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選擇食材

美食從和面開始
     隨機任務:說服賀國安。

    任務詳情:請宿主發揮自己的語言優勢,說服賀國安脫離葛家,并主動曝出葛家在經營方面的一些黑幕。

    任務獎懲:賀國安成功脫離葛家,宿主將會得到D級招牌京式菜品——它似蜜;任務失敗,葛家發起新一輪的輿論攻勢。

    任務時限:晚上八點之前。

    任務提示:從賀炎的未來入手。

    看完之后,徐拙唯一疑惑的一點就是,系統最后的這個提示,為什么會跟賀炎有關啊?

    從賀炎的未來入手,難不成跟賀國安討論孩子的教育問題?

    但是想想自己這個大學肄業的身份,徐拙明智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還是從別的方面入手比較好。

    到了季家烤鴨店,這會兒已經下午一點了,店門口到處都是排隊等位的人。

    來到樓上,小包房已經準備好了,還上了幾樣小涼菜。

    兩人在射擊場玩的比較盡興,這會兒全都有點餓。

    季明宇讓服務員上幾道下飯菜,再一人來一大份炸醬面,就和徐拙坐下來開吃。

    季家烤鴨店除了烤鴨出名之外,炸醬面在京城也排的上名號。

    服務員很快就端來了幾樣熱菜,又端來兩個托盤,上面放著一個大碗,里面放著煮好后又過涼水的面條。

    碗的周圍擺放著七個小碟子,里面放著各種菜碼。

    炸醬面嘛,七碟八碗是標配,這是當年落魄的八旗子弟最后的體面。

    清朝早期的八旗子弟生活還算富足,生活非常奢靡,比如招待客人,往往講究七碟八碗,也就是桌上要擺滿菜肴。

    到了清朝末期,八旗子弟越來越落魄,偏偏皇家還規定不能經商,使得這些貴族的生活還不如一般的百姓。

    盡管生活落魄,但是貴族該有的講究和體面卻是不能落下的。

    比如家里來客人了,照樣還講究七碟八碗。

    怎么講究呢?

    就是吃炸醬面的時候,特意把菜碼一樣樣分開裝進小碟子里,算是極度寒酸版的七碟八碗。

    還有種說法是,當時八旗子弟落魄,但又不咋會做飯,所以就弄一些青菜之類的切一些碼放在碟子里,再弄一碟醬。

    用菜蘸著醬吃,吃完了再弄碗面條,把這些剩下的青菜和醬往碗里一拌。

    齊活,這就是炸醬面的由來。

    當然了,這傳說的真假已經不可考證,反正炸醬面就是這么來的。

    而且在吃炸醬面的時候,很多人都會把這些典故說出來,再奚落一下當年窮講究的八旗子弟。

    季明宇一邊熟練的拌著碗里的面條一邊跟徐拙講著這些,當他講完后看到徐拙沒什么反應,有些奇怪的問道:“你不是廚師嘛,對這事兒不感興趣?”

    徐拙笑笑:“不,主要是聽膩了。”

    季明宇:“……”

    “什么意思?”

    “我每次在京城吃炸醬面,都是這套說辭。”

    兩人開吃的時候,一個服務員走進來,小聲的問徐拙下午需要用到什么食材,后廚那邊會提前準備。

    徐拙想了想說道:“肉鴿和鴨子就行,鴨子要嫩一點的,最好是活鴨。”

    服務員答應一聲,離開了包房。

    季明宇看了徐拙一眼:“你還真的要當著我爺爺跟賀伯伯的面做這道菜啊?他倆可是研究過很多了都沒找到竅門呢,你行不行啊?”

    “沒問題,放心好了,絕對讓你眼前一亮。”

    徐拙說完,捏著蒜瓣開始吃面條。

    俗話說:吃面不吃蒜,香味少一半。

    吃炸醬面時候來一瓣蒜,還真挺下飯的。

    吃飽喝足之后,徐拙溜達著去對面酒店準備午休。

    昨晚玩游戲到凌晨,一大早又被季明宇喊醒,再加上在射擊場玩兒的挺累的,所以這會兒徐拙迫切的需要休息一下。

    養精蓄銳,才能讓頭腦更加清晰。

    才能說服賀國安跟葛家一刀兩斷。

    睡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徐拙洗洗臉,換了身衣服下樓。

    這會兒三點多,他來到對面季家烤鴨店,剛準備去后廚熟悉一下環境,就看到季明宇正拿著三腳架往后廚搬。

    “明宇,你這是做什么呢?”

    季明宇一看是徐拙,當即說道:“拍視頻啊,你現在可是名人,得利用你的名氣給我們店里打打廣告。”

    得,看來昨天的烤鴨和今天的炸醬面不是白吃的。

    不過拍就拍吧,最好把賀國安也拍上,到時候放出來讓葛家的人都看看。

    想來他們的表情應該會很精彩。

    季家烤鴨店的后廚很大,畢竟有烤鴨爐嘛,大部分都是加工鴨子的區域,所以在這里其實是不愁沒鴨肉用的。

    只是做帶子上朝的鴨子和烤鴨的鴨子完全不同。

    烤鴨用的鴨子是填鴨,個頭很大,每只都在七八斤甚至十來斤左右,脂多肉厚,很就適合做烤鴨吃。

    但是帶子上朝用的鴨子,應該用南方的麻鴨,個頭不大,肉質相對來說比較細膩,鴨子肥瘦相間,這樣做出來的味道才更好一些。

    現在鴨子已經準備好了,看個頭差不多三斤多點,個頭不大,應該是那種幾個月大的仔鴨。

    除了鴨子之外,鴿子也已經準備好了。

    其實這道菜要用那種個頭和鴿子差不多大小的野鴨才對。

    因為帶子上朝的朝,也是潮的諧音,鴨子帶著野鴨在水中游,有弄潮的含義。

    換成鴿子就沒這種效果了,而且從血緣上來說,鴿子和鴨子也沒有野鴨和鴨子親近。

    但是現在野鴨是保護動物,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吃野鴨是犯法的,所以只能用鴿子湊數。

    鴨子和鴿子全都已經宰殺好了,甚至表皮上的那些細毛也已經收拾得干干凈凈。

    季文軒站在一邊,看著徐拙問道:“小拙,賀師傅等會兒就到,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啊,這道菜可不簡單,你別大意。”

    徐拙點點頭,在旁邊水池那邊認真把手洗一下,然后把季明宇拿來的一件廚師服罩在短袖外面。

    再戴上廚師帽,徐小廚再次上線。

    他拿著準備好的鴨子和鴿子,準備下手開始收拾,因為收拾完還得腌制半小時。

    要是等賀國安來了再收拾的話,一來這鴨子和鴿子都不再新鮮了。

    二來則是腌制那半小時徐拙實在不知道干嘛,總不能幾個人站在廚房大眼瞪小眼吧?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