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如何從女孩子嘴里搶吃的

美食從和面開始
     原本徐拙打算手工攪拌的。

    因為用攪拌機會顯得沒有技術含量,全都依靠機器,那還秀什么廚藝,這不全成面點師了嘛。

    不過用手攪拌不容易攪拌均勻,而且綿白糖的濕度大,要是不在短時間內攪拌均勻的話就會黏成一團,導致黑芝麻和面粉無法拌到需要的那種濕度。

    這會導致要做的徽墨酥出現翻車情況。

    而用攪拌機就不會有這種情況了,攪拌機不僅能夠把幾種料全都攪拌在一起,而且還會讓綿白糖充分和芝麻粉與面粉融合,方便成型。

    另外,用攪拌機攪拌的時候,這種連續的運動也能讓芝麻粉中的油脂滲出,這會讓料粉的粘度更大一些,方便接下來的入模定型。

    攪拌的時候,徐拙還講了一下在家做的時候要注意的事項。

    在家做的時候,可能家里沒有攪拌機之類的設備,可以放在涼透了的炒鍋里用鍋鏟在鍋里反復翻攪。

    畢竟在家做的話,量不會很大。

    不像徐拙這樣,一次用了十幾斤的料,估計連公司帶店里的人都能分到好幾塊嘗嘗味道。

    這些料攪拌均勻后,徐拙從攪拌機的料斗里倒出來,倒進一個盆里。

    而郭樹英則是把不銹鋼工作臺打掃干凈,然后將徐拙采買過來的模具底部放上去。

    這模具差不多有一米長,一米多寬,面積很大,不過底部都是防粘的,所以不用擔心回頭脫不下來。

    模具的底部放好后,他又拿著一個窄點的方框放上去,方框正好能扣在模具上,模具立馬就成了一個一厘米深的凹槽。

    做徽墨酥的模具很簡單,但是做出來的美味卻非常漂亮。

    徐拙把那盆攪拌好的料端過來,用勺子舀出來,扣在模具上。

    這樣一勺一勺的扣上去,郭樹英則是拿著做甜品用的那種刮板,開始在模具中按壓這些料。

    一邊按還一邊推,讓這些料全在模具中抹平。

    這一步有點像是水泥工干活兒一樣,特別是第一遍全部抹平之后,還要用一個干凈的抹子在模具上面反復的推刮。

    這樣做有兩個目的,一來是讓這些粉料擠壓得更結實,這樣做出來的徽墨酥才不會散架。

    二來就是通過反復的推刮,讓這些粉料微微加熱,這樣里面的綿白糖融化得就會更加徹底。

    而芝麻粉中的油脂,也會滲出更多,這樣更方便徽墨酥成型。

    就這樣,用抹子在模具中反復推刮,一直等到模具中的徽墨酥表面泛起油光,形成一種鏡面效果的時候,就說明已經成功。

    放下抹子的時候,徐拙覺得以后失業的話,可以去工地試著刮大白了。

    雖然不知道能掙多少,但是至少上手時候,是絕對不會失誤的。

    模具中的料刮好之后,不能急著脫模,要放在一邊定定型,

    等到里面的糖分慢慢凝固下來,而油脂也隨著溫度降低而逐漸被粉料吸收之后,才能脫模開切,讓這一整塊徽墨酥變成小塊。

    接下里,徐拙和郭樹英一邊做一邊講解,又拿出三個模具,把盆里剩下的那些粉料全都填進了模具中,并且用抹子反復推刮完畢。

    做完這些之后,徐拙沖攝像師擺擺手,準備休息一下。

    這時候于可可那一碗燙炒面已經吃得只剩下一個碗底了,她興沖沖的跑過來,對徐拙說道:“以后這樣好不好,早上我吃燙炒面,晚上我喝黑芝麻糊,這些美味好好吃,我完全都吃不夠耶……”

    徐拙撇撇嘴:“你不怕吃成一個胖子就這么吃吧,這些可是典型的高糖高淀粉高油脂的食品,偶爾吃點嘗嘗鮮還行,吃多了的話絕對會長肉。”

    于可可一聽就把剩下的碗底和筷子塞進了徐拙手中,溜達著去了公司剛剛弄的健身角,騎在動感單車上健身去了。

    徐拙拿著筷子,美滋滋的從碗底刮起一點燙炒面放進嘴里抿一下,還樂呵呵從沖袁康傳授經驗。

    “想從女孩子手中搶吃的,就得這么來,只要說吃了能發胖,多半就能得手。”

    袁康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單身的他并不想搭理徐拙。

    徐拙把碗底刮得干干凈凈的,然后把碗筷洗出來,又休息一會兒,這才繼續開拍。

    剩下的步驟就簡單了,分別是脫模、分割、包裝。

    為了讓這徽墨酥像樣,徐拙特意買了一些徽墨酥用的那種魏碑字體的黑白包裝紙。

    這種包裝紙非常古樸,上面除了印著徽墨酥三個字之外,剩下的就是徽州特產、香飄萬里的字樣。

    典型的八十年代點心的包裝樣式。

    脫模這一步很簡單,就是把模具上的那個方框取下來就行。

    不過取的時候得小心點,不能用力過猛,不然這些徽墨酥絕對會散落一地。

    而且得兩個人一塊兒用力把這個方框拿起來,要是一個人拿的話,作用力不均勻,容易導致方框的邊角刮到徽墨酥。

    徐拙和郭樹英抬著方框取下來之后,徐拙就拿著一個長條形的尺子,用一個刮刀開始分割。

    徽墨酥的尺寸是完全按照墨錠來制作的。

    長六厘米,寬四厘米,厚一厘米。

    這個尺度也是墨錠的尺度,所以很好記,而模具基本上跟徽墨的模具一模一樣,所以只要把尺子擺正,然后用刮刀順著尺子的一邊從頭到尾劃開就行。

    先豎著劃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然后再橫著劃幾刀。

    等到橫豎全都劃開之后,就該包裝了。

    徐拙拿著一張包裝紙,正面朝下放在工作臺上,然后用刮刀輕輕將一塊徽墨酥從托盤上推下來,用手托著放再包裝紙上。

    這包裝紙正面印著一個跟徽墨酥一模一樣大的方框,對準放好就行。

    然后開始折疊。

    把四個角分別向上折,最后一個角折好后塞進之前折的那些縫隙中,這徽墨酥才算是徹底做好。

    徐拙和郭樹英包了十多塊,整整齊齊放在盤子里讓攝像師拍特寫和視頻封面。

    拍好之后,今天的試吃員就出場了,戴震霆和馮衛國。

    倆人都有著一個當名人的心,所以這次試吃就讓他倆品評,正好這種傳統甜品,讓兩位老人品嘗也比較貼合。

    在兩人開始試吃的時候,郭樹英有些意猶未盡的看著徐拙說道:“小拙,這徽墨酥還有個衍生品,名叫千張酥,你想不想學學?”

    千張酥?

    這是什么東西?

    豆腐皮做的酥糖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