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

一百九十八/白萬鈞的陰謀落空

重生之軟飯王
     所有的金家人跟老爺子揮手,金華山坐進紅旗轎車,車子很快離開了酒店。

    馬艷麗扶著兒子坐進寶馬車廂,自己坐到駕駛位,車子隨即離開,金文川駕駛著兒子的奔馳,跟隨而去。

    而大伯一家,兩個兒子都喝醉肯定不能開車,開車的自然是金文海了,他老婆坐在副駕駛位,隨后發動白色賓利,他們一家離開。

    金家所有人都走了,就剩下東家。

    隨即,金玉顏拉開車門,坐進蘭博基尼。

    從家族人開的車就可以知道,三家人最有錢的還是金玉顏。

    今晚,名副其實的豪華盛宴!

    方天沒有開車過來,坐進了金玉顏的車,還有陳善美,三人向著歸家方向而去……

    黑色紅旗轎車車廂內。

    金華山和劉管家坐在后排座位。

    金華山掏出一根軟中華,劉管家立即拿出火機給他點著。

    吹了一口煙,金華山緩緩道:“老劉,你感覺方天怎么樣?”

    劉管家略微想了想,道:“很特別,不拘一格!”

    “哈哈,你也這樣認為。”金華山笑道:“不來不知道,這小子跟想象中有好大不同啊!”

    劉管家笑道:“原本我們都以為他是一個非常窩囊的人,可是如今看來,他其實是一個非常傲的人。”

    金華山又吹了一口煙,點了點頭道:“兩年再造一個千金集團,呵呵,那小子。你認為有沒有可能?”

    “不可能。呃,或許有可能。”劉管家愣了愣,不太肯定。

    “為什么這么說?”

    “在幾百億的基礎上翻一番,而且是在兩年之內,估計整個世界都從來沒有過。所以說,不可能的。”

    劉管家又分析道:“說出這樣的話,只有兩種可能性。第一,他沒有真本事,完全就是吹牛皮!”

    金華山回想起來,搖頭道:“應該不是。”

    “第二,他有足夠的實力,要是這樣,他未免太恐怖了!”劉管家說著,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呼吸有些粗重!

    金華山笑了笑,將香煙掐滅,道:“想想之前的拼酒,說不定,他是一個可以上演奇跡的人!”

    就在這時,電話響了。

    金華山接通,放在耳邊。

    “老爺子,晚宴結束了嗎?到我家喝喝茶怎么樣?”話筒那邊,白萬鈞的笑聲傳了過來。

    “不了,我現在正趕去機場,回燕京。”金華山笑著婉拒道。

    “那就下次吧。”白萬鈞笑著說道:“對了,見到方天了嗎?”

    “見到了。”金華山一笑,道:“我知道你想要問什么。萬鈞,你和顏顏的事情還要拖上兩年的時間。”

    兩年?

    白萬鈞驚訝,問道:“為什么?你不是已經把他趕出金家了嗎?”

    “我允許了方天留在金家。”金華山說道。

    白萬鈞還記得,之前說了無論如何也要讓方天離開金家,如此的果斷堅決,怎么現在又變了?究竟是什么讓一個頑固的老頭改變主意了啊?

    白萬鈞急著問道:“我不理解,為什么?”

    “因為方天的一個承諾!”

    “什么承諾?”

    “兩年再造一個商業王國!”金華山說話的分貝提高道:“要是他能做到,他足以配得上我孫女!”

    白萬鈞震驚,這怎么可能啊?

    要知道千金集團的規模還要比萬鈞集團大,方天真的能做到,豈不是比他還牛逼?

    白萬鈞絕不相信道:“怎么可能?”

    “可能不可能?或許不可能。給他一個可能,或許可以實現不可能。”金華山一口氣說完,聽起來,是那樣的自然而然。

    挺有趣的話,

    可白萬鈞怎么也笑不出來啊!

    期待老爺子的出馬,能夠掃除障礙,沒想到結果會事這樣。

    金華山安慰道:“萬鈞啊,你這么年輕,不急嘛!是你的終歸還是你的。”

    轉念一想倒也是,根本是不可能做得到的,兩年后方天必定會被踢出金家。

    而且,有了兩年之約,方天是不可能和金玉顏結婚的,這也留給足夠的空間。白萬鈞笑了,道:“老爺子,有空我必然到燕京探望你!”

    “好!”

    隨即,兩人掛斷電話。

    ……

    粉紅色的南博基尼緩緩開進金家大宅,行駛了一段距離,拐了個彎,開進車庫。

    停車熄火,車門打開,三人走下車。

    “今天終于順利過關,你是不是很開心?”陳善美看向方天,笑瞇瞇道。

    方天長松一口氣,笑道:“肯定的。”

    回想起來,從遇見金玉庭開始,面對一個個金家人,過關斬將,最后搞定老頭,真是不容易啊!

    三人并排而行,方天看著盛裝打扮的陳善美,笑道:“這都是因為金夫人出馬,才有這樣的結果!”

    “我對付誰都可以,但老爺子我還真不行。這都是你的本事。”金夫人笑道。

    “對了,你剛才喝了這么多的烈酒,真的沒有感覺不舒服嗎?”陳善美擔心的眼神看著他。

    “有一些吧,不過出來吹吹冷風,好許多了。”

    金玉顏瞪了方天一眼,絲毫沒感覺這人哪里喝醉了?

    陳善美笑道:“沒想到你的酒量這么好。”

    “小的時候,被酒鬼爺爺鍛煉出來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方天隨便找了個理由。

    女人對酒的話題不太感興趣,也沒有追問下去。

    方天突然想起來什么,奇怪問道:“你怎么不問我,兩年之約的事情?”

    陳善美愣了愣,笑著反問道:“理所必然的事情,有什么好問的?”

    理所必然?說出去估計全球人類都不相信的事情,可金夫人毫不猶豫地相信!“為什么?”

    “相信無需理由!”金夫人踏進別墅大門笑道。

    金玉顏快步走進別墅:“你這是盲目相信,慶幸你沒有玩股票證券,不然就慘了!”

    三人走上二樓,各自回臥室。

    今天是大年初一,有不少賀年電視節目,方天一回到房間,打開了電視機。

    也沒打算看,只是為了一種氣憤而已。

    找了一套格子睡衣,走進浴室洗澡。溫熱的水從花灑噴在身上。

    今晚喝的酒有些多,身上帶著酒氣。沖刷一番,這才感覺輕松了許多。

    想起了金家每一個人,都各有特點,今天和他們見面,對金家了解更加清楚了。

    老頭子,金華山,地位至高無上。

    他有三個兒子,家族形成了三個分支。

    第一家,金文海,李雪燕,兩個兒子,金玉堂和金玉庭。

    第二家,金文川,他老婆馬紫麗,兒子金玉城。

    第三家,金文昌。

    可是他英年早逝,這一家只剩下兩個女人,金夫人陳善美和女兒金玉顏。

    知道金玉顏的性格為什么這么強勢了,如果她是個弱女子,肯定被欺負得更慘。

    看看她大哥的野心,完全就是不留情面的豺狼。