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

八十八/老賴繼續裝

重生之軟飯王
     賴五越說越凄慘,他抹了抹眼睛,眼淚流了下來。“方先生,你就放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這輩子估計都還不了了。下一輩子,給你做牛做馬。”

    一邊說,賴五眼淚不斷流下。

    楊凡看著他,感覺他好可憐,這樣還收他的債是不是太沒人性了?正要開口勸說方天。

    方天擺手,笑道:“賴五,眼睛流這么多眼淚,手指抹了多少辣椒水?”

    賴五身體僵住,手指停在了眼前,媽的,有沒有同情心啊?都這么慘了,還說風涼話,我的眼淚都是真的啊,雖然是用辣椒水刺激出來的!

    看著他一臉無語狀,方天笑道:“老賴,外面買的辣椒水很多都是化學品,你這樣在眼睛抹化學品,小心把眼睛弄瞎。”

    聞言,賴五差點一頭栽倒在地。

    方天的目光再次落在賴五的雙腿上:“真的沒知覺了?”

    賴五搖頭:“沒知覺了。”

    方天一腳踢在了他的小腿上。

    一陣疼痛傳來,賴五還能忍得住。

    “疼不疼?”

    “神經都壞死了,哪會有知覺啊?不疼。”

    方天將力道加大了幾分,再次踢在他的腿上。“疼不疼?”

    “不疼。”賴五咬了咬牙回應。

    方天把力道加大到了七分踢過去。“疼不疼?”

    “不疼。”賴五強人著劇痛,臉色都綠了!

    方天使出8成的力氣踢了過去:“疼不疼?”

    賴五疼得差點大叫出聲!“不……疼。”

    賴五死活不承認,要是承認了,那之前說的大話都前功盡棄。

    方天看著賴五道:“沒想到,你傷殘得這么嚴重?”

    賴五連連點頭:“是啊,那些債實在沒辦法還給你了,你就放了我吧。”

    “看著你這么可憐,怎么也要幫幫你啊。我有辦法,能讓你的腿恢復知覺,重新站起來。”看著方天不懷好意的笑容,賴五渾身打了個機靈,他要做什么?

    方天轉頭對楊凡道:“給我一把刀,讓我一刀子插在他的大腿上,給他刮骨療毒。保證能恢復知覺站起來!”

    賴五暴汗,額頭冷汗狂流……

    被他一刀子插在大腿上,這還得了?還要刮骨療毒,本來腿沒事,都被他弄成殘廢了。

    “別啊。我的腿還有一點知覺的。”賴五急促道。

    這人一直在裝,方天笑了笑,道:“不要再裝了,趕緊還錢。”

    “我確實沒錢啊。”賴五依然不愿意。

    方天從文件袋里邊抽出一張照片,丟在桌上,道:“在五星級酒店,和小三吃法國大餐,沒錢?你騙誰啊?”

    賴五將煙頭扔到地上,踩滅。

    隨即,他拿起桌上的照片看了起來,照片上顯示著他和一個身材豐腴的女人,在酒店內吃燭光晚餐的情景,能夠看得出房間的裝修很豪華,五星級不用懷疑。

    “怎么樣?還有什么話好說?”

    “當然有話說。”賴五看著照片道:“第一,那個女人,不是小三,她是我老婆。”

    方天笑著問道:“你們挺有情趣的嘛!都是多年夫妻了,還玩燭光晚餐?”

    賴五肯定道:“她確實是我老婆,我可以拿結婚證給你看。”

    “切!哪知道真的還是假的。路邊辦假證的小販,二十塊錢就可以給你弄一個。”

    賴五差點一頭栽倒,氣憤道:“千真萬確,不相信你可以去相關部門查啊。

    ”

    方天一愣,照片中的女人應該是他的老婆了,想了想,問道:“就當你說的是真的。那香港豪華酒店吃豪華大餐,又怎么個解釋?”

    照片上,能夠清晰看見,非常豐盛的法國大餐,最低消費上萬塊,沒錢?

    “都說是朋友請的,只是照片拍到的只是我和我老婆而已。”賴五面無表情道。

    這家伙真是個無賴,說大話眼睛都不眨一下。

    方天從文件袋里,又拿出一張照片,甩給他。

    賴五一看,頓時嘴角抽搐。

    照片在某香港著名的珠寶店拍下來的,身材豐腴的女人穿著一身名牌,賴五給她戴上一塊翡翠玉佩。

    賴五剛想解釋,方天道:“那家是周大福珠寶店,你別說你老婆身上的珠寶,都是假的。”

    賴五面部肌肉抽搐,還真想這么說,他語塞了。

    “不是假的,那就是真的了。沒錢,你老婆那一身服裝配飾,其他男人送的嗎?賴五,你該不是被戴綠帽了吧?”方天盯著他笑著問道。

    人可以沒錢,但不可以沒尊嚴,賴五被刺激到了。

    頓時,UU看書 .uukanshu.com 他像是一只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從輪椅跳了起來大聲道:“這些都是我送的,我確實有錢!”

    他看了看自己的腿,道:“腿傷是假的,我不住在爛尾樓,有一套別墅,天天吃豪華大餐開好車。那又怎么樣?”

    賴五說話越說越大聲,通通說了出來。反正,已經被方天發現了這么多,有圖有真相,裝窮不行了,干脆一口氣說了出來。

    方天和楊凡相視而笑!

    “趕緊還錢啊!”

    想了許久,賴五將照片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怒火道:“這些照片,你是怎么找到的?”

    兩張照片,都是去香港的時候拍下來的,方天怎么拿到手的?太不可思議了。

    “這你就不用管了。趕緊還錢?”方天與其飛快,催促他。

    賴五確實有錢,可是,去掉不動產,銀行存款也就只有五百多萬。還500萬的欠款,銀行的存款就所剩無幾了,無論如何也不會還的。

    賴五的臉色陰沉下來,露出了野獸一般的兇狠,盯著方天。

    頓時,周圍的氣溫一下子冷了下來,楊凡迅速站到了方天身旁。

    一個打兩個,賴五不是打手,他也沒這個膽子,冷笑了一聲,啪啪拍了手掌兩下,喊道:“都給我出來。”

    話音落下,爛尾樓的小房間內,走出來四個年輕人,穿著馬甲,身上骷髏紋身,眼神充滿了陰狠。

    方天看著賴五:“你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賴五冷笑道:“乖乖給我滾,我放你一馬,以后不要再來找我。不然,別怪我動手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