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螺螄粉臭味的來源

美食從和面開始
     直播的時間很快到了。

    為了不影響直播效果,也不影響酒樓和自助餐廳的生意,這次直播特意換到了袁康特意打造的工作室中進行。

    所謂的工作室,就是專門租了一大間房子,里面經過簡單裝修,非常適合拍視頻或者做直播。

    里面不僅有專業的灶臺,還有適合拍視頻和直播用的各種燈光組,另外幾個固定機位也都已經設置好,只需要把攝像機架在上面,就能用了。

    這間工作室在袁康上任之后就開始打造了,目的就是為了把拍視頻的工作,從四方酒樓的后廚摘除出來,省得被那些吹毛求疵的網友們挑毛病。

    比如之前就有網友指責徐拙在后廚帶著攝像師拍視頻,對后廚的衛生以及食品安全非常不利。

    雖然這些批評聲不多,但袁康卻很重視。

    他這人有個怪毛病,對于各種差評都會很在乎。

    點外賣或者網購的時候,對于那些大段大段的好評往往視而不見,因為鬼知道這些是真心好評的還是水軍刷出來的。

    他只看差評。

    假如有連續三條以上差評都是跟質量有關,那這家店鋪就拜拜了。

    袁康絕對不會在這家店鋪買任何東西。

    所以接手銷售部之后,袁康首先做的,就是處理各種差評。

    甚至還把差評當成了部門考核的標準之一。

    除了銷售部之外,關于視頻的差評他也關注著,所以才有了這個嶄新明亮的工作室。

    這里足夠安靜,也足夠寬敞,燈光的布局也全都是按照拍視頻的標準來的,不僅有補光燈、還有面光頂光背光等各種燈具。

    徐拙在這工作室轉了兩圈,覺得袁康安排得很到位。

    以后再拍視頻就在這里進行了。

    按理說,新工作室開張怎么也得做兩道好菜才行,結果卻做了這道味道略臭的螺螄粉。

    略遺憾。

    各個機位架好后,先調整一下燈光和機器的角度,然后徐拙把今天要用到的各種配料一一擺放在工作臺上,今天的拍攝正式開始。

    因為提前做了預告,所以在沒開播的時候,直播間就有不少粉絲在等著了。

    畢竟是徐拙逃課事件后第一次露面,而且到現在葛家在網上還時不時嘲諷兩句,這種時候,徐拙自然就成了眾人眼中的焦點了。

    至于今天要做的螺螄粉,在有心人的解讀下,也成了內涵葛家的象征。

    畢竟人均企業級理解,微博上的那些粉絲把徐拙這一舉動,解讀出來十幾種含義。

    讓徐拙這個當事人都有點哭笑不得。

    不過哭笑不得歸哭笑不得,這并不妨礙他手滑給這些解讀的微博一一點贊。

    反正又不浪費什么時間,點贊之后解讀的含義更豐富,也算是間接做出了自己的回應了。

    盡管自己根本就沒想那么多。

    直播開始,首先是老孟和非要在直播間湊熱鬧的李浩個大家打招呼,接著便是徐拙做螺螄粉了。

    面對直播鏡頭,徐拙表情很淡定:“最近網上不斷有人狺狺犬吠,臭不可聞,所以今天我就做一道臭味類的美食,權作回應。”

    他話音剛落,老孟就咧嘴笑了:“真不愧是拿肄業證書的人,狺狺狂吠在你嘴里都成了狺狺犬吠……你這沒文化的帽子算摘不掉了。”

    這本就是調侃,也算是自黑的一種。

    不過這話卻讓直播間的粉絲很高興,各種道具也就隨之而來。

    徐拙倒是很淡定:“人家還沒到狂吠的級別嘛,只能算是犬吠,所以就這么說咯。”

    拿葛家調侃之后,徐拙開始介紹今天要用到的食材。

    做螺螄粉的食材就那么幾種,除了作為主料的螺螄和圓米粉之外,剩下的就是炸腐竹、酸豆角、木耳絲、黃花菜、蘿卜干和酸筍以及作為搭配的青菜。

    這些配料已經全都準備好了,不過螺螄湯還沒煮,現在盆里只有一些剔出來的螺螄肉和一些已經吐干凈泥沙的帶殼螺螄。

    炸腐竹也沒做,現在還是干豆皮的狀態。

    倒是米粉已經提前浸泡在水中了,這樣煮出來的口感會更好一些。

    徐拙介紹這些配料的時候,李浩指著那些帶殼的螺螄好奇的問道:“這是什么情況?準備等會兒動手挑螺螄肉嗎?”

    徐拙笑著搖搖頭:“不是,這是熬湯用的,只有帶殼熬,這湯吃起來才對味兒。”

    這自然又是鄭光耀給徐拙說的。

    得知徐拙要在視頻中做螺螄粉,鄭光耀恨不得從揚州趕過來手把手教徐拙,不過因為時間太緊,加上長途奔波不易,所以這種手把手教又變成了遠程教學。

    在遠程教學的時候,鄭光耀給徐拙詳細的講了一下螺螄粉的歷史。

    過去,在柳州地區很多人喜歡吃螺螄,把螺螄放在清水中,淋入一些香油促使螺螄吐出泥沙,等到吐干凈后再用剪刀剪去螺螄的尾巴。

    淘洗干凈后,就放進大鍋中,里面加入辣椒和各種香料,像煮肉那樣把螺螄煮熟透。

    有顧客要,就用漏勺撈出一份給顧客吃。

    也有顧客喜歡吃粉,店家就煮一些米粉,里面加入酸筍等調料,再舀入一些煮螺螄的湯,就成了大名鼎鼎的螺螄粉。

    根據鄭光耀的提示徐拙才知道,原來煮湯的時候要加入帶殼的螺螄才行。

    這也是徐拙為什么這么準備的原因。

    他按照鄭光耀說的那些內容,詳細的在直播間說了一遍,讓不少廣西當地人都有些恍然,他們天天吃螺螄粉,但對于螺螄粉的過往,卻知之不詳。

    不過直播間的粉絲們,對徐拙的感官卻改善了不少。

    畢竟這么博聞廣記,怎么也算是加分項。

    之前關于逃課和肄業證的事兒,也沒人再提了。

    開玩笑,連這種冷門知識都知道的人,學歷算個屁啊。

    再說了,就徐拙這成就,這烹飪水平,哪怕他小學畢業呢,誰敢小瞧他?

    好歹也是身價幾千萬的人呢,一群臭打工的有什么資格嘲笑人家?

    在徐拙跟粉絲們講螺螄粉的前世今生時候,李浩則是端著那盆帶殼螺螄,認真的聞了好一會兒,然后好奇的問徐拙:

    “這螺螄聞著明明一點都不臭,怎么做出來的螺螄粉那么臭呢?這玩意兒熟了會變味兒嗎?”

    徐拙:……

    突然不知道該怎么吐槽好了。

    他看著李浩問道:“你平時吃的炒螺螄炒田螺味道臭嗎?”

    李浩仔細想了想,然后搖頭說道:“不臭啊,還挺香的,跟啤酒是絕佳搭檔。”

    “那你還聞這么起勁兒做什么啊?”

    徐拙把李浩手中的螺螄放下,然后將那碟酸筍遞給了他:“酸筍加熱后,筍中的鮮味兒物質在酸的作用下會發出一種臭味兒,UU看書www.uukanshu.com 這就是螺螄粉聞起來有臭味兒的原因。”

    這下輪到李浩懵逼了。

    不僅是他,連直播間里的人都有些恍然。

    屏幕上滿是原來如此的彈幕。

    這讓徐拙不禁有些想笑,看來大家對螺螄粉的誤解很深啊。

    既然如此,那就更得把這道美食做一遍了,也算是給螺螄粉正個名。

    讓所有人都明白:

    螺螄粉的臭味兒,跟螺螄沒關系!

    ————————

    今天回去,下章更新的可能會晚一些,大家莫急哈,下章我盡量寫多點,把螺螄粉做出來。前段時間天天在家煮螺螄粉吃,寫起來應該挺順溜的。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