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

九十四/日后的成就遠遠超越你

重生之軟飯王
     一頓飯吃了十八萬多!

    特碼的怎么吃的啊?金玉堂差點暈了過去,雖然不缺錢,但也沒有這么吃的啊,刷爆卡了。

    陳善美,金玉顏,還有一個小女孩,食量有限,除了方天,有誰能吃這么多?

    女服務員看向金玉堂,問道:“先生,有問題嗎?”

    金玉堂苦笑了一下,道:“沒問題,但我要知道怎么會這么多?”

    服務員笑著解釋道:“先生,我們這家餐廳,做的是精品,雖然量不多,但出品都是頂級的。”

    金玉堂看向飯桌,桌上擺放著一瓶紅酒,和五六個盤子。

    服務員看向方天:“這位先生,點了一瓶紅酒,價值兩萬的拉圖。”

    金玉堂看著那瓶紅酒,絕對是頂級的。“一瓶紅酒也不到十萬,18萬八千是怎么來的?”

    服務員笑著說道:“這位先生點的,都是名貴藥材做的菜肴。天然的冬蟲夏草,30年的野山參……”

    金玉堂聽得心臟抽搐,特碼的,吃頓飯,你個方天點這些名貴藥材干嗎?“

    方天走過去,笑道:“你知道,你的三嬸身子不太好,聽說這里的名貴藥材做的菜,可以補補身子,所以就點了。你不會介意吧?”

    金玉堂強顏歡笑道:“不介意。”

    之前得罪過陳善美,這時候心里不爽也不能說出來啊!

    伸手拿過賬單看了看,金玉堂差點被氣死,不是說給丈母娘補身子的嗎?怎么還有牛鞭?!

    這還不是一般的牛鞭,進口的,在成千上萬頭公牛中挑選出來的精品,兩根牛逼頂得上一根虎鞭!

    價格貴得嚇人,一口都沒吃,金玉堂郁悶得想要撞墻。

    “先生先生,還有疑問嗎?沒有疑問請付款吧。”女服務員看著呆呆傻傻的他。

    方天出聲說道:“玉堂,要是付不起這個錢,我讓玉顏回來付款吧。”

    金玉顏已經出去,開車過來。

    金玉堂心想,讓一個女人付飯錢,也只有你這種吃軟飯的人才能做出來。一個純爺們,讓一個女人付飯錢多么丟臉?反正他就是這么認為的,覺得丟臉,打腫臉也要充胖子。

    他將銀行卡遞給服務員道:“刷卡,余額不足待會兒去銀行取錢。”

    余額確實不夠,這張儲蓄卡里邊只有120000,金大少爺怎么想也不會想到,有一天也會余額不足!

    “好的。”服務員去刷卡了。

    “堂哥,謝謝你這頓飯啊。方天笑呵呵道,隨后抱起小珍珠離開,陳善美走在身旁,一起出去。

    經過金玉堂身旁的時候,小珍珠滿臉的天真無邪,看著他笑道:“大哥哥,我問你一個歇后語?”

    看著她挺可愛的,金玉堂笑道:“問吧。”

    小珍珠笑嘻嘻道:“借高利貸買棺材,下一句是什么?”

    金玉堂一愣,道:“不知道呢?什么意思?”

    小珍珠天真無邪道:“借高利貸買棺材,死要面子活受罪!”

    “哈哈!”方天大笑。

    金玉堂一個趔趄,差點一頭栽倒在地!

    一個只有六歲的小孩子,懂得諷刺人嗎?看著小珍珠這么天真可愛,金玉堂才不相信,肯定是方天教的,他對方天咬牙切齒。

    方天大笑著,抱著小珍珠離開。

    這丫頭真不愧是個神童,不但聰明,偶爾一句歇后語可以把他人給氣暈!

    “我要親親!”葉明珠看過來,小手指指著自己的額頭。

    方天飛快地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金玉顏開著她的車,到附近加油。

    方天和陳善美走到外面,站在餐廳門前的臺階等待。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白色范思哲襯衫,溫文爾雅的男人走了出來,他看向陳善美道:“伯母,你好!好久沒見到你了。”

    “是啊!我也好久沒見你了。”

    陳善美帶著微笑看著眼前這個英俊的男子,他是白萬鈞。

    白萬鈞帶著迷人的笑容道:“伯母,身體怎么樣了?”

    陳善美笑著道:“很好。你也在這里就餐?”

    “是的,和玉堂有些事情要談。”白萬鈞又轉回剛才的話題:“伯母,我認識一個美國心臟科的權威教授,說不定他能治好你的病,有機會我介紹給你認識。”

    “謝謝白佳大少了。”陳善美婉拒道:“全世界的權威醫生,我都詢問過了,我這病是沒法治好的。”

    “肯定會有辦法的,醫學會越來越發達的。”白萬鈞安慰道。

    陳善美話鋒一轉道:“萬鈞,我明白你的意思,更知道你對我女兒的心意。但我明確告訴你,女兒已經和方天訂婚,希望你放棄追求玉顏的念頭。”

    難得見到白萬鈞,陳善美很直接地跟他說明白了,她不希望白萬鈞,影響到方天和女兒的感情。

    “不可能。”白萬鈞神情嚴肅起來:“我無法想像,我的世界可以沒有玉顏。UU看書 www.uukanshu.com我一直不明白,伯母你為什么給玉顏做這樣的安排,這是她想要的嗎?”

    都什么年代了,婚姻大事還有父母之命,當初,知道金玉顏許配給了一個普普通通的方天,氣得白萬鈞都想殺人。

    陳善美緩緩說道:“顏顏這么多年從來沒有跟任何男子戀愛過,正如她曾經跟我說的,在事業一直奮斗下去,這輩子可以不結婚,也從不考慮這個問題。我擔心她日后會后悔,所以我給她安排了,我相信,我的選擇不會錯。”

    是你找對象,還是你女兒找對象啊?白萬鈞只是心里想想,可沒有說出來。

    他心有不甘問道:“但為什么不是我?我哪里不好?”

    “你很好,讓我挑不出任何毛病來。”

    “但為什么不選擇我?而是選擇方天。”白萬鈞感到費解。

    陳善美毫不猶豫,直接道:“應該是女人的直覺吧!”

    白萬鈞無語,女人直覺害死人啊!

    女人的直覺是很準的,這句話是誰第一個說出來的,白萬鈞非跟她拼命不可!

    “伯母,事關女兒一輩子的幸福,是不是太草率了?”白萬鈞不甘心,本少爺有的是錢,長得又帥,偏偏陳善美把金大美女許配給一個平平凡凡的人,他非常費解。

    陳善美想了許久,說道:“很多人都覺得你和玉顏很般配,那只是世俗的眼光,我并不這樣認為。你比方天強,那是因為你有強大的家庭背景,而方天沒有。上天對他不公平,所以我就要給他一個強大的家庭背景,我相信他日后的成就,會遠遠超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