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

一百四十六/腎虛

重生之軟飯王
     一個小時后,方天開著車搭載著陳善美和王小雪來到了水龍度假村。

    據說王小雪也有一個女兒,天之嬌女,只是和金玉顏一樣,很少在身邊的。

    方天將悍馬停下,周圍還有奔馳,寶馬,賓利。

    過來聽養生大師講座的土豪還真挺多的,可見,這個大師的影響力有多大,不管是真是假,方天也要見見那位大師。

    水龍度假村,占地面積非常寬廣,里邊各種游樂設施數之不盡,給人感覺,不在這里呆上一個月,都不可能玩盡里邊的項目。

    這里除了吃喝玩樂,游山玩水,還有一大主題——養生,這是個養生寶地。

    下車之后,陳善美、王小雪和其他的富家太太泡溫泉去了。

    方天拿著相機,在度假村里邊拍照,看看花鳥魚蟲,看傾瀉而下的瀑布,看看湖光山色,感覺是那樣的心曠神怡。

    心里感慨,原生態真是好啊,也不知什么時候才能把自己的軟件生態打造起來?

    舉起相機,方天正要對著遠處傾瀉而下的瀑布拍照。

    就在這時,一個男人快速在面前走過,身上穿著長袍。

    “大師,大師,別走,我們有話要問你啊。”后面,有好幾個人追在后面,像是追星一樣。

    這個什么大師,真有這么厲害?方天目光看過去。

    這個男人約莫40歲左右,身上穿著黑色長袍,太陽穴隆起,雙眼有神,滿臉紅光。

    他姓高,人稱高大師。

    方天向來對那些什么養生大師沒好感,隨便弄個什么綠豆湯出來也可以吹得神乎其神,能把人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當然,也不能說這個高大師就是這種人,待會兒就知道了。

    正要離開,突然出現了兩個人,站在了高大師面前。

    方天驚訝,這兩個人,不是別人,是趙海云和他老爹趙永海。

    看表情,幾人還很熟悉,有說有笑的,也不知在說什么?

    陳善美跑完溫泉,出來了,她走了過來。“看什么?”

    方天奇怪道:“趙永海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陳善美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笑道:“有什么奇怪的,水龍度假村是顏顏的產業。趙叔叔過來辦公吧?”

    辦公?老狐貍回來這里辦公?方天才不相信呢。說不定,和高大師有不可告人的勾當。

    玉顏的產業?方天猛然想起她說的話,驚訝道:“度假村是玉顏的啊?”

    “嗯。”陳善美笑著點頭。

    “哈哈,好,以后我可以過來免費吃喝玩樂了!”

    “噗哧!”陳善美掩嘴一笑。

    遠處,王小雪叫了陳善美一聲,陳善美轉身,朝著她快步走去。

    知道了這里是未婚妻旗下的產業之后,方天游玩的心態完全不一樣了,玩起來更加的無拘無束,更加的輕松愉快!

    來到小湖邊,碰見了一個人,趙海云。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自從輸掉對決之后,超級獵犬的用戶都流向了系統維神,損失慘重。

    一夜之間,超級獵犬的用戶暴跌20萬!與之相反,系統維護大神一夜之間用戶量暴增20萬!

    見到方天,趙海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還好嗎?”方天看著他笑道。

    “很好,非常好!”趙海云道:“別以為你贏了我一次,就能一直贏下去。我遲早會卷土重來,殺你個片甲不留!”

    方天話鋒一轉,看了看遠處的高大師,然后把目光轉回到趙海云身上:“你跟高大師很熟的嗎?”

    總感覺,趙海云兩父子和高大師有不可告人的密密。

    聞言,趙海云臉色一變,

    有些緊張,很快的,他的臉色又恢復如常:“普通朋友。”

    他的眼神,方天捕抓到了:“真的是普通朋友嗎?”

    趙海云板著臉道:“關你什么事?”

    說完,趙海云轉身快步離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方天更加感覺有問題,大大的有問題。

    ……

    下午,高大師的養生講座,就在度假村的會議大廳舉行。

    度假村,不只是個吃喝玩樂的地方,也是一個舉辦會議的好長所,許多大公司都會將會議安排在度假區舉行。

    這個會議大廳很大,足足可以容納上千人。

    此刻,整個大廳座無虛席,滿滿的都是過來聽講座的人,可見,高大師的影響力有多大。

    方天坐在了最前排,旁邊還有陳善美、王小雪等人。

    身穿黑色長袍的高大師,站在臺上講著各種養生秘訣,還說每晚喝點中藥,有助睡眠。

    他說的那些是不是這么有效果,不知道,但有一點方天可以肯定,他說話的催眠效果很好,可以治療失眠。

    聽著他說了十分鐘,方天就開始打哈欠了,再聽十分鐘,閉上眼睛靠在椅背睡著了。UU看書 .uukanshu

    明明說的是中醫養生,說著說著,高大師扯到了風水八卦,什么按照他的方法去做,活到兩百歲不成問題,一輩子不生病。

    突然,胳膊被人碰了一下。方天緩緩睜開了眼睛,赫然發現高大師就站在身旁。

    “年輕人,你的精氣神不行。”高大師笑著看過來:“能否讓我把把脈,給你檢查一下。”

    方天伸手過去,就讓大師看看。

    高大師三根手指搭在了他的手腕上,閉著眼睛感受了一下。

    隨后,他睜開眼睛道:“你肝火旺盛,近段時間是不是感到郁悶煩躁,脾氣暴躁?睡眠不得安穩?”

    這純屬扯淡了,這段時間一切順心,心情大好。

    “好像是吧。”方天也不好直接反駁,畢竟在場很多人都相信他的。

    趙海云就坐在方天身后,他出聲道:“有病就趕緊去治療啊。”

    “其實中醫把脈我也懂得。”方天站起身,轉頭對趙海云道:“要不要我給你看一下?”

    “神經病。”趙海云才不相信呢。

    “我曾經跟人學過,你可以試一下。”方天道:“不相信,你可以先讓大師給你先把脈,然后我再給你把一次。”

    不懂裝懂,好,就讓你出丑,要是說不準,看我怎么笑話你。趙海云伸手,遞給高大師。

    高大師把脈,感受了一下,然后點頭。

    隨后,方天伸出三根手指,搭在了趙海云的手腕上,閉著眼睛感受了一下。

    睜開眼睛,方天看著趙海云,用高大師那樣的說話口吻道:“年輕人,你腎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