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

一百九十七/方天給金玉庭的紅包

重生之軟飯王
     誰都沒有猜到這樣的結果,笑到最后的竟然是不被看好的方天。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擊敗金玉庭還能理解,可金玉城的酒量那是海量的啊!他竟然也輸給方天了。

    方天喝的難道是白開水不成?

    金華山一把拿過方天的酒瓶喝了一口,頓時感覺火辣入喉,非常嗆!

    方天難道是傳說中的千杯不醉?金華山不可思議看著他,問道:“你喝這么多,有沒有感覺不舒服?”

    “呃,當然有。”方天打了個酒嗝,含含糊糊回應,一手撐著桌子,一手摸著額頭,身體開始搖搖晃晃。

    原來也是苦苦支撐的啊,不過確實相當厲害的了!

    金夫人站起身,扶著方天,有些擔心道:“小方,坐下來吧。”

    方天點了點頭,這一點頭不得了,差點一頭捶在飯桌上。

    金夫人趕緊扶住。

    可是,方天的身體實在太重了,他一頭栽進了金夫人的懷里。

    拼酒過后,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金家家族的團聚年夜飯也到此為止。

    有溫性,有熱鬧,有刺激,今晚這頓飯很有意思。

    所有的金家人陸陸續續離開酒店。

    馬紫麗和金文川一左一右扶著金玉城,走進電梯。

    搞笑的是,金玉堂和金玉庭兩兄弟不知怎么搞的,喝醉了發酒瘋,竟然毆打了起來,動作不算暴力,只是都把對方的西裝外套扯了下來。

    更極品的是,兩個平時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富家子弟,喝醉了不但動粗,還爆粗口!

    金玉堂和金玉庭,相互罵對方母親。

    他們的老媽李雪燕,站在不遠處聽著滿臉尷尬。

    兩個混賬小子。金文海和李雪燕趕緊沖過去將他們分開,再叫來劉管家一起把兩人拖進電梯。

    “方天,你能一個人走下去嗎?”陳善美將方天放在了座椅上坐下,她站起身柔聲詢問。

    方天站起身,搖搖晃晃,道:“行。”

    陳善美不放心,對著金玉顏道:“顏顏,你來扶方天下去。”

    金玉顏有些不太情愿,但想想,其他人都出去了,大廳只剩下母親和爺爺,總不能讓他們扶方天吧?

    隨即,金玉顏點了點頭,她左邊挎著LV包包,右手扶著方天走出大廳。

    就這樣,方天靠在了她肩頭,一起往前走。

    從金玉顏身上傳來醉人的香氣,近距離目睹她天鵝般的脖頸,她的右手穿著黑色花邊手襪一直延伸到腋下,將她骨感雙肩,雪白的藕臂凸顯了出來。

    偶爾吹起一陣涼風,金玉顏幾根秀發在臉上撩撥,讓方天心神蕩漾!

    走進電梯,門關上。

    金玉顏側頭看向方天,冷聲道:“不用裝了,你根本沒醉。”

    這女人不是一般的聰明啊!可是,這個時候怎么也不能承認,方天依然閉著眼睛,沒有回應。

    哼!她突然,狠狠地給方天的腰間掐了一下。

    疼啊,方天咬著牙依然裝睡。

    金玉顏道:“你還真是能裝,想不想嘗試一下被高跟鞋踩腳的感覺?”

    真要是一腳踩下去,男主角要變男豬腳了。

    頓時,方天趕緊睜開眼睛,苦笑道:“玉顏,何必呢?朦朧最美。你騙騙我我騙騙你,這樣多有情調。”

    金玉顏有時候不得不佩服他的口才,這樣也可以大條道理,她白眼道:“趕緊從我身上移開,不然,哼!”

    “我也想啊,可是……”

    “叮!”電梯門打開,陳善美就在門口等著。

    金玉顏無奈,只能暫時讓他靠著,走出電梯。

    站在電梯門口的還有金華山,四個人向著停車場而去。

    “老泰山,好久沒來濱海了,不如在我家住幾天。”陳善美笑著看向他。

    “不了,我今晚就回去。”金華山拒絕道。

    陳善美愣了愣,道:“玩幾天再回去不行嗎?”

    “燕京才是我的老巢,我的老友都在那邊,等著我過去喝茶呢!”金華山說道。想了想,又補充道:“見到你女婿,我就心煩!”

    金夫人呵呵笑到:“他挺好的啊。”

    “看看你看看你,這么疼愛那小子,把他認作兒子得了。”金老頭吹胡子瞪眼。

    金夫人看向遠處的方天,她的目光溫柔,掩嘴笑了笑。

    此刻,大伯金文海,李雪燕,還有二叔金文川,馬紫麗,都圍在老爺子身旁。

    陳善美臉色認真,對著眾人道:“有很多人不能理解,為何我要把一個出身普通的女婿招進來?”

    “確實。有些不能理解。”身邊的李雪燕疑惑道。

    家族的傳統,一直以來都是講究門當戶對的。雖然,李雪燕沒有向馬紫麗那樣反感方天,但也確實不認同。

    “說他怎么好,或許籠統了些,我說一件事,大家便明白了。”陳善美笑道:“之前,我病危,是他把我的性命救回來的。”

    所有的金價人吃驚,目光都投射在了方天身上。

    “怎么可能?聽說,是一個什么中醫大師把你搶救回來的?”李雪燕問道。

    陳善美笑著點點頭,道:“確實。但那位大師正是方天費盡心思找回來的!很及時,救了我一命?你們說,他是不是無價之寶?”

    金華山,還有其他人都呆住了。

    陳善美微微嘆息了一聲:“沒有他,我現在已經不存在了。”

    另一邊,金玉顏招手,兩名保鏢快步走過來。“把他丟盡車廂。”

    聞言,兩個保鏢驚呆。

    “啊,今晚的天氣真好。”保鏢正要攙扶他的時候,方天睜開了眼睛,抬頭看著天。

    老爺子現在就要去機場坐飛機,回燕京了,依依不舍總是有很多話要說,一家人又在停車場聊了一會。

    金玉庭喝的酒最少,休息了一會,清醒了許多,此時,她正靠在賓利車車門。

    方天走過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拍了拍金玉庭的肩膀道:“這是姐夫給你的紅包,祝你快高長大,考試及格!”

    說著,將一個天線寶寶的紅包遞給了金玉庭。

    金玉庭看著方天的雙眼冒火,恨不得化成僵尸,在他的脖子狠狠地咬一口!

    第一,誰承認你是姐夫?第二,奶奶滴你的年紀跟我一樣大,一口長輩的語氣說快高長大,當我是小孩子嗎?第三,你大爺地我考試不合格嗎?

    “怎么了?不收?別說你是大家族培養出來的。”方天說著,就要將紅包收回來。

    金玉庭長呼一口氣,一把將他手里的紅包搶了過來。不收人家的紅包就是對親戚的不禮貌,這一點他還是知道的。

    而且,在家族收紅包絕對不低于五萬的,傻子才不要!

    沒有和方天說再見,由始至終,他都不認同方天做姐夫,金玉庭心里對他依然是那樣的憎恨。

    他轉身鉆進車廂,然后關閉車門。

    怎么感覺紅包有些怪怪的呢?將紅包打開,金玉庭把里邊薄薄的一張紙幣抽了出來,他瞪大了眼睛,張大嘴巴,驚訝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只有5毛,是的5毛。沒了。

    金少爺在家族收紅包,從來沒低于5萬的,怎么只有5毛啊?

    不僅如此,紅包里邊還有一張祝福紙條——金玉庭小朋友,快點長大!

    金玉庭氣得臉色漲紅,看向車窗外,沖著方天道:“方天,別讓我見到你,不然,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賓利車發動離開。

    方天看著他離開,笑了笑,跟姐夫斗,你還嫩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