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

五十六/美容按摩

重生之軟飯王
     方天想了想,看向韓國佬道:“一碼歸一碼,在治療失眠這個問題上,你的韓式手法,確實不如我的中式手法好。”

    潘大成冷笑道:“還真沒看出來,中式手法哪里好了?跟韓式手法相比,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東西。”

    “剛才我說了。”方天手指指了指躺在按摩床上的女士,道:“治療她的失眠,三根手指揉動,揉動她的膽經,能讓她的頭皮完全放松下來,對她改善睡眠是有很大幫助的,效果絕對要比你的韓式手法好。”

    潘大成撇嘴,中醫那些所謂的經絡穴位,用現代的科學儀器都看不到的東西,在他看來都是扯淡,根本沒用的。

    只不過,聽這小子能說出這一套中式手法,他肯定也是個會按摩的高手。潘大成道:“既然你這么自信,咱們比一比如何?”

    方天搖頭道:“我的時間很寶貴的,為什么要跟你比?”

    潘大成冷笑道:“怎么,你怕了,害怕輸給我?”

    這韓國佬明擺著挑釁了,方天道:“我說了,我的時間很寶貴的,這樣的比試對我沒好處,沒好處沒意思。”

    潘大成鐵了心要跟方天一較高低,他想了想,隨即,轉頭跟他的助手山野梅子說了幾句。

    聽完,山野梅子驚訝了:“大成,你決定要這么做?”

    “是的。”潘大成語氣非常肯定點頭。

    山野梅子沒有多說什么,她走了出去。

    十分鐘后,身穿黑色和服的山野梅子走回來了,她手里多了一個盒子,一個刻有飛鷹圖案的大盒子。

    她走到潘大成面前,將盒子遞給他。

    方天沒有說話,眼睛一直叮住那個木制的大盒子。

    潘大成將盒子打開,頓時從里邊放射出奪目的金光,盒子里赫然是一只飛鷹,一只金色的飛鷹!

    在燈光的照射下,散發出奪目的光輝!

    潘大成看著盒子里的飛鷹道:“這只金色飛鷹,是我十年前參加國際美容按摩大賽得到的最高獎項,那一屆大賽,有來自韓國,RB,華夏,泰國,歐洲多位頂級大師參加,我拿到了冠軍,金鷹代表著最高榮譽。”

    按摩也有國際大賽?方天感覺奇怪道:“誰舉辦的?”

    潘大成道:“這不是重點,那一屆大賽只舉辦了一次,后來就停辦了,換言之,這只金鷹是全世界唯一的。”

    他目光看過來:“如果你贏了我,這只金鷹就是你的!”

    聞言,方天提起了精神,好吸引人啊!

    “行,我愿意跟你比試。”

    潘大成笑了,道:“如果你輸了呢?必須要付出一些代價。”

    有獎有罰,很正常。

    可問題是,方天還真不知能拿出什么東西獎勵給對方啊。

    這時候,陳善美說話了,她看向潘大成道:“要是他輸了,我打造一只同樣的黃金飛鷹獎賞給你。”

    聞言,圍觀的人都驚訝了,金三夫人很信任方天啊,就不怕他輸掉?

    打造一只同樣的黃金飛鷹少說也要幾十萬。

    說實在的,方天自己都沒絕對信心能贏潘大成。

    “你就不怕我輸掉?”方天看向陳善美道。

    “不管輸贏,我都支持你。”陳善美笑著說道。

    陳善美對方天的信任幾乎是盲目的,不管他做什么,都會支持他,圍觀的人真是羨慕啊。

    方天笑著點點頭,看向韓國佬道:“怎么個比試法子?”

    潘大成將盒子的蓋子蓋上,

    道:“很簡單,做美容,比試韓式手法和中式手法,看誰的更強?”

    按摩手法,在不同國家,方法都是不同的,分成好多個流派。

    例如中式按摩,會以中醫經絡穴位做理論基礎,進行推,拿,揉,按,點穴等等。

    而韓式按摩,會比較注重美容健體,手法沒有中式繁多,配合熱敷,精油等等進行。

    日式按摩,比較有特色的就是跪壓,就是雙膝跪在后背,進行前后跪壓。

    給你按壓的可能是個穿著小短裙的小美女,也可能是一個像相撲手一樣的女人跪在你身上。

    泰式,會讓你趴在一張寬大的床上,然后被人踩,用腳進行踩背,拉伸關節等等。

    要是遇上一個粗暴的女恐龍,整個過程就是一場折磨。

    現在,方天和韓國佬比試的就是美容按摩,而且必須要在短時間內收到明顯的效果,是的,短時間內收到明顯效果。

    這樣的要求,不是大師都很難做到。

    按摩完后,和按摩之前,前后一對比,誰能讓他人的臉變得更好看就是贏!

    隨即,王小雪老板娘吩咐工作人員準備,把其他的東西搬出去,只留下兩張美容按摩床。UU看書 .uukanshu.com

    這個房間很大,方天就在這里,和來自韓國的美容按摩大師PK!

    兩個人的對決,允許觀眾觀看,反正這個房間的空間足夠大,此刻,不少穿著華貴的女人走了進來觀摩兩人的對決。

    這家豪美休閑中心,屬于土豪級的消費場所,進來做美容按摩的,必須交納一百萬會員費拿到至尊鉆石會員卡,才能進來。

    因此,這家店也就成了富婆俱樂部!

    富家太太,單身貴族,名流貴婦,千金小姐,好多人在這里。

    那個韓國大師,在場的富婆都認識他,至于方天,大多數的人都沒見過他,聽說過他的名字,但印象極差,他不就是金家那個吃軟飯的男人嗎?

    一個吃軟飯的男人,哪里有什么本事啊,有本事哪里需要吃軟飯?

    在場的富婆都覺得,方天輸定了。

    一個戴著鉆石項鏈的單身女貴族看著陳善美道:“金夫人,你家的女兒這么優秀,許配給這種人,是不是吃大虧了啊?”

    陳善美只是淡淡一笑,沒有回應。

    接著,一個還在單身的過氣女演員道:“善美,我給你女兒介紹一個,保證比他好上千倍萬倍的,方天哪里好了,普普通通平平凡凡身上沒半點亮點。”

    不管周圍的人怎么說,陳善美依然很堅定:“我覺得她挺好的。”

    接著,一個45歲的單身女總裁撇嘴道:“他哪里好了?又沒錢又沒本事。”

    這些女人有一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對方天這個沒什么錢又沒什么社會地位的人,她們打心里的瞧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