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炸雞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很多關于雞的菜品都有炸制的步驟,比如燒雞、扒雞、香酥全雞等。

    但根據做法不同,炸制的時間和火候也不一樣。

    比如燒雞和扒雞的炸制,主要是為了上色用,所以油溫不用太高,炸制的時間也不用太長,只要雞身變色就可以撈出。

    而香酥全雞,則是把腌制過的整雞裹上炸粉或者酥糊,放在油鍋里炸制成熟,所以入鍋時候油溫不宜過高,避免造成外熟里生的情況。

    等到雞肉差不多熟透的時候,油溫升高或者撈出高溫復炸,讓外皮變得酥脆好吃,而且高溫熱油也能把雞身內多余的油脂炸出來。

    至于現在炸的葫蘆雞,跟這些雞又不一樣。

    葫蘆雞是已經完全做熟的雞,炸的時候只需要把外皮炸酥就行,所以炸的時間一定要短,讓雞皮在最短的時間內變酥。

    這就要求油溫要很高才行。

    甚至光油溫高還不行,灶上的火力也要夠強,這樣才能夠避免出現雞下鍋后鍋內的油溫急速下降的情況。

    馮衛國把雞放進漏勺中之后,就端著漏勺放進了油鍋中。

    等雞在熱油的浮力下逐漸脫離漏勺,再從下面慢慢把漏勺抽掉。

    “要是用大鍋炸的話,直接把雞倒放在鍋邊,雞背朝下滑進鍋里就行。但是今天用的鍋太小,沒辦法那么炸了,所以只能借助漏勺炸制。”

    做熟的雞不能直接往油鍋里放,因為油溫太高,雞剛放進去就會劇烈沸騰,容易讓雞散架。

    而借助漏勺或者用雞背順著鍋邊滑進鍋里就沒有這種問題了。

    鍋里的熱油在劇烈沸騰,馮衛國拿著勺子,小心的把鍋里的雞翻個面。

    等到雞的顏色從原本路湯里撈出來的棕色變成棗紅的時候,就說明雞已經炸得差不多了。

    畢竟是高溫熱油嘛,加上灶上的火力全開,整只雞炸不到一分鐘就可以出鍋。

    馮衛國拿著漏勺,小心的把鍋里的雞舀出來,然后拿一張竹篾網放在油盆上,把雞放在上面控油。

    接著,他將其他雞都放進油鍋里炸一遍。

    炸雞的時候有一點要注意,就是鍋里一次只能下一只雞,這樣才能防止這些雞在熱油的作用在在鍋里來回碰撞,最后導致雞肉散架。

    控油完畢的雞小心的放在盤子里,放的時候要注意,是雞肚子朝上,而不是雞背朝上。

    這一點要分清,因為這關系著葫蘆雞的造型。

    雞肚子朝上可以讓雞翅膀和雞腿自然張開,使得外形更接近葫蘆形。

    當然了,自家做著吃的話怎么擺放都行,沒那么多講究。

    擺好之后,還要再點花椒鹽和辣椒鹽兩種干碟放在一邊,方便蘸著食用。

    葫蘆雞做好之后,趙金馬不客氣的撕掉一只雞腿便吃了起來,原本說馮衛國做好后他就動手做呢,這會兒卻像是完全忘了這一茬一樣。

    顯然,馮衛國做的葫蘆雞讓他很是服氣。

    不過他嘴上肯定不會低頭服輸的。

    比如現在,吃著這好吃的雞肉,他一副長輩的口氣說道:“不錯不錯,小馮這手藝確實很不錯,外皮香酥,雞肉鮮嫩,吃起來別有一番滋味兒。”

    小馮?

    馮衛國一口老血差點吐他臉上。

    這老東西越來越不要臉了,不過趙金馬歲數大,比馮衛國大好幾歲呢,所以嚴格來說,喊小馮也沒錯。

    總比喊國國或者國兒要強一些。

    他沒搭理這不要臉的老頭,而是挑出幾只沖徐拙說道:“小拙,他們不都在等著吃嗎?趕緊端過去,這葫蘆雞就得趁熱吃才好吃。”

    徐拙也沒跟馮衛國客氣,喊上郭興旺,一人端著兩盤雞肉就往樓上送去。

    雖然今天主打的是葫蘆雞,但不能光吃這個,所以這會兒包房里其實已經上了一桌菜了。

    推門進來的時候,李浩笑呵呵的沖袁康說道:“袁康,你要的福祿雞,來嘗嘗好不好吃。”

    他剛說完,跟著徐拙一塊兒進來的郭興旺便愣住了:“腐乳雞?這是葫蘆雞,可不是腐乳雞,我們安徽的腐乳雞不是這么做的。”

    李浩:“……”

    媽蛋,這只雞到底有多少個諧音名字?

    不過……

    腐乳雞?

    喜歡吃腐乳肉的李浩童鞋當即來了精神:“興旺,腐乳雞好吃嗎?”

    郭興旺點點頭:“還行啊,味兒不錯,我挺喜歡吃的。”

    “那……好做嗎?”

    “好做,把雞切碎,弄點腐乳倒進去攪拌一下,腌制半小時再上鍋蒸就行了,做法超簡單的。”

    李浩一聽,就更來勁了,他激動的挫著雙手:“那你能不能……”

    郭興旺無奈地說道:“雖然腐乳雞的做法很簡單,但是我不會做啊,你想吃可以找樓下趙爺爺或者馮爺爺問問,他倆說不定會做呢。”

    不會做你扯那么多做什么?

    李浩無力的坐回座位上,不過當他看到眼前擺著的葫蘆雞,當即就來了精神。

    雖然吃不到腐乳雞,但能吃到葫蘆雞也不錯,畢竟這可是家鄉菜,小半年沒吃過正了八經的葫蘆雞了。

    李浩沒用筷子,而是從餐桌下面的抽屜里摸出一個方便面調料包一樣的小袋子,撕開后從里面拿出一副一次性手套。

    給自己戴上后,就下手撕下半只雞放在自己面前,一邊蘸著椒鹽往嘴里塞一邊嘟囔著說道:“吃葫蘆雞就得下手才過癮,你們用筷子的吃法實在是太斯文了,吃不出葫蘆雞的精髓……”

    孫盼盼白了他一眼:“吃你的吧,嘴饞就嘴饞,非得給自己找一堆歪理做什么?不過這雞真挺好吃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非常脫骨,輕輕一吮肉就從骨頭上脫下來了,真好吃。”

    葫蘆雞確實好吃,外皮是酥的,雞肉是嫩的,吃起來非常脫骨,卻不糯不爛,依然有著雞肉特有的那種勁道。

    而且更讓人滿意的是,不管哪個部位吃起來都非常入味兒,但是在入味兒的同時,卻不奪雞肉本身的鮮美。

    配上兩種椒鹽,吃起來別提多過癮了。

    剛開始做的時候,馮衛國夸口說一人吃一只雞很輕松,當是徐拙還覺得他在吹牛。

    現在看來,一人吃一只雞還真不是問題。

    因為這雞肉吃著實在是太過癮了,讓人越吃越想吃。

    當徐拙將面前這只雞吃得只剩下一個雞架的時候,當即就做出決定:

    上新!

    葫蘆雞一定要在店里上新!

    這么好吃的雞,就得拿出來誘惑別人才對。

    不過……

    剛剛郭興旺說的腐乳雞是啥玩意兒?

    要不,下樓問問趙金馬和馮衛國,要是兩人會做的話,讓他倆做一份試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