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零九十章 你看這只貓,像不像個餅?

美食從和面開始
     把裝盤雞塊的蒸盤一一放入蒸柜中之后,徐拙這才有時間查看剛剛得到的那個隨機任務。

    隨機任務:調解。

    任務詳情:請宿主想辦法調解趙家內部的矛盾,讓趙家不再重新變得和睦美滿。

    任務獎懲:任務成功,宿主將會得到D級通用烹飪技能——魚丸制作;任務失敗,無懲罰。

    任務時限:半年。

    任務提示:可從十月份趙金馬的生日入手。

    看完之后,徐拙有種無力感。

    魚丸的做法他還是很眼熱的,甚至很早之前就覬覦過魚丸的做法。

    但是這個任務調解別人家矛盾的任務,實在讓他難以下手。

    人家清官還難斷家務事呢,自己一個外人,插手別人家的家事算怎么回事?

    盡管現在趙家的矛盾也就是捅破一層窗戶紙的事兒,畢竟趙金馬挺關心趙光明,而趙光明也一直惦記著自己的爺爺。

    但不是說捅破窗戶紙就行了,也有可能帶來反作用。

    畢竟趙金馬是個極其愛面子的人,而他的孫子讓他覺得顏面掃地。

    這是趙家的矛盾根源,徐拙覺得自己是完不成這個任務了。

    所以他想了想,決定放棄。

    不就是魚丸嘛,大不了用潛心好學去偷師一下,或者干脆不學。

    那么多廚師都不會做魚丸,不照樣活蹦亂跳的在努力生活嘛?

    做人要知足,畢竟中餐的菜品與技法那么多,自己哪能全部學到手呢?

    想通這些之后,徐拙的心稍稍靜了下來。

    雖然任務不做,但回頭趙金馬生日的時候,自己該表示還得表示。

    今年應該是趙金馬的78歲生日,估計會大辦,到時候送他個比較別致的禮物就行了唄。

    比如,拜個師啥的。

    徐拙可沒忘記那個拜趙金馬為師的任務,畢竟獎勵可是中原第一名菜鯉魚焙面,這道菜徐拙眼饞很久了。

    至于用什么形式拜師,這個就……

    到時候讓老爺子他們安排唄,自己完全不懂這些師徒關系,反正只要自己把老爺子說通了,剩下的事兒就會簡單很多。

    雞塊需要蒸制二十分鐘,然后再悶十分鐘。

    時間還早,徐拙溜達著上樓,看大家還有沒有興趣吃腐乳雞了,要是沒興趣的話,那些雞塊就讓后廚的人和服務員們分著吃了。

    結果來到包房中之后,徐拙發現大家正拿著手機圍著桌子拍攝。

    而桌子中間,則是大刀金馬的坐著一只肥膩膩的——熊仔。

    “喂,你們干嘛呢?在吃飯的地方逗貓玩,這要讓顧客知道了可是會抗議的啊。”

    這世上有喜歡寵物的,就有厭惡寵物的。

    讓寵物隨意爬到餐桌上,

    這對于養寵物的人來說雖然不是個事兒,但對于討厭寵物或者潔癖的人來說,卻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假如在家的話,他們隨便拍攝都行。

    但這是店里,雖然這個包房一般不對外使用,但是讓顧客看到的話,心里還是會有芥蒂的。

    “噓,等下再說啦,熊仔這會兒坐著睡著了,讓我們先拍兩個小視頻再把它抱下來。”

    說完,于可可輕輕轉動一下桌子上的轉盤,然后這只睡姿蜜汁可笑的傻貓,就隨著餐桌轉動起來。

    哪怕于可可已經加速了也完全沒有醒的意思。

    不過等拍完后,徐拙拿著手機在餐桌上輕輕一敲,清脆的聲音立馬把熊仔驚醒,甚至還來了一個原地起跳。

    不過看這么多人在場,它猛的竄進于可可懷中,然后虎視眈眈的看著把它吵醒的罪魁禍首。

    “喲,還帶著起床氣呢?”

    徐拙在熊仔腦袋上擼了兩下,這種貓抬起前爪就要抗拒。

    但等徐拙把小魚干拿出來之后,它就毫無節操的從于可可懷中掙脫出來,跳到徐拙身上,還親昵的用它那大腦袋在徐拙胸口蹭了幾下。

    郭興旺在一旁嘆息一聲:“我為啥不喜歡養貓呢,就是這玩意兒永遠喂不熟,只要給吃的就沒任何節操。”

    李浩笑著說道:“你要養寵物啊,就別把人的條款加在動物身上,什么立場啊,什么節操啊,這些都是人為設定的。動物們想的很簡單,吃好玩好睡飽,這就夠了。”

    徐拙把熊仔放下來,拿個一次性的小碟子放在地上,然后把剛剛從廚房捎過來的小魚干放進去。

    熊仔立馬趴在地上雙手扒拉著小魚干吃了起來。

    大家各自看著手機上剛剛拍的視頻,看誰拍的更有意思。

    輪到李浩展示的時候,郭興旺好奇的說道:“你拍的熊仔,看著咋那么像我們那邊的黃山燒餅呢?”

    剛剛拍的時候,李浩因為還在吃東西,所以手機放的很低,再加上角度問題,所以他就拍到了熊仔那圓潤的后背和屁股。

    這個畫面被頭頂的燈光一打,看上去真的像是放大版的黃山燒餅。

    黃黃的猶如蟹殼一般。

    原本郭興旺就是隨口一提,但是李浩卻來勁了:“燒餅?好吃嗎?你會不會做?”

    孫盼盼指了指面前那已經空著了的大碗:“一說吃的你就來勁,還沒吃飽啊?”

    李浩笑笑:“這不沒嘗過嘛,想嘗嘗味道,徐老板,你會做嗎?”

    徐拙搖搖頭,他還真不會做黃山燒餅。

    黃山燒餅跟象棋的棋子大小,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里面包著的是梅干菜和豬肉,外面則是裹著一層酥皮,吃起來外酥里香。

    上次在黃山時候他吃過好幾次,甚至來的時候還帶了一些。

    但卻一直沒掌握做法。

    不過他不會做,不代表別人也不會。

    郭興旺說道:“想吃的話明天我抽空做點就行了,反正后廚有烤箱,這玩意兒用烤箱做比傳統的爐子方便很多。”

    他這么一說,大家都想嘗嘗了。

    人就是這樣,許久不吃一樣東西,也想不起來吃。

    一旦有人提起的話,心里就開始想這一口,而且越是吃不到,就越想吃。

    大家都沒問郭興旺是不是真的會做,畢竟他跟著馮衛國學了這么多天,對面點應該早就熟得不能再熟悉了。

    再說就算做不好,不還有馮衛國在嘛。

    明天郭興旺要是做黃山燒餅的話,馮衛國絕對會守在一邊看著。

    這雖然是一次心血來潮的嘗試,但對于馮衛國來說,卻是一場對郭興旺廚藝的考試。

    教了這么多天,該實踐一下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