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徐濟民實在太可惡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甲魚出鍋的時候,一定要借助漏勺等物做輔助,因為這時候甲魚肚皮那一側的肉已經徹底酥爛,稍微用點勁兒就會讓整只甲魚散架。

    假如甲魚在這會兒散架的話,那么前面的努力幾乎等同于白費了。

    所以操作的時候一定要小心謹慎,不能讓之前的那些付出變成無用功。

    徐拙小心的將燉煮好的甲魚從鍋里盛出來,擺放在盤子正中央,然后用筷子小心的把甲魚的腦袋和四肢調整一下。

    順便還看了看腹部的肉又沒有疊在一起的,假如有的話就得小心調整好,只有這樣,整只甲魚才會栩栩如生,看上去紅亮誘人。

    把甲魚調整好之后,盤子里的甲魚像是活過來了一樣,不僅四肢尾巴全都在,甚至腦袋還微微上揚,看上去頗有活力。

    這就是賣相的重要性了,好的賣相不僅能夠激發食客的食欲,還能帶來美感,讓人有美的享受。

    現在這道冰糖甲魚,看上去就讓人挺舒服的。

    做這一步的時候,戴震霆做得很快,因為他想趕緊做出來然后教徐拙怎么調整甲魚。

    但等他把自己做的那只甲魚擺好后,才發現徐拙這邊不僅已經弄好,而且徐拙本人也已經再次站在了灶臺前,準備給甲魚做澆汁。

    顯然,他非但不用教,而且動作也非常麻利。

    “這孩子之前學過冰糖甲魚嗎?怎么這么麻利?”

    戴震霆想不通這些,只能歸咎于老爺子曾經教過徐拙,甚至在心里還暗自誹謗了老爺子兩句。

    那么多魯菜不教自己孫子,偏偏教他別的菜系的菜品,真是太可惡了!

    正在灶臺前忙活的徐拙還不知道,因為他會做冰糖甲魚的事兒,老爺子又被戴震霆偷偷罵了。

    不過戴震霆也只敢這么偷偷埋怨兩句,當著老爺子的面,他可不敢亂說什么。

    幾十年前老爺子敢揍他,現在也敢。

    站在灶臺前,徐拙開始給甲魚做澆汁,這也是做冰糖甲魚的最后一步。

    其實按照原本的做法,是沒有澆汁這一步的,甲魚也不提前從鍋里撈出來,而是在鍋里大火收汁后然后勾芡,最后出鍋裝盤。

    但是甲魚的裙邊熟了之后非常不禁煮,很容易煮化在鍋里。

    而裙邊又是這道菜甚至所有甲魚類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所以為了保持這個部位的完整性,一般到了這一步的時候,就會把甲魚從鍋里撈出來,然后再專門收鍋里剩下的這些湯汁,做成澆汁澆在甲魚身上。

    這會兒因為一直沒關火,所以鍋里的湯汁還在不停的熬著。

    紅潤的湯汁微微粘稠,散發著好聞的味道,看上去就挺讓人有食欲的。

    徐拙拿著勺子在鍋里攪動兩下,然后將準備好的水淀粉倒進去,再慢慢攪動幾下,讓水淀粉充分和湯汁融為一體。

    等鍋里的湯汁變得粘稠了之后,

    舀一些豬油倒進去,繼續用勺子攪動。

    直到豬油在鍋里化開,這澆汁才算是做好。

    徐拙把火關掉,然后端起炒鍋,用勺子將鍋里的湯汁一點點淋在甲魚上。

    澆汁要多淋一些,最好能沒過甲魚的裙邊,這樣吃的時候才更加入味兒潤滑,更加美味可口。

    湯汁紅潤濃稠,還散發著濃郁的香味兒。

    這股香味兒聞起來就讓人很舒服,不過徐拙可是有心理準備,浙菜放糖多,別看現在這甲魚聞著很好聞,但具體好不好吃可真說不準。

    畢竟他之前吃過浙菜的糖醋排骨,簡直就像把排骨在麥芽糖里涮了一下一樣,那濃郁的甜味兒實在讓人接受不了。

    現在這冰糖甲魚,雖然還沒嘗味道,但是就沖做的時候往鍋里放的那一大把冰糖,徐拙幾乎能夠推測出這道菜的味道到底如何了。

    幸好放的醋不多,不然這道菜絕對會成為西湖醋魚那樣的味道了。

    不是產糖的地方,做菜時候卻拼命的放糖。

    以前江浙的有錢人都是這么炫富的嗎?

    這個時候冰糖甲魚已經做好,不過還差一點點綴。

    徐拙捏了點香蔥末灑在上面,紅潤的湯汁配上翠綠的蔥葉,倒也挺搭配。

    他把蔥花撒上去的時候,戴震霆也在甲魚的背上放了一撮蔥花碎。

    兩人同時完成。

    兩道菜擺放在一起,先讓攝像師拍各個角度的特寫,然后才是戴震霆的總結。

    戴震霆原本是帶著指導徐拙做菜的心思來的,但是沒等菜品做完就知道自己想多了,特別是徐拙麻利的把甲魚出鍋的時候,心里更是對老爺子誹謗不已。

    盡管心里不痛快,但是戴震霆的場面話卻很到位,把徐拙猛夸一遍,然后又說了一通浙菜的現狀什么的。

    反正就是還需努力,不能驕傲什么的。

    徐拙也投桃報李的猛夸戴震霆老當益壯,這么大歲數的人了,宰殺甲魚還是那么麻利。

    甚至顛鍋翻勺之類的技法也做得非常老練,完全不像一個七十多歲老人該有的樣子。

    兩人商業互吹幾句之后,開始試吃彼此的菜品。

    這時候甲魚已經到了熟爛的地步,用筷子輕輕一挑肉就會被撕下來,甚至連裙邊也能輕松夾下來。

    徐拙沒有直接吃裙邊,因為這個部位不用想就知道會非常好吃。

    想要品嘗手藝行不行,得吃肚子里的肉或者吃腿上的肉,因為這些部位的肉比較厚實,想要入味兒很難。

    廚藝不好的話,做出來的肉中就帶著腥味兒。

    徐拙從甲魚腿上夾了一塊肉,剛送進嘴里,眼前頓時一亮。

    臥槽,好好吃!

    這甲魚肉口感潤滑,而且能夠明顯品出肉中那咸中帶酸,酸中帶甜的味道。

    林外這味道中,還帶有淡淡的醬香味兒和濃郁的豬油香氣。

    這味道實在是太美妙了。

    雖然很甜,但是卻不讓人覺得膩,反而給人一種恰到好處的感覺。

    從入口到咽到肚子里之后嘴里的后味兒,都帶著一種讓人舒服的感覺,而配上澆汁之后,肉的口感變得香軟潤滑許多。UU看書 .uukanshu.com

    而且肉很爛,完全不用怎么咀嚼。

    所以給人的感覺就是這些甲魚肉,仿佛用嘴輕輕一吸,就已經進了肚子。

    這肉太好吃了,無論口感還是味道,都堪稱完美。

    特別是吃的時候那種舒坦的感覺,讓剛剛還笑話江浙有錢人炫富方式太單一的徐老板,頓時愛得不行。

    不過徐拙吃的是戴震霆做的,他回過神來后扭臉看著戴震霆問道:“戴爺爺,我做得還湊合嗎?”

    戴震霆皺著眉頭說道:“調味還有點瑕疵,另外悶煮的時候,火還可以調得更小一些,這樣煮出來的甲魚肉會更嫩……

    不過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比我的那些徒弟們都強。

    小拙,你爺爺真的很棒!”

    最后這句話讓徐拙有點不明所以,不是該夸我有水平呢,你夸老爺子算咋回事?

    隔空示愛嗎?

    ——————

    今天就這么多了啊,作息沒調整好,明天應該就能五更了,就這樣,大家早點睡,少在群里放毒。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