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福祿雞?

美食從和面開始
     蒸制,能夠讓鹵湯逐漸浸入到雞肉中,卻又不會破壞雞肉的本味兒。

    徐拙之前就做過類似的菜品,所以并不覺得驚訝。

    蒸雞需要兩個小時,徐拙沒有一直在店里等著,而是離開四方酒樓,開車去了不遠處的寫字樓。

    袁康他們都在這邊辦公,徐拙打算找他看看網上的情況。

    落井下石這種事兒雖然有點下作,但也得看用在誰身上。

    假如用在反復蹭自己熱度的葛家身上,那就再合適不過了。

    辦公室中,袁康正跟李浩聊著公司未來的安排。

    見徐拙過來,袁康當即打開電腦,開始給徐拙講解輿論的現狀以及下一步的安排。

    對于這種勾心斗角的事兒,徐拙完全沒在意,他過來就是來公司視察一下,看大家在這邊辦公感覺怎么樣。

    結果聽著聽著,徐拙發現袁康居然給他也安排了活兒。

    “現在葛家對賀國安的做法讓很多人都很生氣,所以,作為行業名人你就要為整個廚師行業發聲了。

    這樣你既能站在大義上譴責葛家,也能贏得大眾的歡迎。畢竟大家都被996的福報壓得喘不過氣來,現在有人呼吁這事兒,絕對能掀起一波熱潮。

    而這波熱潮掀起來之后,首當其沖的就是葛家,因為他們是這件事的主導,不管現在做什么,都要承受大眾的怒火。”

    聽到這里,徐拙好奇的問袁康:“這有用嗎?”

    袁康笑著說道:“當然有用了,當時996福報事件,好多人都抵制過阿里,雖然最后不了了之,但并不是沒用,而是阿里的體量太大造成的。

    人家阿里能做到在風潮中巋然不動,葛記飯莊能行嗎?

    等著瞧,他們這次別說上市了,會不會關門大吉都不好說呢。畢竟這年頭雪中送炭的沒幾個,落井下石的人卻不會少了。

    葛家這兩年一直踩著京城其他飯店蹦跶,你真以為所謂的京菜協會就是鐵板一塊嗎?會有他們鬧騰的時候。”

    既然這么有把握,徐拙便不再多說什么。

    一切都讓袁康安排就行。

    至于為行業發聲什么的,徐拙直接掏出手機遞給袁康:“你幫我發微博就行了,我不太擅長說一些假大空的話。”

    袁康笑笑,接過手機說道:“那你得請我吃飯啊。”

    他原本就是開玩笑,不過這話讓徐拙想起了馮衛國做的葫蘆雞,便隨口說道:“行啊,正好店里在做葫蘆雞,等會兒做好了咱們一塊兒回去吃。”

    這話讓原本沒有聊天興趣的李浩頓時“活”了過來:“什么?葫蘆雞?那我可得多吃點,好長時間沒吃過老家的葫蘆雞了,做夢都想著這一口呢。”

    嘖,你啥時候都忘不了吃。

    徐拙剛想吐槽他兩句,誰知袁康也來勁了:“啥東西?福祿雞?”

    李浩用標準的普通話糾正了他的話:“不是福祿雞,

    是葫蘆雞。”

    袁康愣了一下:“這不就是福祿雞嗎?”

    他是典型的湖南口音,H和F分不清。

    但是李浩作為一個陜西人,可不會讓自己的家鄉美食改名的。

    他拿來一支筆,在紙上寫下了葫蘆雞三個字:“哥,你再讀讀,這是葫蘆雞還是福祿雞?”

    “福祿雞啊,你倆怎么了?”

    徐拙:……

    李浩:……

    第一次覺得祖國疆域太大的壞處,語言沒法統一。

    徐拙原本不想在這事兒糾纏的,但是袁康的話讓他覺得很有意思,他拿著筆在紙上寫下了福祿雞三個字,然后遞給了袁康。

    結果袁康朗聲讀了出來:“葫蘆雞!”

    這響亮的三個字,讓徐拙和李浩徹底放棄了糾正袁康發音的想法。

    嗯,這么翻著來聽著也不錯。

    福祿雞,聽起來比葫蘆雞更好聽,而且對于喜歡討彩頭的國人來說,用福祿雞這個名字,說不定能吸引更多顧客呢。

    不過唯一的不好就是,福祿雞三個字聽起來跟福利姬有點相似,所以聽多了總有不健康的念頭出來。

    算了算了,不想這些了。

    徐拙岔開話題,帶著袁康和李浩開車回酒樓準備吃雞。

    把兩人送到酒樓之后,徐拙沒有下車,而是直接開車回家一趟,接上于可可周雯孫盼盼以及女裝大佬熊仔回店里。

    既然吃葫蘆雞,自然要讓大家都過過癮了。

    幸好今天買雞的時候覺得雞小,所以多買了幾只,不然還真不夠吃呢。

    來到店里,讓幾個女孩兒抱著熊仔上樓,徐拙則是回到廚房,繼續觀摩葫蘆雞的制作。

    這個時候蒸制得已經將近倆小時了,馮衛國把蒸柜的開關關掉,讓雞在蒸柜中多悶一會兒。

    十分鐘后,他打開蒸柜,把里面蒸雞的盆端了出來。

    經過兩個小時的蒸制,盆里的雞湯上面多了一層金黃色的油脂,油脂包裹著深色的鹵湯,看上去很誘人。

    馮衛國把盆上那層保鮮膜撕掉,頓時一股好聞的味道就從鍋里飄了出來。

    雞的香味兒和鹵料的味道,聞起來就好像燒雞店門口飄出來的那種香味兒。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馮衛國小心把盆里的雞撈出來放在竹箅上控水,順便用剪刀雞身上的那些麻繩一一剪斷。

    這個時候動作要輕,因為這時候雞肉已經徹底熟透酥爛,稍微用點勁兒就會讓雞肉碎裂開來。

    把麻繩一一剪開后,馮衛國又拿著一根牙簽,把所有雞的眼睛刺破。

    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雞的眼睛在炸制的時候容易爆開,造成熱油飛濺,所以要提前破開,免得出現燙傷事故。

    這時候雞還比較燙手,不能直接下鍋炸制,需要等雞的溫度降下來才行。

    這樣能夠讓雞肉稍稍緊實一些,炸的時候不會碎掉,另外就是,雞降溫后再炸制,能夠把雞身上的香味兒徹底激發出來,使得香味兒更足。

    雞肉不燙手的時候,馮衛國架上油鍋,開始炸雞。

    炸葫蘆雞的油一定要熱,這樣才能快速把雞皮炸酥炸香,而不會讓雞肉中滲透。

    要是油溫不熱的話,那雞肉中會浸滿油脂,吃起來非常油膩。

    等到油溫八成熱的時候,馮衛國小心的托著雞放進漏勺中,準備炸制。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