十來歲。

    老爺子曾經提過這個人,說賀國安出身于京城賀家,當年是京城八大樓之首東興樓的東家。

    可惜后來家道中落,不僅東興樓被迫轉手,甚至家里的廚藝也斷了傳承。

    再后來,那個把老爺子帶到國宴后廚的葛家老人,收了賀國安的父親為徒,親手教他廚藝,賀家重新進入烹飪行當。

    等到葛家重新開設自清朝就有的葛記飯莊時候,賀家為了報恩,進入了葛家后廚開始工作。

    剛開始是賀國安的父親當廚師長,等年紀大了之后又把這個位置傳給了賀國安。UU看書 www.uukanshu

    賀家的廚藝一直在傳承,也收了很多徒弟。

    但是葛家的后人,卻不再進入這油煙濕熱的廚房,一心一意專注經商。

    葛家賀家連為一體,一家負責經營,一家負責后廚,倒也相安無事。

    現在為了證明徐家父子做的帶子上朝是假的,賀國安親自上陣操刀制作。

    或許是賀國安沒拍過視頻的緣故,也或許有別的原因,徐拙看賀國安這個視頻,總覺得他有點不情愿。

    不僅僅是因為做的時候沒放開,而是從頭到尾都皺著眉頭,跟觀眾們欠了他多少錢一樣。

    這讓徐拙有點好奇。

    難道……

    葛家和賀家不是表面上那樣和諧?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