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趙金馬:從心不是慫!

美食從和面開始
     視頻拍攝結束后,徐拙和戴震霆也結束了商業互吹。

    盡管不知道戴震霆為什么總是夸老爺子,但是徐拙依然順著戴震霆的話,反手將戴震霆也夸了一通。

    你夸我爺爺,我就夸你。

    反正商業互吹嘛,就是這樣,你吹捧我我吹捧你,然后兩人的名氣都會大漲。

    一直守在旁邊的袁康拿筷子嘗了嘗戴震霆做的冰糖甲魚,也是驚訝不已:“哇,這甲魚做得太好吃了,比湘菜的甲魚吃著舒服很多,戴爺爺,您真厲害。”

    戴震霆得意的笑了笑:“我們浙菜講究的就是清鮮,不像湘菜,除了辣還是辣,好像不放辣椒就不會做菜了一樣。”

    這老頭就這點不好,喜歡顯擺。

    不過袁康喜歡的是山西菜,對湘菜沒多大感官,家里雖然是湘菜相關的事業,他卻插不上手,反而處處被嫌棄。

    所以這貨對戴震霆的話完全無感。

    他這種反應很出乎戴震霆的預料,這孩子不是應該梗著脖子跟我犟嘴嗎?

    怎么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

    現在的年輕人也太……

    想想當年,二十多歲的徐濟民一言不合就敢在國宴后廚揍人,再看看現在,這些小年輕怎么刺激都沒反應。

    時代真是變了啊。

    他原本想著拱火兩句,然后借機在群里跟袁德生聊兩句,結果袁康完全不上套,這讓他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旁邊的郭樹英無奈的嘆了口氣:“老戴啊,那會兒老徐揍你的時候,我覺得你多少有點可憐。但是現在,我覺得你真挺活該的。”

    戴震霆也不生氣,咧嘴一笑:“跟年輕人開個玩笑嘛。對了,你在他們面前別提過去的那些事兒,我跟徐濟民幾十年的老交情了,你瞎扯這些做什么?”

    徐拙很好奇,今天老老頭為什么一直在強調跟老爺子的關系呢?

    不僅如此,拍視頻的時候也一個勁兒的在夸老爺子,這挺讓人好奇的,他閑著無聊刷朋友圈的時候,才發現了戴震霆這么做的端倪。

    因為今早老爺子更新了一條朋友圈動態,表示后天回省城,還曬出了提前購買的高鐵票……

    嘖,這是怕老爺子翻臉提前布局嗎?

    視頻拍攝完畢后,徐拙開車,拉著兩位老人回店里吃飯。

    昨天光顧著喝酒了,今天好好品嘗一下店里的菜品,另外也去后廚參觀參觀,再對那些年輕的廚師說兩句勉勵的話。

    雖然這有點官方了,但是大家都很高興。

    畢竟這可是行業中的泰山北斗,值得大家尊重。

    來到四方酒樓門口的時候,趙金馬已經在等著了。

    昨天他跟戴震霆一副相見恨晚的架勢,借著酒勁兒說了一大堆老爺子的壞話,還互訴衷腸,控訴老爺子欺負人的那些過往。

    但是今天,

    不僅戴震霆一直在強調和老爺子幾十年的交情,連趙金馬的口氣也變了很多。

    “時間過得真快,眨眼之間濟民已經出去旅游一個多月了,也不知道他啥時候過來,怪想得慌呢。”

    說完之后還感慨一聲,上了歲數的人就是喜歡跟老朋友呆在一起,哪怕啥也不說,心里也是舒坦的。

    從徐拙他們進門到端起飯碗吃午飯,趙金馬的話就沒咋停過。

    顯然,他也是看到了老爺子要回來的朋友圈,提前刷一波輿論,省得有人把昨天酒桌上的話捅出去。

    當然了,趙金馬并不覺得這是慫,只是純粹的不想老兄弟間的感情出現什么破裂。

    畢竟……

    這也是幾十年的老交情了不是。

    因為昨天喝了太多的酒,所以今天中午就不喝了,都是上了歲數的人,身體折騰不起。

    更重要的是,老趙和老戴都擔心酒后再吐露出什么話來,太影響交情。

    徐拙也沒強求,反而覺得這樣挺好的,因為他是小輩兒,喝酒的話得頻繁的起身敬酒,還不如這樣,想吃什么吃什么,比較隨意。

    吃飽喝足后,后廚那邊已經開始忙了。

    徐拙帶著三位老人在后廚視察一圈,郭樹英還特意站在郭興旺身邊看了一下他的廚藝,相對于在徽州時候,確實長進了很多。

    當然了,這也跟之前郭興旺有飯店工作的基礎有關。

    洗菜配菜好幾年,這使得他對于各種各樣的食材都很了解,雖然天賦沒到徐拙這樣讓人驚艷的水準,但好歹也算是入門了。

    加上來到四方酒樓之后,他因為想引起富婆注意的緣故,一直在練習刀工之類的基本功,而馮衛國也一直在旁邊提點。

    這使得郭興旺的廚藝有了長足的進步,看得郭樹英連連點頭,聲稱等馮衛國回來要好好敬他一杯酒,感謝馮師傅對郭興旺的栽培。

    郭興旺不是郭樹英的親孫子,但是因為郭樹英有本事的緣故,郭家的人很抱團。

    這其實跟徽州人的文化和傳統有關,徽州人講究兄友弟恭家庭和睦,所以郭家到現在還是一個大家族。

    現在郭興旺有了成績,這讓郭樹英也很開心。

    在后廚轉了一圈之后,幾個老頭依然精神矍鑠,徐拙便按照袁康的提議,開車帶他們去鹵肉廠那邊看看。

    反正這群老頭因為宿醉的緣故,早上都起得很晚,這會兒與其無所事事的喝茶閑扯,不如榨取一下他們剩余價值。

    如何榨取呢?

    那自然是讓他們幫鹵肉廠造勢了。UU看書 .uukanshu.com

    為了表示尊重,徐拙開著袁康的那臺大G,拉著三個老頭去鹵肉廠視察。

    而袁康已經先他們一步,開車拉著攝影師攝像師提前出發了。

    畢竟是去那邊拍攝照片和視頻嘛,得提前過去讓他們收拾一下,省得亂糟糟的沒法拍攝。

    等照片視頻拍出來之后,在宣傳醬牛肉的時候就可以用上了,他們三個,趙金馬就不說了,是中原烹飪行業聯合會的會長。

    而戴震霆和郭樹英,也有類似的頭銜。

    這些頭銜雖然平時看似沒用,一分錢工資都沒有,但是宣傳的時候,比如現在,卻是能起大作用的。

    至少大眾還是信服這些的。

    來到鹵肉廠,今天正好有點多云,太陽不大。

    大家先在門口合了影,然后進入廠區,來到車間的消毒室,準備換上無菌服進去視察一圈。

    同時徐拙也看看那些醬牛肉是怎么生產出來的。

    畢竟從廠里投入生產到現在,他還沒看過操作過程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