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甲魚改刀

美食從和面開始
     冰糖甲魚?

    徐拙有些驚訝的看了戴震霆一眼,這老頭還真會選菜。

    冰糖甲魚不僅是浙菜的代表菜系,還是寧波菜的頭牌,這道菜不僅味道好,而且還營養豐富,賣相一流。

    明知道要做徽菜的徽墨酥了,戴震霆還來這么一手,真是高明。

    因為有浙菜的當家菜在前,等明天徐拙再和郭樹英做徽墨酥,就沒有讓人震撼的效果了,甚至還覺得徽菜連道能打的菜都沒有。

    人家浙菜出了冰糖甲魚,你們徽菜只拿出一道點心應付。

    徽菜的形象無形中就會再次下跌。

    怪不得郭樹英瞪眼呢,換做老爺子的話,這會兒估計已經挽袖子要揍人了。

    戴震霆也不管郭樹英臉色好不好看,拉著徐拙就要去準備食材。

    徐拙無奈之下,只得沖郭樹英使個眼色,讓他安心。

    今天就算把冰糖甲魚拍出來也沒事,因為現在素材多,而且上傳的視頻都是按照菜品的種類排序的。

    比如之前做了一道紅燒類的菜品,那么下一道就是清蒸或者素菜。

    盡量不讓菜品重合,免得粉絲們看同一類菜品看多了膩得慌。

    所以不管拍攝的順序是什么樣的,只要上傳視頻時候先把徽墨酥上傳了,就能挽回郭樹英的面子,同時也能達到宣傳徽菜的目的。

    至于戴震霆要做的冰糖甲魚,這道菜反正是硬菜,不管什么時候做都能吸引一大批人觀看的。

    畢竟這是浙菜的十大名菜嘛,必須得有牌面。

    打定主意后,徐拙便撈了兩只甲魚,帶上要用的配料,跟袁康聯系一下之后,便開車拉著戴震霆和郭樹英去了工作室。

    到了那邊,倆老頭像是鄉下人進城一樣,左看右看,對于屋子里的那些拍攝設備和燈光道具非常好奇。

    特別是戴震霆,一會兒問攝像師會不會把他拍得臉黑,一會兒問燈光師自己的衣服合不合適,跟十萬個為什么一樣。

    又不是參加婚禮,至于這樣嗎?

    不過徐拙倒是沒有吐槽,畢竟今天是要偷師的,得表現得好一點,讓戴震霆做得順當一些,自己也好能夠偷師成功。

    郭樹英這會兒已經不再生氣了,既然徐拙讓自己放心,他相信徐拙能夠處理好。

    而且這次是徐濟民邀請戴震霆過來教徐拙做菜的,自己是順帶著來的,得分清主次,作為客人,不能讓主人家為難。

    不得不說,郭樹英是個非常喜歡站在別人角度上考慮問題的人。

    要換成快意恩仇的老爺子,早就愛誰誰去你媽的了。

    冰糖甲魚口感鮮美肥腴,有入口甜、收味咸的特點,是寧波十大名菜之首,也是浙菜十大代表名菜之一。

    這道菜吃來軟糯潤口、香甜酸咸,風味獨特。

    另外,這道菜還是一種滋補品,

    甲魚與冰糖同燉,具有滋陰、調中、補虛、益氣、祛熱等功能,多吃對身體好。

    挺適合現在這個季節的。

    冰糖甲魚這道菜要用的食材并不復雜,只要有甲魚就行。

    不過一般情況下,飯店制作這道菜的時候,里面會放入一些泡發好的干筍或者香菇,不僅能讓甲魚的味道更好,而且還能顯得分量很多的樣子。

    今天因為沒有提前準備,加上店里的水族箱里的那些野生甲魚個頭夠大,所以戴震霆就沒要求用配菜。

    只要甲魚分量足夠,配菜什么的還重要嗎?

    除了甲魚之外,要用到的調料也很簡單。

    主要有食鹽、冰糖、豬油、蔥姜、老抽、料酒、水淀粉等調味品。

    所有配料準備好之后,開始拍攝。

    面對鏡頭,徐拙首先隆重介紹了一下旁邊的戴震霆,畢竟是跟老爺子一輩兒的廚師,值得這么大張旗鼓的介紹。

    介紹之后,再由戴震霆簡短介紹一下冰糖甲魚這道菜在浙菜中的地位以及受歡迎的程度。

    說白了就是自夸一陣,夸得越傳神越好。

    當然了,也不能完全尬夸,多少還是要實事求是才行的。

    不能跟微商宣傳鞋墊那樣,用他們賣的鞋墊泡水能夠治療高血壓糖尿病,甚至還能治療肝炎腎炎什么的。

    把一張鞋墊描繪成了無所不能的神藥。

    這簡直就是把大眾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

    戴震霆知道這種鏡頭不會剪輯太長,所以寥寥數語就把話題從自夸轉到了制作上面。

    光會王婆賣瓜可不行,得讓大家看看做法到底怎么樣。

    戴震霆介紹這道菜品的時候說道:“這道菜跟上海菜的風格幾乎一樣,都是濃油赤醬,都是用很多糖調味,都是用大量醬油,都是只放一點點食鹽。”

    介紹完畢之后,開始制作。

    今天的主題是教做菜,所以兩只甲魚,徐拙和戴震霆一人一只。

    介紹完菜品和要用的調料之后,兩人就開始制作。

    首先是宰殺,這個步驟因為太過血腥,而且也沒啥看點,所以略過沒拍,只是遠遠的拍了一下兩人收拾甲魚的遠景。

    這樣技能避免被大家詬病是有人代勞,也能避免鏡頭太過血腥無法通過平臺的審核,算是兩全其美。

    對徐拙來說,收拾甲魚并不困難。

    畢竟當時在黃山時候專門得到過宰殺甲魚的技能,這會兒正好能夠用出來。

    而且正是在黃山殺過一次甲魚,才因此認識了郭興旺,接著自己多了一員大將,而馮衛國也有了傳人。

    甲魚放血,然后用熱水燙皮,把表面的那層腥皮給撕下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接著把甲魚開膛破肚,將內臟和肚子里的脂肪塊全都扒拉出來。

    徹底收拾完之后,徐拙學著戴震霆的樣子,將甲魚的嘴尖和爪尖全部砍掉,開始改刀。

    冰糖甲魚這道菜跟別的菜品不一樣,這道菜在改刀的時候,不能破壞上蓋。

    而且四肢等部位,也都需要斬開卻不斬斷,讓所有的肉都連在一起,甚至整個腹部的板甲還是平整的一塊。

    之所以要這樣,就是因為這道菜出鍋的時候,還得是一只完整的甲魚。

    只有這樣,冰糖甲魚這道菜才算是成功。

    要是把甲魚全都剁成塊的話,那就不是冰糖甲魚了,而是冰糖燜甲魚。

    這一步徐拙沒有貿然下刀,而是認真的看著戴震霆的操作,一副認真學習的樣子。

    然而事實上……

    他是在等潛心好學的技能觸發。

    沒辦法,沒有技能就不能裝逼,不能裝逼就得老老實實茍著。

    省得貿然去做導致菜品翻車,最后影響自己廚神的人設。

    嗯,一切都是為了人設。

    徐拙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個流量明星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