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又出狀況

美食從和面開始
     潔白的瓷盤上面是一層鮮綠色的生菜葉。

    而生菜葉中,則是一只顏色紅潤香味撲鼻的鴨子。

    在鴨子身上,還有一撮紅椒絲點綴。

    這就是徐拙做的紅扒秋鴨。

    從賣相上來說,比帶子上朝還更加出眾,而且鴨身上的骨頭已經敲碎,所以鴨子的線條圓潤飽滿,看上去很饞人。

    大家看著徐拙做的鴨子,都沒有動筷,而是發表著感慨。

    確切的說就是,聽鄭光耀感慨。

    當年他在國宴后廚當廚師長的時候,心氣兒很高的,所以對于新去的于培庸有點看不上。

    但是沒多久,于培庸做的紅扒秋鴨被領導們一致稱贊,于培庸這才進入了鄭光耀的視線中。

    雖然他很不服氣,但是于培庸的手藝確實不錯。

    特別是做的那道紅扒秋鴨,整個后廚誰都挑不出毛病。

    回憶起過去這些事兒,鄭光耀感慨連連。

    當然了,他自然沒提當年國宴后廚的刺兒頭徐濟民,只是單純的回憶了一把過去的事兒。

    同時還說道:“其實我們粵菜中,也有一道扒鴨子的菜品,名叫八寶扒鴨,小拙你以后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八寶扒鴨的做法徐拙知道,就是把鴨子整鴨脫骨,然后里面塞入八寶餡料,再鍋里先炸一下定型,然后放進砂鍋里滿滿煨熟煨透。

    最后出鍋裝盤,把剩下的湯汁勾芡澆汁就成了。

    說起來跟布袋雞很相似,唯一的區別就是多了個油炸和澆汁的步驟。

    不過現在徐拙不想學,因為潛心好學的技能還在冷卻中,就算想學也學不會。

    再說了,學這道菜還不如學八寶葫蘆鴨呢。

    兩道菜的做法幾乎完全一樣,同樣都是油炸后入砂鍋進行扒制,但不同的是,八寶葫蘆鴨的賣相更好,名氣更大。

    而粵菜中的八寶扒鴨,已經到了快失傳的地步。

    沒辦法,美食圈也是個看臉的世界,賣相好的菜品才會更加受歡迎。

    而且這道菜有乾隆下江南的故事加持,在這方面粵菜中的八寶扒鴨就顯得單薄了許多。

    拼顏值拼不過人家,文化上也被人家秒殺,偏偏又極為相似,八寶扒鴨的落敗是顯而易見的。

    這就好比那句網上的流行語:撞衫不可怕,誰丑誰尷尬。

    徐拙收起心思,開始品嘗自己做的這道紅扒秋鴨。

    鴨肉極爛,用筷子輕輕一劃拉,鴨肉就自動分開了。

    連皮帶肉的夾起一塊送進嘴里,首先感受到的就是鴨肉的潤。

    這個潤不光是因為鴨肉油脂多的緣故,而且跟做法也有關系。

    這道菜是放在砂鍋里用小火煨制出來的,肉中的水分非但沒有流失,反而因為肉質纖維逐漸蓬松的緣故,

    吸收了很多湯汁。

    這些湯汁就是這道菜吃起來比較潤的原因。

    除了潤之外,這道菜的香味兒也很別致。

    有鴨肉的香味兒,有豬肉的香味兒,還有香菇和蔥油的香味兒。

    甚至細品之下,還能品出大白菜的那股子清甜的香氣。

    這么多香味兒融合在一起,別說吃了,哪怕只是聞上兩口,也非常享受。

    復合型香味兒是最迷人的,不僅是香味兒復雜,而且相對于單一的香味兒也顯得厚重許多。

    口感潤,味道香,光這兩點,已經足夠讓很多人垂涎三尺了。

    偏偏這道菜還做得極為軟爛,哪怕沒牙的人也能吃得很暢快。

    這就是名菜的優勢,沒有限制,能夠照顧到大多數人的口味,而不像有些爭議菜品那樣,喜歡的人愛得不行,不喜歡的人聽到就反胃。

    紅扒秋鴨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哪怕不喜歡吃鴨子的人也會來上兩口。

    除了鴨肉爛之外,這道菜的骨頭也很容易就能去除。

    哪怕牙口不好的人呢,也能夾起鴨腿骨的關節處,細細品嘗著關節上的軟骨。

    于可可夾起一塊鴨肉放在嘴邊,輕輕一吸溜就吃進了嘴里,她一邊咀嚼一邊感嘆:“以前吃過好多次紅扒秋鴨,但我覺得這次吃的味道最好。”

    剛說完,龐麗華就在她腦袋上輕輕拍了一下:“怎么說話呢?這要是被你爺爺聽到得多傷心啊?不過小拙做的確實好,我都沒吃夠呢。”

    一旁的于長江無奈的笑笑,繼續吃菜。

    家庭弟位堪比徐老板。

    鴨子雖然不小,但是今天中午人多,所以這只紅扒秋鴨很快就吃完了。

    魏君明看著徐拙問道:“怎么樣?有沒有在四方酒樓上新的打算?”

    徐拙想了想,隨即搖搖頭,否決了這個提議。

    紅扒秋鴨這道菜特點鮮明,味道鮮美,在江南地區或許很受歡迎,但是在中原那邊,受眾就少了一些。

    首先是這肉太爛糊,雖然也稍稍有些口感,但是整體來說沒有嚼勁。

    再說味道,盡管很香,但是這種咸鮮口味太過單一,顧客剛吃的時候或許還會眼前一亮,但是吃多了的話肯定會膩。

    相對來說,中原那邊的人還是更喜歡土匪鴨黃燜鴨等滋味鮮明、爽口下飯的菜品。

    徐拙把這個理由說出來之后,魏君明點了點頭:“假如按照利潤來說,紅扒秋鴨確實不怎么適合在酒樓上新,你明白這點就好,我是真怕你學會一道菜就想上新的。”

    吃飽喝足,徐拙開車把魏君明三人送到烹飪學院,然后回到別墅美美的睡了一覺。

    這邊的事兒基本上已經差不多全搞定了,現在只剩下徐文海的客座教授聘任書還沒發下來。

    徐拙打算等拿到聘任書就準備回去。

    這別墅的枯燥氣息太濃郁,住久了容易讓人喪失斗志。

    相對來說還是自家的房子好啊,UU看書 .uukanshu. 雖然小,但是足夠溫馨。

    而且布局合理,書房里還有一臺電腦,電腦里滿是各種好玩的游戲……

    沒錯,徐老板住了幾天之后,又懷念電腦上的游戲了。

    雖然前兩天龐麗華給徐拙買了臺PS4,但是徐拙卻不太習慣用手柄。

    在他眼里,鼠鍵操作才是王道。

    特別是玩射擊游戲的時候,手柄瞄準真挺蛋疼的。

    原本徐拙以為拿到徐文海的聘任書是十拿九穩的事兒,沒想到臨到頭卻出了點狀況。

    負責這事兒的那位領導想吃一樣京城的小吃,讓賀國安幫忙去做,賀國安卻以不會為由拒絕了。

    那位領導貌似失了面子,遷怒于徐拙,把老徐的聘任書給扣下了。

    這種流氓行為讓徐拙有些無語,你在賀國安面前耍官威管我毛事啊?

    再說賀國安也是的,人家想吃就做唄,初來乍到就端架子,不利于跟同事們相處的。

    閑著沒事,徐拙打給了鄭光耀,想問問他那領導到底想吃什么。

    結果鄭光耀說了一種京城美食的名字。

    “炒肝兒!”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