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徽墨酥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徽墨酥是安徽省黃山市名點,是一款獨具“中國徽墨之鄉“徽州特色、被譽作“能吃的徽墨“的特產糕點。

    這美食還有個歷史傳說。

    相傳唐朝末年,中原戰亂連年,河北有位叫奚廷王圭的制墨高手,漂泊到了江南。“南唐“皇帝李煜愛好舞文弄墨,對筆墨之類很是講究,他把廷王圭請來,安排在徽州造墨。

    不久,北宋太祖趙匡胤統一北方后,跨過長江,滅了南唐,李煜被北遷到宋朝都城汴京。誰知這位“降王“癡心依舊,看到書房缺墨了,習慣地派人來徽州取墨。

    徽州的廷王圭非常為難,墨坊里駐有宋朝的督貢官,私自取拿貢品可是死罪,但是叫來人空手而回又對不起老主人。

    思忖之際,對面新開的糕團店傳來了誘人香味,過去一看,那新搗的“黑麻餡“同墨坊里的“墨料“一模一樣,心中有了底。他取來“墨模“,借了麻餡,印了批“墨錠“交給李煜的人帶走。

    后來,李煜逃過了這一劫,而徽墨酥的香味,也飄揚在汴京了。

    這個故事聽起來很不錯,比乾隆下江南或者慈禧西逃模版的美食故事高深了很多,也稍稍有了點邏輯。

    但這個故事卻是實打實編的,因為徽墨酥,是在1978年,由當時屯溪利民食品廠廠長、黨支部書記的程積如帶領團隊創造出來的。

    徽墨酥這道甜品的歲數,也就比港式名品楊枝甘露年長那么幾歲。

    在動輒百年傳承的甜點面前,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弟弟而已。

    但是這道甜點,因為外型酷似徽墨的墨錠,顏色漆黑油亮,氣味芳香四溢,深受國內外游客的歡迎。

    幾乎每個去黃山旅游的人,都品嘗過當地有名的徽墨酥。

    今天要做這道甜品因為涉及到宣傳徽菜,所以徐拙在前天晚上就已經把徽墨酥的資料原原本本的搜集到了一起,省得拍視頻的時候搭不上郭樹英的話。

    今早的水盆羊肉吃得很過癮,雖然出了一身大汗,但卻變得爽利了很多。

    而且又是羊肉又是面餅的,吃得很飽。

    徐拙覺得等會兒別說做徽墨酥了,哪怕去工地扛水泥,他也有使不完的勁兒。

    吃過飯后,大家沒有直接動身,而是先坐在大堂里喝了杯茶,聊聊天,消消食,然后才拿著昨天就準備好的食材去往拍攝現場。

    做徽墨酥要用到的食材不多,主要有黑芝麻、面粉、綿白糖,有的做法中還會加入芝麻醬,這是為了增加芝麻的香味兒。

    不過一般用芝麻醬增香的話,就說明黑芝麻的量用的有點少,所以才會用芝麻醬來增加香味兒。

    來到拍攝現場,袁康和攝像師已經就位,甚至連于可可也來了。

    今天于可可是坐唐曉穎的車來的,所以沒讓徐拙去接。

    于可可來了,熊仔自然也跟著過來了。

    不過熊仔沒來拍攝現場,

    而是在辦公室那邊纏著唐曉穎要吃的,偶爾還伏在她熊仔撒個嬌什么的,正大光明的吃豆腐占便宜。

    為了配合拍攝,今天徐拙特意把炒鍋換成了平時做菜根本用不上的大鐵鍋。

    而除了鐵鍋之外,研磨機也是必不可少的用具。

    徽墨酥這道美食,其實跟黑芝麻糊有點相似,都是先把黑芝麻炒香再磨粉。

    不過黑芝麻糊是加水粉碎,這樣能夠讓黑芝麻糊在粉碎的時候,順便也能跟水攪成糊糊。

    而徽墨酥用的黑芝麻卻不能加水,而是放在研磨機中打成粉末。

    然后再加入綿白糖和炒香了的面粉,拌勻后放進模具中,碾壓結實,然后切成墨錠大小的塊兒。

    這做法說起來很簡單,但是做的時候卻有很多講究。

    比如芝麻不能炒太狠,另外研磨之后要過篩子,把黑芝麻的外殼篩出來,免得吃的時候會刮到口腔,造成不適。

    看到研磨機的時候,郭樹英笑了笑:“以前剛開始做徽墨酥,是把剛炒好的黑芝麻放進石臼中搗碎,然后過篩后使用。

    不過那種方法很容易出問題,所以現在基本上都不用了。”

    一旁的馮衛國有些不解的問道:“郭師傅說的出問題是什么問題?石臼容易被搗碎還是咋地?”

    徐拙笑笑:“是容易搗成芝麻醬,這炒香的芝麻是脆的,搗輕點的話會變成碎末,但是時間長了的話里面的油就會出來,碎末也就成了芝麻醬。”

    馮衛國大悟似的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旁邊的戴震霆也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不過這老頭比較聰明,就是遇到不懂的先不問,表面上裝作一副全都懂的樣子,實際上在支著耳朵聽別人講。

    等別人說完,他還可以緩緩點頭,做出一副認可對方的意思,這樣就從側面表現出他也懂這些,不然他怎么認可人家?

    所有的配料全都準備好之后,徐拙開始介紹今天要做的美食以及郭樹英的大名。

    介紹完畢之后,開始介紹要用到的食材以及工具。

    黑芝麻、面粉、綿白糖、研磨機、模具、刮板,甚至還有包徽墨酥要用的那種包裝紙。

    把所有食材全部準備好之后,開始制作。

    徐拙把準備好的免洗黑芝麻倒進鍋里,然后開小火,用鍋鏟開始慢慢炒制。

    這次用的是大鍋,UU看書 .uukanshu.com芝麻比較多,所以炒制的時間比昨晚做黑芝麻糊時候要長很多。

    時間一長,加上食材多,這就給炒制增加了難度。

    而且這種鐵鍋吧,雖然升溫比較慢,但是降溫也慢,炒制的時候一不主意就會把芝麻給炒糊。

    所以在做徽墨酥的時候,炒制應該是最難的一步。

    只要能把這一步做完,剩下的步驟基本上就沒什么難度了。

    當然了,炒制這一步可不是光炒芝麻,還有炒面粉的步驟呢,兩種食材都需要干炒。

    所謂干炒,就是鍋里不放水不放油,鍋燒干之后就直接將食材倒進去翻炒的一種方式。

    在烹飪的范疇中中,干炒是一種就算炒好也無功,一旦失誤就玩完的技法。

    很考驗炒工,也很考驗耐心。

    一不小心,就會把一鍋食材浪費掉。

    徐拙一邊對著鏡頭說這些,一邊用大號鍋鏟,在鍋里不停的翻著。

    絲絲縷縷的青煙從鍋里冒出來,這預示著鍋里的溫度已經升高,炒制黑芝麻的關鍵步驟,也已經到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