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零五十章 還是老徐的套路深

美食從和面開始
     當餐廳的桌子上擺了滿滿一桌菜的時候,徐家的午飯開始了。

    徐文海拿著一瓶白酒,給大家倒酒,徐拙則是拿著一瓶紅酒,往兩只高腳杯中倒了一點,給姚美香和陳桂芳品嘗。

    至于老太太和于可可,兩人一個喝白開水,一個喝飲料。

    對紅酒這類飲品都敬謝不敏。

    徐拙今天也沒喝酒,他一向對酒不感興趣,也就高興的時候才會小酌兩杯,現在跟長輩們在一起吃飯,他自然沒有喝酒的念頭。

    徐文海倒了四杯白酒,分別遞給了老爺子謝海龍以及魏君明。

    酒已經滿上,菜已經上齊。

    開吃!

    徐拙沒有去吃之前心心念的干燒帶魚,也沒品嘗自己親手做的電飯鍋燜雞,甚至對于桌上那些蒸菜也沒多看一眼。

    他的目標,是桌上那一小盆生腌皮皮蝦。

    嗯,這些皮皮蝦在冰箱里腌制了一個多小時,現在終于可以吃了。

    在端上桌之前,一直在冰箱的冷藏室里放著,就是怕溫度升高導致皮皮蝦的味道變差。

    徐拙用筷子夾起一段皮皮蝦放在自己碗里,沒有立即去吃,而是先謹慎的聞了聞味道。

    有時候吧,大家都夸的美味,對于別人來說不一定就真的好吃了。

    就比如那個童子尿煮蛋。

    當地人都說非常好吃非常美味,而且營養也很豐富。

    但對于外地人來說,還是有點難以下嘴。

    認識的人中,也就老孟吃過。

    不過那天直播結束后,老孟就在衛生間連著刷了兩次牙,用漱口水漱了三次口。

    不是他對當地的美食有偏見,主要是那股子揮之不去的尿騷味兒,讓老孟無法從心里接受這件事。

    不過那天收到了一萬多塊錢的打賞。

    這也算是對老孟的一個安慰。

    回到正題,徐拙夾著那段皮皮蝦送到鼻下,聞到的是一股濃郁的鮮味兒,以及腌料的那種香味兒。

    比如生姜的味道,比如蒜香味兒,這里全都能聞到。

    嗯,沒有異味就行。

    沒有異味,就說明可以吃了。

    徐拙把這段皮皮蝦送進嘴里,入口之后,首先是一股濃郁的鮮味兒和咸味兒,兩種味道交織在一起,讓人仿佛置身于海邊,聞到了海風中的腥澀味兒那樣。

    很舒爽,也很愜意。

    生腌類的海鮮果然不同尋常。

    除了味道之外,蝦肉也非常別致。

    徐拙用牙齒輕輕一咬那段皮皮蝦,蝦肉就從兩端的開口處出來了。

    再用力一嘬,蝦肉就徹底從蝦殼中滑了出來。

    當然了,這種吃法略微有些野蠻,而且假如皮皮蝦身上的那些尖刺沒有被剪掉的話,這會兒徐拙嘴里應該開始流血了。

    這種吃法是不可取的,除非皮皮蝦收拾得很干凈。

    不過拋開這種外行的吃法不說,這蝦肉吃起來是真的美妙無比。

    蝦肉Q彈,帶著濃郁的鮮味,還稍稍有一點點腌料的味道。

    這些再配上因為在冰箱里低溫條件下冷藏了的那種冰冰涼涼的口感。

    整個人仿佛升華了一般。

    感覺不像是在吃海鮮,而是在馬爾代夫的海域中肆意徜徉。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妙曼了,讓人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千言萬語在腦海中,只剩下了“好吃”兩個詞作為最終的感慨。

    絕了!

    真是絕了!

    徐拙推想過無數次生腌類海鮮的大致味道和口感。

    但是不管推想過多少次,在皮皮蝦入口的一霎那,都變得蒼白起來。

    古人說看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在美食圈依然適用。

    你幻想再多次美味的味道,也不如真真切切的去嘗試一次。

    或許這一次,就能推翻之前一萬次的幻想。

    “小拙,吃得慣我們那邊的生腌菜嗎?”

    謝海龍見徐拙一臉陶醉的樣子,聲音中帶著些許自得。

    徐拙回過神來,把嘴里的蝦殼吐出來,這才豎起大拇指,對謝海龍說道:“謝叔叔,這生腌的海鮮真絕了,我突然覺得以前吃過的那些海鮮做法都好……”

    他本想說做法好垃圾的。

    但是想想在座的其他幾個長輩都是廚師,也都做過海鮮。

    話到嘴邊變成了……

    “都好浪費啊,海鮮就得這么吃才對!”

    謝海龍笑笑,不過沒有認同徐拙的話:“烹飪無對錯,好的廚師,無非就是能夠根據食材,靈活調整烹飪方式而已。”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假如以后想吃生腌的海鮮了就去找我,我那店里別的沒有,海鮮還是很充足的,正好也讓你嘗嘗其他幾種生腌類的海鮮產品。”

    徐拙自然不會拒絕,忙不迭的答應了下來。

    等哪天潛心好學的技能冷卻了之后,就去找謝海龍,把生腌的技能學到手。

    就算學不到生腌的技能也不要緊,把生腌類的菜品一道一道的學到手也一樣。

    徐老板是個不喜歡麻煩別人的人,所以能自己做的菜品就學一下自己做,不然想吃了就去麻煩別人,這多不好意思。

    連著吃了幾塊皮皮蝦,徐拙這才想起來他做的電飯鍋燜雞。

    雞的味道肯定好,因為現在徐文海已經吃了小半只了。

    老徐話不多,不過嘴上卻沒停。

    自從坐下來之后,除了其他幾人提議碰杯的時候端起酒杯象征性的抿一口之外,剩下的時間都在低頭猛吃。

    主攻的對象就是徐拙做的這道電飯鍋燜雞。

    這只徐拙兒戲一樣做的雞,原本他根本沒在意。

    但是自從出鍋的時候他撕下雞大腿嘗了一口之后,就被這味道給迷住了。

    雞肉酥爛離骨,汁水充盈,肉質細嫩,而且在做的時候因為沒放水,里面全是腌制雞肉的料汁,所以吃起來非常入味兒。

    雞肉嫩而入味,熟而離骨,這雞真是讓人百吃不厭。

    徐文海打算下午回酒樓就自己做一下,可以的話,他回頭可以拍一期做電飯鍋燜雞的教程,正好回饋一下那些廚藝不高的粉絲們。

    不過現在的難點是,之前徐拙做的時候沒好好看。

    所以徐文海對于做電飯鍋燜雞的細節不是很了解,得問問徐拙才行。

    但是張口問自己兒子菜品的做法,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對于一個大廚來說,多少有點拉不下臉。

    他正猶豫要不要問徐拙的時候,徐拙卻先開口了。

    “爸,你能不能給大家留一口?覺得好吃我可以教你怎么做,以后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你這緊著一道菜猛吃,還讓不讓客人吃了?”

    徐拙說這話自然是為了報復之前擰雞腿的事兒。

    不過這話正好撓到了徐文海的癢處,他略一沉吟,便張口說道:

    “小拙,這道菜還稍稍有點瑕疵,這樣吧,回頭找個時間你再做一遍,我再指點指點你,省得以后在外人面前做這道菜,被同行見了笑話你……”

    ————————

    明天陪老婆去鄭州復查,可能沒時間碼字,所以今天就兩章了,等會兒我給明天再寫點。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