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1定要多放辣椒!

美食從和面開始
     全國各地跟兔子相關的菜品有很多,但是絕大部分都是去皮的吃法。

    之所以會有這種情況發生,主要是兔子皮價值很高,把兔子皮扒掉的話,既能增加收入,也能降低采購兔子的成本。

    現在很多飯店買的就是去了皮和去了頭的白條兔,這樣兔子肉的成本會降到很低,也方便后廚進行烹制。

    畢竟沒了皮,也沒了頭,只剩下四肢和脊背,隨便用刀一剁就能下鍋制作。

    但是吃兔子最好還是帶皮吃,因為兔肉的脂肪含量很低,全都是瘦肉,假如不帶皮吃的話完全沒有香味兒。

    而且帶皮吃也能增加口感。

    徐拙今天就是準備帶皮制作,這樣才能體現出冷吃兔這道菜的精髓。

    回到店里,當徐拙提著還在活蹦亂跳的兔子來到后廚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啥情況?這是準備做兔子嗎?”

    郭興旺湊過來,用手指逗弄著徐拙提著的兔子:“兔兔這么可愛,你真舍得吃他們……啊!疼疼疼疼疼……”

    他正說話的時候,手指被那個他覺得很可愛的兔子給咬了一口。

    這下,郭興旺就不說可愛了,而是認真跟徐拙討論著,這只兔子到底是做五香兔肉好,還是做麻辣兔丁更合適。

    反正他的要求只有一個:“一定要多放點辣椒,我辣不死它,吃草的居然還能咬這么疼,徐拙,我覺得我等會兒得去打一針,萬一破傷風了呢?

    對了,這可得算工傷啊,我好歹也是為了咱們店里挨了這一口。”

    徐拙提著兔子一邊往后院走一邊說道:“你自己看著辦吧,等會兒給我那個盆兒再燒點熱水,今天咱們吃帶皮兔肉。”

    郭興旺這會兒也顧不上疼了,捂著手跟了過來:“具體做啥菜啊?讓我也有個心理預期。”

    “冷吃兔!”

    “誒,這個好這個好,你等著啊,我親自給你燒水去,今天得多吃兩塊肉,太特么疼了!”

    郭興旺也不去包扎了,把后廚的醫藥箱翻出來,隨便用雙氧水清洗了一下上了點碘伏,就開始忙著燒水,一副不把兔子殺死誓不為人的架勢。

    作為一個廚師,宰殺這項技能算是基本功。

    不管雞鴨鵝還是別的食材,只要是活物,只要可以做菜,廚師們都能可以把他們開膛破肚,宰殺干凈。

    現在,徐拙拿著兔子,根據技能給的教程開始宰殺兔子。

    這是個相對來說很殘忍的過程,要是拍成視頻發布到網上的話,絕對會被很多人批評指責,甚至還會被瘋狂舉報。

    之前就有位很有名的美食視頻播主因為宰殺兔子的鏡頭太過殘忍血腥,被很多人批評。

    說他缺乏對食物的敬畏,說他沒有憐憫之心,逼得人家各種道歉。

    這種事情徐拙可不敢經歷,所以他選擇來后院宰殺,

    目的就是為了防止那些幫廚覺得好玩兒拍下來發到網上去。

    雖然很多拍獵奇視頻的人,剛開始的目的就是發朋友圈或者群里裝逼,但是經過多人轉發之后,性質就變了。

    徐拙可不想因為這事兒被人在網上口誅筆伐,所以還是躲起來點比較好,不給他們拍攝的機會。

    宰殺兔子的第一步就是要把兔子敲暈。

    這樣一來,放血的時候就不會因為兔子胡亂踢騰而濺得哪里都是了。

    另外,敲暈后再宰殺,也能夠讓兔血順利流出來。

    徐拙抓著一只兔子的雙耳將兔子提起來,然后用木棒猛擊兔子的后腦勺,兔子渾身抽搐一下之后就會暈過去。

    這個時候要趕緊把兔子的兩條后腿吊起來,然后割斷兔子的頸動脈,讓兔子的血液流出來。

    這一步一定要快一點,因為動作太慢的話,兔子的血液就有可能在體內凝固起來。

    雖然兔子血也能吃,但是大量淤血留在體內,會讓兔肉的顏色變得很重,導致菜品的賣相變差。

    把兔子吊起來放血之后,徐拙將剩下幾只兔子也如法炮制,等郭興旺提著一桶熱水走過來的時候,徐拙已經把所有兔子都吊起來放血了。

    “水溫咋樣?”

    “差不多有六七十度吧,徐拙,你為啥不把兔皮扒了啊,這玩意兒帶皮吃好吃嗎?”

    徐拙笑笑:“你等著瞧,絕對包你滿意。”

    郭興旺看了看剛剛被咬的傷口:“只要你把這兔子殺了我就很滿意了,狗日的,在黃山時候被甲魚咬,現在又被兔子咬,這是啥情況?”

    徐拙很想跟他說,這應該是暗示以后不是當王八就是當兔爺。

    不過這話太打擊郭興旺找富婆的決心,所以徐拙最終沒說出口。

    等到兔子的動脈血流完之后,徐拙把兔子取下來,然后將兔子整個摁進郭興旺提來的熱水桶中。

    全都放進去之后,徐拙在上面壓傷一塊石板,讓兔子完全浸到熱水中,然后蓋上桶蓋悶一會兒。

    其實這里面要是放一把石灰的話,褪毛的效果會更好。

    不過徐拙擔心對身體不好,所以沒用。

    兔子的皮很嫩,所以不用悶太長時間,幾分鐘就足夠了。

    掀開桶蓋之后,他把石板拿開,這會兒水里已經有飄著的兔毛了,徐拙把兔子提出來,用手一薅,大片大片的兔毛便掉了下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郭興旺原本沒準備搭手,但是看到這一幕頓時蹲了下來,一邊幫忙薅兔毛一邊說道:“這玩意兒看著還挺治愈的啊,強迫癥的福音啊。”

    兩人一塊兒下手,很快就將幾只兔子身上的兔毛清理了個大概。

    這玩意兒太多,光用手的話根本沒法清理多干凈,需要多在五六十度的熱水中清洗才行,這樣兔毛才會被清理干凈。

    假如泡一遍熱水后把兔毛薅得差不多了放在冷水中清洗,那么兔毛永遠清理不干凈。

    因為冷水會讓兔子的毛孔收縮,那些沒薅干凈的兔毛會再次縮回去,就算揪下來也會把毛根留在毛孔中。

    用熱水把兔子反復清洗好幾遍,等到確定沒有一根兔毛的時候,徐拙便拿著尖刀走了過來,開始給兔子開膛破肚。

    郭興旺也想搭手,被徐拙拒絕了:“這一步很講究的,要是切到兔子的膀胱或者苦膽,這肉就沒法吃了,所以還是我來比較好。”

    郭興旺好奇的看著徐拙問道:“說得這么專業,你殺過兔子?”

    徐拙揮動尖刀,一刀就將兔子的腹腔從上到下劃開,等到內臟開始往外涌出的時候,才扭臉看著郭興旺問道:“你說呢?”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