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

一百八十六/姑爺比少爺還大爺

重生之軟飯王
     馬紫麗撇嘴,道:“沒本事就是沒本事,最討厭這種男人了。”

    “你說人家之前,先管好自己。嫁進來金家二十多年,除了大花灑搞是非,你又做什么貢獻了?”陳善美反問道。

    馬紫麗心里那個郁悶啊,我有這么不堪嗎?

    馬紫麗臉色不滿說道:“萬般皆下品,還真以為只有讀書高了?善美你是書香世家出身,瞧不起我這軍官出身子弟是不是?”

    金夫人微微搖頭,道:“沒有。我說的是事實。二十多年,請問你為金家做了什么?”

    “哼!”馬紫麗飛快反駁道:“我是女人一個,做什么貢獻,給金家相夫教子,已經是最大的貢獻!”

    “相夫教子?說出來你就不覺得臉紅?”金夫人一笑,道:“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一個女人,可是,你為丈夫做了什么?除了整天吵吵鬧鬧之外!”

    “我是為了鞭策他!”馬紫麗的臉色開始不好看了。

    二叔金文川現在是家族中最差勁的一個,被誰害的,所有人都很清楚。娶了一個渣女,迫害一輩子。

    “教子?”陳善美緩緩說道:“當年,懷有玉成的那段時間,是誰整天跺腳大喊要把孩子打掉?”

    聞言,知道當年情況的愣住了,不知情的驚呆了!

    馬紫麗臉色瞬間綠了:“你胡說,哪有的事情。”

    陳善美雙手環胸看向家族內的所有人:“當年的事情,相信大家都知道。她有沒有這么做過?”

    金家所有成員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金玉城一臉尷尬,當年要是被她媽打了,現在就不存在了。

    馬紫麗臉色黑了,轉頭對玉城道:“兒子,沒有的事情。”

    金玉城聳了聳肩膀,道:“即便有,也是當年的事情了,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對。即便有,也是當年的一時之氣而已。”馬紫麗說道。

    “一時之氣?”陳善美冷笑,道:“那就說說你是怎么養育兒子的。玉城出生不久,還在哺乳期呢,竟然丟下兒子不管,跑到澳大利亞看考拉去了!”

    方天心想,什么女人啊有這樣的媽真是悲哀。

    這一點,是馬紫麗無論如何也不能否認的,跺了跺腳,道:“都是十歲的事情,有些任性很正常。再說,喝牛奶也一樣。”

    方天很想跟她說,母乳喂養和牛奶是不一樣的,這樣都不懂,你是當媽的人嗎?只不過一個男人跟女人說這些不太適合,他也就不插嘴了。

    “我兒子是部隊精英。”馬紫麗驕傲道:“沒有我的精心養育,他能有這么優秀嗎?”

    “玉城有今天的成就,跟你有關系嗎?他5歲就被你丟盡你爸的部隊,玉城是不對養大的,你有盡過母親的責任了嗎?”這些話,陳善美從來沒說過,也從來不會管人家的事情,可是,今天馬紫麗觸碰到了她的底線,這讓她感到無比生氣!

    被連番反擊,打臉打得啪啪響,馬紫麗心中郁悶之極,但她又不能潑婦罵街罵回去。

    面對陳善美,她還是有幾分害怕的,可能是她的出身比她要高,也可能是她家大業大的原因。

    馬紫麗深呼吸了一口氣,道:“這樣也沒什么不好的,玉城現在不也是部隊精英了嗎?”

    陳善美說了一會兒話,心情好上了許多,喝了一口茶,淡然笑道:“繼續說下去……”

    馬紫麗臉色一驚,趕緊阻止,道:“別,別。夠了夠了,我怕了你行了吧?”

    年輕的時候實在太過于任性妄為了,憑著自己有一個當軍官的老爸,亂七八糟的事情還真干過不少!年輕時候的馬紫麗,

    就是腐女一個。金文川娶了她,簡直是一場噩夢!

    看著陳善美還要說話,馬紫麗賠笑道:“不就是說了你女婿兩句嗎?需要這么計較嗎?”

    “方天是我親自招進來的女婿,你說他不好就等于說我不好!”陳善美放下茶杯,握著茶杯的右手,黃金指環光輝奪目!

    一個出身平凡的方天,豪門貴婦處處維護他,真不知他有什么魔力?

    馬紫麗也不敢再反駁了,被連番打臉,今天丟臉已經夠大的了。

    “玉堂,你是不是也對方天很不滿?”陳善美的目光從馬紫麗身上,轉移到金玉堂身上。

    金玉堂尷尬笑著,沒有回應。

    陳善美喝下一小口茶,緩緩道:“要不要,我跟大家講講你的丑事?也是很精彩的哦!”

    “好啊!說來聽聽!”說話的不是金玉堂,而是馬紫麗。

    金玉堂差點暈倒,二嬸是站在哪一邊的啊?原本不是一起把槍頭對準方天的嗎,現在怎么把槍頭指過來了?

    最后,金玉堂總結,千萬不要跟女人做戰友,不然會死得很慘!

    其實,馬紫麗純屬八卦,見不得他人好,尋找心里平衡!

    金玉堂滿臉苦笑,像是吃了蒼蠅一樣難看,道:“三嬸,你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

    某些丑事,陳善美知道得一清二楚,全家族的人都在這里呢,要是公布出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以后也別想抬頭做人了。

    “那你就給我老實一些。別以為自己多么高人一等,沒有了金家,你還不如方天。”陳善美臉色嚴肅說道。

    說完,陳善美轉頭對伯母李雪燕,道:“大嫂,不好意思了啊,替你教兒子了。”

    李雪燕擺了擺手,笑道:“我也覺得玉堂說話過分了些。”

    二叔是沉默的,而大伯和李雪燕是淡漠,幾乎什么事情都不關心,雖然覺得兩個兒子說話不妥,也沒有阻止。

    方天留意他們,站在一個父母的角度來說,當然站在兒子的一邊,不幫自己是可以理解的,對它們的印象不好也不壞。

    看著陳善美杯中的茶水沒了,金玉堂拿起茶壺,殷勤笑道:“三嬸,我給你倒茶!”

    說著,他站起身,給陳善美的杯子斟滿了一杯極品普洱。

    “咳咳!”方姑爺清了清喉嚨,指關節敲了敲桌面。

    金玉堂才不愿意給他倒茶,在我面前當大爺,你想得美。

    陳善美冷下聯來:“玉堂,給他倒茶。”

    平時的陳善美是很溫柔的,從來不生氣,但她一生氣起來,比誰都要可怕。

    金玉堂心里一百個不愿意,但還是笑盈盈給方天斟了一杯。

    沒辦法,陳善美是他不能得罪的。

    方天閉上眼睛,很恰伊地品嘗著茶盅的滋味。

    金夫人的強勢登場,啪啪啪一巴掌一巴掌地還擊回去,方天心里別提有多暢快了!

    “給我再來一杯!”方天晃了晃茶杯看著金玉堂。

    媽的,當我是仆人了。你個姑爺比少爺還大爺!金玉堂咬了咬牙,給方天再斟滿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