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陋習和文化

美食從和面開始
     端著炒肝兒和包子,徐拙和季明宇找了個空位坐下。

    包子是現蒸出來的,皮薄餡大,感覺湯汁都要透出來了。

    徐拙用筷子夾了一個送進嘴里,剛一咬開,包子餡中的那些湯汁頓時就流了出來。

    香!

    這包子吃起來味道真香。

    而且在嚼的過程中,能夠感受到面皮的筋道、餡料中的肉粒和里面的蔥末。

    嚼起來口感十足,滿嘴流油。

    吃了一個包子之后,徐拙拿起勺子,剛準備嘗一口這滿是蒜香味兒的炒肝兒時候,突然發現季明宇也拿著勺子在吃。

    這讓徐拙很是好奇:“你們京城人吃炒肝兒不是直接端著碗順著邊吸溜嗎?還說這是京城的文化,你這咋用勺子了?”

    季明宇吃了口包子說道:“說內些話的基本上都不是京城人,順著碗邊吸溜稀飯跟吃飯吧嗒嘴一樣,都是陋習,哪就成文化了?

    很多人都煞有介事的給別人說,看到這些話心里就煩。

    把陋習當成文化,你說得多無知的人才會這么干?

    而且吧,這外面飯店里的碗,有沒有洗干凈咱暫且不說,就算洗得很干凈,但是一想到這碗幾分鐘前被人順著邊吸溜了好多遍,你不覺得惡心嗎?

    別說外面,哪怕在家里吃飯,我要敢這么端著碗滋滋溜溜的順著碗邊吸溜,我爺爺非拿大耳刮子貼我不可。

    要飯的才那么吸溜呢,正經人家誰會這么教育孩子啊。

    反正我認識的年輕人,沒一個這樣的,家長也不允許這樣吃飯。”

    聽了季明宇的吐槽之后,徐拙拿勺子的手微微顫抖。

    舀炒肝兒時候都不敢貼著碗邊,總覺得不干凈。

    炒肝兒入口,首先就是淀粉的那種滑膩感,里面還帶著濃濃的鹵湯味兒。

    配上最里面包裹著的大腸段或者豬肝片,

    吃起來倒是挺帶感的。

    而且這里面有著大量的蒜末,蒜香味兒已經融入到了炒肝兒的方方面面,所以吃起來不膩,反而讓人有種胃口大開的感覺。

    好吃的炒肝兒配上好吃的包子,真是絕配。

    兩人吃飽喝足,離開了這家依然還在排隊的炒肝兒店。

    到了外面,徐拙立馬到邊上一家小賣部買了瓶礦泉水。

    炒肝兒配包子吃起來倒是不錯,不過吃到最后就覺得有點咸了,所以這會兒喝兩口水中和一下。

    季明宇倒沒有喝水,因為他已經習慣了這種飲食方式。

    “徐拙哥,你想去哪玩兒?我爺爺可是說了,讓我一整天都陪著你,你是想去故宮啊,還是想去八達嶺?”

    徐拙:“……”

    就不能有點建設性的意見嗎?

    按照今早的計劃,徐拙本想吃完飯去季家烤鴨店的后廚看看呢,但是剛剛在炒肝兒店把潛心好學的技能用了之后,他就沒了去后廚的心思。

    因為已經沒法偷師了,去了也白去。

    但是別的地方,好像也沒啥逛的了。

    798之類的地方適合情侶去,倆男的過去,合影拍照什么的完全放不開。

    南鑼鼓巷簋街之類的地方,徐拙幾年前就來過了,還不止一次,完全沒有逛的興趣。

    而且這大熱天,去這種人擠人的地方逛街實在受罪。

    還是找個涼快的地方比較好。

    季明宇見徐拙對這些地方都不太感興趣,突然想到網上有傳言說徐拙熱衷于玩游戲,他突然知道該去什么地方了。

    “徐拙哥,你想玩射擊嗎?”

    徐拙看著他好奇的問道:“不是公園打氣球吧?”

    季明宇笑著搖搖頭:“哪能是那種地方呢,真槍實彈射擊,想不想玩兒?想玩的話我帶你過去,咱們去突突一陣。”

    這提議讓徐拙頓時來了興趣。

    作為COD、戰地、榮譽勛章、穿越火線等射擊游戲的忠實愛好者,徐拙對于槍械有著莫名的情愫。

    他怎么都沒想到,京城居然還有玩槍的地方。

    兩人乘坐地鐵匆匆回到季家烤鴨店總店,開著車,直奔北郊八達嶺附近的北方國際射擊場。

    這地方是國內唯一一家標準射擊場,各種槍械都有,而且大部分槍械都可以進行實彈射擊。

    車子拐到八達嶺高速的時候,季明宇開始給徐拙介紹北方國際射擊場。

    他講得越詳細,徐拙心里就越癢癢。

    男人嘛,都喜歡玩槍。

    現在終于能夠接觸到真槍了,徐拙心里不免有些激動。

    幾十公里的路程,不算太遠。但是徐拙心里比較迫切,不止一次的打開地圖看距離。

    到了之后,兩人買票進去。

    先在輕武器博物館轉了轉,感受一下槍械的魅力,順便找找玩游戲的那種心態。

    然后去射擊場,買子彈、選槍械,根據現場教官的提示,開始射擊。

    槍聲四起,硝煙彌漫,徐拙仿佛置身戰火紛飛的游戲中一般。

    兩人玩的興起,沒子彈了就買,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子彈。

    等兩人出來后坐在車里算了一下才發現,居然已經干進去了好幾千塊錢。

    心滿意足的回到市區后,徐拙揉了揉因為承受步槍后坐力而有些發疼的右肩,這才想起傍晚還要做菜。

    等會兒吃過午飯,再回酒店睡一會兒,就得提前把做帶子上朝的食材準備一下了。

    而且用的是季家烤鴨店的后廚,得進去適應一下,把要用的炊具廚具都準備一下,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的影響發揮。

    除此之外,還得想想跟賀國安聊什么。

    總不能哐哐哐把菜做出來,然后說賀伯伯,別跟葛家那群王八羔子混了。

    隨著接觸的人越多,徐拙越覺得語言是一門藝術。

    可以把人激怒,也可以安撫暴躁的情緒。

    甚至還可以像諸葛亮那樣,用一句震爍千古的“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把王朗當場罵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不過到底從什么方面入手,徐拙心里也沒底。

    推心置腹說前程?

    自己這歲數不合適,而且一面之緣,說這些有些交淺言深了。

    徐拙想半天也沒理出什么頭緒,剛準備放棄這些念頭順其自然,結果系統的提示音再次響起。

    “有新的隨機任務出現,詳情請點擊任務面板查詢。”

    徐拙一愣,自己剛剛在琢磨怎么跟賀國安打交道呢這就來了任務,狗系統該不會是讓自己攛掇賀國安徹底脫離葛家吧?

    要是這樣的話,那難度就大了。

    可真得好好發揮一下忽悠……

    咳,語言的藝術了。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