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計劃非常完美,系統卻拖后腿

美食從和面開始
     雖然徐拙今天只能學一道菜,但他也想選擇一下。

    所以就想了這么一個面對面PK的主意,到時候看看兩人誰做得好就學誰的菜,也算是有了挑選的余地。

    “比就比!這老東西總看我們山西菜不順眼,今天我得好好教訓他一頓不可。”馮衛國氣呼呼的挑選鱔魚去了。

    趙金馬也不再跟徐拙說租商場的事兒,也走過去挑選鱔魚。

    一邊挑選還一邊表示要讓馮衛國見識見識什么做鱔魚的真諦。

    店里對兩人斗嘴已經習以為常,所以大家都各忙各的,沒過來圍觀。

    兩人各自挑選了兩條拇指粗的鱔魚,去后廚開始制作。

    徐拙跟了過去,打算看看兩人是怎么做鱔魚的。

    對于沒接觸過的美食,他總有種很強烈的好奇心。

    特別是鱔魚這種表面滿是粘液的食材,處理起來相當麻煩,不知道兩人會怎么操作。

    馮衛國拿著鱔魚來到廚房,先放在水盆中,然后就去后院找了塊木板,又找了根釘子,制作給鱔魚去骨的工具。

    說是工具,其實就是在一塊平整的木板上,把一根釘子釘進去,讓釘子透過木板。

    然后把木板翻過來,放在水池或者其他方便清洗的地方,這就可以進行鱔魚的脫骨處理了。

    徐拙看著馮衛國麻利的準備工具,再看看站在一邊一副風輕云淡趙金馬,好奇的問道:“趙爺爺,您還不動手?”

    趙金馬淡淡一笑:“讓年輕人先來,我不著急做。”

    他這口氣再次讓馮衛國炸毛了:“想用我的釘板就直說,少在那裝什么高風亮節,信不信我等會兒用完就把這木板給劈了?”

    趙金馬張了張嘴:“老馮你這就沒意思了啊,跟你開個玩笑怎么還急眼了,你們這些山西廚子真是小心眼……”

    不過他估計也擔心馮衛國真把這塊兒木板給毀了,所以老老實實站在一邊,不作妖了。

    徐拙站在馮衛國旁邊,看著他給鱔魚去骨。

    只見馮衛國捏著鱔魚,先用菜刀的刀背在鱔魚腦袋后面敲一下,把鱔魚敲暈過去。

    趁著這個時間,他捏著鱔魚的腦袋,把鱔魚的眼睛對準釘尖就按了進去,摁進去之后,鱔魚的腦袋就被固定在了木板上。

    接著馮衛國把菜刀換成一把小尖刀,從鱔魚的脊背下刀,從鱔魚的頭部往下劃開,一下子劃到鱔魚的尾部。

    頓時,鮮紅的鱔魚血就涌了出來,木板上和水池中到處都是。

    這下,徐拙算是明白為什么要在水池里做這一步了,要是在地上做,這么多血看上去跟分尸現場一樣,怕是會讓膽小的人嚇一跳。

    “喲,這鱔血別浪費啊,這玩意兒據說壯陽,這么白白扔了多可惜啊。”郭興旺原本是過來看熱鬧的,但是看到那些鱔魚血就激動了起來。

    幸好老孟不在這里,

    不然鐵定要拿碗接鱔魚血了。

    馮衛國正準備給徐拙講一下鱔魚脫骨的要點,看到郭興旺那激動的樣子,臉色頓時拉了下來。

    “興旺,你不好好干活,在后廚瞎溜達什么呢?”

    原本馮衛國以為自己這么一說,郭興旺就會離開。

    結果這會還一個勁兒的圍著那些鱔魚血,還一副惋惜的表情。

    這讓馮衛國恨不得踹他兩腳,自己怎么就帶出來這么一個徒弟呢,明明到現在連個女朋友都沒有,卻天天都在關注壯陽的食材,讓人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老馮也是過來人,但是從沒有見過這種未雨綢繆的年輕人。

    難道是……

    時代變了?

    趙金馬拍拍郭興旺的肩膀說道:“孩子,你別信那些不靠譜的傳聞,鱔魚血是一味藥材不假,但主治的是嘴歪眼斜這類疾病。

    比如說夏天吹風扇時間長了出現面癱癥狀,可以抹點黃鱔血治療,但是壯陽之說完全是無稽之談。

    別說壯陽了,要是貿然喝鱔魚血,還會對身體造成傷害呢,因為鱔魚血的血清含有毒素,可不能亂吃。”

    他這話讓郭興旺滿臉失落:“沒用啊?虧我剛剛還想接點呢,既然沒用那我就干活兒去了,你們接著忙。”

    郭興旺走后,馮衛國的神情這才恢復了過來。

    他對徐拙說道:“鱔魚的的骨頭只有中間一根,沒有魚刺,所以只需要把鱔魚的脊骨剔除出來就可以了。

    現在劃開這一刀之后,整個脊骨其實已經露出來了,現在只需要用小刀從左右兩側分別向下劃一下,把下面連著的肉劃開,脊骨就能整根取下來。”

    他一邊說著,一邊拿著小刀,順著脊骨的一側斜著向下劃開,跟剛剛一樣,也是一刀到尾部。

    接著收刀,從另一側斜著刺進脊柱下面,刀尖就會從脊骨下面穿過,這樣一刀滑到底之后,整根脊柱連帶著鱔魚頭就從鱔魚身上分離出去了。

    而鱔魚的魚身,也已經從脊背的部位完全展開,成了一個長條形的鱔魚片。

    這就是鱔魚去骨的方法,做起來雖然有些血腥,而且鱔魚的身體比較滑膩,但是只要方法得當,哪怕新手也能把鱔魚的骨頭去掉。

    為了防止這會兒就觸發技能,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徐拙特意沒有多看馮衛國的操作。

    結果馮衛國擔心徐拙看不懂,把手中那個脫好骨的鱔魚扔在一邊,將鱔魚的腦袋和脊骨全扔到垃圾桶中,拿著另一條又重新做了一次。

    這次講得更詳細。

    然后徐拙就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叮,宿主認真學習,觸發潛心好學既能,得到精品級烹飪刀工既能——鱔魚脫骨,恭喜宿主。”

    這聲提示音讓徐拙想學一道新菜的打算徹底落空。

    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表現得漫不經心的時候,馮衛國會這么來勁。

    這下好了,不管兩人做什么菜都學不會,這讓徐拙心里有些失落。

    不過既然如此,也不能怪別人,只能自己摸索。

    徐拙覺得等會兒可以試試鱔魚的做法,自己已經學會那么多菜品了,就算硬往里面套,也能把鱔魚給做出來吧?

    比如……

    徐拙想了想,覺得把鱔魚切成二粗絲,用炒魚香肉絲的方法來做,做出來的菜品應該也很不錯。

    要是能成的話,這道菜是不是就是魚香鱔絲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