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

一百五十一/意外發生

重生之軟飯王
     今晚,陳善美親自下廚。

    她的廚藝是非常棒的,今晚有口福了,雖然方天的廚藝也很不錯,但她做的菜別有一番滋味。

    “我幫你吧。”

    方天和小珍珠看了一會兒動畫片,起身走向廚房。

    “嗯。”陳善美點頭,今晚做的菜比較多,的確需要一個助手,她沒有拒絕。

    方天系上圍裙,走進廚房……

    大概一個小時后,豐盛的晚餐做好了,方天端著盤子走了出來,八菜一湯!一一擺放在桌上,用罩子罩住。

    “顏顏還沒回來?”陳善美解開圍裙,走出來詢問。

    方天正要掏出手機,給她撥打過去。

    就在這時,高跟鞋聲音從樓梯傳來。

    熟悉的腳步聲,熟悉的高跟鞋。

    金玉顏回來了!

    身穿白色長裙的她走上了二樓小客廳。

    好久沒有見到母親出現在家里了,心里激動,金玉顏展開雙臂朝著陳善美走了過去。

    就這樣,兩母女抱在了一起。

    兩母女好久不見,總有說不完的話題,都把方天給忽略到一邊了。

    想起昨晚,和她在天臺,她說過的話,一一浮現在方天的腦海。

    十分鐘過去了,金玉顏依然沒有看向方天,也沒有跟方天說話。

    方天心里有些不平衡,怎么見到我也不抱我一下啊?有沒有當我存在啊?把我當透明了啊?

    “咳。”方天特意干咳了一聲,提示她身旁還有人,最好給我一個熱情的擁抱。

    金玉顏依然沒有理會他。

    “咳咳!”

    金玉顏依然沒有看向他。

    “咳咳咳!”

    這回,金玉顏看過來了,她從包包里邊掏出一顆“潤喉片,遞給方天。

    把他當成喉嚨不舒服的。

    “……”方天那個無語啊。

    想了想,方天笑道:“你就是不解風情,告訴你吧,這世界上最好的潤喉片,是情人的舌頭!”

    金玉顏冷若寒霜瞪了他一眼,昨晚的瘋狂就像是流星,一眨眼就過去了,她又回到以前冷冰冰的模樣。

    不過,方天知道她的性格,是外冷內熱的!

    外冷內熱的女人是極品,以后情到濃時,給她一點火,她內心火熱的一面就會展現出來!

    和她的未來滿滿的都是期待。

    陳善美笑道:“都坐下來。美味的晚餐開始了!”

    “歐耶!”

    小珍珠激動得歡呼雀躍,看著飯桌上的美食,她的肚子早已咕嚕咕嚕響了。

    隨即,金玉顏在母親左手邊坐了下來,而方天在陳善美的右手邊坐了下去。

    方天旁邊,自然就是小珍珠了。

    有一個美麗的娘子,一個溫柔的丈母娘,還有一個聰明可愛的小孩,雖然只是入贅進來的,但這樣的生活也是挺幸福的嘛。

    有小珍珠這個開心豆在,總能帶來不少歡樂!

    一家人其樂融融,度過了一個溫馨的晚上!

    今晚一家人都過得很開心,可方天看著陳善美的臉色,心里感覺有些不安,她的病情似乎加重了。

    詢問她要不要到醫院看看,她說沒事,沒必要。

    臨近過年了,這個狀態,真是讓人擔憂啊。

    第二天,方天從床上爬起,正要進洗手間。

    就在這時,蘇小玉匆匆跑了進來,她的臉色慘白:“不好了,金夫人心臟病發,倒在了衛生間。”

    聞言,方天臉色大驚,立刻朝著陳善美的房間沖過去。

    ……

    千金集團,總部大樓,會議室。

    此時,會議室內正進行著激烈的爭論,事關集團未來前途命運的爭論!

    穿著一身職業套裝的金玉顏站在眾股東面前:“未來集團重點培育IT產業,

    讓它成為集團未來的主營業務。淘汰紡織廠是必須的。”

    “砰!”

    副董趙永海一拍桌子,站起身道:“我反對!為什么要淘汰紡織廠?”

    金玉顏道:“我絲毫不看好紡織行業的前景。將廠房騰出來,生產更有價值的IT產品。”

    趙永海冷笑,道:“前景不好,正所謂衣食住行,誰不要穿衣服啊,怎么會沒錢賺?”

    金玉顏面無表情道:“現實情況就是,整個行業利潤不斷降低。”

    “那只是暫時的。”趙永海反駁道:“顏顏,叔叔知道你胸懷遠大。但做事啊,可不能太激進。你要搞那個什么‘愛踢產業’,什么玩意兒?再說,你能比白萬鈞做得更好?”

    很明顯的,會議室內,就是改革派和保守派之爭了。

    “公司股東有目共睹,從來沒有我做不好的事情。”金玉顏非常自信。

    “好!”趙永海冷笑,掃視各位股東:“各位,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大家認為應不應該淘汰紡織廠,搞那個‘愛踢產業’?”

    趙永海可是集團的“開國元老”,影響力不是一般的大,趙永海一說話,大多數的股東都認為不應該。

    金玉顏太陽穴有些疼痛:“散會。”

    趙永海笑了笑,率先走出會議室,股東紛紛離開。

    快大的會議室,頓時空蕩蕩的,只剩下金玉顏。

    她坐了下來,雙指放在太陽穴,緩緩揉按著。

    秘書葉青端著一杯咖啡,走進來,放在她的面前,并沒有打擾她。

    葉青也知道,雖然金小姐回來集團后,做出了不少卓越的成就,但時間實在太短了,而“開國元老”趙永海卻累積了巨大的影響力,想要把他清楚出去,牽一發而動全身,是不可能的。

    而且趙永海擁有很大的股權比例,在集團的話事權也很大,如果能把他趕走,將他的股權拿過來就好了。

    可是,有可能嗎?

    ……

    方天腳步匆匆走進陳善美的房間,一進去,便看見陳善美躺在了洗手間的門口,身上還穿著白色睡衣,沒有了任何動靜。

    方天臉色緊張,飛快走過去,和蘇小玉合力將她抱起來。

    讓她平躺在床上,方天第一時間就給她做胸外壓,雖然不是醫生,但這點急救常識還是懂得的。

    “小玉,夫人暈倒多久了?”方天雙手動作不停,語氣急促問道。

    蘇小玉臉色緊張道:“剛才她叫我倒一杯開水,只有幾十秒的時間回來,就見她暈倒了!”

    應該還來得及。方天手掌不停按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