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

一百八十二/可怕的姑奶奶

重生之軟飯王
     “這樣會不會傷害到玉顏?”坐在一旁的白萬鈞看著金華山。

    算是奸計得逞了,他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覺的微笑,裝作很關心的樣子,為金玉顏感到擔憂。

    “會!”金華山道:“以后,她會明白的。”

    白萬鈞心里樂開花,道:“到時候就怕金夫人維護他。”

    那個女人真不知怎么想的。金華山語氣非常堅決,說道:“我才是一家之主,我要把方天趕出家門,誰也阻攔不了我!”

    金老爺子決定的事情,就像泰山一樣不動搖!

    ……

    金價大宅。

    銀色保時捷緩緩開了進去,別墅門口停下。

    熄火,方天率先跳下車,向著大門走去。

    金玉庭提著大背包關閉車門,沖著方天大喊:“方天,給我拿進去。”

    他依然不稱呼姐夫,而且充滿了命令式的語氣,那感覺就像是命令一個下人一樣。

    方天轉頭,看著那個沉甸甸的背包,笑道:“如果你不怕里邊的東西摔壞的話,可以的。”

    一個入贅的家伙,竟然這么牛氣,金玉庭快步跟隨走進別墅。

    來到里邊,金玉庭第一眼就看見站在大廳的金玉顏。

    他放下背包,展開雙臂,向著金玉顏沖去。“姐姐,我好想你啊啊啊啊”

    金玉顏抬頭看去:“坐下!”

    抱抱落空了,金玉庭有些小失望,收回雙手。“姐姐,你也在國外留學好幾年,應該知道國外禮儀才對啊?”

    “這里是國外嗎?你是外國人嗎?”站在后面的方天,出聲說道。

    “我跟姐姐說話,關你什么事?”金玉庭轉頭,臉色不爽。

    金玉顏一笑,道:“坐下來,喝巧克力牛奶。”

    “姐姐,你還記得我喜歡喝這種東西!”金玉庭原本的郁悶一掃而空,坐了下來。

    轉機坐車,金玉庭也確實累了,美美地喝上一口自己喜歡的飲品,感覺很輕松。如果身邊沒有方天的話,那就更好了。

    “姐姐,一年不見,你比以前更漂亮了!”金玉庭看著對面穿著一身水藍色長裙,像是城堡女王一樣的金玉顏,情不自禁贊嘆!

    “原來姐姐是個花瓶。”金玉顏小嘴喝著奶茶笑道。

    “當然還有內在美。”金玉庭笑道:“我決定了以后找媳婦,一定以姐姐做標準,達不到標準不要。”

    “那就悲劇了,你這輩子肯定打光棍!”方天坐了下來,喝著奶茶看向他。

    金玉顏那樣級別的女人,人間極品,怎么輕易找得到。

    “你不說話,沒人說你是啞巴!”金玉庭惡狠狠道。

    這兩人,怎么一見面就吵起來了?金玉顏心想,很快便明白了。方天出身普通,金玉庭這樣的富家少爺肯定瞧不起他,偏偏他又不是一個愿意忍氣吞聲的人。沒有矛盾就怪了。

    方天左右看了看,問道:“玉顏,你媽媽呢?”

    “她被隔壁阿姨拉去聊天了。”金玉顏說道。

    方天點了點頭,其他的金家人還沒過來。

    隨后,金玉顏放下玻璃杯,站起身,也沒說什么,上樓回臥室。

    方天看看手表,距離吃飯還有半個小時,隨即,看向金玉庭問道:“玉庭,一起打麻將,怎么樣?”

    金玉庭滿臉不屑,道:“我從來不玩那種低智商游戲。”

    打個麻將,也分智商高低?方天一笑,沒有說什么,站起身回房間去了……

    ……

    中午,其他人還沒到來,金玉顏、方天、金玉庭,三人一起吃午餐。

    三人都是年紀相仿的年輕人,吃的都是西方甜食。

    只是,氣氛非常的不融洽,

    方天和金玉庭口水戰不停。

    半個小時后,金玉顏站起身,離開別墅接母親回來。

    雖說,陳善美只是在隔壁加聊天,但畢竟這一帶都是豪門大宅,所謂的隔壁還是有些遠的。

    隨后,金玉庭吃完,擦了擦嘴,正眼一不看方天一下,快步走去臨時房間休息去了。

    蘇小玉走過來,收拾桌面上的東西。“姑爺,玉庭少爺好像不太喜歡你啊?”

    方天面無表情道:“應該說,是憎恨!”

    “你為啥要跟他做對呢,跟他打好關系,不是很好嗎?”蘇小玉非常不解,他們一見面就矛盾不斷。方天只是個入贅到金家的,怎么可以這樣呢?這不是把關系搞的越來越僵嗎?

    方天放下紙巾,認真道:“你認為我好好對待他,他就會認同我了嗎?”

    蘇小玉愣了愣,一時間不知怎么說。

    “不會!”

    方天非常肯定道:“你對它們再好,他也只會覺得是理所當然的。在她們看來,入贅進來嘛,在豪門屋檐下,要放低姿態做人。要是迎合他們的心里,只會被他們踩得更低。”

    喝下一口茶,方天道:“只有強勢,才能讓他們刮目相看。”

    載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低聲下氣,吃人嘴軟,拿人手短。UU看書 www.uukanshu可方天完全不是這樣。

    蘇小玉聽完,心想,這個入贅進來的人真是另類,聽起來又挺有道理的樣子。

    “對了,二叔金文川一家很快就要來了。”蘇小玉說著,臉色有些懼怕。

    “他很可怕嗎?”方天看著她問道。

    “不是他,而是她老婆。”說完,沒有多說,蘇小玉趕緊把眼前的東西收拾完畢,趕緊走開。

    ……

    就在這時,兩輛豪車緩緩開進金家大宅。

    開在前面的是一輛香檳色的寶馬,跟在后面是一輛黑色的奔馳。

    在金家傭人的引領下,兩輛車子開進車庫,停下。

    寶馬車車門猛然推開。

    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氣沖沖走下車,她看向車門,發現上面出現了一道刮花的痕跡。

    頓時,女人氣得滿臉憤怒!

    另外一邊的車門打開,一個身穿灰色西裝的男人走下車。

    女人看見男人,臉上的怒氣似乎更濃了,她沖著男人飛快道:“你看看你看看,車子都被人刮花了,還說無所謂!”

    剛才,等紅燈的時候,一輛奧拓車擠了上來,結果寶馬被碰了一下。

    女人想起來就生氣,道:“剛才你怎么不下車跟那個開奧拓的家伙算賬?你是不是男人你是不是男人啊?”

    女人非常生氣,指著男人罵個不停!

    二叔金文川語氣淡淡道:“人家都道歉了,你還想怎么樣?”

    “道歉有個屁用啊?我被嚇到了》”女人直跺腳道:“你應該下車,把他的破車砸了,殺了那個男的!”

    這個女人名叫馬紫麗,是金家姑奶奶,脾氣向來火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