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詭異的任務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主線任務:日料比賽。

    任務詳情:請宿主在彭飛的幫助下,尋找五個以上對中餐有偏見的日料廚師進行比賽并贏過他們。

    任務獎懲:每贏得一個日料廚師,宿主就會得到一項不低于D級的日料烹飪技能,上不封頂;每失敗一場,宿主將隨機失去一項烹飪技能。

    任務時限:五年內。

    任務提醒:和日料廚師比賽是宿主在海外揚名的捷徑,請宿主好好把握。

    看完任務詳情,徐拙越發覺得這個任務有些詭異。

    主線任務居然設置得這么奇葩。

    這么沒頭沒腦的跟人比賽是什么情況?

    就為了海外揚名?

    可是我不想揚名啊,要是有選擇的話,我甚至都不想去京城開店。

    玩游戲不香嗎?干嘛要活的這么累呢?

    但是徐拙只能抱怨兩句,卻不得不把這個任務做出來,因為這個隨機失去烹飪技能的懲罰實在是讓人無語。

    這不是逼著人努力奮進嘛。

    徐拙是趁著去洗手間的功夫把這個任務詳情看完的,回來后,大家繼續聊天。

    從聊天中得知,彭飛居然跟趙光明早就認識了,兩人都喜歡創新類的餐飲,不過南轅北轍是,彭飛喜歡日料,而趙光明更中意分子料理。

    這讓兩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彭飛是個很鉆營的人,他除了開了這么一家日料店之外,還做日本高端食材的批發采購業務。

    這讓徐拙有些意外,不過以后想做日料或者買日料相關的食材,倒是可以通過彭飛采購。

    比如今天吃的和牛以及無菌蛋,就可以從他這邊進貨。

    因為任務時限有五年,所以徐拙一點都不急,甚至聊天的時候都沒往這方面扯。

    不過回去后,沒事了可以找一些簡單的日料練習一下,不一定非要比賽,也可以給自家媳婦兒改善一下生活嘛。

    下午三點多,徐拙和季明宇告辭回去。

    上車后,季明宇好奇的問徐拙:“你倆剛剛一直聊的那個趙光明是你朋友嗎?能不能介紹我認識一下?”

    這話讓徐拙一怔,說話聲音都變了:“你……你想干嘛?”

    季明宇沒意識到徐拙的轉變,他一邊倒車一邊說道:“我對分子料理很感興趣,有機會的話,我倒是想跟他學一兩手。”

    徐拙長長的松了口氣。

    原來是學分子料理啊,還以為別的原因呢。

    兩天后,徐拙坐上了回去的高鐵。

    這兩天,他在季明宇的帶領下,把京城這邊感興趣的美食吃了個遍。

    說實話,京城的美食比較匱乏,除了那幾樣宮廷小吃之外,剩下的就是鹵煮炒肝兒之類的下水了。

    要說好吃,

    真跟南方的美食有點差距。

    不過挺有特點,偶爾吃一次倒也很不錯。

    這次來京城收獲不小,不僅成功讓賀國安離開了葛家,而且還認識了彭飛。

    雖然不知道參加那些日料比賽有什么用,但既然是主線任務,想來還是挺重要的。

    而彭飛這個人掌握著日本高端食材的資源,以后想吃什么隨時可以找他買,這點挺好的。

    徐拙對于各種高檔海鮮和無菌雞蛋以及各種日式醬油挺感興趣,回頭找彭飛買一些,這樣在家就可以做一些簡單的日料了。

    美滋滋。

    至于葛家那邊,現在估計已經意識到不對勁了。

    雖然網上那些輿論才剛剛發酵,但是在各路水軍的帶領下,葛家肯定會被推到風頭浪尖上。

    特別是葛存興那個做帶子上朝的視頻,更是被無數網友挖出來鞭尸。

    “做得不對就不說了,口口聲聲貶低人家說自己做得最正宗,打臉了吧?”

    “看看人家徐老板的動作多流暢,再看看你,表演痕跡太重。”

    “不僅表演痕跡重,視頻的剪輯也很凌亂,懷疑不是一天拍出來的。”

    ……

    各種質疑的聲音,讓前幾天在水軍們那一聲聲廚神中迷失自己的葛存興有些狂躁。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前幾天你咋懟別人,現在就咋被別人騎臉。

    然而葛存興狂躁歸狂躁,卻做不了什么。

    畢竟是他招惹別人的。

    蹭別人的熱度,就得有被人反攻的覺悟。

    徐拙在高鐵上看了一路相關的信息,他沒有發言,不過給好幾條懟葛存興和抵制葛家的微博都點了贊。

    有時候,點贊比發微博還更有影響力呢。

    回到四方酒樓,徐拙放下行李來到后廚,發現趙金馬也在這,正跟馮衛國湊在一個灶臺前,臉紅脖子粗的不知道在爭論什么。

    他隨即走過去問道:“趙爺爺,你倆怎么了?”

    趙金馬氣急敗壞的說道:“昨天我閑著沒事做了一次葫蘆雞,這老頭非說我做的不好吃,我讓他做他又不做,真是氣死我了。”

    嗯?

    這也值當吵一架?

    馮衛國見到徐拙之后,表情緩和了不少:“我不是不做,我是等小拙來了再做,省得現在做一次,小拙回來還得再做一次。”

    這話不說還好,說了之后讓趙金馬更加生氣。

    我趙金馬在中原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難道在你還不值當多做一次葫蘆雞嗎?

    不過這話趙金馬沒法說出來,所以只能生悶氣。

    徐拙說道:“現在我回來了,馮爺爺您可以做了,正好我也想嘗嘗正了八經的陜西葫蘆雞到底啥味兒。”

    馮衛國答應一聲,當即就表示開始做。

    但是趙金馬對這老頭的手藝卻嗤之以鼻:“山西廚子做陜菜能做地道才怪了,UU看書www.uukanshu 小拙,等他做完你再嘗嘗我做的,絕對不比他做的差。”

    馮衛國是陜西人,會做陜西菜很正常。

    不過趙金馬的話就純粹是起哄了。

    等馮衛國做完了他再做,這明顯就是心虛的象征。

    有本事一塊兒做啊。

    店里有現成的雞,倒可以立即去做,甚至徐拙也可以幫忙動手操作。

    做雞鴨次數一多,徐拙多少也掌握了一些相關的技巧。

    結果馮衛國挑選半天,發現店里的那些三黃雞都沒法用。

    原因就是,這些雞都是從雞肚子開膛的,而做葫蘆雞最好是開背雞,這樣雞肚子是完整的,能更方便的擺造型。

    徐拙在高鐵上啥都沒吃,這會兒本就有點餓,一想到葫蘆雞那脫骨入味的口感就更饞了,所以他二話沒說就自告奮勇開車去市場買了幾只活雞。

    回來后他把雞往馮衛國面前一放:“馮爺爺,開始吧!”

    ————————

    做日料的任務只是為后面挖個坑,大家不用在意。今天依然五更,有票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