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

一百七十七/你們都沒有經驗吧?

重生之軟飯王
     陳善美瞪了女兒一眼:“真被人搶了,你后悔都來不及。”

    金玉顏轉移話題道:“年輕還是以事業為重,這些還是放在一邊的好。”

    看著母親還要在這個問題糾纏,金玉顏轉頭給方天使了個眼色,意思就是,你還不出聲說句話。

    方天放下紅瓜子,看著陳善美道:“再給我們一些時間吧,感情基礎牢固,對未來的婚姻也有好處。”

    陳善美微微點頭:“嗯!方天說的很有道理,暫時就這樣吧。”

    金玉顏心里一陣嘆息,方天一句能頂自己十句話啊!

    “唉!你爺爺明天就要過來了,到時候怎么應付他?”陳善美看著兩人,臉色充滿了憂慮:“說不定他還會干出棒打鴛鴦的事情來,你們如今也有一定的感情了,誰也不愿意離開誰吧?”

    “不會的。”金玉顏道:“爺爺對我很好的,怎么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他啊,什么都好商量。但涉及到家族利益,絕對翻臉不認人的。”陳善美想起了往事,眉頭緊皺。

    金玉顏出生在豪門,她的婚姻不可能純粹,按照金老爺子的設想,金玉顏跟白萬鈞結合在一起,對金家才有好處。

    金玉顏喝了一口牛奶,道:“不是還有金夫人在嗎?”

    陳善美笑了笑,道:“你還真以為我是萬能的啊,如果講道理,根本不用擔心。但你也知道你爺爺的脾氣,一旦發起火來,跟古代那些皇帝也差不了多少。誰都要畏懼三分!”

    說道這里,金玉顏也憂慮起來了,爺爺此行的目的雖說是為了家族團聚,其實更大的一個目的是為了方天而來。

    如果方天能夠早點得到金家人的認同,那該多好,就沒有這么多麻煩了。不過,金玉顏也知,這樣對方天不公平,畢竟爺爺的標準是白萬鈞級別的。

    白萬鈞的身家,據說超過100億!

    兩個女人在擔憂,方天坐在一邊,滿臉輕松喝茶嗑瓜子。好像跟他沒關系一樣。

    陳善美看著兩人,突然靈機一動,笑道:“我想到一個辦法,保證爺爺無話可說!”

    金玉顏實在沒辦法了,喝著牛奶,聽聽母親有什么招數?

    陳善美道:“顏顏,只要你懷有方天的骨肉就行。”

    金玉顏差點一口牛奶噴了出來,這應該是她二十多年來,聽過最驚世駭俗的話了!

    “媽你開什么玩笑啊!結婚都談不上,何來生孩子?”

    剛剛說結婚,現在就說生孩子了,一下子就升級了,結婚這一步都免了,直接生孩子。

    陳善美認真嚴肅道:“這是迫不得已的辦法,也是唯一的辦法。你爺爺是一個很傳統的人,要是知道你有了方天的骨肉,你們想要分手,老爺子都要把你們綁在一起!”

    “這個建議不錯,我贊成。”一直沒說話的方天,舉手贊成。

    金玉顏轉頭,瞪了方天一眼,對著陳善美道:“媽,那個也要一個過程吧,爺爺就要過來了。”

    “我知道。”陳善美笑道:“你們先把那好事辦了,老爺子也無話可說!”

    先把那好事辦了,金玉顏當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她的臉色瞬間紅了!

    正要反駁,陳善美迅速起身,一左一右拉著女兒和方天的手,飛快道:“快快快,就要過十二點了,你們快點進去把那好事辦了!”

    不由分說,陳善美拉著小兩口的手,向著金玉顏的房間而去。

    金玉顏和方天相視無語!

    很快,兩人被陳善美拉到了房門前。“進去進去!”陳善美一左一右獎兩人推進了房間。

    “砰!”房門關上!

    當媽的比女兒還著急啊!

    金玉顏臉紅了!

    房門又突然打開,

    陳善美問道:“你們兩個應該沒什么經驗吧?我在新華書店買了一本《夫妻生活指南》,你學習一下。”

    說著,她將一本《夫妻生活指南》塞進金玉顏手里。

    關門之前,陳善美對著方天道:“好好愛惜我女兒,不要太粗魯知道嗎?”

    “砰!”房門再次關上。

    金玉顏拿著書本,臉色紅得發燙。

    方天進來房間,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張紅色的大床,紅色床單,紅色的被子,紅色的枕頭。難道今晚,真的是洞房花燭夜?

    金玉顏捂住了腦門,母親早有預謀啊!

    方天一屁股坐在床邊,笑道:“玉顏,是不是可以開始做好事了?”

    “可以啊!”金玉顏狡黠一笑道:“但我不能保證明天,你是否完整無權!”

    不知何時,金玉顏的手里多出了一把剪刀。“咔嚓咔嚓!”

    剪刀在燈光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閃爍著寒光!

    方天也知道是不可能的,掏出瓜子吃了起來。

    現在的氣氛就顯得非常怪異了,方天坐在床尾,嗑瓜子,金玉顏坐在床頭吃巧克力,偶爾對上一眼,都沒有說話。

    站在房間外的陳善美,滿臉興奮!明年就可以看到下一代誕生了,心里已經在計劃著。女兒懷孕,安排在哪個度假村養胎,給她配備多少個保姆,孩子改什么名字?甚至,孩子未來在哪所學校上學都想好了。

    只是,怎么感覺房間里邊沒有動靜呢?

    走回去,將耳朵貼在房門聽了聽,安靜無比,再聽了一會,還是如此。

    她扭開門鎖,往里邊看去。頓時臉色驚訝,怎么跟想象中的不一樣啊?

    只見,女兒和方天在床邊,相對而坐,正在下棋,是的,下象棋。

    兩人之間,楚河漢界!

    陳善美哭笑不得!她走進去,語氣不滿道:“你們兩個有沒有危機感的啊?”

    “哪有這么嚴重?”金玉顏落下棋子。

    陳善美坐在椅子上,嘆了一聲,道:“不是我說話夸張,你爺爺曾經真的干過棒打鴛鴦的事情!”

    真有這樣的事情?金玉顏放下手里的棋子,驚訝道:“怎么我從來沒聽說過?”

    “那時候,你還小,又怎么會知道。”

    看著陳善美臉色前所未有的嚴肅,方天知道肯定有故事,放下手里的棋子聽著。

    來到金家以后,對于金家的事情了解得太少了,明天面對他們,多了解一些,肯定有好處。

    方天心里琢磨著,明天怎么對付那個老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