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開導曹坤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并沒有糾結太久,因為郭興旺給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建議。

    “咱們都寫菜譜上不就行了嘛,反正咱用的是電子菜譜,多幾道菜也沒事。一個是醬香牛肉片,一個醬香牛肉塊,他們愛吃哪個吃哪個。”

    這樣倒也不錯。

    原來的菜品是五香牛肉,瀕臨下架,現在換成醬香,也算是跟前者做個分割。

    這事兒定下來之后,徐拙就拉著曹坤走到一邊,把心中那個把他折磨了一晚上的問題拋了出來。

    俗話說,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

    現在既然自己想不出好的解決方式,那就集思廣益,先聽聽大家的意見。

    當然了,曹坤的意見相對來說最重要,因為他要是撂挑子不干,雖然四方酒樓的鹵品部不至于停滯不前,但也會受到影響的。

    所以為了表示尊重,徐拙先聽聽他的看法。

    但是曹坤的反應卻有點奇怪,主要是整個人看上去很萎靡,沒有一點精氣神。

    就好像昨晚在網吧玩了一個通宵,現在在強打精神上班一樣。

    嗯?

    這是什么情況?

    想家了?

    不應該啊,上月曹坤剛剛回去一趟,還帶他老媽去醫院做了個全身體檢,確定什么事兒都沒有才過來的。

    不是想家的話,難不成有什么心事?

    徐拙想了想,曹坤現在收入也算不錯了,他一個月連工資帶提成帶獎金,這些雜七雜八的算在一起差不多兩萬了。

    加上他為人比較節儉,估計明年在省城買個小戶型是絕對沒問題的。

    這種情況下,肯定會動再婚的心思。

    有合適對象了?

    不過也不像,要是有對象的話,不會整天都泡在店里研究鹵水。

    而且之前前臺幾個服務員試著給他介紹過對象,都是三十來歲離異的,有幾個甚至連孩子都沒有,但都被曹坤否決了。

    原因是,他還沒確定是在省城安家,還是以后回蓉城。

    另外一點就是,因為他跟前妻的婚姻一地雞毛,讓他的婚姻失去了信心。

    所以暫時沒有結婚的念頭。

    不過,夜深人靜的時候誰都會動這方面的心思,曹坤不會偷偷在網上網戀了吧?

    徐拙腦子里各種你念頭飛快閃過,但都再次否決。

    “坤哥,你怎么了?有心事?”

    猜了半天都覺得不太對,所以徐拙打算開門見山跟曹坤好好聊聊。

    結果曹坤勉強笑笑,有氣無力的說道:“沒事沒事……”

    嗯?

    都這樣了還沒事?

    現在就差把有事倆字寫臉上了好不?

    不過談心不是徐拙擅長的,

    他剛準備找關俊杰過來一塊兒跟曹坤聊聊,卻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有新的隨機任務出現,詳情請點擊任務面板查詢。”

    都這會兒了怎么蹦出個隨即任務啊?

    徐拙捏著一片牛肉送進嘴里,趁機讓心神進入任務面板,開始查看這次得到的隨機任務。

    隨機任務:開導曹坤。

    任務詳情:請宿主想辦法開導曹坤,讓他重新恢復對工作的熱情。

    任務獎懲:任務成功,宿主將會得到醬牛肉的商業做法;任務失敗,無懲罰。

    任務時限:30分鐘。

    任務提示:曹坤不想讓人過多關注自己,請宿主獨自完成任務,一旦告知他人,本次任務按失敗處理。

    看完之后,徐拙第一次有罵人的沖動。

    你好歹給個提示啊,光說有心事,然后還不能跟任何人說,老子又沒有看穿別人想法的能力,這特么純粹是難為人啊。

    然而這任務不做又不行,因為這個任務獎勵對徐拙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用半小時時間來開導一個人,對于一個教導主任來說是足夠的,甚至他可以用半個小時開導十來個學生。

    但是曹坤不是學生,徐拙也不是教導主任。

    而且更重要的是,徐拙根本不知道曹坤的心事是什么。

    他三十多歲,不抽煙不喝酒,每天來到店里就圍著鹵水鍋打轉,等到下班后回宿舍洗衣服洗澡,然后睡覺。

    生活非常簡單,而且幾乎沒有什么社交。

    這種情況下開導人家,這讓徐拙完全不知道該怎么下手。

    而且更重要的是,得獨立完成。

    徐拙想了想,決定先用排除法試試。

    “坤哥這愁眉苦臉的,想結婚了?”

    曹坤無奈的笑笑:“我連個女朋友都沒有,跟鹵水鍋結婚嗎?”

    “那坤哥這是……對了,要不要給你配臺車?”

    “我連駕照都沒,配那玩意兒干啥?”

    兩個問題紛紛碰壁,不過也讓徐拙有點明白了過來,曹坤的心事應該跟物質方面沒關系。

    他正準備再問兩句,曹坤貌似有點不耐煩了,慢慢向著鹵品部那邊走去,看看大家把食材收拾得如何了。

    看來不能多問啊,多問容易引起曹坤的反感。

    這狗日的系統還真會折騰人。

    見徐拙不再說話,曹坤突然開口了,他聲音不大,但是話里的內容卻讓徐拙很是震驚。

    “徐拙,你給鹵品部再找個管事兒的吧,我想先辭職一段時間,找地方再專門學一下做鹵味的技術,因為我覺得跟跟真正的高手還差很多。”

    得,懲罰來了。

    隨機任務就是這樣,表面上說沒有懲罰,但是實際上的懲罰堪比主線任務。

    看來這個問題解決不了,曹坤鐵定會離開的。

    但是他的心事是什么呢?

    徐拙做了個深呼吸,試圖讓自己的內心安靜下來,認真想著曹坤有心事的可能。

    這一琢磨,還真理出了一些頭緒來。

    剛剛曹坤說自己水平不行想去學習,難道是因為自己昨天做的鹵肉打擊到他了?

    順著這個心思往下想,再結合曹坤現在的表現,徐拙一下子抓住了事情的脈絡。

    有線索就好辦了,他認真想想,曹坤現在無非就是覺得自己做的鹵牛肉太差勁,被一個從沒做過鹵味的人打敗了,所以心里有挫敗感。

    得讓想辦法讓曹坤知道,他做的鹵牛肉并不差。

    但是從哪方面入手呢?

    徐拙的腦子這會兒轉得飛快,不光有任務獎勵誘惑著,主要是這事兒處理不好的話曹坤會走人。

    他可承受不起失去一員大將的損失。

    徐拙認真想了起來,曹坤做鹵水的功夫全都是跟魏君明學的,而魏君明作為川菜大師,在川鹵方面也有自己獨到的研究。

    但是為什么做出來的醬牛肉相差這么大呢?

    是魏君明徒有虛名?

    這肯定是不對的,UU看書www.uukanshu.就自家干爹那水平,絕對不是徒有虛名之徒。

    徐拙回想一下上次在川味小館吃過的鹵牛肉,那味道好像又麻又辣,非常爽口,好享受蘸著蘸水吃的……

    對!

    就是蘸水,四川那邊吃醬牛肉一般是配著蘸水的,所以鹵制的時候放料會少一些,這樣配著蘸水才正好。

    而曹坤剛來店里的時候,做的牛肉其實也配有蘸水。

    不過中原這邊吃鹵牛肉更喜歡什么都不放,吃牛肉的那種干香味兒。

    在林平市的時候,因為菜品價格實惠,所以味道好點差點并不明顯。

    但是現在開了酒樓之后,味道還是那樣的話,顧客們就開始挑剔了,畢竟從面館到酒樓,顧客定位不一樣了,大家對菜品的要求不相同。

    面館那會兒主要是實惠,只要實惠量大對顧客來說就是好吃。

    而現在,大家對味道的要求更高一些,所以這鹵牛肉有了不同的評價。

    想通這些之后,徐拙微微一笑,心情放松下來。

    只要找到根源,開導曹坤還不是手到擒來嘛。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