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燙炒面

美食從和面開始
     這種免洗黑芝麻其實外殼已經去掉了,不過并沒有去除徹底,所以在翻炒的時候,那些沒有去干凈的芝麻殼碎屑,會在鍋里變糊。

    這時候,鍋里的的芝麻聞起來除了有香味兒之外,也會有淡淡的糊味兒。

    不過不用擔心這些糊味兒會沾染到芝麻上,因為這些碎屑很小,而鍋里的熱氣不停的往上涌。

    這些糊味兒還沒來得及沾到芝麻上,就會被熱氣頂出來,消散在空氣中。

    徐拙一邊攪動一邊說道:“剛剛還是差了一步,早知道就先把這些芝麻過篩再倒進鍋里炒制了,這弄得鍋里都是糊味兒,有點不完美。”

    郭樹英笑笑說著:“不用太講究,以前做徽墨酥的時候,用的都是香油廠炒芝麻的那種電動大鍋,糊味兒比這大多了。

    不過炒好之后過篩再研磨,然后再過一遍篩子,味道依然很好。

    雖然會有一絲絲糊味在里面,但一點都不難吃,甚至吃起來比過去味道還更好呢。”

    這大概就是美食中的那種煙火氣吧。

    就好像農村土灶做的飯一樣,用同樣的食材同樣的做法在煤氣灶上做,理論上來說味道應該是一樣的,但是吃起來,煤氣灶做的美食總是差了點意思。

    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大家都習慣稱之為煙火氣。

    有煙火氣的飯菜才是美味,比如農家的柴火飯,地鍋燉菜什么的,吃起來很貼胃,很接地氣。

    而高檔飯店里那些精致菜品,卻往往給人一種華而不實的感覺。

    偶爾嘗嘗鮮還行,天天吃的話,會膩。

    鍋里的芝麻終于炒好,徐拙將芝麻從鍋里舀出來,趁熱過篩,把里面一些糊了的碎屑以及不完整的芝麻給篩出來,免得影響成品的味道。

    芝麻過篩之后,徐拙將鐵鍋洗凈,把鍋里留下的那些糊了的碎屑全都洗干凈,避免等會兒摻進面粉中,影響炒面粉的香味兒。

    接著,把鍋重新放在灶上,開火把鍋燒干,然后將面粉倒進去,同樣小火翻炒。

    而郭樹英這會兒也下手了,他把徐拙過好篩子的黑芝麻倒進研磨機中開始磨粉,同時跟大家講著跟徽墨酥相關的小故事什么的。

    徽州人有文化,這種小典故信手拈來,雖然真假未知,但聽著卻讓人覺得挺有意思的。

    等徐拙把面粉炒好之后,郭樹英已經將黑芝麻磨成粉末,這會兒正拿著篩子在篩粉呢。

    鍋里的面粉已經炒到金黃色,香味兒濃郁,聞起來有點像是咖啡。

    徐拙盛到托盤中的時候,在一旁看著的馮衛國突然插嘴說道:“這炒面其實也挺好吃的,小拙等會兒可以在節目中提一下,擴展一下大家對美食的認知。”

    炒面能吃?

    徐拙不解的看著馮衛國,不知道這老頭說的是什么意思。

    見大家都看過去,馮衛國說道:“這炒好的面粉,

    里面放入一些白糖,然后用滾燙的開水澆上去,用筷子快速攪拌開,這就是北方很多地方都有的燙炒面了。

    過去小孩子腸胃弱,每到夏季總是腹瀉,所以老人們都喜歡讓孩子吃一些燙炒面,這不僅是一道甜品,還能增加腸胃的消化能力。

    不過現在一般沒人這么給孩子吃了,腹瀉的話還是去醫院看看比較好。”

    大家聽了他的話之后并沒有多大觸動,因為徐拙小時候吃過,雖然早已經忘了味道,但卻多少還能想起一些。

    而郭樹英和戴震霆雖然沒吃過,卻也沒有那么強的好奇心。

    只有于可可,因為沒吃早飯,所以馮衛國說的時候,她就在旁邊喊著讓徐拙給她做:“我今早上廁所的時候有點拉肚肚,你給我做一碗讓我嘗嘗好不好?說不定真的管用呢……”

    徐拙看了她一眼,沒有多說什么。

    根本不用猜就知道絕對管用,因為這丫頭絕對沒有拉肚子,不然她會為了讓大家關心她而大肆宣揚。

    就是嘴饞了而已,扯什么拉肚子呢?

    工作室的灶臺是飯店后廚用的那種專業灶臺,也是不少網友戲稱的“行星發動機”,這種灶頭的火力很強。

    所以在于可可表示要吃的時候,徐拙就拿著另外一口鍋放在灶上,里面加了半鍋水,然后把火力開到最大。

    他又拿來一個空碗,在里面放入小半碗炒好的那些面粉,又往里面加了兩勺白砂糖。

    全部弄好后,鍋里的水也差不多燒開了。

    徐拙用勺子從鍋里舀了兩勺水倒進鍋里,約莫差不多的時候,就把碗端到一邊,讓于可可用筷子把碗里的炒面粉攪開。

    等會兒不燙嘴的時候就能吃了。

    于可可見徐拙挺有經驗的,小聲問了一句:“這個好吃嗎?不好吃的話我就去辦公室那邊吃了……”

    這丫頭賊聰明,知道當著馮衛國的面把燙炒面倒了不合適,所以用去辦公室當借口。

    徐拙捏著她的臉蛋笑了笑:“放心吧,絕對好吃,你要真去辦公室吃的話,估計他們能搶光。”

    這話讓于可可頓時喜上眉梢,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坐在沙發上,拿著一雙筷子,用徐拙教的方法開始在碗里攪拌了起來。

    碗里的水其實比炒面粉多,原本于可可以為會是味道有點甜的稀湯呢,結果隨著她攪動的時間增加,碗里的水越來越少。

    而那些炒熟的面粉,則是變成了淺褐色的糊糊。

    看上去有點像炒得過火了的紅薯泥,也像是自助餐廳里經常見到的那些巧克力醬。

    “哇,好神奇,居然變得這么粘稠了。”

    于可可把碗里的這些糊糊攪了兩遍,確定沒有干粉的時候,便把筷子從碗里拿了出來。

    這時候筷子上已經黏了一團燙炒面的糊糊,這丫頭湊在嘴邊小心的吹了吹,然后送進嘴里嘗了嘗,兩只眼睛頓時彎成了月牙。

    “好好吃!”

    因為是用滾水攪拌的,所以這些燙炒面糊糊的溫度很高,每次只能用筷子刮著最上面那薄薄的一層品嘗。

    但是越是這樣,越覺得好吃,越覺得吃不夠。

    在于可可品嘗燙炒面的時候,徐拙和郭樹英也已經把過了篩的黑芝麻粉和炒過的面粉以及綿白糖倒進了攪拌機中……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