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老孟的臭味美食挑戰

美食從和面開始
     八寶葫蘆鴨跟布袋雞在做法上有很多相同之處。

    都是脫骨后往肚子里釀入八寶餡料。

    但不同的是,布袋雞是一道湯菜,而八寶葫蘆鴨卻是一道先炸再隔著竹篾燜制的一道菜品。

    雖然布袋雞的味道非常絕美,但卻是湯類菜品。

    就跟店里之前上的拿到火踵神仙鴨一樣,大家對那道菜的評價很不錯,也覺得很好吃,但就是點餐率不高。

    原因就是湯類菜品不是很受歡迎。

    至少在中原地區這邊,大家更喜歡吃那種實打實的菜品。

    湯湯水水什么的太容易摻假和偷工減料了,加上層出不窮的餐飲曝光事件,顧客們對飯店早沒了以前的那種信任。

    而類似于八寶葫蘆鴨這種沒有湯汁或者說湯汁很少的菜品,卻很受歡迎。

    湯汁少,就代表著不能用湯湯水水造假充數。

    而整鴨則代表著食材方面不會“無故”缺少零件。

    比如明明點了一只好幾斤重的燉雞,上桌時候加上配菜才小半盆,數量根本不夠。

    比如明明挑了一只店里最大的甲魚,上桌后卻沒吃到幾塊裙邊,連上蓋也不完整。

    飯店里的這種坑爹套路層出不窮,導致顧客點餐時候,首選的就是食材完整的菜品。

    比如八寶葫蘆鴨就是這其中的代表。

    這種沒有骨頭,從頭到尾從里到外都能吃的菜品,是顧客們比較喜歡吃的。

    畢竟劃算嘛。

    而且這類燜制的菜品口感比較嫩,相對來說又很入味兒,不管喝酒還是下飯都不影響。

    可惜的是,徐拙現在不能學。

    除了潛心好學的技能已經用了之外,馮衛國和徐文海也不擅長做八寶葫蘆鴨。

    老爺子肯定是沒問題的,

    但相對來說,徐拙更愿意跟著于培庸學。

    這有兩個原因。

    第一嘛,于培庸講得更用心,而八寶葫蘆鴨也是蘇菜的代表,讓于培庸來教自然是最合適的。

    至于第二個原因,則是因為徐拙這段時間學東西太多太快了。

    再這么下去說不定會讓人懷疑的。

    所以得多找幾個人學習,分散一下大家的注意力。

    當然了,葫蘆雞徐拙肯定是要學的,正好借著這個機會,跟馮衛國和李浩做一次直播,把自己的風評往上拉一拉。

    不求做個文化人,至少要擺脫學渣這個稱號。

    至于方法倒也很簡單,關于葫蘆雞的典故很多,到時候隨便講兩段相關的名人軼事,側面表明一下自己博覽群書。

    然后再讓袁康烘托一下,學渣的事兒基本上就能過去了。

    雖然互聯網是有記憶的,但是大多數人卻忘得很快。

    否則那些前幾年丑聞纏身的明星,現在怎么一個個翻身的?

    一個半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徐拙戴上厚厚的隔熱手套,打開蒸柜的柜門,把里面的布袋雞給端了出來。

    因為蒙著保鮮膜的原因,盆里的雞湯非但沒少,反而多了一些,上面還漂著一層黃澄澄的雞油,看著很有食欲。

    徐拙把這個小盆放在工作臺上,然后小心的把保鮮膜撕下來。

    頓時一股濃郁的鮮香味道,就從盆里飄了出來,讓周圍站著的幾個人都不由為之一振。

    這股鮮香味兒,遠比后廚熬制雞湯時候的味道要濃很多。

    這味道不僅濃郁,而且聞起來讓人很舒服。

    不像那種用濃湯寶之類的化學材料調配出來的濃湯那樣,雖然味道也挺濃郁,但聞著卻很沖。

    而這味道,聞起來讓人仿佛置身于一個玄妙世界中。

    不僅舒服,還讓人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好!這這道菜做的真好!”

    馮衛國夸人夸習慣了,這會兒碰到徐文海做菜,夸獎順其自然就來了。

    不過他這夸倒真是發自內心的,因為這做法平平無奇的布袋雞,味道確實挺讓人眼前一亮。

    徐文海用筷子把雞湯里的姜片蔥段都夾出來。

    然后用筷子小心的把里面的布袋雞調整一下位置,讓雞頭露出一點點。

    接著在雞身上放幾片切好的火腿片,再往湯里放幾個菜心。

    火腿片鮮紅,菜心嫩綠,雞肉黃亮,再配上黃澄澄的雞湯,這布袋雞的顏值不自覺就提升了不少。

    徐拙拿著一個小勺子,在雞湯里撇兩下,把上面那層雞油撇開,然后舀起一小勺雞湯,放在嘴邊吹吹,接著送進了嘴里。

    雞湯稍稍有點燙嘴,不過鮮味兒和香味兒卻依然很濃。

    剛一入口,鮮香的味道就順著雞湯在口腔中流淌。

    熱熱的雞湯這么喝下去,渾身的毛孔像是被打開了一樣。

    這味道很好,在徐拙看來,估計也有火踵神仙鴨的湯能跟這布袋雞的湯媲美。

    當然了,神仙鴨的湯味道更香一些,而布袋雞則是鮮味兒更多,而且相對于神仙鴨那濃稠的湯汁來說,布袋雞的湯比較清淡一些。

    不過這正符合喜歡喝湯的人的那種心態。

    特別是雞湯,就得這么清清爽爽的來。

    要是雞湯熬得濃稠無比,那才讓人難以下咽呢。

    喝了雞湯后,趁著徐文海和馮衛國還在旁邊相互吹捧,徐拙把勺子換成了筷子,目標也從雞湯,變成了湯里面臥著的那只布袋雞。

    現在這只雞,除了雞頭雞爪有骨頭之外,全身各處都沒有一絲骨頭,怎么吃都沒問題。

    他用筷子輕輕一把拉,雞背部的皮肉隨即就裂開了。

    這種帶湯蒸制的方式本就有讓肉質更加細嫩的作用,而今天所用的食材還是嫩母雞,做出來菜品肉質可想而知。

    雞肉嫩到用筷子伸進去不費勁就能挑開一道口子,而撕開之后,首先看到的不是滑嫩有彈性的雞皮

    也不是下面那絲絲縷縷清晰可見的肌肉纖維。

    而是雞肚子里面那些顏色各異的八寶餡料以及挑開后里面飄出來的那些香味兒。

    相對于雞湯那單純的鮮味來說,雞肚子里飄出來的味道就豐富多了。

    火腿的味兒、香菇的味兒、海米的味兒、干貝的味兒、青豆的味兒……

    各種食材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濃香中夾雜著清鮮,再配上雞湯中的那種鮮美。

    用網上一句經典的臺詞就是:

    升華了!

    真是升華了,這香味兒實在是太完美了。

    八寶餡料的味道彌補了雞湯略微單一的香味兒,而雞湯則給八寶餡料那繁雜的味道提供了一個基底。

    而且在做的時候,因為保鮮膜的阻隔,雞的香味兒全都封進了雞湯中,八寶餡料的香味兒則被封進了雞肚子里。

    現在放開后,兩種香味兒便拼了命的往外飄散。

    根本不用品嘗,光聞這味兒就讓人非常滿足,覺得非常值得。

    不過美食當前,光聞味兒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徐拙把再次把筷子換成了勺子,從里面挖了一勺子八寶餡料出來。

    綠色的青豆、白色的干貝、黃色的玉蘭片、黑色的海參、褐色的香菇……在雞肚子里的時候,這八寶餡料的顏色只是看起來有所不同。

    但是挖出來之后才能看到,每種顏色都好像更鮮亮了一般。

    這應該是雞肚子里的那些雞油受熱后附著在了這些餡料上,使得餡料的顏色更加漂亮。

    把這些餡料送到嘴里,輕輕一嚼,各種鮮美的味道就在口腔中依次綻放開來。

    別提多享受了。

    而且這些餡料上,都帶有濃郁的雞鮮味,吃起來更加過癮,更加美味。

    真是一道不錯的美味。

    徐拙連著吃了好幾口八寶餡料,最后又吃了一些雞肉,這才滿足的擦擦嘴,把這道少了三分之一的菜品,讓給了過來湊熱鬧的郭興旺。

    然后,興奮和驚訝的叫聲再次在廚房響起。

    徐文海做的這份被廚房里的人吃了個干凈,連湯都沒剩下。

    而徐拙做的則是讓于可可等人給包圓了。

    大家吃完后,紛紛要求徐拙在店里上新這道菜,馮衛國也覺得是時候推出這么一道菜了。

    不過最終卻被徐拙給否決了。

    “現在大熱天的,不太適合這類菜品上新,還是再等等比較好。”

    夏天,北方地區的人本就不喜歡喝湯,就算是喝,也會喝一些容易發汗祛濕加了胡椒粉和醋的酸辣湯。

    這類味道略顯清淡的雞湯,雖然味道不錯,但是銷量絕對很一般。

    銷量一般的時候,這種做法復雜耗費時間長的菜品,就不值得上新了。

    別的不說,光一個整雞出骨,而且還是從雞脖頸處出骨,就能難倒不少廚師。

    有這個功夫,多做幾道比較熱賣的菜品不更香嗎?

    干嘛非在這種賣不上價位還耗費功夫的菜品上較勁呢?

    作為一個酒樓老板,不能學到一樣好吃的菜就急著上新,得從利潤和廚房效率來綜合考慮才行。

    不過雖然沒法上新,但是徐拙倒不會放棄這道菜,他以后可以用這道菜來拍視頻宣傳老牌魯菜,也可以在一些公開場合做出來裝逼。

    別的不說,就整雞出骨的操作,就足夠技驚四座了。

    見徐拙不準備上新,大家也沒多聊這些,而且把話題轉到了別的方面。

    最近老孟開始在直播間吃臭味美食了。

    其實以前他就挑戰過各種重口味的美食,不過那都是挑戰,嘗兩口意思一下就行了。

    但是這次,他的挑戰目標是吃飽。

    徐拙喝了口茶水,有些詫異的看著他問道:“咋又開始吃重口味兒美食了?按說你這個級別的主播,是不用再為了噱頭做這些了吧?”

    老孟因為飯量大吃的多干脆不做作,所以在吃播圈子挺有名氣,加上他橫向拓展了不少業務,比如開自助火鍋店,比如學做菜,使得名氣越來越大。

    他這種大主播,按理說是不用再高什么標新立異的噱頭來博出位了,因為他的名氣,哪怕不能說吃播一哥,也能稱為吃播圈前五的存在。

    這種級別,自然不用搞什么噱頭。

    哪怕隨便在微博上發倆標點符號,都有不少粉絲去絞盡腦汁解讀背后的含義。

    所以徐拙很不理解,這貨是不是重口味的食物吃上癮了。

    孟立威倒是很淡定:“還不是因為袁康的宣傳,他為了給我增加人氣,讓粉絲們在微博上投票選下一期吃的內容,我看那幾個重口味的美食點贊量挺高的,所以未雨綢繆,先提前做個準備。”

    袁康笑著說道:“還不是因為你的粉絲嫌棄最近的直播內容太平淡了,想尋求刺激。而且我假裝群管跟他們聊了,說只要你吃那些東西,他們的打賞就會跟進,最低也是大游輪起步,所以……”

    “我干!”

    一聽說有錢,老孟就顯得積極了很多。

    所以話題又回到了吃什么這件事上。

    重口味的美食有很多,但是能吃飽的……

    徐拙好奇的問道:“要不試試牛癟火鍋?”

    老孟想了想,選擇搖頭。

    “童子尿煮蛋?這個算了,不是季節,而且你也吃過。”

    老孟表情一緊,聽到后面的內容,這才放松下來。

    “鯡魚罐頭?這個也不行,分量太小,你要吃的話至少得三十罐打底,先不說能不能吃下,光三十罐鯡魚罐頭也不便宜,而且這玩意兒吃多了,對身體絕對不好,還是別嘗試了。”

    老孟嘴角一抽:“就沒有正常點的嗎?我是讓你幫我想一種美食,不是讓你幫我自殺的。”

    徐拙輕咳兩聲:“這個嘛……還真有。”

    他看著老孟問道:“螺螄粉,味兒也挺臭的,但是吃起來卻很不錯,想要吃飽的話也很簡單,多煮點米粉就行。

    你覺得怎么樣?要不要挑戰一下?”

    這個提議不錯。

    至少袁康挺贊成的。

    作為一個南方人,他很喜歡吃米粉。

    螺螄粉雖然是柳州的產物,但在長沙也有不少店里賣。

    酸辣爽口,配上酸豆角等配料,絕對是一餐美味。

    而且螺螄粉名氣很大,不管南方人還是北方人都知道,甚至連老外也聽說過螺螄粉的大名。

    但是好多人對螺螄粉都有些誤解,以為這玩意兒是臭不可聞的。

    其實……

    螺螄粉的臭味兒并不濃烈,哪怕北方人呢,吃起來也不會有太大抵觸。

    所以趁著這個機會,讓老孟給螺螄粉正個名,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正好能贏得不少南方人尤其是廣西人的歡迎。

    說不定老孟能夠一舉干上熱搜呢。

    想到這里,袁康瞅了一眼徐拙,然后問道:“徐拙,要不這次直播你也參與吧,正好露個面。

    最近這幾天葛家的少掌柜一直在微博上反復橫跳,而你卻一直卻一直沒任何動靜,不如就趁著這次直播露個面,也算是側面回應一下對方的挑釁。

    而且這次做的是螺螄粉,大家都這玩意兒挺臭的,到時候稍微宣傳一下,就能引申出你用這種臭味美食回應葛家之類的。

    這也是對葛家的一個反擊,你覺得如何?”

    這么一通話下來,徐拙還真挑不出拒絕的理由。

    他沉吟片刻,笑了笑說道:“那行,那我就做螺螄粉。”

    頂點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