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零七十章 季家烤鴨店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之所以想跟賀國安聊聊,或者說見見賀國安,主要就是他偷摸看了葛家發布的招股書。

    上面詳細羅列了大小股東的名字,但是徐拙從頭到尾,都沒有見到賀國安的名字,只有在員工介紹上,才找到了賀國安三個字。

    員工只享受股權激勵,而且葛記飯莊招股書上員工享受的股權激勵占比很少,算下來估計跟年終獎差不多。

    說白了就是把本該給員工的獎金換個方式支付而已,沒什么參考價值。

    另外就是,股權激勵只有在職才有,一旦辭職,一毛錢都沒。

    辛辛苦苦給葛家打了一輩子工,結果只換來這么一個結果,徐拙覺得賀國安心里應該會不爽,所以想約他見一面談談。

    不求能挖墻腳或者別的,只要能惡心一下葛家的人就行。

    但是聽季明宇的意思,賀國安已經小半個月沒去上班了。

    這很說明問題啊。

    京城的路很堵,從高鐵站到季家烤鴨店總店的路上,車子走走停停,就沒上過40邁。

    季明宇開車時候應該不短了,因為他一路上都在嘮嘮叨叨的說個不停,不是抱怨京城的車太多路太窄,就是抱怨前車后車的腦殘操作。

    比如后車無腦按喇叭,比如前車慢吞吞的被別人加了塞。

    這些都是他吐槽抱怨的對象,典型的老司機作風。

    跟季明宇相反,季文軒的話倒是不多,只有走到長安街上的時候,他才指著某處建筑說是當年跟老爺子一塊兒工作過的地方。

    老年人都喜歡回憶過去,年輕人更愿意暢想未來。

    比如現在,徐拙坐在車上,兩只眼睛卻直勾勾的看著外面,在幻想著未來的新店開在哪個位置比較好。

    當然了,這些都是心里YY。

    因為現在處在長安街上,就徐拙那點散碎銀子,再加兩個零也開不起三千平米以上的酒樓。

    一路波折,

    總算到了季家烤鴨店的總店。

    這會兒才下午五點,太陽還很高,但是門口已經有顧客開始排隊等位了。

    從這點就能看出來,季家烤鴨店生意的火爆程度。

    當然了,這也跟季家烤鴨店的定位有關,他們家定位就是大眾美食,在京城眾多的老牌餐飲中,季家的消費相對來說比較平民。

    人均一二百塊錢,菜品實惠,味道超好,特別是烤鴨,評價都說遠超全聚德,但因為宣傳力度不大,所以一般都是京城本地人來吃。

    外地人來京城的飯店打卡,首選地永遠都是全聚德和東來順。

    季家烤鴨店的總店一共上下兩層,里面的餐桌擺放得有點密,甚至連樓梯口旁邊也擺了一張可以坐兩個人的小桌子。

    這點徐拙倒是能夠理解,畢竟這是寸土寸金的京城,沒在大堂里安排餐位已經算很講究了。

    來到樓上,季文軒和季明宇帶著徐拙來到了一個小包房中。

    里面已經擺上了幾樣茶點和一壺茶水。

    季文軒坐下來抿了口茶水,這才說道:“小宇已經跟賀國安約好了,明天晚上一塊兒來這邊吃飯,你覺得怎么樣?”

    這挺好的,給了徐拙充足的休整時間。

    估計賀國安也已經知道了自己來的消息,讓他也適應一下。

    徐拙打的什么主意,賀國安應該心知肚明。

    他剛開始之所以一直憋著不見徐拙,就是不想跟葛家鬧翻。

    但是現在,既然他選擇了見徐拙,就說明已經有了和葛家做個了斷的心思了。

    不管以后他是選擇自己創業還是給別人打工,應該都不會再跟葛家有瓜葛。

    畢竟葛家的這波操作,實在是讓人寒心。

    辛辛苦苦給他們做了幾十年廚師長,讓葛記飯莊一步步發展壯大,賀國安在這里面肯定付出了太多太多的汗水。

    但是現在上市的時候,卻一分一厘的股份都沒給。

    這是人干的事兒?

    不過現在好多當老板的都是這種心思,總是抱著那種“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人滿大街都是”這種觀點對待員工。

    員工不會說話,辭退!

    員工沒有眼色,辭退!

    員工不回微信,辭退!

    員工不愿加班,辭退!

    有功勞全是自己的,有過錯全是員工的。

    每天只會找茬挑錯,想著法子克扣工資,卻對員工們付出的汗水視若無睹。

    每到月底,其實徐拙也很很想當個這種老板,因為可以節省很多錢,但是良心上卻過不去。

    現在,葛家的人良心是過得去,但卻寒了賀國安的心。

    徐拙覺得,明天跟賀國安好好聊聊,說不定能挖出一些葛家的丑聞呢。

    到時候只要在網上含沙射影的說一下,自有一大群腦部專家把這事兒給補上來,到時候葛家應該也能再火一把。

    喝了茶,吃了一些點心,徐拙拎著背包出門,他來的時候就在對面的酒店開了間房,這會兒過去把入住手續補一下,順便把行李放進去。

    六點半的時候,徐拙接到季明宇的電話,下樓來到對面的季家烤鴨店準備吃晚飯。

    這也是季文軒安排的接風宴。

    徐拙在京城的熟人不多,而且不是個愛熱鬧的人,所以今晚吃飯的人很少。

    除了季文軒和季明宇爺孫倆之外,還有就是季明宇的發小賀炎,也就是賀國安的小兒子。

    跟高高瘦瘦的季明宇相比,賀炎的個頭稍微有點矮,皮膚有點黑,不過跟季明宇一樣,話也很密。

    徐拙剛坐下,他就采訪一樣問了一堆問題。

    比如怎么出名的,比如當名人什么感受,比如今天來的時候有沒有粉絲接站什么的。

    賀炎會出現在這里,徐拙一點都不覺得奇怪,肯定是賀國安的意思。

    不過賀國安越是這么試探,越說明對葛家比較失望。

    烤鴨上來,幾人邊吃邊聊。

    徐拙熟練的托著一張荷葉餅,夾著烤鴨在甜面醬上蘸一下,然后再放點蔥絲和黃瓜條,卷起來送進嘴里一咬,頓時滿口生香。

    鴨肉的香味,面餅的香味,面醬的香味,以及蔥的清甜和黃瓜的清鮮,匯聚在一起之后,讓原本因為旅途而沒多大胃口的徐拙,頓時食指大動。

    吃烤鴨,吃的就是這種復合的味道和多重口感。

    徐拙越吃,越有種去后廚把烤鴨學到手的沖動。

    不過想想自己已經有個關于A級北京烤鴨的任務了,所以徐拙沒有多此一舉。

    與其浪費這么一次機會,不如多學點別的菜品呢。

    大家吃著美味的烤鴨,誰都沒提賀國安的事兒,也沒人提葛家,盡管季明宇和賀炎都想知道,徐拙到底是怎么跟葛家卯上的。

    不過吃著聊著,大家的話題還是不由自主的開始往這方面引。

    賀炎端著面前的啤酒喝了一口,看著徐拙問道:“徐老板,我問你個事兒吧?”

    徐拙點了點頭:“你說唄。”

    “你到底會不會做帶子上朝?你連著給好幾個嘲諷我爸的微博點贊,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賀炎的話,讓場面一度有些冷。

    徐拙把手中卷好的烤鴨塞進嘴里,一邊咀嚼一邊說道:“那都是公司的人操作的,為的是嘲諷葛家。不過有一說一,你爸做的帶子上朝跟原版比較的話,還真有點出入。”

    賀炎放下手中的筷子,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徐拙:“你真的會做?”

    徐拙點了點頭,隨手拿起一張荷葉餅,繼續吃烤鴨。

    不過他這個舉動,卻讓在場幾個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季文軒,他很清楚帶子上朝那道菜早就失傳了,現在能找到的也就只有寥寥幾句記載,根本沒人會做。

    徐拙要是會做的話,那對整個魯菜菜系來說可是天大的好事兒。

    當年那么輝煌的魯菜之所以沒落,還不是因為傳奇名菜失傳的原因嗎?

    要是把這些菜品全都恢復過來,魯菜說不定會再次煥發出活力。

    為了確定徐拙不是說大話,季文軒又問了他一遍:“小拙,你真會做?我記得你爺爺都做不來,誰教你的?”

    徐拙想了想,給出了一個比較讓人信服的理由:

    “季爺爺,您知道當年在蓉城定居的張正德老爺子嗎?他臨終前送了我一本書,上面記載的都是民國那會兒比較流行的菜式,其中就有帶子上朝。”

    張正德的大名季文軒自然是知道的。

    聽了徐拙的話之后,他長長的松了口氣,表情變得激動起來:“沒想到啊沒想到,帶子上朝這道菜居然還有重見天日的機會。

    小拙,這樣吧,明天賀師傅來的時候,UU看書 www.uukanshu. 你給我們做一下這道菜怎么樣?讓我們也開開眼界。”

    徐拙自然沒有什么意見。

    剛剛賀炎問他點贊那事兒的時候,徐拙就知道,賀國安不見自己,說不定就是被自己那頓點贊的騷操作給刺激到了。

    假如能在他面前做一次帶子上朝,這是再好不過的事兒了,因為這樣可以打消對方的疑慮,讓他心服口服。

    想到這里,徐拙說道:“那行,那明天我就把這道帶子上朝給做一遍,正好也請季爺爺和賀伯伯指點指點,看又沒有什么紕漏。”

    ————————

    今天就就這么多了啊,明天要寫帶子上朝,所以今天得好好查查相關資料,再琢磨琢磨該怎么寫。

    不做菜的過渡劇情一般都比較快,大家稍安勿躁哈,本書不管什么時候都會以饞為主,順便教大家做菜,希望諸位能夠喜歡。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