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戴震霆:我跟徐濟民幾10年的交情…

美食從和面開始
     面對郭樹英的問題,徐拙自然選擇撒謊:“上次去黃山品嘗過之后就一直對徽墨酥念念不忘,網上買過兩次,卻沒有望月樓的好吃。

    所以就自己琢磨了做法,現在總算小有所成。

    正好您來了,我就尋思著是不是拍個視頻做出來,趁著現在我的人氣不錯,幫您推廣推廣徽州飲食。”

    原本是自己想做的事,但是通過語言的藝術說出來,就成了幫助別人。

    郭樹英感激的看著徐拙說道:“多謝你了小拙,郭爺爺沒別的本事,以后只要你想學徽菜,不管學什么,郭爺爺都毫不保留的教你!”

    作為一個廚師,能許諾的事兒也就是教授廚藝了。

    當然了,他也可以給錢。

    但是這種行為,在老一輩眼中是侮辱人的行為,就好比老爺子讓戴震霆過來的時候說了句報銷差旅費的話,讓戴震霆現在還處于炸毛狀態。

    這當然是老爺子故意的,目的就是為了激戴震霆過來。

    不過這種方式也是分人,要是田承潤,他說報銷差旅費的話,那老頭還真會準備一沓車票和發票找老爺子報銷。

    沒辦法,熱衷官場的人,就是這么實在。

    不知道是今天的酒好喝,還是跟趙金馬投緣,戴震霆居然罕見的喝醉了,直到徐拙把他送到附近的酒店房間,這老頭依然在嘟囔著還要喝。

    另外埋汰老爺子的話,也是不要錢的往外扔。

    幸好馮衛國不在,不然頭號迷弟絕對會和頭號黑粉打起來不可。

    戴震霆情緒這么高漲,跟趙金馬這個被老爺子欺壓多年的二號黑粉有關,兩人交流了老爺子所有的流氓行為,越聊越覺得這人可恨。

    因為今天喝的是老爺子的藏酒,所以兩人就越喝越來勁,雙雙喝高。

    有郭樹英在,所以徐拙倒是不擔心戴震霆在賓館出什么事兒。

    相對于戴震霆借著酒勁兒的無能狂怒,郭樹英的心情就好了很多:“這些話有本事你當著他的面說啊,暗地里說算怎么回事?”

    徐拙把兩人在酒店安頓好之后,開車拉著同樣已經喝高了的趙金馬回家。

    今天請趙金馬過來原本是為了鎮場子的,畢竟歲數大嘛,省得戴震霆覺得沒有同輩人聊天悶得慌。

    結果倒好,同樣都是被老爺子欺負過的人,在酒桌上立馬抱團取暖,兩人從頭到尾都在控訴老爺子的那些流氓行為,說到激動的時候還無能狂怒的用拳頭砸兩下餐桌。

    但也僅限于此了。

    郭樹英在酒桌上跟老爺子和于培庸視頻通話報平安的時候,倆老頭像是鵪鶉一樣耷拉著腦袋,完全沒了之前那種無能狂怒的樣子。

    但等郭樹英掛斷通話后,倆人又來勁了。

    把趙金馬送回家,徐拙再次回到店里,這會兒謝海龍和徐文海正在喝茶。

    見徐拙回來,徐文海好奇的問徐拙:“你啥時候把徽墨酥學會了?”

    徐拙擺擺手:“那玩意兒就是摻一下模具定型而已,

    沒任何難度,而且具體的配比我不是很清楚,這不是郭爺爺在嘛,正好跟他一塊兒做,我也趁機學囫圇了。”

    見啥人說啥話,這是一個生意人必備的技能。

    雖然面對的是自己老爹,但是徐拙撒謊的技能依然還在。

    又坐下來聊了一會兒之后,徐拙受不了徐文海一副客座教授的口吻和架勢,家里三個男的,就你拿客座教授的名頭昨晚。

    擱這裝啥呢裝?

    他以去廚房做菜的理由離開了這里,不過謝海龍還沒走,還在向志得意滿的徐文海打聽著成為客座教授的方法。

    這種榮譽對任何廚師都有著莫大的吸引力,特別是謝海龍這種經濟上沒壓力且有一定社會地位的廚師,客座教授這種名譽對他來說,真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因為得到之后,別人對他的稱呼就從謝師傅變成謝教授了。

    兩種稱呼一聽就能分出高下,別說謝海龍會心動了,換做任何一個廚師內心都不會保持平靜。

    畢竟這可是從師傅到教授的巨大跨越。

    徐文海對這些其實并不是很清楚,不過他可以裝逼嘛。

    反正當時成為客座教授是因為徐拙幫忙刷了人氣,要是謝海龍想成為客座教授,也想辦法刷人氣就行了。

    只要人氣高,人家哪怕為了招生呢,也會痛快的把客座教授的聘任書遞過來。

    而且謝海龍的資源好,他師父鄭光耀常年住在揚州大學,只要老鄭發話,那邊就算不特使特辦,但至少也會稍稍照顧一下。

    客座教授的事兒,這不就成了嘛。

    徐文海狗頭軍師一樣給謝海龍出著主意,這讓謝海龍眼前一亮。

    他不懂怎么刷人氣,怎么包裝自己,但是徐拙懂啊,既然徐拙能把徐文海包裝出來,那推一下自己,應該也沒多大問題吧?

    當然了,謝海龍不會讓徐拙白推廣的。

    作為五星級酒店粵菜餐廳的總政總廚,謝海龍有能力有人脈也有資金,不管徐拙要什么,他都能想辦法滿足。

    在廚房忙活的徐拙還不知道,老徐已經給他拉了個大業務。

    粵菜師傅謝海龍,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被悄然綁到了徐拙的戰車上。

    戴震霆酒醒之后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十點多的時候,他捂著腦袋來到四方酒樓,見到徐拙就不好意思的笑了。

    “昨天太激動,喝多了,我沒說什么胡話吧?”

    徐拙點點頭:“沒有,你回去就睡了,什么胡話都沒說。”

    戴震霆這才松了口氣:“那就好那就好,真擔心我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影響和你爺爺那幾十年的交情……”

    他說話的時候,旁邊郭樹英憋笑憋得很難受。

    既然沒說什么胡話,戴震霆就精神一震,沖徐拙說道:“小拙,想不想學浙菜?今天左右無事,不如咱倆一塊兒拍個做冰糖甲魚的視頻怎么樣?”

    郭樹英在一旁說道:“今天說好要拍徽墨酥的,你這老頭怎么……”

    戴震霆沖郭樹英擺擺手:“徽墨酥有什么好做的,今天先把冰糖甲魚做出來給小拙嘗嘗味道,明天再做徽墨酥也不遲。

    你別跟我瞪眼啊,我告訴你老郭,咱們這幾個人中,除了徐濟民之外,你問問他們誰吵架吵得過我?”

    徐拙:“…………”

    這很值得驕傲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