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搶戲,就硬搶!

美食從和面開始
     千張酥并不是豆腐皮做成的酥糖,其實做法跟徽墨酥很相似,都是用炒熟的芝麻磨粉,然后跟炒熟的面粉拌在一起。

    不過也就區別,就是千張酥要用麥芽糖把徽墨酥的料層層疊疊的黏在一起,每一層的料都非常薄,所以才有了千張酥的別稱。

    徐拙好奇的問郭樹英:“這兩者有什么區別呢?”

    郭樹英說道:“區別還是很明顯的,千張酥因為加了很多麥芽糖在里面,所以吃起來味道更甜,而且一層層的,口感更好,總的來說,相當于徽墨酥的升級版。”

    他要是不說升級版,徐拙還真沒在意。

    但是既然是升級版,那肯定得學學了。

    不過奇怪的是,這次系統居然沒跟著摻合。

    按照系統的習慣,怎么著也得給出個類似做出千張酥給D級招牌技能或者一小時內做出千張酥獎勵技能之類的任務。

    但是徐拙等了半天也沒等到。

    有點失算了。

    “怎么樣小拙,想不想學一下?”

    徐拙點點頭:“那要不拍兩期算了,再拍一期千張酥,正好也能更深入的介紹徽州的飲食文化。”

    這話讓郭樹英很高興,然后兩人約定,明天上午拍千張酥。

    旁邊正在對著攝像機興致勃勃吃徽墨酥的戴震霆一聽兩人的對話,頓時覺得嘴里的徽墨酥不甜了。

    咋回事?

    咋又要做徽菜了?

    我們浙菜就這么沒牌面嗎?

    不過這會兒正在拍攝,他也不好多說什么,只是留了個心眼,等會兒拍完就跟徐拙商量一下明天拍密汁火方。

    你老郭不是一直做小吃甜點嗎?

    那我就做名饌上品,看誰的能吸引人。

    這次戴震霆之所以這么爽快的過來,其實就是為了找于可可和徐拙拍視頻,借助這邊的資源和徐拙的人氣,爭取把自己的名氣烘托上來。

    而之所以叫上郭樹英,主要是擔心徐拙沒時間拍,所以讓郭樹英從中間說說情,畢竟郭樹英的堂孫在四方酒樓工作,徐拙得給這個面子。

    更重要的是,郭樹英這人比較低調,不爭不搶的,要不是這樣,他喊鄭光耀來豈不是更好。

    結果沒成想,郭樹英這個濃眉大眼的,居然叛變了。

    不過這事兒也不怪郭樹英,主要是人家沒來之前徐拙就已經準備好了,畢竟這樣宣傳一下,徐小廚旗艦店再上新徽墨酥就變得順理成章許多。

    試吃的時間不長,特別是甜品,總不能像李浩那樣埋頭一陣猛吃,然后打著飽嗝說味道好。

    這玩意兒吃個一兩塊,然后再說一些場面話就行了。

    反正甜品嘛,就是喝茶時候的搭頭,不可能當飯吃。

    拍完之后,徐拙拿起一塊徽墨酥,把包裝紙撕開,

    露出了里面那黑黝黝的“墨錠”。

    這就是能吃的徽墨了,看上去確實很墨很像,特別是尺寸上跟墨錠一樣,要不是因為加了面粉顏色稍淺一些,真跟墨錠沒啥區別了。

    拿著這徽墨酥,徐拙心里念叨兩句,吃了這徽墨酥,就等于吃了徽墨,吃了徽墨,自己也差不多算是個文化人了。

    他念叨著把徽墨酥送進嘴里,根本不用咬,只用嘴唇輕輕一抿,原本還比較成型的徽墨酥,頓時裂開一小半。

    這一小半徽墨酥吃進嘴里之后,首先感受到的就是黑芝麻那濃郁的香氣。

    用舌頭輕輕一抿,徽墨酥就在嘴里融化開來。

    口感非常細膩,而在這細膩中,卻又帶著那種沙軟的口感,仿佛用舌頭就能感受到徽墨酥中的那些細小顆粒。

    這種沙軟的口感配上綿白糖那甜絲絲的味道,真是讓人唇齒留香。

    “拿起是一塊,入口就化開,這就是我們徽墨酥的神奇之處。”

    郭樹英也拿起一塊,一邊吃一邊跟大家講著這徽墨酥。

    他和徐拙把剩下的徽墨酥全都切出來,用包裝紙一塊塊包好,接著放進紙盒子里,公司這邊留幾盒,帶回店里幾盒,拿回家兩盒,再給陳桂芳兩盒。

    就這樣,一上午做的徽墨酥被分了個七七八八。

    今天這只是預熱,要是制作的話,徐拙估計到最后還是會工業化生產,最多最后包這一步用人工。

    只有這樣,才更有效率。

    當然了,具體做不做還得看大眾的反應。

    假如大家對徽墨酥興趣很大,而且愿意購買,那就順勢推出來。

    假如大家看過之后沒什么反應,那就再等等。

    店里上新一道菜品還需要大廚們共同點頭才行呢,現在網店里上新,就更得謹慎一些了。

    不然前期的投入太大,收不回本的話就是純賠錢了。

    大家帶著做好的徽墨酥回到店里,這會兒差不多已經到了午飯時間,徐拙讓鄭佳給大家發一下,每人兩塊,先嘗嘗味道。

    因為有客人在,所以午飯自然是在包房里吃的,而且還上了一桌子前兩天沒上過的菜品,供這幾位老人品評。

    吃著飯,郭樹英跟徐拙聊起了明天拍千張酥的事兒。

    結果剛開始聊,戴震霆就突然插了一嘴:“小拙,想不想學我們浙菜有名的密汁火方?明天要不咱倆做這道菜吧?”

    徐拙愣了一下,UU看書 .uukanshu.com他是真沒想到戴震霆會突然說這道菜。

    密汁火方啊,可以說是浙菜和徽菜的看家菜了,他確實很想學,然而潛心好學已經用過了,想學也學不到。

    但是錯過的話,又不知道下次什么時候才能遇到。

    這讓他有些矛盾。

    名菜在前,卻沒法學到手,這真是讓人無語。

    他想了想,沒有拒絕戴震霆,卻提議延后制作。

    “戴爺爺,我們這買不到好的火腿,從你們那發貨的話到這也得兩三天了,而且那道菜用時實在太長,就算咱能受得了,攝像師也撐不住。

    要不這樣吧,咱們先延后一下,等過幾天那邊不忙了,火腿也到了的時候再做也不遲,反正你也不用急著回去,多住幾天唄。”

    戴震霆點點頭,答應了徐拙這個提議。

    不過他隨即又有了一個新的想法:“既然做不成密汁火方,那咱們就做東坡肉吧,這個稍微簡單點,而且知名度也高。”

    郭樹英:“…………”

    老戴你是非逼我動手打人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